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大V三字点评《长津湖》 遭到刑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9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Iris(陶明)。大家好,我是秦鹏。今天是美东时间10月9日,京港台时间10月10日。

今天焦点:诺贝尔和平奖揭晓,党媒抢先报导被“404”;3字评《长津湖》,资深记者罗昌平被抓;被指“割美国韭菜,还中国债”,贾跃亭公司遭做空。

10月8日,诺贝尔和平奖揭晓,不料,在中国和俄罗斯遭遇冰火两重天。中共党媒抢先报导了该新闻,瞬间被“404”。曾经名列“中国英雄谱”著名媒体人罗昌平,因为三字点评电影《长津湖》,遭到刑拘。

倍受争议的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今天再次登上新闻热榜。美国做空机构10月7日发布了一份28页的报告,直言不讳地说“不认为FF公司能卖出哪怕一辆汽车”。

菲俄两记者获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记者因言入罪被刑拘

首先来看到,202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在稍早出炉,由菲律宾和俄罗斯的两名调查报导记者共享殊荣。两人从329组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而诺奖委员会表示,之所以他们能获颁诺贝尔和平奖,是因为他们为“努力捍卫言论自由”,“进行了勇敢的斗争”。

那么他们到底是谁呢?

秦鹏:这两名获奖者,分别是菲律宾新闻网站Rappler的执行长雷莎(Maria Ressa)和俄罗斯独立媒体《新报》的总编辑德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

“真相守护者”雷莎

其中,今年58岁的雷莎,是首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菲律宾人。她从事新闻工作整整36年,以调查报导闻名全国。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扫毒行动中,雷莎长期进行追踪和报导,揭露了执法警察“法外处决”的罪行。但也因此,她与政府关系搞得非常紧张,2年来被发布了10次逮捕令,现在还有7宗案子缠身。

Iris:虽然遭到打压,但是雷莎并没有放弃。她曾说过,“我之所以被捕是因为我是一名记者,因为发表了当权者不喜欢的真实报导,但这只会帮助我打开束缚,帮助我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从而找到前进的道路。”

被外界称为“真相守护者”的她,还在2018年成为《时代》杂志风云人物。

穆拉托夫挑战官方

秦鹏:另一位获奖者,是今年59岁的穆拉托夫。他是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之后,首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俄罗斯人。他主编的报纸,在普京当政期间敢于挑战官方立场,不顾当局的压力和恐吓,坚持调查官员的不法行为和腐败,还对乌克兰进行了大量独立的报导。

Iris:无独有偶,他也是命途多舛。二十多年来,穆拉托夫的办公室遭到多次攻击,甚至他们报纸都有记者遭到杀害。路透社报导,在他的办公室墙壁上,还挂着6名遇难记者的画像。

秦鹏:两个不畏压力、报导真相的调查记者,双双获得和平奖,本应是振奋人心的一件事。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中俄双方对此的报导,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克里姆林宫,对穆拉托夫的奖,回应得非常积极,祝贺他因努力保护言论自由而获得和平奖。普京的发言人甚至对媒体表示,“我们祝贺他,他才华横溢,勇气十足。”

Iris:普京政权是穆拉托夫针对报导和揭露的对象,但当局和普京,却并没有因此而对他的获奖而闭口不谈,反而赞美他,说这是可喜可贺的幸事。但是,对此讳莫如深的,却另有其人。

中共官方极为低调

我们看到,相比之下,中共官方对此极为低调,各家媒体基本上都是转发中国新闻社发出的一句话简讯,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刚刚宣布,将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雷莎(Maria Ressa)和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以表彰二人做出的贡献。”

这条新闻如此言简意赅,以致连两个人到底做了什么才获奖的,都没有任何交代。

秦鹏:《凤凰周刊》的报导还闹出笑话。发了一张两人诺奖的官方截图,却偏偏把图片下半部分的“贡献”的英文说明,给截掉了。

Iris:没错,这句话本来是说:“为表彰捍卫言论自由的努力”“而言论自由是民主和长久和平的基础”。

看来这两句话,在大陆的新闻,是个big no-no,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秦鹏:是,结果这点小机灵,被网友们发现了。网友纷纷在微博下面评论,说“绝了,截图连贡献部分都给裁减了,真讽刺,《凤凰周刊》你不惭愧吗?”

“我笑死了,这两个什么贡献都没有的人居然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有人可以告诉我,这两个人干嘛的吗?”

