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潘朵拉揭秘 中共暗箱收军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09日讯】这几天,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又公布出了一批“潘朵拉”文件,披露了全球政要、富豪们的秘密财富交易,这是最近7年来,陆续曝光的秘密档案中的最新一批,之前还有“巴拿马文件”、“天堂文件”等等。记得2016年的“巴拿马文件”中,曝光了至少8名在职和前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家人,甚至包括习近平的姐夫和前总理李鹏的女儿,引起了不小的波澜,不过,在“潘朵拉文件”目前公布出的59名全球政客的资料中,只有3位中共官员,似乎冲击力大减。

这次的“潘朵拉文件”,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泄露规模最大的离岸金融文件,涉及14个离岸服务公司的近1,200万份文件,那么,为什么几乎没有中共官员上榜呢?就如有媒体说的,是收敛了还是更狡猾?不过,这次的“潘朵拉文件”,揭露了中共如何通过离岸公司(VIE)来掩饰投资身份,绕过监管在海外大量投资,更惊人的是,文件还揭秘了中共政府如何借助离岸公司秘密收购海外的军事技术企业等。那么,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些话题。

潘朵拉文件披露的中共政客

我们先来说说,这次“潘朵拉文件”中上榜的三位中共官员,大陆内地官员中唯一一个上榜的,是上海棋森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冯琪雅。1974年出生的冯琪雅,2013年到2017年是河南省人大代表,2018年成为第13届全国人大的河南省代表。

据陆媒报导,冯琪雅在2020年的中共全国两会上曾提出提案,建议加大民营经济违法行为的立案和侦查力度,遏制民营企业贪腐。

“潘朵拉文件”显示,2016年,冯琪雅在英属维京群岛成立了一家公司,公司资产价值约200万美元,目的是投资美股。不过,美国证交会(SEC)的纪录显示,公司并没有在运作。

“潘朵拉文件”中的另外两位中共官员,一位是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文件披露,梁振英在担任特首期间,通过两家离岸公司,迂回持有一间戴德梁行日本业务公司的三成股权。2015年12月,梁正英以20万英镑售出股权,但当时正在接受廉政公署调查的梁正英,并没有申报这些信息。

另一位上榜“潘朵拉文件”的中共官员,就是香港前特首、中共政协副主席董建华,文件披露,董建华及家族成员涉足至少72家离岸公司,其中董建华本人,拥有2005年卸任特首之后设立的7家公司。

虽然这次的“潘朵拉文件”,有关中共官员的信息披露有限,但是,却曝光了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等35位国际领导人的离岸财富,以及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30多名公职人员的隐藏资产。

不过,相信很多人会有些意外,毕竟,中共官员只要一落马,就会曝出巨额贪腐资金,这些人也不会个个都把财富全放在中国,而这次的“潘朵拉文件”中竟然只曝出了三位中共官员,难到是在习近平“打虎”之后,贪官们收敛了?还是说,这些人更会隐藏财富呢?

有美国执业律师认为,“潘朵拉文件”没有曝光,并不代表中共官员就是清白的,而是他们的运作变得更难以被发现,这些人可能是转了很多弯,就是离岸了很多次,公司变了很多次,让一般的侦查很难发现这是哪个官员的。

事实上,中共权贵洗钱的方法多种多样。美国国务院在“2020全球毒品管制年度报告”中,将中国列为主要的洗钱国家。报告中提到,中共惯用的洗钱方法,包括大额现钞走私、贸易洗钱、使用影子公司、修改发票、购置地产、博彩以及通过非法的地下钱庄洗钱等等。

而这次的“潘朵拉文件”中,特别提到了中共惯常使用的VIE架构,通过这种VIE,中共权贵可以绕过政府监管,在海外投资避险,转移财富,甚至实现更大的野心等。

阿里第二大股东涉VIE操作

而潘朵拉文件,在提到VIE架构时,用阿里巴巴来作了举例。“潘朵拉文件”曝光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的执行副主席蔡崇信,提到蔡崇信在英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和巴哈马等地注册了10多家公司,然后利用这些离岸公司,协助阿里巴巴建立复杂的业务结构,并成功在美国上市。

蔡崇信被福布斯列为加拿大第二大富豪,是阿里巴巴集团第二大股东,身价约有145亿美元。蔡崇信是台裔加拿大人,不能直接投资中国的科技、媒体等行业,于是他通过在“税务天堂”注册公司,来持有阿里巴巴的股权。

2003年12月,蔡崇信将MFG Limited所持有的,超过300万股的阿里股份,以“礼物”的形式,转让给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PMH Holding。2年后,蔡崇信成为PMH Holding的唯一董事。到了2010年,MFG又从PMH购回了几乎同等数量的股权。

1999年,MFG Limited公司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和阿里集团同年成立。2014年,阿里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主体阿里巴巴集团控股(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就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

参与“潘朵拉文件”合作调查的美国媒体“连线中国”(The Wire China),在相关的调查报告中说,“潘朵拉文件”揭示了中国企业如何通过设立“可变利益实体”,也就是VIE的离岸公司架构,在海外进行融资、收购兼并以及技术转让等活动。

VIE也称“协议控制”,这种模式我们曾经在以前的节目中做过介绍。今天再简单说一下,就是一家中资企业A,想要去美国上市;于是A公司先在境外注册上市实体——离岸公司B,然后B在中国境内开设子公司——外企C;C再和A签署各种控制协议,A把自己的收入和利润转移给C,最后境外上市公司B的外国股东就可享有A的收益。营运实体A成为上市实体B的VIE。

刚才提到的阿里巴巴就是通过VIE成功在美国上市的。而中国的新浪、腾讯、京东、小米、百度、360、网易、滴滴等互联网科技公司,都运用了这种模式在海外上市。

既然这些企业都通过VIE绕过政府监管,为何中共允许呢?

