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欧金中案引发广泛同情 谁将他逼上梁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6日讯】欧金中案引发广泛同情,谁将他逼上梁山?普京称对台湾中共“无需动武”,暗点习近平? | 热点互动 方菲 10/15/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0月15号星期五。福建莆田村民欧金中砍死砍伤邻居一家五口并出逃,官方出动直升机搜索。然而网上同情他遭遇的网民高达83%,有人说这就是一个被逼上梁山的故事。欧金中2017年申请危房翻盖,然而拆掉旧房以后,因为邻居的阻挠一直无法盖新房,多方上访求助无果。一家人一直住在临时盖的铁皮屋内,以致最终愤而杀人。网友说这又是一个杨佳案,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那么在这个事件中,村民、地方政府、媒体、司法都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另一方面,中共近期军事胁迫举动升级了台海的紧张局势,国际关注。而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中共统一台湾无需动武,引发各方解读。

主持人: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来讨论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独立时评人士吴建民先生,吴建民先生您好。

吴建民:你好,主持人好,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您。好的,我们先来谈谈欧金中这个案件,我想先请现场的唐靖远先生先来谈一下。唐靖远先生我们看到这个案子确实就是引发了非常大的舆论反响,而且其实他一家五口是两死三伤,甚至这三伤中包括小孩,可以说是一个比较恶性的案件。但是网上确实可以说是一面倒的同情这个欧金中。而且我看到网上有说他们去,村民去树林里去,可能当地政府要他们去搜,去找这个人。然后村民就把没有开盖的八宝粥、面包扔在林子里,基本上意思就是希望他能捡起来生活,就是你可以明显地看到这样一个民心。所以您怎么看这个事件它背后的原因?为什么如此一面倒的同情他?

唐靖远:我觉得这背后可能主要是有三个因素,首先第一个就是欧金中这个人他的这种经历,因为他我们已经看到新闻报导了,是吧,他主要是因为建房这个问题,他认为是频频受到了对方的这种欺压,而且是长时间的欺压,导致他的房子一直建不起来,他一直没有房住,就是自己家不成家吧。这种经历其实我觉得它在中国大陆是太普遍了,它普遍到什么程度呢?

就连我在这,其实这个事情我下来也有跟一些朋友,一些都是从大陆过来,或者对大陆比较了解的朋友,我们都有聊天,大家有谈到这个事情。几乎每一个朋友跟我说这个事情,基本上第一句都冒出来都这么说的,就是说这样的事情在大陆太多了。我知道的都有不少,几乎都是这样的一个回答,你知道吗?。所以你就可想而知,就是欧金中他这种事情在大陆的普遍,它具有一个非常大的代表性,它非常广泛,所以它引发了很大一部分人群的一个共鸣,很多人一看他这个经历,就觉得我跟他,我经历跟他差不多,我甚至比他还要糟糕。它这个是一大原因,就是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和这种支持。

第二个就是他的这种遭遇本身,刚才我们说了他经历长达6年的时间,就是家不成家,只能住在一个铁皮屋里。这个其实也是让很多人的民众就会觉得,在现在,大家就是觉得大陆已经是,尤其是在福建算是比较沿海,开放的这么,大家生活都过得很好的这么一种状态之下,居然还会有这样子,多少年了在一个铁皮屋里。

主持人:对,你可以看到他铁皮屋和他邻居那个高楼楼房的那个对比。

唐靖远:这种对比非常鲜明,这个反差非常的强烈。其实我觉得这种对比它不仅仅是一个房屋的好坏的对比,它客观上也反映出来这矛盾双方在这个村,他的实际的社会地位的一种对比,一种反差。也就是说欧金中摆明明显就是一个比较弱势的,相对来说,他是这么一个人。那么很多人就有一种感觉,我都看到好多,有些网友在留言就说,如果换了我可能,忍6年,他觉得6年已经太长了。他就说如果换了我,可能6年我忍不了,我可能也会要这么干。所以我觉得他的这种遭遇,超出了一般人的这种想像吧,我觉得这是第二个因素。第三个因素就是跟镇政府发的那个悬赏通告,我觉得是有关系的,这个相当于是官方我觉得它们是做了一个反向的操作,起到了这么一个作用。就是镇政府发那个悬赏通告,大家可能都知道,就是活人比死人的悬赏还要多。

主持人:活人2万,死人5万。

唐靖远:对,还要高一倍多。这样一来它其实有点点燃了广大民众的一个义愤,几乎是一夜之间,一瞬间我看到它那个通告新闻下面那些留言,几乎一边倒的全都是在骂,就说你这就相当于是在公开地买凶杀人,而且是政府。因为我们从这个法律意义上面来讲,现在的欧金中他还只是犯罪嫌疑人,他是不是有罪,还得等到最后经过法庭审判。抓住了,经过调查,法庭审判,最后法官把他定了罪,我们才可以说他确实犯了罪,是罪犯,应该受到惩罚。

那现在还只是一个犯罪嫌疑人,你居然就公开这样子暗示,就是说死了可以给你更多钱,你不相当于像是在灭口,像是在买凶杀人一样。我觉得这一点是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让很多大陆民众,我觉得他们是第一次可能有点意识到,大陆的这种,就是中共它们在一些基层的统治机构,行政的这种管制的机构,真的是一件半公开的黑恶化,这个是让很多人感到非常吃惊。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促使很多人一下子就把心里的天秤,一下就倒向了,就去支持欧金中去了。

主持人:而且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这个人设的反差,你觉不觉得?

