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翻版“基辛格”?桑顿访华的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30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9月29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昨天,马云旗下的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突然连续爆出独家猛料,声称华尔街高盛集团前高管约翰‧桑顿先后两次秘密访问中国,分别与中共当局两位常委级人物王岐山与韩正进行了秘密会面,充当了类似于当年基辛格一样的角色,为中美之间恢复友好关系,重建信任牵线搭桥。

在中美之间刚刚经历了孟晚舟交换加拿大人质事件的当下,一家有深厚中共高层背景的媒体紧接着抛出这样的猛料,当然赚足了世人的眼球。我们看到昨天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在竞相转发、报导这条新闻,一时间似乎中美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即将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以孟晚舟交换人质事件为契机、美国再一次主动伸出了橄榄枝,又一次准备要“与狼共舞”了,而且还是一条战狼。

真的是这样吗?

【桑顿访华面见王岐山韩正】

我今天可以先把自己观察的结论放在这里:第一,这条新闻是一个“真实的谎言”,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第二,这条新闻是中共发起的又一次信息战,其主要作战对象有两个人:一个是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实施打击,另一个是对拜登暗送秋波。此外,还顺带踩了习近平一脚。

下面我们就来讨论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说这条堪称世界级猛料的重磅新闻是一个“真实的谎言”。

我们先来简要说说新闻报导的核心内容。

我们虽然说是一个猛料,但相关内容实际上是两篇独立的文章报导出来的,因为这两篇报导都是同一个记者所写,连续在9月27日凌晨和28日凌晨发表出来,而且报导的核心内容都是约翰‧桑顿秘密访华,所以我们就把二者合起来一起说了。

第一篇于9月27日凌晨5点发表的报导,其标题是这样写的:基辛格的“秘密”中国之行被回顾,华尔街老手会见中国主要领导人并访问新疆。

这篇报导提到的核心信息归纳起来有以下4点:

1. 作为华尔街资深人士,巴里克黄金公司的执行董事长、曾经在华尔街高盛集团担任总裁的约翰‧桑顿于8月底在北京会见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第一副总理韩正。双方讨论的主要问题包括气候变化、新疆和恢复双边会谈的条件等。

2. 桑顿总共6周的中国行,有三周都停留在江派大本营上海,然后无视白宫官员的两次警告,接受中共安排去新疆访问了一周,随后被韩正当面要求他向国际社会“澄清”所谓的新疆真相。

3. 桑顿告诉韩正,他认为克里不仅是美国在气候谈判方面的特使,而且是美中关系的总负责人。

4. 桑顿提前预告韩正,说克里访问中国将提出减碳要求,而韩正告诉桑顿,中共将很快宣布停止补贴海外煤电厂的计划,并将逐步关闭国内现有的煤电厂。

第二篇报导发表于28日凌晨12点,标题为“中国副主席告诉美国老朋友共产党的合法性”,其核心信息如下:

1. 1月下旬,在拜登入主白宫后不久,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北京与桑顿进行了一次长谈,话题涉及到了中美两国的历史、文明的冲突以及中共的合法性。王岐山声称,尽管中共因为没有民主选举而受到批评,但他强调是人民“选择”了党,是人民支持中共政权。他希望拜登政府能够改变美国政策,应该寻求多了解中国而不是继续脱钩。

2. 桑顿在此行中还分别与刘鹤、杨洁篪进行了会面,最终促成了刘鹤在6月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及贸易代表戴琪首次视频通话。

这些信息的本身,基本上可能都是真实的,因为桑顿在中国的多个行程都曾见诸官方报导。比如中共生态环境部曾发布,8月23日,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在京会见桑顿;第二天,桑顿又到了清华大学与校长邱勇见面;8月28日,他又在北京与号称中共“第一师爷”、曾担任胡耀邦秘书的郑必坚会面等等。

【深挖桑顿与中共关系】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要说这个报导是“真实的谎言”呢?其关键就在约翰‧桑顿这个人本身。

正如王岐山会见桑顿这篇报导标题所写的,桑顿被中共视为“老朋友”,这个称呼的含义不仅仅是指他与王岐山是老相识,更多还意味着桑顿与中共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表面上,桑顿是华尔街资深人士,他于1980年进入高盛公司,1999年成为高盛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在1990年代,王岐山还是中国建设银行行长时,就认识了桑顿。桑顿在担任高盛亚洲区主席时,与中共许多部门和大企业都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2003年,桑顿从高盛退休,然后就一头扎进了中共的怀抱。他应聘于清华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主持清华EMBA的“全球领导力”项目。

