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从莆田命案看中共维稳的恶循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莆田村民欧金中杀人案,不是第一起当代版逼上梁山,也绝不会是最后一起。

在这之前,明经国、张扣扣、扬佳、胡文海、姜文华、夏俊峰等许许多多懦弱胆小、老实巴交的底层平民,都被逼成了杀人犯。与这些杀人者不同的是,欧金中不仅是一个懦弱胆小、老实巴交的底层平民,而且是一个不求任何回报的见义勇为者,一个令人尊敬名副其实的好人。

福建当地媒体《海峡都市报》曾报道过欧金中救助两只海豚的新闻。

欧金中不仅救过海豚,还救过落水儿童。

30年前,欧金中还是个小伙子,却默默无闻救了一个小男孩的生命。身在海边,调皮捣蛋的小孩子背着大人偷偷去海边玩耍,不久就被海浪卷走了。一群人上前营救都无可奈何,只有身高180多的欧金中,不顾自己的性命冲到深海里救出了孩子,救出来孩子已经不省人事了,好在老天有眼,经过抢救活过来了。后来欧金中自己因为救了这个孩子生了一场大病,连续输液有一个多月,孩子的父母为了感谢多次送去营养费和营养品全部被推却回来。

10月14日,一位自称是“30年前被欧金中救起小孩”的中年男子开通微博并发视频讲述当年的获救故事,他表示欧金中确实是村中“一个善良的有正义感的人”,对于如今的事态发展感到难过。

然而,就是这样令人尊敬的好人却因为穷尽了所有合法的维权途径之后也无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与尊严,最终被逼无奈挥起了屠刀。

不知诸位注意到没有,不仅欧金中杀人案与以往的类似事件有所不同,这起命案发生后,网民的反应也与之前类似事件后有所不同——不仅同情的声音多过以往,几乎是全网同情,而且在同情的同时还出现了诸多“我也想杀人!”的声音!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居住在事发地莆田一百公里之外的泉州商人杨柄辉在电话里说,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会砍人的,“我们这里的政府也是逼我,想拆我的房子,我不让他拆,他们就抓我去关了八个月,无缘无故抓我们家里五个人,我都想杀人了。主要是我们家里经济条件还不错,为了儿孙我忍住了”。

家住福建龙岩的村民项锦锋遇到的事情则与欧金中几乎一摸一样。项锦锋在回复记者采访时,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他说:“我也准备砍人了,虽然这是我不愿意,也是不想发生的,不过有时候官府不作为,地方恶霸又欺人太甚,确实是非常气愤。”

网友“广州老狗”留言道:“不支持但理解其行凶行为。其实这种情况,我自己也曾经有过念头,也是投诉无门,好在都过去了。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挺过来。”

试想,连欧金中这样一个令人尊严的好人最终都被逼成了杀人犯,广大网民而且在他杀人后居然一边倒的对其表示同情,更有甚者称自己也想杀人的也大有人在,这一切说明了什么?说明在中共的一党专政之下,国人的合法权利与尊严已经被践踏和剥夺到了何等地步,维系正常生活的空间又逼仄到了何等地步,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铤而走险,更多的人则在铤而走险的边缘苦苦挣扎。正如一位网友感叹的:“每一步都被堵死,走投无路,现实世界比电视剧更凉薄残忍。”

而当一起起当代版逼上梁山发生后,中共从不从正面吸取教训,既不因此减轻收敛对民众的欺压,也不严惩对导致杀人案负有直接责任的官员,甚至对民心民情也从没表示过任何安抚,而是一味从反面吸取教训,变本加厉的升级对民众的打压和防范。为何当代版逼上梁山层出不穷?同情支持杀人者的民众越来越多?我想这就是根源所在。

层出不穷的逼上梁山与越来越多的同情支持者清楚的表明,当下中共的维稳已陷入了一种不可救药的恶循环:对民众合法权利与尊严的践踏和剥夺导致民众的被迫反抗,反抗被打压后再进一步升级对民众的防范和管控,接着又导致对民众合法权利与尊严变本加厉的践踏和剥夺,从而又引发民众新一轮更多更强烈的反抗……。简单的讲就是:压迫→反抗→新的更大的压迫→新的更大的反抗……中共与人民为敌的本性注定了它不可能走出这个恶循环,只会越陷越深,直至在民众风起云涌的反抗中彻底灭亡。换一个角度说,陷入这样的恶循环也说明中共的末日临近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