唐靖远:对。

主持人:他以前,他其实是一个相当见义勇为的英雄,他救了溺水的小孩,而且是游得那么深的海里去,那么远的海水里去救他。然后还救过海豚,对吧,热爱动物。很多人其实那个被救的小孩不是也出来录视频吗?

唐靖远:对,而且你可以看到他救的这个小孩,其实在最初的,大陆自己的一些媒体去采访一些村民,很多村民都是这么说的,就大家都是一个共识,欧金中这个人普遍都认为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为人心地是比较善良、比较老实,也不跟什么人打交道,不怎么说话,同时也很少跟人发生什么这种矛盾等等,是这么一个人。就是这么一个人突然一下变成了一个……

主持人:杀人犯。

唐靖远:杀人狂魔,连对着小孩都去下手。它这个反差,这个演变的过程,它是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巨大的演变。像刚才你说的,他去救过小孩,他甚至还去救过海豚,为此还上过报。就至少说明这个人曾经他其实是一个比较热心肠,乐于助人的这样一个人。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可以对小孩下手的,一个非常冷酷的冷血杀手,变成了这么一个形象。

这种转变我们按照常理都会知道,他绝对不会说是一夜之间转变过来的。他也不会说是因为遭遇了一点邻居之间的这种口角,或者一点小矛盾,他的心理一下子就变态成这样子,就是变成这么偏激,这么极端。我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一定是有经历了一个非常长的一个过程,而且经历了非常大的,刺激性非常强烈的事件,才会促使他的心理会走向这么的极端化。

主持人:是。我觉得这个我们等一下请您分析一下,各方的这种可以说是因素,就什么样的因素最终促使他这样走上这个路?但是我也看到说有一些媒体,就大陆的媒体报导,其实它说这个案件还有别的隐情,好像说其实已经调解过多次了,是欧金中这个家人不接受这个调解结果。或者说他本人以前也威胁过别人,甚至说并不是他全家一直住在铁皮屋等等。所以您觉得是不是大家对他的同情,是因为不了解全部的事实呢?至少这个文章给人的感觉是这样的。

唐靖远:对这个文章是我这么看的,这个文章它是中共官方媒体《北京青年报》,它所报导出来的。这种官方媒体在现在这种时候,它如果说要出来带节奏,就是把欧金中的人设需要把它给扭转一下,大家都去同情他,觉得他曾经是一个好人。现在我们需要把他,改变一下他的色彩,就是让他好像看起来像一个村霸,好像他才是一个理亏的一方,这么说吧。我觉得从道理上,从动机上讲,它其实是有这个动机的。

第二就是这篇报导的本身,我们看见它其实,从这个报导本身看起来好像是它把欧金中描写成为是一个,我就说他是理亏的一方,他想去占别人的便宜。他为了建房子,宅基地,跟至少是三家都有过这样的矛盾,而且这个矛盾产生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想要去占别人的便宜。然后村里又出面来调解,调解之后,尤其是他的妻子,又不接受这个调解的方案,好像这个给人一个感觉,就是为什么造成他的房子建不起来,原因是在他自己,而不是在别人。

就是它形成这么一个结论吧,或者是构成这么一个印象。但是我觉得在里面就存在着一个问题,两个问题这么说吧。第一个问题,欧金中即使这个报导,它提到说是事实,比如说欧金中他的老母亲并没有说是也住在那个铁皮屋,而是住在了他的哥哥家里去。他的妻子是住到了他妻子的姐姐家里去,他的儿子也是住到了外地去。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个客观的事实没有改变,就是六年多的时间欧金中的这个房子他没有修起来,始终是没有修起来。

就是导致他整个全家人,一家四口分散居住在四个地方,就是家不成家。我们说这个是一个客观事实。虽然你可以说他老母亲没有说是像此前传闻的那样,说是住在铁皮屋,是吧,她还是住在他哥哥家里的。但是其实我们都知道在中国大陆现在的这种社会状态之下,你即使说这个老母亲本来是应该由你赡养的,现在住到了你哥哥家里去,其实她的居住的生活成本,其实他是一样要去负担的。也就是说,而且尤其是如果他的妻子住一个地方,他母亲住一个地方,儿子又住一个地方,其实这样会导致他的整个的居住的生活成本,会比他大家住在一起自己的房子里面,肯定是会要更高的。

主持人:这本身也是因为你没有家了,没有家你才住不了的嘛。而且还不知道它这个报导是不是事实?