请注意,他这个客座教授并非虚名,而是据称每周一次往返于北京和纽约的家的那种关系紧密的教授。

2006年,桑顿出资,在公开宣称与中共脱钩将导致美国被孤立的布鲁金斯学会成立约翰‧桑顿中国中心;2009年他成为中共国务院批准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际顾委会成员。这家公司来头极大,其注册资金为二千亿美元,筹备期间的名称叫做“国家外汇投资公司”,因为其资金来源于中共的国家外汇储备。

2008年,桑顿被中共授予中共政府友谊奖,这是外国公民能得到的最高荣誉奖项。中共还将他列为过去三十年间对中国发展奠定重大贡献的十五名“外国专家”之一。

除此之外,他还担任过中共许多大型企业的董事会成员,包括中国联通、汇丰银行和工商银行,至今还是香港盈科拓展集团非执行董事长——这是香港首富李嘉诚儿子李泽楷旗下的公司。

桑顿还力挺中共渗透全球的最危险工具孔子学院,公开声称“孔子学院坚持这样办下去,30年不动摇,世界将会大变样。”同时还表示愿意穷尽一生继续推进中美对话。比如2017年9月,他就曾牵线搭桥,安排王岐山和班农进行了一次低调的会面。

一句话,说这个桑顿是拥抱熊猫派都不够准确,他基本上就是熊猫俱乐部的一员。

【当代基辛格?真实的谎言是如何出台的】

这样的一个人,与王岐山关系几乎达到哥们级别的人,和王岐山见个面聊聊天,根本就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而利用华尔街人士向美国政府传话,是中共一向的拿手好戏,这一点,翟东升在他那个一度爆红的视频中是公开承认的。

也就是说,与其说桑顿是接受美国政府的委托,主动去勾兑中共,不如说桑顿是接受了中共的委托,以“出口转内销”方式来营造美国上门求和、中共颐指气使的假象。

我们看到这个媒体的报导,把桑顿描绘成基辛格的翻版,似乎他担负着极大的风险,突破了重重障碍终于为中美关系再次搭建了一座友谊的桥梁。但实际上,桑顿为了自身的利益主动勾兑中共,目的是希望美国对中共放软,这与当初基辛格为了中美合作对抗苏联而秘密访华,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看到尽管桑顿充分利用了自己的人脉关系,好不容易促成了刘鹤与耶伦、戴琪的通话,但美国对中共的关税并未松动,而战略围堵、遏制的力度还有所加强。此其一。

其二,报导说桑顿与韩正讨论了包括气候议题、新疆等中美关系的广泛问题,似乎在暗示韩正才是北京负责对美外交的最高官员,而且还特意来了一句:他认为克里不仅是美国在气候谈判方面的特使,而且是美中关系的总负责人。

请注意,文章用的表达是“他认为”,英文原文用的是“he believes”,这是一个非常含糊的表述,一般来说只代表他个人的看法,而并不代表他是在转述美国官方的态度。

我们只需要看看客观的事实就知道,说克里是美中关系的总负责人有多么不靠谱。首先,美国对中共外交政策一直都是国务卿布林肯在掌控大局,他基本延续了蓬佩奥时代对中共的强硬,而且在组建国际反共联盟方面走得更远。这与克里一见到中共就摧眉折腰的态度迥异。

其次,即便是立场一向亲共的《金融时报》也在9月25日报导说,被视为中美关系标志性事件的孟晚舟协议,就是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在天津与中共外长王毅当面谈妥的,最后也是拜登亲自和习近平通话敲定,这里面从头到尾都和克里没半毛钱关系,克里这个所谓“总负责人”的头衔是哪里来的?(远见快评

这就是我们说这个报导是一个“真实的谎言”的原因:其报导的事情可能都是真的,但报导使用了一些模棱两可的手法来引导舆论的方向却是假的,不仅克里负责美中关系的说法要划个大问号,包括对韩正这个一向没沾过外交事务的副总理是中方中美关系负责人的暗示,恐怕也要先划个问号。

【中共信息战打击了谁?】

我们从这两篇报导中可以看到一个非常突出的特征,就是江泽民曾庆红派系色彩非常明显。

《南华早报》名义上隶属马云,但实际上一直都掌握在属于曾庆红地盘的港澳工委手中;韩正曾经是江派在上海的大本营管家,也是江派在常委中的代理人之一;作为核心主角的桑顿本人在江胡时代登上了他中国经历的最高峰,而他曾担任过董事的联通公司本身就是江绵恒的私人产业;包括他现在还在任职的盈科拓展集团,是李嘉诚家族企业,而李嘉诚与江家的关系可以说已经是举世皆知。

