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防部报告揭中共海外迫害法轮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2日讯】法国国防部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日发表了一份“中共影响力行动”报告。该报告引用了大量文章、视频和社交网站等信息,揭示了中共利用党、政、军以及国营和私有企业,对包括华侨、媒体、外交、经济、政治、教育、智库在内的各个领域进行统战的内幕,在国外,中共一方面用诱惑、征服,另一方面用渗透、强制的方式,在全球范围内,强加中共模式,保证中共的统治地位,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全文共646页,其中有79处谈到了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的问题。报告开篇还阐明:我们所针对的是中共政权,而不是指中国和中国人民,这是有区别的。

该报告引用了一些实例揭露了中共怎样收买各国的华文媒体、华人社团,散布虚假信息、妖魔化法轮功学员,让人们仇恨法轮功,并利用驻各国大使馆下属的“学生学者联谊会”、留学生个体及五毛党等向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施压和搞破坏等。

该报告内容丰富,覆盖范围广,对中共政权分析透彻,这是法国官方报告中前所未见的。

本文引用报告中的部分内容,可一窥中共不可告人的行径。

为镇压法轮功 中共成立610办公室

报告说,法轮功这种精神修炼及健身活动汇聚了包括很多中共高层在内的数千万追随者。江泽民从中感到了对共产党的某种威胁,因为该党不会容忍一个超出其控制的社会群体的存在。“610办公室在全世界有特工在合法范围之外采取行动,以根除法轮功运动。”

在媒体付费刊登一次性消息诽谤法轮功

报告说,中共在媒体付费刊登一次性消息诽谤法轮功,(这样做的)目的是让较有信誉的第三方发布他们(中共)预先写好的信息。

例如,在二零二零年四月,某中介提供20,000比索(约200欧元)给多家阿根廷报纸的主编,包括El Cronista Comercial、Diario Popular和在线平台Infobae,付费发表“用蹩脚的西班牙语写的”反法轮功文章,其中包含大量关于这个功法的虚假信息,为使法轮功在阿根廷舆论场失去信誉。这篇文章照搬中国(中共)通常以诽谤和妖魔化的方式来形容法轮功的词句。同时,再次使用中共曾经编造的版本宣传中共当局想说的。

这件事已经被曝光,因为被那个中介找过的一位阿根廷编辑觉得应该联系他的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同事。于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和《大纪元时报》都拿到了这篇文章的副本。该中介机构承认他为“中国人”工作。

假冒身份构陷法轮功

报告说,“攻击者”特别假冒法轮功成员向部长和议员发送侮辱性电子邮件,以构陷法轮功修炼者。这是一种普遍的做法,不仅限于加拿大。

正如一名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成员所解释的那样:“许多国家的各级政府官员都系统的、反复的被谎称是法轮功修炼者的人设为目标,发送伪造的电子邮件。其中一些电子邮件的IP地址在中国。”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的角色

有很多中国留学生承受着“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的压力,告诫他们不要这样那样,或反之鼓动他们要这样那样。例如,渥太华大学的一名学生就收到了一封来自他所在大学CSSA威胁性的电子邮件:“根据其他学生的证词和联谊会干部做的调查,你仍然是法轮功修炼者。你要小心了。”在卡尔加里大学,一些CSSA成员自己也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有人冒充(中共)公安局特工,告诉他们不要去参加“法轮功之友”俱乐部组织的电影放映会,“否则你的姓名和照片将被通报给中央政府。”

CSSA的言论常常暴露出它是中共当局的代言人。多伦多大学的CSSA曾向市政府施压,不让市府承认二零零四年的“法轮大法日”,渥太华大学的CSSA干预了新唐人电视台二零零五年在当地获得广播许可一事。他们在信件中使用的词语与中国外交官的抗议信中的完全相同。