唐靖远:对。就是这个首先是一个事实,他的家始终是没有能够被建起来,这个是第一个事实。第二个事实就是我们看到的,他在这六年时间之内,他几乎走遍了所有的上访的渠道,对吧。从市里的到省里的,这个是行政政府部门。同时他还向公安机关,他有去找过当地的派出所,还特地把当地的派出所的警察有请来过,但是最后都没有能够解决问题。然后他甚至把上访信还写到了公安部去,是吧,这些都是有记录的。然后还有他……这个就是公安部门啦。然后还有宣传部门,他去找了媒体。从他们当地的小媒体,甚至一直找到了中央电视台那个“焦点采访”。

大家不是看到有那个照片吗,他有一张烟盒纸,那个烟盒纸背面写得密密麻麻的,全是写满了各种各样的求助电话。他最后甚至还去借助了大众的这个“微博”,就是社交媒体,他还采取了这样的一些手段。可以说我们看到,至少这些都是客观的事实。他几乎是用尽了一切合法的、文明的这样的方式,说想要“维权”来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但是最后都没有能够得到一个解决。

它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如果说这个欧金中真的是像这篇报导所说的,他是一个想要去占别人便宜的人,甚至坚持了六年都一定要占别人的便宜,我就不让这个房子建成,是吧,别人就是来跟你协商,说是协商调解了好多次都没有能够达成成功,他都一定要去占别人便宜,他会这么做吗?他一直这么坚持不懈地要去上访,要去反映情况,难道他不知道这个常理,你去反映情况,如果记者媒体要来调查,一调查发现原来是你在占别人的便宜,你怎么可能为你去申冤,对吧。我觉得这是一个常理,就是它很难解释。这篇报导在我看来,它很难解释这样两个比较确凿的这个事实在里面。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请吴建民先生来解读一下,就是一个您怎么看这个事情引发的这么广泛的社会反响,以及如此大的同情?另外一个就是您觉得根本上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他走上了今天这样一条路,甚至是一个如此大的反差:从一个乐于助人,甚至舍身去救人的这样一个人,到了一个有可能是杀人的这样的一个境地?

吴建民:首先我们看到欧金中的这件事情,我们绝大部分人对他的同情,也就根据网络上面调查,是达到83%的人,对他都表示同情。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人同情欧金中呢?首先欧金中的身份他就是一个弱势群体。那么你要知道在中国可以几乎来讲的话,除了共产党的高官和权贵之外,基本上来讲都是弱势群体,那不要说像欧金中这种是一个福建里面,当地的一个生活在农村的村民。你即使是有钱人,像哪怕是马云、赵薇这种人,也都是弱势群体。他们除了比普通人他们金钱多一点、社会地位高一点,但是他们在公权力面前,他们都是受打击的一方,无非是打击的程度和打击的这个面不一样而已。

而欧金中他作为一个普通村民,他需要建房是因为他原来自己家里面的房子被台风把这个房顶已经吹掉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提出建房的这种要求是非常合理的。而且他是办了所有的合法手续的,就是当地政府需要在农村里面重新恢复他的建房,是给他办理了完善的合法手续的。那么他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他这个房子五年建不成,他为什么建不成呢?除了网络上一部分传闻是跟邻居家之间,彼此有一些冲突之外,最重要是他这个被他砍杀的邻居、这个“村霸”,对他的多次的建房阻挠。

按照他自己解释就是说,他每次当他的推土机、挖土机要来干活的时候,村霸就组织了家里面的人,对他的这个建房工程进行拦阻。那么也就是变成了他每次想……因为你想农村里面你要请人家挖土机来,你是要付钱的。人家机器开到现场,不管今天能不能给你施工能够完成,你这些费用都要付掉的。来一次挖机可能都要很大的一笔钱,不是可以三佰块、二佰块能解决的,弄不好来一次挖机就是一、两千块钱。因此来讲对于这个欧金中本人来讲,把挖机多次喊到现场来施工,然后最终工程被阻挠,他花了很多钱,最终之间是解决不了。他当然就是心里面是非常非常的痛苦,我不讲嘛,他是一个弱势群体。

那么作为他来讲,他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他是多次的去按照合法的手续,他去上访,他几乎是动用了所有的法律手段,通过文明上访的方式,希望能给他家解决问题,但是最终解决不了。那么解决不了的情况下,他自己的老母亲,按照我们看到的网上反映的,他老母亲已经89岁了。你觉得这么一个当儿子的,他还有多少年能够给他母亲尽孝呢?他已经拖了五、六年了,也就是老母亲已经拖到89岁了,你再拖几年老母亲是不是连他的新房子都没看到,老母亲就没有机会住到新房子里面呢?所以说作为他来讲,他已经忍受了五年。

