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肯尼•徐:推行“公平”愚化美国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30日讯】“左派无法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视角来解释亚裔美国人的成就。”肯尼•徐说。

随着对“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推动……“亚裔美国人要比黑人学生高出440分才能获得同样的录取机会。”以及对不分种族的录取和天才学生计划的广泛抨击。”

肯尼•徐:“因此,为了实现“公平”,我们正在降低我们下一代中最优秀、最聪明的人的智商。”

本期节目,我们采访了肯尼•徐(Kenny Xu,音译),《处于不利地位的少数族裔:对亚裔美国人杰出表现的攻击和为唯才是用原则而战》(An Inconvenient Minority: The Attack on Asian American Excellence and the Fight for Meritocracy)一书的作者。

肯尼•徐谈他的新书《处于不利地位的少数族裔》以及推动“公平”是如何愚化美国的。

肯尼•徐说:“当你们要为膝盖骨或心脏做手术时,你们是想要一个特定种族的外科医生,还是想要最合格的外科医生?”

杨杰凯:这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杨杰凯:肯尼•徐,欢迎你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肯尼•徐:谢谢你的邀请。

杨杰凯:肯尼,我很喜欢读你的新书《处于不利地位的少数族裔》(An Inconvenient Minority)。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不禁看到了一幅针对美国精英政治方方面面的更广泛的攻击的画面。你给它归类的方式太不可思议了。

美国出现对“卓越”的攻击

肯尼•徐:当下在我们的文化中有一种对卓越的攻击,如果你敢于做一个有成就的群体,如果你敢于做一个努力学习并表现出色的群体,就会受到攻击。在美国,亚裔美国人的学习时间是美国人平均学习时间的两倍。

不幸的是,这会给你带来政治上的影响,比如在常春藤盟校,他们不希望有太多的亚裔进入常春藤盟校。哈佛甚至表示,如果他们不歧视亚裔美国人,亚裔美国人将占常春藤盟校的43%左右。相反,他们只占了大约20%。

所以,当你成为一个真正有成就的群体时,你就会激起怨恨。亚裔美国人真的是这(对精英歧视)方面煤矿里的金丝雀(注:指警告性标志)。如果允许哈佛式的歧视某些种族的偏见传遍我们的国家,那么将会发生全方位的歧视,这就是你正在看到的情况。

你会看到持多样性和包容论的人在说,“我们需要更多特定种族的人担任公司董事会的职位”,或“我们需要更多特定种族的人担任政府职位”。如果允许这种偏见传播,你会看到我们国家发生更大规模的攻击,亚裔美国人将成为第一个受到攻击的少数族裔,他们的优秀将受到全面惩罚。

因此,我觉得我必须写这本书《处于不利地位的少数族裔》,来揭示在我们国家攻击优秀人才而造成的损害和长期后果,因为这个更大的唯才是用的原则适用于每个人,即一个人应该根据他的品格而不是他的肤色得到对待。

杨杰凯:这问题很引人深思。就在你出版这本书的同时,你也深入参与了一个由你担任主席的新团体,也就是“美国有色联盟”(Color Us United)。

《批判性种族理论》划分人群

肯尼•徐:是的,“美国有色联盟”,我们的目标是倡导一个不看肤色的美国。在这样的美国,无论你是什么种族,你都可以根据你的个人品格而不是你的肤色得到对待。我们国家有这么多的种族分裂,但是分裂来自哪里呢?毕竟只有29%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种族对他们来说根本不重要。

人们当然不想被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标准对待。“我生来就有这种无法改变的皮肤,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这一方面。”这对你来说也是一样,对这个国家的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为什么我们要让它成为控制我们的一个因素?为什么我们要让它分裂我们?我们“美国有色联盟”,网址是colorusunited.org,正在努力向全社会推广无视肤色原则。

杨杰凯:你在书中花了整整一章来讨论哈佛大学的现实情况。你提到了存在这种主动的歧视。我想请你谈谈这个问题以及目前的情况,因为这当然是有争议的,很多这类想法其实最初也是来自哈佛。

肯尼‧徐:我们看到今天在哈佛大学有这种种族意识形态,它不仅来源于感染了哈佛大学系统的、白人进步派的种族罪恶感,还来源于哈佛独特的精英管理意识。德里克‧贝尔(Derrick Bell)是批判性法律研究(critical legal studies)的创始人。他是哈佛大学的教授,是哈佛法学院的校友,他的著作成为了“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的先驱。

在哈佛发展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同时,在另一端,哈佛商学院正在把管理主义奉为时代精神。管理主义告诉人们,管理群体比管理个人更容易。“你如何让人们买你的东西?你如何让人们投票给你支持的政治家?”你把人们细分成不同的群体,把人们当作积木,你说服那些人,让他们成为这个群体的一部分。这就是管理主义的实质。

批判性种族理论实际上是种族划分和管理主义的结合,因为它将人们细分为不同的群体,然后它根据你的群体地位告诉你必须做什么。你要么有特权,要么受压迫。

在哈佛入学模式中 亚裔最受歧视

杨杰凯:你所发现的,或者数据实际显示的是,亚裔美国人在这里受到了不成比例的歧视。

肯尼•徐:如果你想录取某个种族的资格较差的人怎么办?你必须把某人排除在外。那些被淘汰的人是谁?他们恰好就是亚裔美国人。进步派精英认为,学校里有太多亚裔美国人。因此,亚裔美国人要比黑人学生高出440分才能获得同样的录取机会。

也就是说,如果考试是百分制,白人得到70-80分,非裔得到30-40分,比亚裔得到90分以上的入学概率还要大。所以,也就是说,为了帮助一个少数族裔,你必须排斥另一个少数族裔。这就是为什么说亚裔美国人是处于不利地位的少数族裔。

杨杰凯:我们经常被告知,白人才是压迫者,所以我们可能会认为,在这个模式中,他们是受歧视最严重的群体,但你却说事实并非如此?

肯尼•徐:在哈佛的模式中,亚裔是最受歧视的,这不仅表明,美国黑人作为被边缘化最严重的族裔地位正在上升,而且表明批判性种族理论家们正在推崇更大规模的种族压迫等级——黑人是最受压迫的,其次是拉美裔人,然后我认为是白人,亚洲人甚至在最底层。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