不过我想,这第二个网友,我认为很明显的是明知故问的讽刺。

Iris:更有趣的是,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的国际版,是率先转发了这条新闻,但很快就遭到了屏蔽,点开该网站这条新闻后,看到的只有“404”和“Sorry”的字样。

秦鹏:报导记者因为新闻自由得奖,居然连党媒都无法幸免。可见中共的一言堂,这颗敏感的玻璃心,让人连话都不敢说完整。

难怪台湾当地时间周五(10月8日),澳洲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在台北的一场演说中强烈批评中国,指责北京塑造“新红色帝王”崇拜,打压香港及维吾尔人、对人民进行网络监视、在喜马拉雅山残害印度士兵、在东海胁迫其它国家,并对台湾进行军事威胁。我觉得这社会主义的红色帝王,真的还不如普京大帝。

微博大V罗昌平批《长津湖》被抓

Iris:而谈到言论自由,就在今天同一天,我们还看到了另一起也非常有代表性的事件。

中共大力吹捧的韩战电影《长津湖》在“十一”期间上映。大陆知名媒体人,也是微博大V的罗昌平,因质疑该片的战争正义性,连日遭到官媒炮轰,微博也遭到禁言。而今天的最新消息是,他已经被抓起来了。

他到底说了什么,引出一番轩然大波呢?

秦鹏:罗昌平10月6日(周二)在他的微博转发了一则帖文,里面指翻查了资料,推断长津湖战役期间最低气温可达零下35度。罗昌平转发时评论称,“半个世纪之后国人少有反思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就像当年的沙雕连不会怀疑上峰的‘英明决策’。”

Iris:不知道大家捕捉到他评论中的关键词没有。

我们知道,剧中的中共“志愿军”在长津湖战役中,因天气严寒被冻死成“冰雕”。中共官方就将“冰雕连”塑造成“抗美援朝”的“英勇形象”。

而罗昌平将剧中的“冰雕连”称为“沙雕连”,而一些观众朋友们可能也知道,“沙雕”在网络用语中,意思是“愚蠢、无脑”的意思。

而这还不够,他还用双引号,讽刺“上峰的‘英明决策’”,直指中共部队愚蠢的含义可谓跃然纸上。

秦鹏:是,“英明决策”在中国其实都是指最高领袖,所以,这样的言论在当前的大陆言论环境下,当然就简直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妄议中央了。

所以,罗昌平的言论,立即引起了中共“共青团中央”微博、《解放军报》等官媒发文炮轰,指抗美援朝“冰雕连”是人民“心中永远的丰碑”,还说“某些人不能一边享受着前人披荆斩棘带来的幸福生活,一边却昧着良心诬蔑先烈”。

周五当天,《人民日报》客户端,还发表评论,题为“敢公然侮辱英烈,看看迎接你的是什么”,又是对罗昌平炮轰了一番。

Iris:不仅如此,微博官方10月6日把他的账户打上“违反社区公约”的禁言标签。

秦鹏:是。罗昌平的微博已经不可见了。

Iris:在今天(8日),公安正式通报说,网民“罗某平”在新浪微博发布侮辱抗美援朝志愿军英烈的违法言论,造成恶劣影响,涉嫌“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已经对其刑事拘留。

可见这“沙雕连”三个字,杀伤力有多大。

秦鹏:当然,熟悉网络语言的人都知道,“沙雕”在网络用语中的意思是“愚蠢、无脑”。

罗昌平将《长津湖》电影中的中共“志愿军”的“冰雕连”(因天气寒冷被冻死的3个连队,共计约二百人)称为“沙雕连”,并质疑中共参与韩战的“正义性”。其实他是指出,这些人成为了中共的无脑炮灰。而中共是这些无辜牺牲者的罪魁祸首。所以,看似骂的是死者,实际上骂了当时的党中央,以及现在大肆宣传推动这个电影的党中央,所以,党不干了。

Iris:这其实不是罗昌平第一次被官方盯上了。他到底是何许人也呢?

曾实名举报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

今年40岁的罗昌平曾担任《中国商报》的首席记者、《新京报》深度报导部主编、《财经》杂志副主编。他被称为“80后舆论领袖、新一代媒体领军人物”。在他的新浪微博被封前,他的粉丝多达二百二十多万。

在2013年,他微博实名举报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导致刘铁男落马,罗昌平因此获得透明国际组织颁发的年度清廉奖,成为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中国人。当年的他甚至登上了网易的“中国英雄谱”。罗昌平曾向《南方周末》表示,他的中国梦是“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自由地表达”。

秦鹏:是,现在大陆言论收紧的程度已经让人感觉到文革的肃杀之气了,今天还有网友跟我感慨,说他想起笑蜀主编的那本《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收录中共在1940-1946年间在《解放日报》、《新华日报》的社论,如何反对一党专制的独裁统治、如何要求保障人权施行民主、如何达成“一般民主”的目标与原则、如何保障公民言论结社集会自由……

他感慨说,恍如隔世!