这为什么网上有很多人都讲:我是忍不了的。因为大家都有像欧金中同样的遭遇,只是大家各自碰到的各种苦难不一样而已。所以说当欧金中这种事情发生以后,是激起了中国广大和欧金中同样遭遇的这些弱势群体,对他的一种同情。这就像我们想到当年上海复旦大学的一个数学老师,叫姜文华老师。姜文华老师当时他刺杀了他自己的党委书记,为什么姜文华老师受到那么多人对他的同情?那么你说姜文华老师是一个高级知识份子,是留美归国的博士,而欧金中只是一个福建普通农村里面的一个村民,他们都做了这个……也就是说去报复了所有对他阻挠、打击,以及给他造成痛苦的这个仇家,他们都做了这样的事。

那么为什么姜文华老师,这个知识份子、留美博士、海归博士,跟欧金中这么一个农民是同样的一个待遇,同样一个遭遇呢?大家为什么去同情他呢?这就是因为什么?他们首先作为中国这个不公平的社会,他们根本没有享受到一天法律对他们的保护,所以说网上就流传这么一个金句嘛,说“如果法律不曾保护他,那么现在法律有什么权利去审判他?”到了目前来讲,他因为就是“忍无可忍”,完全是“逼上梁山”嘛,他之所以对他这个恶霸邻居家里面能够动手,杀掉了他们家里面两个人,就是两死三伤,其中还包括一个孩子。那都是因为什么,他觉得他自己已经是鱼死网破了,他没有别的路,他只有通过这条路能够表达他自己的愤怒,同时他也是通过这件事给自己做一个了断。因为他这个恶霸邻居多次对他的这个家里面的阻挠,才导致了他这个房子,要建他根本建不成嘛。这也就是让他没有家,这是首先他的家不完整。

第二个就是你讲的,他本来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他曾经抢救过一个这个当时只有5岁的孩子,这个孩子现在都已经有30多岁了,自己专门出来做了一个视频,来证明自己当年欧金中比任何别人都有善心。因为在海浪那么大的情况下,别的人最终都是为这个海浪所惧怕,大家不敢下去去救他,不然这个孩子肯定是死掉了。按照他自己讲,他是昏迷的嘛,他是醒来以后他自己父母告诉他,你是欧金中救上来的,所以说欧金中这个人是非常有善心的。除了抢救孩子,救过海豚。

那么他本身是一个非常善良、非常忠义的一个人,他现在变成这样的人,并不是因为他有罪,并不是因为他变化了,并不是他现在就已经从一个善、一个友善的人,变成一个恶一点的人。这是这个制度把他逼的,这是共产党所领导下的,这个当地司法不作为,当地的干部、村里面、地方政府,包括媒体、司法和基层政府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黑恶势力。

现在中国广大的农村,它实际上就是黑社会在统一的控制和管理,共产党现在就纵容这个村子里面的村霸来担任他们的村支书、担任村长,所以中国的基层现在是黑社会化。共产党就用这种当地村子里面的村霸、村痞、流氓,让这些人……这些人反而都是共产党员,这些人反而是村里面的领导人,他们都是当地的村里面最富的,因为什么?他可以利用自己当村长、当支书的这个权力,然后占有村里面的资源,最终就是欺负到像欧金中这样的老实人嘛,欧金中他最终是忍无可忍才走上这条路,所以我一点也不认为他是由善变恶,他本身还是善的,他今天还是很善的,他今天之所以表现出这种愤怒,是他已经走投无路,他没有办法,所以他才逼上梁山嘛,才导致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主持人:所以您刚才说就是现在的这个中国的其实农村什么,很多地方都是一个黑暗势力,甚至就是黑社会,我觉得跟唐靖远先生刚才说的是一个意思,但是其实就是说我看网上有人分析说,说这个事情呢,这事情本身并不难解决,但是只是没有人去解决,没有人管,所以说是基层干部不作为,但是您的意思,它不是一个简单的不作为的问题,对不对?它其实是一个他本身,它对这种事情就根本从来不管,还说它管的都是能够让自己得到好处的事情,您怎么看这一点呢?

吴建民:因为村子里面现在就是说,是这个就是共产党管理基层嘛,这个基层就是村支书村长嘛,是党安排的嘛,而这种村支书村长,我刚才已经说了基本上都是用当地的恶霸,用当地的村霸,和地痞流氓。这是共产党打家劫舍,它们天下就是这么打下来的,共产党成立的那一天,它那个基因里面,它们就是土匪就是流氓和强盗,今天共产党管理基层仍然是用这个方法,所以说呢村子里面领导人,村长就是恶霸,被欧金中报复的这一家,他一定是村子里面的恶霸,一定是跟村子里面的这个书记村长他们是沆瀣一气的,他们本身就是一家人。所以这个村里面基层政权,它是只维护这个村霸的利益,维护这些流氓的利益,而欧金中显然就是所谓老实人,是受欺负的人。在村子里面,这些村里面的基层的官员,就是基层的村长、书记,他们一是为自己的家族中饱私囊,为自己家里谋福利。

