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谈谈中共定的罗昌平之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前媒体记者罗昌平本周五被中共刑事拘留,成为社会舆论、网络报道十分关注的事件。罗昌平被拘与中共卖力宣传的电影《长津湖》有关。据报道,网上举报者说罗昌平将电影所说“冰雕连”改称“沙雕连”,因而犯下了“侵犯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中共用于宣传的电影《长津湖》中,所谓的冰雕连,是说在韩战长津湖战役里一连中共士兵,在没有冬季御寒服装又摄氏零下数十度的情况下,被冻成冰状僵尸而被剧本编者称为冰雕连。而曾是中共喉舌媒体财经、《新京报》等资深记者的罗昌平,在网上谈及这连中共士兵时,使用“沙雕连”称呼。

为什么用冰雕连是尊崇,用沙雕连就成了侵犯荣誉?这种认识变化让人莫名其妙又极为恐惧,而且也正因为说不清、道不明才格外恐惧。其实从字面意思来说,冰雕连、沙雕连只是个名字,并不含有任何尊崇褒扬或贬损贬低之意。如果硬要究根挖底,从两个名词中咂摸出不敬滋味,倒是冰雕连远比沙雕连更容易编排出来。因为冰雕那可是见不得阳光、经不住风雨的摆设,沙雕虽然也不是什么可以流传于世的珍品,但毕竟朴实无华、可以正大光明展露阳光下。或许沙雕连的同音词“傻雕连”到是不用花心思,从字面上就足以断定有调侃揶揄的用心。但是以此入罪,则需费心证实罗昌平所说“沙”即是“傻”。

平心而论,我认为《长津湖》电影以傻雕连冠之冻成冰状的一连僵尸才是比较准确,而且名副其实的。首先,中共参加韩战就是蒙骗民众当炮灰的恶行;是助纣为虐,替发动侵略的金日成充当马前卒,对抗联合国派出的维护世界平衡与和平、协助被侵略的韩国军队恢复疆土的、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金日成的北朝鲜发动侵略南韩的战争,这是自联合国以降无数国际文件可以证实的,包括苏联灭亡后俄罗斯公开的前苏联文档。中共虽然长期打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幌子,但是与金正恩交恶时还是憋不住咬出实情,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撰文说,金日成要统一引爆战争,中国承担了朝鲜任性与妄为的大部分成本。

其次,中共参加韩战有极为恶毒的考量,即利用韩战消除以百万计的国民党起义投诚士兵,以达到消除中共深惧专制独裁不够稳固的焦虑。所以中共加入韩战迫不及待,完全不管军队设备给养,穿着单衣、背着几天炒面进入朝鲜打向韩国的,是源源不断通过鸭绿江以百万计的士兵的大多数。正是这样无视死活的驱兵入韩投入战场,才造成了整连士兵冻成冰状的僵尸惨况。所以称谓被从冰雕连改为傻雕连,虽有讥讽和更为贴切反映事实真相的意思,但是更有直面定义本质的警示意义则是:替一场破坏世界平衡与和平的不义战争而死,尤其是在恶意暴虐的驱迫下白白成为炮灰,其状况越为凄惨则越加说明了愚昧至极。

中共发动战争惯于颠倒黑白,没有一个字是可信的。且不说中共煽动叛乱抢夺民国的政权,还有与日军勾搭,全力扩充地盘、贩毒走私的所谓抗战,单说中共口中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便全是谎言。什么叫对越自卫反击战?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共能说出越南占过中共哪里一寸土地吗?对越自卫反击战就是中共数十万大军不宣而战,赤裸裸地侵入越南纵深的领土。中共打越南不过是气不过花了数百亿美元养活的越南是白眼狼,更主要的是中共扶持的柬共被越共杀得断子绝孙。越共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灭了二、三年统治就杀死四分之一国民的柬共,对柬埔寨大众来说可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今天已经不再提及的越战中被打死的共军,早晚有一天会知晓曾有的勋章只是耻辱。而大陆民众早些知道这些真相,或许今后会少蒙受,甚至避免这种耻辱加身。

至于中共眼下以侵犯英雄荣誉罪迫害罗昌平,这种千奇百怪的罪名无非是历代王朝大不敬罪的借尸还魂。而从令社会莫名恐惧的效应来说,这种罪名的应用更像赵高指鹿为马的社会效应。因为历代王朝的大不敬罪虽然极为荒唐暴戾,但是尚有明确的惩治内容和具体刑罚,而赵高的指鹿为马则是以恐吓为目的随心所欲,就是要社会战战兢兢揣摩主子心思来颠倒黑白,与中共用什么侵犯英烈罪迫害罗昌平如出一辙。不过,不论中共最后怎样迫害罗昌平,如此荒唐和暴虐的迫害全会反坐到中共罪恶史中。而罗昌平则因再次让人们注意到韩战的不义、毫无御寒装备将士兵冻成僵尸的中共罪行,以及他所蒙受的中共荒唐迫害而让人们感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