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圣洁真相之花 在风雨中绽放

《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下篇 绽放(23)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5日讯】【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将法轮功推向国际,一时间,国际社会开始好奇“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国际媒体开始竞逐报导,台湾媒体也争相采访,法轮功成了镁光灯下的目标。此时的台湾法轮功学员也被动的面向媒体、面对大众。

而在七月二十日之后,大陆传来一波波学员被抓捕、炼功点遭到禁止、法轮功被列为非法组织的消息……中国的媒体几乎无休止的播报各种对法轮功的污蔑与谎言,这些内容严重的影响了大陆民众,而海外少数媒体的转载,也间接的误导了世界各地的民众。于是,众多亲身受益的台湾学员,就更迫切地想让民众知道法轮功的真相,明白中国正在发生着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一言堂的报导全是为迫害而做的构陷。

为讲真相走向人群

“迫害前,本来心情是很平静的,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了,很单纯、很单纯的修炼人”,王珩说,“学法、炼功啊,买菜、做饭、做家务;要上班的就上班。很规律的过自己的生活,过自己个人修炼的生活。”

“当法轮功被打压、诬陷的时候,心态就转变成要主动的去参与一些集体的弘法、讲真相的活动,而且是要主动去接洽,很主动的走向社会,走向人群。”王珩说。

“在那个大迫害下,我们也没有办法帮大陆学员什么。只能是更坚定的修炼,更加积极弘法,有什么反迫害的活动,更积极去做,多多参与。”何来琴回忆着那段时日这么说着。

在四月二十五日中南海上访事件后,台湾法轮功学员就开始改变以往单纯的个人修炼状态,转而积极的向外界介绍法轮功,彼此鼓励到公园、学校、公家机构等适合的场地晨炼,并在假日时集体炼功。“七.二〇”之后,这样的活动就更为频繁,前来参加的人数也不断增加。就台北市而言,中正纪念堂、国父纪念馆、大安森林公园等,都可见到为数不少的炼功人群,黄春梅回忆,“星期一到星期六在自己附近的公园炼功,星期天就集体炼功弘法。”

除了由辅导站或联络人发起的假日集体炼功,学员私下也会依便利条件,三三俩俩相约弘法。王珩举例说,一次,某位台北学员想趁回娘家之便在云林弘法,洪吉弘便联系了台中的学员,王珩接到通知后,预先申请场地,并联络几名中部学员,大家相约开车南下,到云林的科技大学集体炼功。

“悟到的同修,认识到的同修,带着大家一起往前走,一起去弘法,一起去讲真相。”王珩说,自发性的发起活动,时间便利的人就参与。而透过彼此间的心得交流,相互鼓舞、彼此激励,积极的走向人群,展示修炼的美好。

办活动,邀请官员、立委为活动站台,“因为打压才要去讲真相,不打压,我们就修我们自己就好了。”王珩说。

而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学员也有不同的认识,他们也采取不同的作为来让台湾民众明白真相。

李老师的讲法回荡花东纵谷

一九九九年张震宇与杨坤茂走进花莲当地的电视台──洄澜电视台,他们想托播李老师的讲法录影带,而接待他们的是电视台副总经理谢中宇。一进门,谢中宇问两人是哪个机构?有多少预算?张震宇回答:“我们没有组织、没有机构,也没有预算。那您说要多少钱,我去想办法把钱凑出来。”

张震宇回忆,谢中宇手里拿着香烟看着他们,听完后,没理他们就走出会议室抽烟,十几分钟之后才再回来。

“你们不知道在电视台播放节目要付钱的吗?”

张震宇说:“我们知道要钱,要多少钱?我们可以付。”

他又问:“是个人付吗?”

张震宇说:“是。”

谢中宇用奇怪的眼光打量着这两人:“若播一集要十万元,这全部讲法播放完要三十集,共三百万元。”“你们为什么要播这个?”