第二个就是跟村子里面有势力的人家,他们勾结在一起。然后呢对于普通村民他们就是一种欺负。他们欺负的也分明,那么这种很多村民大部分人是什么?是属于就忍气吞声,没办法斗不过你们,你到哪讲理也讲不了。这个欧金中已经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也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竟然把信都写到公安部那,而且也是一个非常有智商的人,了解现代社会的传播手段,他都能在微博上去发帖,能够去表达自己作为一个弱势群体向社会求助。他找过媒体,找过司法单位,找过当地政府,也通过这个自媒体就是社交媒体,以及呢公安部来求助。但是事实就证明他任何一个求助的方法,他都达不到目的了。也就是说村子里面那些村霸们实际上是对欧金中这种弱势群体,这种普通村民啊,是根本就是不管你们死活的。欺负你就欺负你了,也就是说这些恶霸,他们在村子里面就是为所欲为的。共产党的政权、共产党的这些法律,在他们手里面就是被他们个人所倚仗的公权力,然后来欺负村民,也就是派出所他可以调动的,村子里面的书记他是有能力去把警察调动,然后维护村里面书记,维护村长在村子里面的地位的。

因此你可以看到现在这个绝大部分农村里面那些妇女们,村长村委书记想睡哪个妇女就睡哪个妇女,想强占哪家的资产就强占哪家的资产。你除了跟村长、跟村委书记,跟他们之间是一种这个勾结的关系,否则像欧金中这种普通的村民是没有人同情他的。他在村子里面就是一种挨宰,然后被坑的一种对象。那么当然欧金中他不像别的村民,选择了忍气吞声,最终也就是说没办法被你们欺负,我这一辈子我就这么荒唐的、窝囊的过下去。他忍不下去,他忍了五年了,他最终忍不下去以后,他今年就冲天一怒,就跟林冲当年被逼上梁山一样,然后做出这种惊天动地的事。

但是呢,我认为欧金中做得是非常漂亮的,也就是说呢他不去滥杀无辜,他没有对像人家弱势群体胡乱去报复。我们经常看到网路登了,很多人因为有了冤屈以后,到幼儿园去杀孩子,开车到马路上就把人家这个马路上,正常过马路的等红绿灯的,这些无辜的百姓去开车撞死。他没有这样去做,冤有头债有主,这个恶霸就是因为欺压他多年,所以他最终就是找这家复仇。因此我觉得他就是像张扣扣、像杨佳这样的人,他表达了一个,表达自己能够把自己的怨气出在什么,出在给他制造灾难的人的身上,而不是去滥杀无辜,所以欧金中他表现了一个中国人、普通人,他们的这种就是说善恶有报的这种典型的例子,典型的一种行为。

主持人:一种血性,但是您刚才提到张扣扣、杨佳,杨佳案是2008年出的,到现在已经十三年过去了,所以今天中国的环境,您觉得跟杨佳那时候的社会环境是有什么变化吗?还是变得更恶化?

吴建民:我觉得没有任何变化,今天的环境一点不会比2008年杨佳案发生的时候他的环境有改善,在习近平统治的这个将近十年的过程中,中国的法制是完全倒退的,由于中国没有法,也有法也不依,加上中国的这个官商勾结以后,就导致了中国今天的底层百姓,他们实际上是相当相当痛苦的,你别看网上那么多小粉红,那些激动的什么伟大祖国,我们怎么高兴,我们怎么去爱国。其实这些人都是弱势群体,任何一个苦难事件都在他身上每天在发生着,只是他没有敢跟这个政府跟这个强权去斗争,因为事情不落到他自己头上,他无所谓。

但是当事情落到他自己头上的时候,只是两种选择,一种就是忍气吞声也就是最终被这个专政权力打击了以后,他自己就是认倒楣。还有的人就是我刚才讲的,他会去报复这个比他更弱势的群体。像我今天就到网路上看到,今天中午的十二点左右,上海浦东的潍坊西路有一个酒店里边,这个酒店里面的厨师长就把这个酒店里面的女店长杀掉了,而且相当残忍,把她的头割下扔在前台。那么你觉得有多大的仇,他这个厨师长跟这个女店长有多大的仇,为什么要去报复一个女店长一个弱势群体。

冤有头债有主,如果是政府给你导致的,你为什么不能去找政府问责,找警察问责,像杨佳一样找警察问责,像江文华老师一样找党委书记问责。你去滥杀无辜以后,有什么人、哪一个社会能理解你呢?,所以今天欧金中发生的事情,在大部分网民的人都对他支持,就是因为什么?他做到了什么,他做到了嘛,有血性,也就是冤有头债有主。他只找吓他们家的恶霸,找他们去报他自己的血仇。