Iris:曾几何时,因反腐报导而获称“中国英雄”的资深媒体人,如今因一句“沙雕连”,账号被禁,人也被抓,一夜之间同时失去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

不怪今天“中国数字时代”的“每日一语”这么写道:“在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两名记者的日子,一名中国记者因为一条微博被刑拘了。”

何其讽刺。

秦鹏:而我们也回到他评论的本身,罗永平提到,国人少有反思长津湖战争的正义性,而战争里中共所谓的“英明抉择”,很可能正是这场悲剧的原因之一。我们也来讨论一下最近这个非常热门的话题,也就是“长津湖”战役的真相。

“长津湖”一战 中共此前一直避而不谈

Iris:是,我们知道,“长津湖”一战,中共此前一直避而不谈,最近却突然将其吹捧成“巨大的战略胜利”。

在这次战役中,因为没有棉衣,许多志愿军在露天执行任务时活活冻死。其中有3个连队几乎全都被冻成“冰雕”,只有寥寥数人生还,这是的确发生了的,美国的《长津湖纪录片》中也有记载。

秦鹏:但是,为什么中共损失惨重,仍然没能达成歼灭美军的目标呢?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是由于朝鲜战况紧急,原准备在辽阳、沈阳等地稍事休息并更换御寒棉衣的第9军团,只在沈阳稍停片刻,就继续火速开进。据称当时士兵穿着非常单薄,入朝后又遇到了50年一遇的严寒气温,夜间最低温度接近摄氏零下40度,所以才导致了大面积冰冻伤亡。

Iris:也就是说,官方的意思是,这是遭遇了罕见寒流的天灾造成的。而志愿军是在克服了巨大的自然灾难的情况下,击败了美帝。

但是,这真像中共所称的,是人定胜天的一次演绎吗?

秦鹏:这个说法看上去很美,但却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而揭穿谎言的不是别人,是中共自己。

送士兵当炮灰唱赞歌

Iris:没错,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就发推文表示,中共本想藉该片欺骗世人煽动仇美,却不料引发探寻韩战真相的热潮。

她也批评中共:“又一典型的‘丧事当作喜事办’!中共不检讨承担责任而是为鼓吹战争,送士兵当炮灰唱赞歌。”

秦鹏:通过资料分析,我们可以知道,九兵团确实领到了足够的冬装,只是有的没有及时发放到基层部队,有的则为了加快行军速度而轻装……

也就是说,九兵团并非是像传说中那样,穿着单薄的华东地区棉衣就投入了战斗。但为什么我们又看到大量资料都显示,在战场上的确有大量士兵都是因为衣着单薄才被冻伤冻死的呢?这些下发的大量御寒衣物都到哪里去了呢?

根据《27军长津湖地区进攻战斗军需保障》一文的记载,相关记载和后勤战例一文是吻合的,也和前面所提在沈阳领用数字倒是能对得上的,两个数字加在一块,刚好凑齐100%。不过很明显的问题就出来了。不止一个地方提到他们在过江的时候是把御寒衣物轻装到了临江。

由此可见,他们在临江的确是把御寒冬装都轻装了。

这背后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部分部队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把领到的御寒衣物下发到第一线的士兵手里。另一个原因,是指挥部为了让部队尽快到达伏击地点完成包围圈,对参战部队下达了几乎是超越极限的行军命令,这导致很多参战部队为了抢行军速度,强行命令士兵放弃厚重笨拙的棉大衣等御寒衣物。

Iris:蔡霞也同样提到了中共在此次战役死伤惨重中的责任。她说,“志愿军行军要求超常规快速;阻击联合国军要求隐蔽埋伏不动……志愿军岂有不冻死冻伤之理?但中共战后总结没提到这个问题。中共把志愿军当炮灰不当人看。”

秦鹏:……

Iris:所以的确,罗昌平提出的,对“上峰‘英明决策’”的质疑,以及对中共的讽刺,其实有迹可循。

但生不逢时,或者应该说是“生不逢地”,罗昌平要人们反思真相的呼吁,终究是被埋没在中共的铁拳里。

在结束这个话题之前,我们也来看到今天的另一则相关新闻。10月8日,国家发改委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

秦鹏:意见稿中,明确写道:“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它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等等。一共有六条,不一一细念了,但相信大家都听明白了。

