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内部暗潮汹涌 习近平不欲外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有消息称习近平不会参加G20峰会,年底可能也仅与拜登视频通话。中共被国际孤立的态势愈演愈烈,中共最高领导人却将近2年不愿走出国门。不排除习近平担心外出染疫的风险,也不排除在国际场合可能遭遇尴尬,但最令习近平放心不下的,应该还是党内斗争越发激烈。

十九届六中全会临近,习近平阵营很可能担心,此时若不小心,别说连任,恐怕身家性命都难保。无论反习阵营是否真有这么大的实力,但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令习阵营不得不担忧,习近平每天坐镇北京可能都觉得不保险,出访自然被撂在了一边。

孙立军被定案  中共高层紧绷脸

9月30日,中纪委宣布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双开”。当晚,中共政治局常委参加十一招待会,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李克强致辞后举起酒杯祝酒,也难见笑容。

孙力军最后被定案,应该是在9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上。中共党媒仅报导了当天下午的政治局集体学习,主题是“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与孙力军案也直接相关。

孙力军被定性为“政治野心极度膨胀”、“在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孙力军2020年4月19日被宣布调查,落马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20年3月5日在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孙立军“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应该正是中共隐瞒疫情和病毒来源的证据,一旦公开,习近平很可能面临下台压力。

政治局学习的目的,是把疫情爆发归咎于预警不及时。习近平当时称,“要织牢织密生物安全风险监测预警网络,健全监测预警体系,重点加强基层监测站点建设,提升末端发现能力”,“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应对”。他还说要“严格管理实验样本、实验动物、实验活动废弃物。要加强对抗微生物药物使用和残留的管理”,“严格生物技术研发应用监管,加强生物实验室管理,严格科研项目伦理审查和科学家道德教育”。

中共高层大概也准备好了,最后实在扛不住时,就把病毒来源归咎于实验室管理不善,或个别实验人员伦理有问题。为防止孙力军同伙鱼死网破、透露秘密,中共高层提前做了危机处理。

不过,应该不只是孙力军一个人“政治野心极度膨胀”;10月2日,前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也被调查了。随后有人放风,可能有副国级人物落马。

习近平上任已经近9年,公安部的副部长们基本被连窝端了,现在周永康余毒也没肃清,甚至有人策划暗杀,还被称作“团团伙伙”,那么可能受谁指使?谁又有这么大的能量?习阵营的危机感势必越发强烈。

停电限电 矛头指向谁?

9月底,中国大陆20多个省市忽然大面积限电、停电,不但影响了工厂生产、企业运作,还造成了居民生活问题。一时间众说纷纭,李克强和韩正不得不出面喊话,要求力保供煤、供电。

到底是为了设备检修、完成双控目标,还是各地普遍缺煤,或是发电赔钱,甚至是加速武器试验、生产,无论哪种说法,最后的矛头都指向了习中央。

不管真缺电还是假缺电,各大城市的十一灯光秀都被取消了。限电在中国大陆家喻户晓,在全世界也引起了轰动,“世界工厂”的地位再次遭遇猛烈撼动。这个责任应该谁来背?习近平让李克强和韩正出面,显然希望远离危机的漩涡。

缺煤才缺电,这大概是所有人都接受的事实,那为什么会缺煤?谁阻止了进口最好的澳大利亚煤,然后又花高价买转手的澳大利亚煤?中国大陆的煤矿被谁停掉了?各省市不得不四处买煤,甚至绕行数万公里从中亚国家运煤。

这一连串的问题,中央难咎其责,习阵营想躲也难躲掉。这么多省市同时推出限电措施,他们是否可能故意联合向中央发难,在关键时刻让习近平难堪?十九届六中全会前,习阵营大概不会相信这只是巧合,怎能不更加忧心。

内外舆论异象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中共的内斗,从来都少不了舆论带风向。10月2日,“财新网”负责人胡舒立用微博转发了旗下网站的一篇文章,还配发了一排吊起的猪头图片,表面介绍如何吃猪头,但文章引言却意味深长地称:猪头如果做得好,还是相当可吃的。猪头不受待见,与人们的观念很有关系。背负着这等恶名,一般人谁还愿意在餐桌上与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外界普遍认为此文在影射习近平。胡舒立一直得到王岐山的支持,如今王岐山靠边站,旧部董宏案也被抓了。海航被认为背靠王岐山,正面临破产重组。文章引言中的“战略伙伴关系”,怎么看都意有所指。