四年前,在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CSSA主席询问是谁允许校园药店分发《大纪元时报》,并恐吓药店工作人员,直到他把报纸扔掉。很多例子都证明,某些中国留学生感觉在海外校园拥有一切权力,清楚他们的经济份量,因此知道学校对他们的依赖,并受到中国当局的支持和鼓励。

全球最大跨国镇压行动

报告说,中国(中共)的第一目标就是让一些海外华人噤声,包括政治理念不同、逃离中国的,或是在自由的环境下长大的、对中共政权反感的、对其构成威胁的人。它的主要目标是少数民族或信仰团体,如藏人、新疆人、来自内蒙的蒙古人、法轮功学员;另外还包括台湾异见人士、民运人士(其中尤以二零一九年来加入的香港人为甚)、人权卫士、人权记者、因“贪腐”而被通缉的前官员。北京政权针对他们展开了一场被人权组织描述为“全球谋划最精心、最广、最全面的跨国镇压行动”。

在具体行动上,他们会监视这些群体与个人,不论他们拥有什么国籍,因为党国是以“血统”来论定的。中共对他们进行统计、渗透、长期施压,威逼、以种种方式恐吓、威胁、骚扰、胁迫他们,甚至直接动手,甚至还会逼迫当地政府逮捕、引渡,后者在印度、泰国、塞尔维亚、马来西亚、埃及、哈萨克斯坦、阿联酋、土耳其与尼泊尔都曾发生。

控制和审查华文媒体的手段

报告说,北京掌控着世界各地的华语媒体,包括北美地区,这是长期以来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实际上加拿大华语媒体几乎全都被中共控制着,除了受到加拿大华人欢迎的、不受中共影响的两家独立媒体(《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NTDTV))。对这两家媒体实施限制的不仅是中国(中共)当局,例如,二零零五年他们的记者前往中国大陆报导总理保罗・马丁(Paul Martin)中国之行的签证,先被批准后被取消;甚至有时加拿大当局自己也对这两家媒体进行限制,因为害怕惹恼北京采取报复措施。当中共国前主席胡锦涛二零零五年到访渥太华时,《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无法得到相关活动的报道许可;二零一零年他第二次访问时,两家媒体也遭遇同样的情况。

为了把中文媒体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中共会使用惯常的武器:胡萝卜(鼓励报纸自我审查以换取商业利益)加大棒(恐吓、威胁、骚扰、给在中国的亲属施压,解雇那些抵制其压力的记者,或停播那些被认定是反映异议的节目)。中共还试图规范和培训这些记者,无论是在当地(二零一四年,当地统战组织,总部设在温哥华的“国际新媒体合作组织”,将北美亲北京势力的华语媒体都聚在一起),或在中国。

利用孔子学院向西方渗透被识破

孔子学院成为大学的财政杠杆。悉尼大学副教授萨尔瓦多・巴博恩斯(Salvatore Babones)解释说,孔子学院的问题不在于他们的宣传,而在于对大学管理者产生的影响。因为北京手里拿着开门的钥匙,诸如:资金、教师、他们的报酬、教学设备,有时甚至给那些财政吃紧的大学无偿建造教学楼,免费赠送一个可以增加收入的语言教学中心,这样的做法大学是很难拒绝的。于是,大学就对北京产生了一种依赖关系,甚至是真正的服从关系。

接下来北京就会对大学做出的某些选择产生影响,甚至对某些研究项目的内容都有影响(例如限制研究西藏、台湾,或中国(中共)的影响战略等课题),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和对教师个人信仰加以限制(特别是禁止与法轮功有关的修炼),关于选择演讲嘉宾及最终大学如何谈论中国(中共)和中国(中共)利益等方面问题,就一概都会造成自我审查。

