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雇主或要为强制接种负法律责任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Taylor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西南航空的飞行员们正在抗议公司强制所有员工接种COVID-19疫苗的决定。有新闻报导揣测,西南航空从周末开始的大规模航班取消是飞行员请“病假”的结果。但是,如果强制接种疫苗,那么员工抗议、请病假、罢工和离职可能还不是雇主们面临的最大威胁。

正在考虑强制员工接种COVID-19疫苗,作为雇用条件的雇主们应该意识到,如果雇员或潜在雇员因接种疫苗死亡或出现其它不良健康影响,他们可能会面临法律责任,而且还可能面临巨额赔偿。

联邦政府为自己和疫苗制造商提供了明确和全面的法律保护。然而,联邦政府并没有对强制雇员接种疫苗的雇主给予这种明确和全面的保护。

一些法律专家和疫苗支持者认为,雇员赔偿法及其有限责任条款,可能适用于雇员接种疫苗的索赔,其理由是,疫苗的副作用基本上等同于工伤。工伤补偿险支付因工伤造成的实际医疗费用和工资损失,但不允许雇员就疼痛和痛苦、对生命机能的影响和其它损害提起诉讼。

虽然法院可以裁定雇员的赔偿适用,或者可以裁定,由于政府对雇主施加压力要求接种疫苗,使雇主免于承担责任,但法院尚未确定这一点。除非法院对要求接种疫苗给予普遍法律保护,否则联邦政府将要求雇主承担其不愿意承担的法律风险。

只要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任何法律上的不确定性,出庭律师就会寻找机会提起诉讼,即使雇主在相关索赔中获胜,也会在法律费用上破产。如果雇员在相关索赔中胜诉,对致死或致残的伤害赔偿判决,可能达数百万美元。

鉴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COVID-19疫苗造成的副作用,比最初预期和报告的更为广泛与严重,雇主的法律保护情况变得更加不确定。在“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最近发布的一篇揭露文章中,联邦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医务人员承认,可能因疫苗而死亡和因副作用而健康受损的人,比政府承认的要多得多。

即使疫苗支持者宣称,接种COVID-19疫苗后不久出现的死亡和健康受损只是巧合,而不是由疫苗造成的,但陪审团在确定责任和损害赔偿时,会做出相反的判断。

另外,许多雇员可以证明他们已经通过自然免疫产生了COVID-19抗体,或者属于对接种疫苗后副作用的高危人群。如果公司的疫苗政策不允许豁免这些情况,那么员工无论属于上述哪一种情况,当他们因雇主强制要求疫苗接种而遭受伤害时,雇主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在这些情况下,法庭还会适用“一揽子法律责任”(blanket legal liability)吗?有些人可能认为他们知道答案,但在这个问题上,尚没有明确的、具约束力的法律或法庭裁决。

尽管存在这些法律风险,而且缺乏明确的法律豁免权,拜登政府仍寄希望于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的一项拟议规则,强制拥有100人或以上雇员的企业,要求接种COVID-19疫苗,作为就业的条件之一。

然而,雇主们应该注意,这项规则尚未实施。此外,拟议的规则肯定会面临可信的法律挑战,包括至少24个州的检察长表示他们将从法律上挑战OSHA规则。依赖一项有争议的拟议规则本身,就是一项冒险的提议,而该规则尚未实施,并可能面临激烈而可信的法律审查。

强制接种COVID-19疫苗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雇主在决定是否要求员工接种疫苗之前,最好咨询执业律师。

作者简介:

詹姆斯‧泰勒(James Taylor)是保守派智库哈特兰研究所(The Heartland Institute)的所长。

原文:Employers Beware: You May Be Liable for Vaccine Mandat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