主持人:对,所以唐靖远先生就说,我们看到网上也有人就列出说,说杨佳当时说你不给我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对吧。然后张扣扣,然后包括欧金中他也说,他找遍了所有的有关部门。没有一个人给他说法,就今天中国的这样一个社会,您觉得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就对于一般的百姓,甚至即使你有钱但是你没有权势。

唐靖远:对,我觉得这个其实它突显出了一个东西,我基本上比较赞成刚才就是吴先生整个这个分析,就是2008年那个时候杨佳所处的社会和现在所处的时候其实没有太大变化。其实可以说我认为它是更加的恶化,我们可以这么说,为什么呢?我们知道你看无论是杨佳还是张扣扣他都有一个特点,他们都是遭遇了,就是司法系统上遭遇了一些比较巨大的不公,是吧。杨佳是因为被这个刑讯逼供,然后甚至说身体还被打残了,然后呢,这个张扣扣是因为他的母亲,杀母之仇没有得到一个公平合理的一个解决。所以这种遭遇它的确在一般普罗大众里面,它还并不是说是很常见的。

主持人:那么普及。

唐靖远:那么普及,对,但是这次欧金中的事件,它这个最大的一个不同就是,因为他所遭遇这种事情是太普遍了。全中国我觉得可能成千上万都不止,就是你随便一拨拉可能就是一大堆,是属于这样一种情况。那么就可以可想而知,就是因为这个衣食住行,这么一些就是你日常生活最基本的元素,你遭遇的不公,都可以把人逼到这种,就是这样的一种程度走上铤而走险,走上这个绝路。就是走上一个同归于尽的这么一条,他就是在同归于尽的嘛。那么你就可想整个人的社会这种生存状态,它其实是更加的恶化的。这个恶化它最突出的表现特征就是,我认为它我们可以把它叫做丛林化。

就是我们都知道你看连中国大陆自己的媒体都在惊呼,是吧,说我们为什么社会越来越多这种恶性的犯罪杀人这种案件。说这个社会整个社会的戾气越来越重。这个戾气越来越重是什么意思?这个戾气越来越重的背后其实就说明人的道德,人与人之间最基本最起码的那种信任和友善的那个东西已经没了,都被破坏掉了,所以整个人,就整个社会从零化以后,就变成就是强权通吃一切。所以在欧金中这个案子里面,最典型的就是,他的那个对头,那个邻居,那个邻居其实你要论他的,一个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一个是儿媳妇是女人,要是论打架的话,其实他们打不过欧金中的。

但是为什么反过来欧金中变成一个弱势的群体,其实因为他这个邻居,因为他亲戚就是村主任嘛,这村主任的背后也许可能还有镇里面的这个一些就是官员或者是有势力的人,他们是连接成一体的一个利益共同体。所以欧金中其实在他们面前,虽然欧金中长了一米八几,说个子很高大、孔武有力的,但是其实他是属于弱势群体。就是实质上它反映出来就是整个中国大陆的社会,它从零化、黑恶化以后就变成一切都是权,有权你就能通吃一切。它变得这么一种一个社会,没有权的人你就永远被别人肆无忌惮地踩在脚下,肆无忌惮地占你便宜、剥夺你的尊严。所以这些人到最后没有办法,你看无论是杨佳、张扣扣还是什么贾静龙、夏俊峰到现在欧金中,多了。每个人都是以这种同归于尽的自毁的方式,没有办法,他除了自毁没有任何其他的武器去反抗这个体制。所以我觉得它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是,我觉得很多人看到这个情况,他可能会想说如果我今天面临欧金中这样的一个境况,我能怎么办?他可能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对于在中国民众。所以我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的领导人还在高喊什么全民民主,这个是非常一个特别鲜明的对比。可以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它可能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唐靖远:对,这个我觉得它其实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了。因为我也是在设想如果说换了我要处在欧金中,或者换了其他人处于欧金中这个位置,可能很多人都这么想的。我要处在他那个位置,也就是只有两条路,要么你就继续忍辱负重、忍气吞声,我们就这么过下去了。要不最后就是只有像他这样,没有任何办法,我就也是用自毁的方式来发起一个这样的反抗。其实真的是,就是你可以看到这个体制它非常的诡异。在此之前我们听到了更多的都是由于拆房子,强拆,拆房子。

主持人:对,没错,现在是盖了关起来。

唐靖远:是,打着就是也是合法的,我是依法来强拆你的房子。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出现了这种杀人案,那个夏俊峰这些人都是属于这种方式,什么明金国都是因为这种原因。而现在他是合法盖房子他都不行,所以你不管是拆房子还是盖房子他其实反映出来就是左右都把你逼得你没有路走。因为你就是弱势群体,在这些有权的、这些党官的眼里你连韭菜都不是。他都懒得来割你,因为你这种最边缘的、最底层的这些草民,你都没有啥价值。他都不来割你韭菜,他就直接把你踩在脚底下当野草一样,是怎么来看待的,它是这么一种状态了。

