中共用禁诉令对抗侵权诉讼 法学教授称“恐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8日讯】从去年以来,中共法院多次利用禁诉令来对抗有关侵犯知识产权的指控。美国媒体报导说,中共法院通过下达禁诉令的方式,变相禁止他国企业起诉中资企业侵犯其知识产权,将破坏北京当局作出的严格执行《专利法》和《版权法》的承诺。有美国法学教授表示,中共的做法对跨国公司来说很“恐怖”。

从2020年以来,中共法院在3宗涉及中资企业侵权的重大案件中发布了“禁诉令”,以阻止外国公司在全球任何地方通过法律途径起诉涉案的中资企业。这三项禁诉令的裁决,分别袒护了华为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小米集团(Xiaomi Inc.)和广东“步步高” (BBK Electronics Corp.)这三家中资通讯设备公司。

据《华尔街日报》9月27日报导,在小米集团与美国特拉华州公司(InterDigital Inc.)之间的侵权纠纷中,中共法院首次针对美国公司使用了禁诉令。

在这宗案件中,小米集团从2013年至2020年期间,围绕使用InterDigital拥有的专利技术许可费与对方谈判了整整7年,在此期间,利用了在商谈过程中暂时允许销售使用了其它公司专利技术产品的行业惯例,销售了数百万部使用InterDigital专利技术的智能手机。但相关的专利技术谈判拖延7年后以失败告终,InterDigital随即于2020年分别在中国、印度和德国针对小米集团的专利侵权行为提起了法律诉讼。

小米集团向法庭提交的文件并没有就该公司使用了InterDigital的技术做出辩解,却强调InterDigital公司的专利技术许可费要价太高。

结果,印度和德国的法院的裁决都支持了InterDigital公司,但中国武汉的中级法院却应小米集团的要求发布了针对InterDigital的禁诉令,宣布禁止InterDigital公司在与小米的官司结束前,在中国境内外任何地方起诉小米,否则InterDigital将面临每周相当于大约100万美元的罚款。武汉中院还表示,该法院将设定相关的专利许可费率。

在武汉的法院向InterDigital发出禁诉令后,InterDigital当时的首席执行官William Merritt  曾评论说:“正如我们在许多方面看到的那样,中国制造商想按自己的规则行事。”

最终,小米集团在今年8月与InterDigital达成了和解,停止了所有的法律行动,双方均未向外界披露其达成的许可条款。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引述Colliers Securities的分析师Derek Soderberg的观点指出,武汉法院针对InterDigital采取的做法,实质是试图使他国企业的专利无效,并“迫使这些知识产权所有者签署不太有利的协议” 。

报导表示,对于贸易律师和其它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与中资公司打交道的人来说,小米对InterDigital的侵权案,是中共政府无视外国公司专利、版权和商业秘密的最新证据。业界人士由此认为,尽管中共政府作出了保护知识产权的承诺(包括在2020年中美贸易协议中作出的承诺),但关键方面的情况并没有改善。

报导还进一步指出,在美国和英国,法院为防止相同的案件在境内多个法律地点同时进行,通常会发布禁诉令,但中共法院的禁诉令却进一步禁止涉案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法律行动,并声称中共的法院在全球范围内都对专利许可费拥有管辖权。律师们指出,中共政府的这种做法与西方的标准做法背道而驰。

报导引述国际贸易和知识产权纠纷专家Brian Pomper的观点说,“中国人正在使用禁诉令这个法律工具,让中国法院——实际上是中国政府,而非其它任何方来决定知识产权的价值。”

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的法学教授Jorge Contreras则表示,中共利用禁诉令来庇护中资企业侵犯他国企业知识产权的做法,对于那些跨国公司来说,其前景“绝对恐怖”,Contreras评论说,“这完全是蛮荒地带。”

此外,在广东步步高电子公司旗下的手机品牌欧珀公司(Oppo)和日本企业夏普公司(Sharp Co.)之间的专利技术纠纷中,深圳的一家法院也曾在2020年12月发布一项禁诉令,要求夏普撤回在日本和德国法院提起的诉讼,否则将对该公司处以每周约100万美元的罚款。德国慕尼黑法院反对这一裁决,并打算签发一项反禁诉令来阻止上述中共法院禁诉令的执行。此案目前仍在审理之中。

至于华为公司与Conversant Wireless Licensing(现为MOSAID Technologies Inc.)之间的法律纠纷,中共最高法院去年也曾发布禁诉令,试图阻止Conversant在德国起诉华为,最终这两家公司达成了和解,双方没有对外披露相关的和解条款。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 )在今年4月的一份报告中谈到了中共法院滥用禁诉令的现象。报告称,美国政府“强烈关注”中共法院发布广泛的反诉讼禁令的做法,并对此感到担忧。报告指出,这些做法是在没有通知或没有机会让各方参与禁令程序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且中共高层最近的讲话令人们质疑,中共政府是否有意扩散这种滥用禁诉令的做法,而置北京当局有关《中国知识产权法》域外适用的讲话于不顾。报告强调,这是中共法院“服务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府“整体工作”的一个例子。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 徐耕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