被指“割美国韭菜,还中国债” 贾跃亭公司被做空

Iris:今天我们觉得值得关注的一个大新闻,是乐视网前董事长贾跃亭旗下的电动汽车公司,遭到了美国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做空,消息今天在中国大陆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份报告,开篇就说“我们不认为FF公司能卖出哪怕一辆汽车”。“目前为止,它(FF公司)不过是一个从美国投资者手里拿钱,然后倒进它的创始人、中国著名的证券欺诈者贾跃亭的债务黑洞的一只桶罢了”。

秦鹏:是。翻译成中国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就是美国做空机构,在直言不讳地说这个贾跃亭不过是拿这个公司“割美国的韭菜,还中国的债”罢了。这样的新闻,相信对当下敏感的中美关系来说,应该还是蛮震撼的。

Iris:而且,这个贾跃亭是一个争议人物,他创立的乐视网,从2010年上市,一度市值高达1,700亿元人民币,成为创业板第一股,但是又最终丢下一地鸡毛,在2020年终止上市,留下28万股东几乎血本无归。曾经有人盘点过,期间有2个“超级大佬”、19位明星,还有17间机构,给他投资或者帮助他融资。而他本人在过程中,从乐视套现了据称有二百多亿。

秦鹏:对。所说的两个超级大佬都是地产界的大哥大,一个是融创中国的孙宏斌,2017年带着150亿现金投资乐视,其中近一半是直接购买了贾跃亭手里的股份,让他套现走人;另一个是恒大中国的许家印许老板,2018年6月投资了8亿美元。这两位都是玩地产之后,对互联网和造汽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Iris:而乐视影业的股东中一共有19位明星。其中直接持有乐视影业股份的明星股东有: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冯威。间接持股的明星有:孙俪、邓超、刘涛、秦岚、瞿颖、陈赫、贾乃亮、霍思燕等。

也都是一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不过,后来大多也是亏损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离场。

不过那都是历史啦,只是说明贾跃亭的一举一动依然被中国媒体关注。我们还是言归正传,看看这个报告说了什么。

秦鹏:是。我们知道,就在7月22日,贾跃亭通过SPAC方式在纳斯达克上市,刚圆了他的汽车梦。现在又遭到了质疑。

“不认为FF公司能卖出哪怕一辆汽车”

这个做空报告长28页,对贾跃亭创建的电动车制造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通过实地调研走访、公司财报数据及公开资料研究等方式,对FF进行了质疑,角度包括投产能力、资本运作表现、研发投入状况以及贾跃亭自身在国内受到的处罚等等。

Iris:做空机构查到的问题有哪些呢?其中一项是公司做出的承诺一拖再拖,迟迟不见行动。

“经过8年的经营,FF公司未能交付一辆汽车并再次表示‘明年交付’,此外公司违背了在美国及中国五个地方建厂的承诺,对于第六个工厂建设也一再推迟。”

秦鹏:对,做空机构还发现法拉第地未来(FF公司)两个承诺可能有麻烦:

第一个,是今年9月,FF公司曾发布报告称其在制造方面取得进展,但J Capital Research走访了该公司前工程主管,这名主管并不认为公司的电动汽车已准备好投入生产。

另外,FF公司曾承诺在7个月内重新启动其位于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并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但做空机构的报告表示,他们在8-9月三次参观工厂,发现几乎没有什么动作,而且FF公司负责人还表示,仍然有工程问题需要解决。

Iris:沽空报告还说,FF公司到2024年需要额外的14亿美元来实现目标,不过,做空机构质疑是否有人来给它放贷。

不过,我们也注意到,这个做空报告对公司的股价并没有形成致命打击,报告发布的当天它的股票跌到了7.4美元,随后又比前一天涨了9.8%多。而贾跃亭在朋友圈表示,该做空机构言论是“冷饭热炒,无稽之谈”,并称“J Capital Research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脸了”。

你怎么看这个有意思的现象?

秦鹏:我觉得简单来说,就是它之前已经接受了很多次的质疑,而且已经跌得无可再跌了。而且,在美国,机构做空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

今年7月22日,FF在美国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SPAC上市的,这种模式相当于投资一个明星投行和律师事务所团队,然后让他们代替选择投资企业,这种模式相当于多了一道担保。所以,其实当时已经过滤了一大波质疑。

从那时起到现在,上市不到3个月,公司的股价已经腰斩。发行价是13.78美元/ADS,开盘上涨22%,开盘总市值达54亿美元,截至美东时间10月7日收盘,FF股价报8.4美元/ADS,总市值27.2亿美元,已经基本上跌落一半。

而现在,因为汽车还没有造出来,所以也没有更多证据证明FF公司真的遇到了特别大的麻烦。这就意味着还需要时间观察,所以,那些还一意相信贾跃亭的人当然就愿意继续等待明年7月,承诺造车的时间到了会怎么样。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