主持人:是,我觉得这样事情出现真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不管是小粉红还是岁月静好的人,真的能看清你所歌颂的这种党、政府到底什么样的货色。那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再来谈另外一个话题,那这个我想请吴建民先生来先来谈一谈。就是因为我们今天节目的后半时间再来看一下台海的局势,这也是一个近期的一个持续大家关注的事情。

那么中共当然它从10月开始到现在,它这种军事的升级,让很多的人就在关注台海是不是一个很紧张。然后在这中间所谓的国师金灿荣又出来发高论了,他说台湾问题如果解决对于大陆有十个益处。什么益处呢?包括台积电就收归国有,然后还有一个最可笑的他说这个,是彻底奠定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涵。不太懂他什么意思,反正他这十条,请您很快点评一下,您怎么看。

吴建民:这个金灿荣他讲的这十点是向习近平谄媚,也就是说他要求习近平我们要攻打台湾,把台湾拿回来对中国有十大益处。他所谓的这个十大益处,他里面其实列举了很多。那么重点是什么?当然台基电,大家都知道是一个等于现实的利益了,因为中国的芯片制造是完全没有任何能力。而因为这个芯片,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中国这个限制,所以在芯片方面来讲,中国它大量的需要芯片,无论是维稳、国防还是中国的科技。那么台湾台积电的芯片是全球属第一的,那么从金灿荣的建议就是我们把台湾打下来,那台积电就归我们嘛!因为这符合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抢夺别人财产这个一贯的本性。也就是说你家有钱,我就把你抢过来,这是共产党它建党百年来没有改变它的匪性,这是金灿荣的想法。

第二个金灿荣列举了那么多利益,他事实上就是说服习近平,你现在就把台湾打下来。台湾打下来以后,按照金灿荣讲就说国际上也是一个江湖,你现在要当江湖老大你首先要有实力。他认为我们的实力已经很大了,我们现在是全球GDP第二。把台湾一打下来以后,我们就变成第一了。美国人就怕我们了,美国人也不过着嘴巴上嚷嚷,不会正式出兵的。那么我们打下了以后,这样的话我们就在全球就成了霸主地位,你习近平不就是千古大帝吗?千古明君吗?这是他讨好习近平,给习近平上烂药。

你说习近平敢不敢打,能不能打?我可以这样讲,习近平在二十大他自己连任之前,他是不会随便发动对台湾的武统的。因为他要保证他自己能够连续的连任,保证他的终身制。除非一种情况,就是习近平根本就看到了,他没有可能连任了,也就是党内所有的压力摆在面前,他是因为没有连任的可能了。那他可能会在二十大之前他动手,因为他毕竟还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他一动手把这个战场一打开,现在是战时经济,他就可以去拖延二十大的布局了,甚至把二十大延迟召开。这样他就是通过打仗来确定他的地位,这是我觉得习近平唯一打的可能。

正常情况下习近平如果是能够在二十大能顺利一点,获得他的第三届连任,并且能完成他的终身制,他不会现在打的。打只是他嘴巴上喊的一种口号,吓唬吓唬台湾人,然后鼓动鼓动小粉红。同时让美国人知道我们现在是可以对台湾动手的,你什么东西你要跟我中国商量。这也就是习近平是通过打台台湾的这个方式,去刺激全世界把它当作一个砝码,把台湾当的一个棋子来安排,真正打它不会打的。而金灿荣很着急,他恨不得你今天就打。因为打赢了金灿荣作为国师他有功,打输了金灿荣早跑到美国去了,他们这种人出卖国家不要比谁还快啊!

主持人:是,然后还请您解读一下就是最近普京的一句点评,也让很多人觉得好像比较罕见,他对台海问题直接发表看法,很多人解读。他说什么呢?他说中共无需武力统一台湾。他意思就说,你不是很有钱吗?经济上很好,你可以达到你的目标。但是很多人解读他的意思是说,他不赞成中共武统台湾,您的解读呢?

吴建民:我觉得是这样的,普京讲这个话他真的有两面意思。第一个就是说中共未必要武统,你不需要通过武力去征服别人。那么他讲这个话就是反对你中共,用武力强占的方式把台湾强占过来,这个普京表达这个意思我觉得是肯定有的。第二个普京就说你中国已经很强大了,你要凭你的仁德来去让台湾跟你形成统一。也就是说你中国那么强大,GDP全球第一,你自己经济发展的那么好,你在全球都是属于大家都想效仿你、想靠拢你。

那人家台湾靠拢你很正常,你就做到这一步吗? 我觉得普京是这个意思。就是你要凭你自己,中国的强大凭你自己的仁德,凭你自己走得正走得光明。让人家台湾自动觉得我只有靠着中国大陆,我台湾才能更好的发展。是用这种方式,人家自动愿意跟你统一,而不是用武力强占,用抢人家的土地、用强大的军事威胁来把这个东西强行抢到。我觉得普京要表达是这个意思,就你中国有本事,凭自己的仁德让人家台湾佩服你,没有这个本事你别去强占人家。

主持人:就他是敲打一下习近平,是这意思?