干涉教学 法国里昂关闭孔子学院

报告说,法国还有18所孔子学院,里昂孔子学院被关闭案例比较有意思。里昂市的孔子学院于二零零九年经中山大学(广州)提议在里昂第三大学成立。双方的关系从二零一二年新的中方主任上任后开始恶化。里昂第三大学教授格雷戈里・李(Gregory Lee)解释说:“他质疑我们的教育内容和坚持将里昂孔子学院更深入的融入我校,借此参与授文凭教学。这种中国(中共)政府的结构性干涉对我们来说不合适,因为它可能会损害我们的科学自由以及法兰西共和国高等教育的精神和规则,”格雷戈里・李教授为此决定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因为北京汉办要治他于死地,并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取消了年度捐款。由于协商失败,格雷戈里・李在二零一三年九月关闭了里昂的孔子学院。”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关闭孔子学院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孔子学院因有间谍活动被关闭。

加拿大资深记者和外交专栏作者、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乔纳森・曼索普(Jonathan Manthorpe)认为孔子学院计划无非是“中共主要的国际宣传和间谍活动,伪装成文化交流计划。”它不只是像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公开承认的那样,是中国对外宣传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是中国(中共)大使馆和领馆的间谍站,他们通过这里来控制中国学生,收集所谓敌人的信息并恐吓持不同政见者”。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孔子学院主任宋新宁的案例,他在二零一九年被比利时情报组织指控从事八年间谍活动——更准确地说,是在孔子学院教授中文期间,以教师身份做掩护,实际上是为中国情报部门“吸收”人员,他因此被驱逐并在八年内被禁止在申根区逗留(译注:申根区是26个《申根协议》欧洲签约国组成的区域)。因此,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决定关闭其孔子学院。

迫害法轮功 中使馆二秘遭拒签

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政府拒绝了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教育处二秘王鹏飞的签证续签申请,并要求他离境。原因是他在大使馆教育处的工作直接涉及“搜集加拿大法轮功学员的个人信息,并且刁难他们。”特别是他利用“加国主要大学中的二十多个中国学生会”开展工作,他们的手段有时明目张胆,正如中共官方留学杂志《神州学人》在二零零四年所写的:该杂志感谢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中国学生会主席“杰出的宣传工作,以及他在对付法轮功的工作中体现出的勇敢和机智。”

使馆参与煽动学生的证据

报告说,二零一零年,为筹备中共国前主席胡锦涛访问渥太华,约五十名拿着中国(中共)政府奖学金在加拿大大学学习的中国学生聚集在中国大使馆。教育处一秘刘少华向他们发表了讲话。他在演讲中透露,为了组织一群人欢迎主席,大使馆不仅会在安大略省,还会从魁北克省叫来3000人到渥太华,所有费用全包(酒店、食物、交通,甚至他们的衣服)。一些亲历者还谈到了每天每个到场的人可领到50加币。

这位教育处一秘刘少华将这个问题描述为一场“捍卫祖国母亲名誉”的“战斗”,要反对“法轮功、藏独、维族分裂分子,以及亲民主人士,他们已经占据了国会山的位置”。

他提醒学生所有的费用都由使馆支付,即使对于非奖学金生也一样。刘要求他们“不要到外面说”。因为二零零五年胡锦涛来访时,反对者占了主导地位,在中国的官员们怒不可遏,“这次得好好的欢迎他。”刘说。如果学生被问为什么来这里?刘解释说,你们要回答:“我们在这里是欢迎胡主席。加中友谊万岁。”

同日,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教育组张宝军(音译),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了同样的信息,警告学生要“按计划办事,齐心协力”。在这些人中拿奖学金的,“如果有谁遇到特殊困难不能参与”必须“提供一个解释。”

混淆华侨和海外华人的界定

报告说,中共的目标是通过模糊中国公民和海外华人的界线,来糅合差异性很大的华人群体,建立并培养“同属一国”的感情,其中包括他们对于中国的看法。尤其是北京政权指定的“中国人”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天安门事件后逃离体制的,或者来自港澳台的,或是已经在很多代以前就移民的,有的甚至是与中国、中文、中国文化或传统毫无关联的人。中共的目标是针对一些国家的华人强行建立一个“中国人团体”并培养其亲共意识。

原文链接:法国防部报告揭中共海外迫害法轮功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