十一长假,中共推出“抗美援朝”电影《长津湖》。10月6日,中国知名媒体人罗昌平发微博写道:“半个世纪之后国人少有反思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就像当年的沙雕连不会怀疑上峰的‘英明决策’。”

长津湖战役中被活活冻死的中共3个连队,被称为“冰雕连”,罗昌平故意改成“沙雕连”比喻愚蠢、无脑。

罗昌平曾任《新京报》核心报导记者、深度报导部主编。《新京报》的创始人戴自更2019年被调查,据称涉及吴小晖的安邦集团问题。2020年3月6日,中纪委通报,戴自更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抗组织审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移送检察机关。

罗昌平还曾担任《财经》杂志副主编兼任《LENS视觉》杂志副主编,与胡舒立也有交集。他曾用“蛋炒饭祭日”形容死在朝鲜战场上的毛泽东儿子毛岸英。

《长津湖》在各地上映之际,中共派出大规模军机骚扰台湾。日本媒体随后爆料,是习近平下令加大骚扰台海。内外舆论都指向习近平,或许只是凑巧;不过,10月5日后,中共军机忽然偃旗息鼓;可能与中共外事办主任杨洁篪会见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也有关系。

9月7日,一个名为沈栋的人在美国出版了一本英文书《红色轮盘:当代中国财富、权力、腐败和复仇的内幕故事》,揭示了中共权贵家族的内幕,包括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和前党魁江泽民、邓小平以及原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等家族的财富来源。沈栋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究竟是谁的?现在,我意识到它是被‘红色血统’掌控的。”

《红色轮盘》出版的时机,也相当应景。十九届六中全会还没开,如此多的故事就纷至沓来,在习阵营看来应该都是添乱,但习阵营最在意的还是江、曾势力。

习近平提前围剿对手遭遇反弹

今年1月,前华融公司董事长赖小民被迅速处死,习近平开年就给反对派一个下马威。

实际上,习近平动手更早。2020年11月3日,蚂蚁集团在大陆和香港上市计划忽然被叫停。据《华尔街日报》报导,是习近平亲自下令。蚂蚁集团参股人包括江泽民之孙江志成、贾庆林女婿李伯潭等权贵。2020年12月,蚂蚁集团的支付宝被下架;2021年4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涉垄断被罚款182.28亿元人民币。

然而,直接牵扯阿里巴巴集团被拉下马的第一个官员,却是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他出身浙江官场,一直被认为是习阵营的人马。8月21日,周江勇被调查。他到底是被江曾派拉下水,还是主动媾合,仍然扑朔迷离。

周江勇案应该令习阵营吃惊不小,原本的自己人,有多少可能是骑墙派,又有多少可能成为叛徒,甚至可能一直是“阳奉阴违”的“卧底”……

习中央继续整肃滴滴,放任海航、恒大倒下,包括花样年刚刚蹊跷违约。同时,习近平7月份更换了中央警卫局局长,又更换了各大战区和军种的主官,西部战区今年还换了3任司令。可以说习近平在为二十布局,也可以说谁都难获信任。

8月北戴河会议期间,曾传出中共军方与外交部不和,丢的都是习近平的脸。北戴河会议刚结束,又传出汪洋可能上位,习阵营赶快辟谣。李克强随后到郑州严令调查水灾事故,习家军的河南省委书记和郑州市委书记立刻成为标靶。

近一段时间,李克强、汪洋比较低调。或许习阵营眼看反对派作祟不断,又需要与李克强、汪洋暂时联手,专心围剿江曾集团。

10月7日,推特上忽然出现了据称是周永康在新疆保外就医的视频,可信度遭到质疑,哪个好事者煞有介事地想让周永康现身呢?

无独有偶,10月5日,微博上还出现了据说是原中共武警司令王建平夫人李春玲出狱后接受战友接风的视频,并称李春玲就像刚出国或疗养回来一样发表即席讲话。原中共武警司令王建平曾参与周永康2013年调动武警包围中南海,很快落马。

相比之下,9月9日,原军中“大老虎”谷俊山从秦城监狱到301医院看病的消息更真实,还贴出了戴着口罩、眼罩的照片。如此多的人物密集被“现身”,难道是江曾派故意为自己人打气?

9月5日在天安门广场出现的黑天鹅,无论是自己飞来的,还有人故意放的,都预示着中南海恶斗眼看到了风口浪尖,习近平当然不敢轻易离开中枢位置,出访只能免谈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