中共通过VIE收购海外敏感企业

“连线中国”认为,中共容许VIE,可能是因为不只私人企业获利,国企也通过这样的方式,进入海外市场投资,以获得高科技及天然资源。

“潘朵拉文件”显示,曾经轰动一时的乌克兰国防企业收购案的背后,就有中共国企的影子。2019年,乌克兰航空发动机生产商马达西奇(Motor Sich)公司的控股股东博古斯拉耶夫(Vyacheslav Boguslayev),同意把公司部分股份出售给一组有中共政府背景的企业。

马达西奇公司,是苏联时期在乌克兰建立的军事工业之一,负责生产各种“军用航天发动机”。根据“潘朵拉文件”披露的记录,中国亿万富翁王靖,借助离岸公司“北京天骄航空”(Skyrizon),以及天骄航空的母公司“信威集团”,对马达西奇公司提出要约收购,但实际上王靖背后的庞大资金,是由中共最大的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CDB)等提供。

王靖最早是在北京昌平经营一家洗浴中心,而他名下的“信威集团”,也是一家饱受质疑的A股公司,2016年起曾因涉嫌财务造假被停牌3年。

英国BBC引述大陆媒体人士的话说,王靖能在国际上到处行骗,不过是充当了“白手套”,但他后面的获利者还有什么大人物,媒体讳莫如深。

最后,乌克兰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了这项交易,美国也将“天骄航空”列为军事终端用户。连线中国认为,虽然交易没有成功,但是这个事件,却反映出中共政府运作的企业,如何在离岸金融中心担当重要角色。

事实上近年来,中共在海外大量投资、收购包括涉及国防的企业。西方许多国家为安全考虑,都严格监管涉中共官方背景的交易。然而“潘朵拉文件”发现,中共国企,广泛运用VIE结构投资海外产业。这些离岸公司为中共提供便捷途径,让政府隐藏在交易的背后。目前,美国已喊停VIE结构中企在美上市。而VIE结构的中企要在香港上市也需要获得审批。

离岸公司洗钱

除了运用复杂的VIE结构操作以外,中共权贵直接通过离岸公司藏匿财富,是非常普遍的情况,而香港,就成了洗钱走资的理想地方,中共权贵们,通过代理人在香港经商、洗钱,并在海外设有离岸公司进行运作,将钱转移到世界各地。由于他们没用自己的名字,再加上资金不断进出,调查起来非常困难。

比如,在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之后,媒体就曝出了90后大陆女子赵丹娜,帮助徐才厚家族在香港“洗钱”100亿港元的消息。

还有在2017年,被中共从香港抓回大陆的“明天系”的掌门人肖建华,肖是最早为江派官员捞钱洗钱的“白手套”,背后涉及江泽民、曾庆红、贾庆林、刘云山、张德江、李岚清等多个家族。

曾经轰动全球的“巴拿马文件”披露,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儿贾蔷、女婿李伯潭,以及外孙女李紫丹,除了持有香港身份证外,还拥有多家离岸公司;前政治局常委张高丽的女儿张晓燕、前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媳贾立青等人,也拥有离岸公司和香港身份证。

空壳公司洗钱

除了离岸公司之外,中共权贵还利用空壳公司洗钱。英国反洗钱专家格雷厄姆.巴罗(Graham Barrow)就观察到,在英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一些人使用和中国公司相同的名字创立空壳公司,使资金可以自由转移。

巴罗解释说,如果有人在英国开一间和中国公司同名的公司,然后在香港开户的时候,使用英国公司的名字,而银行就很难分辨,打入的资金到底是来自中国公司还是英国公司。而一旦资金到了香港,转移资金就会更加容易。

巴罗还提到,这一类公司,英国已经辨别出三万家,而它们的法人都是中国公民。

地下钱庄洗钱

另外,地下钱庄也是中共官员经常使用的洗钱工具。中共总理李克强曾经承认,所谓“地下钱庄”,实际上就是金融系统和政府腐败的体现,是黑吃黑。大陆媒体曾在2015年11月的一篇报导中提到,在当年半年的时间里,地下钱庄就转出赃款8千亿。

2015年6月发生的中国股灾,被中共内部定性为“经济政变”,这场股灾就是江曾等家族做空股市造成的,随后的调查中,中共公安部确认,地下钱庄是股市资金流出的重要渠道。

曾有海外媒体披露,2010年,哈尔滨的房地产老板戴永革,和曾庆红的儿媳蒋梅成立地下钱庄,帮高干、大陆土豪向海外转移资产,收取1%到5%的手续费。

洗100亿元人民币,戴永革就至少得到1亿元,其中4000万元会转入蒋梅账户。据报导,经戴永革、蒋梅之手转移的赃款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还有就是通过修改发票、拍电影使用“阴阳合同”、购置房产等等方式洗钱,我们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这次的“潘朵拉”文件,虽然没有披露出更多中共权贵的名字,但披露出的离岸交易,也已经让中共自上而下的利益群体无所遁形。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陈思雨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