吴建民:我觉得是有这个意思。

主持人:好的,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也请您解读一下普京这个讲话。

唐靖远:普京这个讲话,首先第一点我认为他是非常明确了他的态度。就是他是不赞成使用这个武力来攻打台湾的,这点我比较赞同刚才吴先生的分析。只不过他这个话他说得比较技巧,他还捧了一下习近平。意思就是说根据这个什么购买力啊、什么一个的指标,根据这个指标,现在的中国这个中共你们的经济已经是超过美国,你们是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你不需要去使用武力。

那么其实我们都知道就是作为政治人物,他讲话他会是比较注重这种就是我们刚刚说的技巧嘛。他其实是在用这种话挤兑习近平。意思就是你在完全可以有这种可能性,或你也有这种能力,至少是有这种愿景吧,你是可以通过和平的用你们经济的强大的方式就来把台湾给统一了。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去选择进行这种武力统一呢?这个我觉得他的态度首先第一个是非常明确的,他只不过就是说得比较含蓄点一点而已。

第二个我觉得这个跟俄罗斯它本身的国家利益有关系。就是如果说中共它真的是使用武力的方式要是把台湾给攻占了,那么它会带的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中共它基本上就可以完全控制整个南海。这个是几乎没有任何疑问的事情,但中共一旦完全控制整个南海,它会对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带来一个重大的冲击。因为我们都知道俄罗斯现在在南海,它其实也是有非常大的石油利益在的。俄罗斯一个国有资本的也是俄罗斯国有资本投入的一家这个石油公司一家石油企业,就在和越南进行密切的合作,在这个南海在采油。而且采油的那个地点就是位于这个九段线以内的,也就是处于争议地带的,它是这么一个情况。

再加上我觉得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说以普京他自己对共产主义的了解,我们看了他最近不是做了一个动作,把俄罗斯共产党的总部进行了一个突击,然后抓了很多的人。就是他对俄罗斯共产党显然是非常这个警戒的,非常的提防的。那么以普京他自己这么一个算他过来人,他是对共产主义是非常了解的。包括他在公开的这个讲话,甚至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共产主义受难者的纪念日等等。他对共产主义是非常了解的。也就是说以他的现在所处的这种处境,他绝对不会愿意看到,像中共这么一个共产主义的政权强大到能够拿下台湾以后。

因为中共一旦拿下台湾,就意味着一件事情。中共在整个太平洋就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相当于大家对半分。换句话说用中共自己的话说,用刚才提到那个金灿荣他自己的话来说,只要拿下台湾,中共就可以和美国实现中美共治全球这么一个战略格局。就整个全球的格局都会发生改变,就不再是美国单击、一霸、一超、多强,就不是这么一个格局了,而是两超了。它是涉及到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绝对不是普京他愿意看到的这么一个结果。就是一个强大的共产国家居然和美国可以平起平坐的这么一个国家,成为他自己的邻居。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应该是他不会愿意看到的。

主持人:对,但是普京过去对这个问题比较基本上很少发表看法,但是这一次说得稍微直接了点。有人觉得是不是中共最近做什么事情,惹恼了普京了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您怎么看呢。

唐靖远: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尤其从他这一次就是打击俄罗斯共产党的这个行为里面看。因为俄罗斯共产党,我们知道在刚刚苏联解体的时候,其实俄罗斯共产党基本已经非常边缘化了。几乎就是已经是快要消失不见的这样一种状态了。但是现在随着我们看见中共的这个经济实力,近些年的这种膨胀以来造成了一个现象,俄罗斯共产党越来越活跃。

这个它的确是在整体上面,它的确出现了一个接近于同步的这么一种状态。因为就算我们现在没有证据说,中共有去直接的支持俄罗斯的共产党,但是至少俄罗斯共产党为什么现在活跃呢?它会觉得中共的成功吧。就是中共经济实力的膨胀是一种成功,这种成功给俄罗斯共产党提供了巨大的合法性。或者说帮他们扩张了他们的声势。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普京他会认为俄罗斯共产党其实对他来说,你的间接的影响力对我也已经都构成了威胁了,我觉得他是有这么一个利害关系在里面。

主持人:对,所以他觉得他还是要提防中共,提防共产主义这个阵营的这个人、这个家伙。

唐靖远:对,始终中俄之间我一直认为他们的关系就是貌合神离。大家都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因为现在都受到了来自于美国的压力,彼此暂时的相互利用一下而已。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今天节目很快又到了,那节目最后我们也提醒大家订阅《方菲访谈》的频道。频道的链接在视频下方,美东时间的下周二晚上,我们会在《方菲访谈》的频道发布对程晓农博士的最新采访,欢迎大家订阅。好的,那非常感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