对美国这边来说,这个报导等于挑明了,说拜登政府绕过了国务卿布林肯以及印太事务主管坎贝尔,直接让克里充当了没有头衔的国务卿,去和北京直接沟通了。意思就是拜登并不信任布林肯,在最重要的美中关系上让其靠边站——这不是就是在分化、瓦解拜登团队内部关系,打击布林肯吗?这就是一种信息战。

与此同时,报导抛出一个从韩正到杨洁篪、再到桑顿,最后延伸到克里的关系链条,暗示这才是在中美关系中起实质作用的权力路线图,尽管我们刚才分析了这需要打上大大的问号,但抛出这样的说法,是不是也是在暗示拜登,如果你这么来安排,我们之间的好事就可以勾兑上呢?我认为,I Bileve,是有这个意图在的。

第三,我们看整个报导,基本上都是江派的人在江派的地盘捣腾一些事情,然后再由江派控制的媒体发出来。王岐山虽然自成派系,但他现在也不受习近平待见,刚刚对海航总裁陈峰的抓捕,已经凸显了习近平在党内日趋孤立的处境。

所以,《南早》这篇报导,等于向国际社会暗示,习近平搞砸了中美关系,最后还得靠江派势力来挽救,而王岐山这个中国金融圈教父级的大佬、习近平曾经的亲密战友,也都不赞成习近平和美国公开对抗。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南早》的报导是顺势踩了习近平一脚的原因所在。

【岸田逆袭日本新首相 中共最怕一件事】

好的,最后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简要和大家聊聊日本新首相的新闻。

就在今天早上,日本自民党经过两轮选举,角逐总裁大位的4名候选人中,岸田文雄最终击败此前被普遍看好的河野太郎,逆袭胜出,这一点,令中共非常地不爽。

这次的选举中,岸田文雄在首轮投票就取得256票,领先民调远高于自己的河野太郎的255票,但没有跨过赢得半数的这根线,于是进行了第二轮选举。但据《朝日新闻》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透露,为了对抗对中共立场偏软的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阵营与高市早苗阵营在28日夜间就已经达成选举结盟的意见,即不管是二者中谁进入了第二轮角逐,两阵营都将共同“对阵”河野太郎。

也就是说,进入第二轮的人,将获得盟友一方所有的国会议员票数。如此一来,岸田文雄事实上在第一轮选举结束就已经基本锁定自民党总裁大位了。

日本新首相人选尘埃落定,外界最为关注的当然是对日美关系和日中关系的影响。事实上,在过去,这二者相对分离,但现在已经变成越来越明显的负相关关系,日美关系越密切,日中关系就越恶化。

在对待日中关系上,岸田在候选人中是明显趋于强硬的立场,他不仅公开表态一旦成为首相要把对抗中共作为自己首要任务,而且明确表示,如今的中共在经济和军事上都很强大,所以日本必须进行全面的对抗。

实现修宪目标:自卫队改为国防军

对中共来说,这当然非常不爽。而令中共更为头疼的是,岸田早在9月17日自民党总裁选举联合记者会上,就公开表示,他如果当选,将在任期内实现修宪的目标。

修宪其实是安倍执政时期就提出并有部分实施的,外界最为关注的核心内容就是要通过修宪将自卫队合法改为国防军,如此一来,日本将摆脱只能本土防御的处境,具备主动进攻的能力。

由于岸田对台湾的立场一向友好,曾经公开说台湾是中美对峙的前线,也是日本的重要伙伴,所以,一旦岸田修宪成功,就意味着日本不必依赖于美军的决定,可以独立于美国之外来决定是否出兵援助台湾,甚至主动攻击中共。这对中共来说,无疑是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高市是出了名的鹰派中的鹰派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既然岸田和高市早苗结盟拿下首相大位,高市在岸田内阁中出任一个重要职位是几乎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舆论界普遍猜测高市可能在外相和防相之间二选一。

无论高市早苗最终出任哪个职位,对中共来说都是非常棘手的局面,因为高市是出了名的鹰派中的鹰派。她不但支持修宪,也公开积极支持日本拥有核潜艇。甚至在选举前公开和蔡英文视频通话,表示当了首相就要和台湾进行合作,与美国制定联合作战计划,让中共明白入侵台湾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等等。结果惹得党媒破口大骂,说她大放厥词等等。

总之,这次日本首相的选举再次让全世界看到了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在民主国家中,越来越多对中共强硬的政治家在获得更大支持。大陆媒体此前几乎一边倒带风向,说河野太郎占据优势,其实原因只有一个:河野在被问到中共人权问题的时候,是所有候选人中唯一一个拒绝谴责,避而不答的人。

所以,套用中共反复宣传的那句话,时与势,究竟在谁的一边,恐怕还真不一定。

好的,今天我们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