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金融风险与内斗交织 曾庆红高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26日,中纪委宣布将对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上交所等等25家金融单位“党组织”开展常规“巡视”。这是2017年“十九大”后中纪委首次对金融领域开展巡视。

此前一天,中纪委官网发文《防范领导干部被利益集团绑架》,隶属于明天系的包商银行被重点点名,文中显示明天系被定性为“不法金融集团”,而其老板肖建华被指是曾庆红家族的白手套;再前溯一周,9月18日,中纪委官网发表文《不能做桃花源中人》,再次提到“没有什么‘刑不上大夫’‘铁帽子王’”,暗指曾庆红。

联系起来,显示这次金融领域“巡视”非同一般。本文从两个方面进行解读。

其一,中国金融隐患巨大,“灰犀牛”随时可能跑出来。

中国经济长期畸形发展,产生了无比巨大的金融隐患。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报告,提出三大攻坚战,为期三年,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被排在第一位。三年过去了,金融风险被“防范化解”了吗?的确,中共下了很大劲,动作也多,但收效却非显着,以致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说“防范化解金融等领域风险任务依然艰巨”,8月17日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只敢说“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问题仍旧严重——这不就摆明了吗?

明年中共“二十大”,习近平第三任要平稳,就不能爆出大事件。中国金融形势严峻,习是睡不好觉的。例如,今年1月28日,习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表示,要善于预见和预判各种风险挑战,做好应对各种“灰犀牛”和“黑天鹅”事件的预案;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又多次提及金融风险。

而且,如循惯例,明年“二十大”前还要召开第六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前五次分别是1997年11月、2002年2月、2007年1月、2012年1月、2017年7月),习对金融领域须有全面政策布置。可以预计,现在和今后一段时间,当局会有更多动作出来(目前的恒大事件就与此相关),“巡视”金融领域就是动作之一。

这次“巡视”还有一个直接因素,就是金融领域腐败高发。近期多人被查处,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何兴祥,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贺林,中国农业银行四川省分行原副行长吴锐,等等。这就说明“金融腐败与金融风险深度交织”。8月的中央财经委员会强调,要统筹做好重大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一体推进惩治金融腐败和防控金融风险。

但是,金融腐败是体制性腐败、系统性腐败(金融业被称为中国最黑的两个行业之一),中共各派政治势力深陷其中(“抢蛋糕”),金融反腐必然与内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二,中共暗斗激烈,曾庆红处境微妙

反腐败是习近平手中的一件利器,十九大前后因习与江、曾妥协,一度停留在表演状态。例如,2015年股灾被视为“金融政变”,习一度很警惕,但最后不了了之(2017年5月,证监会认定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信证券的违法事实和处罚,2018年11月都被推翻了)。

但是,国内国际形势的演变,江、曾蠢蠢欲动,两者之间的政治妥协变得岌岌可危,一个信号是“明天系事件”。

去年7月,继包商银行被接管后,明天系9家核心金融机构被银保监会、证监会接管,并称明天系风险处置工作是基于“一盘棋”布局,已近尾声;而明天系竟通过微信发布“严正声明”,指政府不允许公司开展正常业务,夸大了9家公司的风险,“不遗余力地推动接管”,质疑当局的接管目的何在,尽管该声明在发出几小时后被删除。笔者当时评论,习当局与江、曾派系妥协的破裂,将导致中共政局发生转折性变化(参见“明天系叫板当局或释中共政局大转折信号”一文)。

果然,习当局的动作就很快出来了。今年1月22日,习近平在中纪委第五次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称“十八大”以来,尽管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历史性成就,但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腐败这个党执政的最大风险仍然存在,存量还未清底,增量仍有发生。尤其,“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这句话,杀气腾腾。“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不就是威胁习近平的安全吗?

习这个讲话7天之后,中共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华融,其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执行死刑。这有两点非同寻常。第一,赖小民有自首情节,仍被判处死刑,这违反常规,而且1月5日判处死刑、29日就执行,也太快了。第二,赖小民被公认是曾庆红的马仔,“打狗看主人”,这是特意给曾看的?

在这8个月后,9月份短短一周之内,围绕曾庆红政治信号频现。这表明习与江、曾之间,又到了一个关键时刻。

结语

中纪委对25家金融单位的常规“巡视”,其含义是多方面的。从整个局势来看,习会乘势拿下曾庆红,迫使江与曾分割?还是只警告曾不要轻举妄动?这些还需观察。但无论怎样,随着“二十大”的临近,中共政局的紧张、内斗的血腥,已扑面而来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