张震宇与杨坤茂两人讲着修炼法轮大法的内涵,并把自己炼功受益的故事告诉对方。

谢中宇听完后又走出办公室。

回来后,谢中宇意外的告诉两人:“电视台愿意免费播放。”

事后张震宇才明白,一般会做类似事情的都是基金会或是宗教团体,谢中宇更透露有位宗教界的朋友,以前做了不少坏事,后来赚了一些钱,就出钱在他们电视播放宗教的东西,以此赎罪。而他观察着两人,认为他俩很诚恳,是真心想做一个有益于公众的事情,所以与公司商讨之后决定免费播放。

此外,杨坤茂与妻子张丽珠及张震宇三人又到中央广播电台洽谈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音,而后来央广也以低廉的价格答应托播,并以采访及座谈的形式陆续做了法轮功的相关节目。

一九九九年,当中国开始对法轮功镇压与迫害时,李老师的讲法却在花东纵谷间回荡着,让更多人有机缘接触与认识。

学员修炼故事影带制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治文、李昌、纪烈武等许多北京学员被中共非法抓捕的消息传出,随后中共的谎言构陷越来越严重,台视这群有专业技术的学员兴起了拍摄学员修炼故事的想法。

他们选择了不同类型的修炼人故事进行拍摄:寻觅真道的出家人释证通、大学教授张清溪与艾昌瑞、中医师胡乃文、律师朱婉琪、台大学生吴政翰以及成功的果农吴永清等人的修炼故事纪录片,让民众进一步认识法轮功,遏止中共的污蔑。

前台视导播张琼文回忆,刚开始的想法很单纯,只想到将影片制成影音光碟,由学员发给周遭的亲朋好友。而时任台视财务部副理的黄小铭却另有想法,他积极的接洽台湾各家电视台播出。

系列影片最先于二〇〇〇年在台视购买时段播出,一星期播出一集,但播出四集后,计划到北京设立新闻中心的台视新闻部,就接到中共国台办的施压电话,以撤掉新闻中心为要胁,要求停播。后经黄小铭与台视业务部力争,他要求台视继续履行合约,但续播九集完成一季的合约后,就无法再续约播出。

后来黄小铭又与民视(民间全民电视公司)完成签约,成功播出一季十三集的法轮功学员修炼故事。

期间,黄小铭继续与其它电视台接洽,但都无果。他曾与某电视台签约后,仅播出一集对方就喊停。也曾与某新加坡卫星电视洽谈甚欢,但一走出会议厅,黄小铭就接到对方电话:“抱歉,我们董事长说不行。”

在“七.二〇”之后,虽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逐渐扩大,然而,许多台湾学员或多或少都以为不久之后打压就会消失,很快地就可以恢复正常炼功。张琼文就说:“我那时就有一种错觉,觉得好像这十三集影片拍完之后,迫害就会结束了。”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北京法院以“利用X教妨碍法律实施罪”等罪名,分别判处李昌、王治文、纪烈武和姚洁十八年、十六年、十二年和七年有期徒刑。消息传来,台湾学员颇受冲击,与他们曾经接触的老学员们更是伤心难过。这也让大家逐渐地认识到:这场迫害未必会很快结束,也许需要更深入与细致的让人明白法轮功的真相。

虽然播出管道受阻,制作影片却没有停止,张琼文说:“迫害还没有停,所以我们就继续制作影片。”

除了制作更多的修炼故事,还拍摄了法轮大法在台湾各地的情况,甚至还拍摄台湾学员到海外弘法的影片等。

在台视学员之外,参与拍摄影片的学员也越来越多,于是企划、摄影、剪接等专业培训也开始进行,而这些“门外汉”神速进步的现象,让一路从台视基层做到新闻导播的张琼文惊叹:“我们都吓一跳,哇,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他们就很神奇的把东西做出来。”

多年后,张琼文回忆,制作影片时未曾思考能产生多少效应,但意外的是,仅在台视播出的期间,张琼文经常在上班时接到总机转来的电话,有人告诉她,“我要炼法轮功”,或是问她“哪里有炼功点”。直到今日,她也会经常偶遇陌生的学员,对方经常告诉她:“我是看了你们制作的光碟得法的!”

(待续)@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标题《真相之花多元绽放》,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络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络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