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通胀来袭 如何影响我们生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9日讯】物价大涨,通胀真的来了?对人们生活影响有多大?中国最新经济数据出台,隐现“滞涨”信号? | 热点互动 方菲 10/18/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0月18号星期一。最近一段时间美国的物价大涨,从食品到房屋、汽车、家具等,几乎全部涨价。加州油价近乎失控,有地方甚至超过8美元一加仑。美国9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再次飙升,年增长率5.4%。不过有专家指出,通货膨胀已是全球面临的问题。那这背后的推手有哪些因素?对人们的生活有多大影响?

另外,中国第三季度的经济数据出台,GDP同比增长4.9%,大大低于第一季的18.3%,和第二季的7.9%。而中共国家统计局14日公布,9月份的CPI同比上涨0.7%,PPI同比上涨10.7%。那么如何解读这些数据?中国没有通货膨胀吗?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来讨论这些热点话题,两位都在线上,一位是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你好,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谢田教授,谢田教授您好。

谢田:方菲你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我们先来谈一谈美国的通货膨胀,我想先请Jason博士来解读一下。Jason就是我觉得刚才我在开场白已经提到了,各个地方的物价上涨,CPI的消费指数上涨什么的。所以通货膨胀是不是真的来了?而且是不是并不像美联储年初说的那样,是一个临时性的、短暂的通货膨胀。

Jason:来了是肯定的,今年就最近美国银行爆出来一系列的数据,非常惊人。运输的费用跟去年同期相比,涨了210%,房价涨了20%,然后其他的相应的费用,食品也涨了30%到50%。所以说美国这边的话,美国银行2021年是通胀震惊年。某种意义上讲,整个这个通胀不是最近开始的,已经是有一段时间了。当然联储从年初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讨论通胀的问题,联储当时就说,说通胀是短暂的过渡性。

但是这个短暂过渡性,看它在一个什么样的时间轨道、尺度上说的,你要是按人类几千年的历史,那可能几百年都是短暂的。但是现在就很多人来说的话,这个通胀持续到明年是一定的。而且这个过程中,目前通胀虽然这个数字,刚才你谈到了,前几个月的通胀整体来说,已经到了比如5.4%,但是你要年划到全年的话,是7.2%,已经是过去40年最高的。好多好多类似的数据,你毋庸质疑的,只要你去街上买东西,你都知道美国东西在涨价,而且这个状态好像没有缓下来的迹象。

主持人:对,对于民众来讲,一个是他注意到价格涨了。另外一个我觉得很多民众注意到了,就是确实这个货品有点缺乏,有的地方它连个照片显示,货架上确实是有的是空的。那当然这个特别是有一些跟节日相关的一些商品的货架。我们知道说现在在有些港口,特别是加州,南加州像洛杉矶和它邻近的港口,也有很多货船壅堵在那边。然后很多货柜要什么9天以上才能卸货什么。就这些东西,它跟通胀有什么关系?它又是怎么回事呢?

Jason:通胀的原因有多种,其中一个原因是全球产业链,目前处于一个被冲击震荡的一个状态。这个冲击震荡的话,其中包括你刚才谈到的,比如说船从中国那边运货到美国这边来,卸不下来。现在在洛杉矶港口之外,港口有好多船在卸货,但是很多船排队准备进港口的,现在比如大概有70多艘,前一段时间我看,这是历史上最高。换句话说,巨大的这种运货的轮船在海上飘荡着进不了港口。

这是什么原因呢?整个是多种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整个港口的工人数量不够,再一个就是卡车司机的数量不够。这就牵扯到一个现在美国找不着人干活,美国现在的劳动力的缺乏,是50年来最最高的。目前美国有工作的位子,空的位子大概有1千多万。但是积极找工作的人大概只有800多万人,整个就是说,空缺工作比找工作的人要多。当然现在美国的失业率最近已经降到了4.8%。

其实如果4%的话,你就可以说这个社会是完全就业,因为永远也不可能是0%的失业率。总有这种找工作的人和目前的工作,因为技术,因为个人的兴趣,它不匹配,所以总有人在找,然后总有空缺。所以说整体来说,目前来看的话,这种奇妙的现象就是,美国突然找不着人干活了。当然有关这个方面的问题,有很多分析的文章,有多种因素,我们不在这细说。但是这也是个因素,就是造成了美国这边干活人不够。

所以说美国这边产业链,就是物资链不能及时的运作。同时的话,因为人员不够,房子盖的也不够,其他的各种东西,也就是生产的产量也不够,这些都是问题。在我看来的话,钱印得太多,然后全球供应链开始出现很多的这种卡壳的地方。美国这边劳动力缺失等等好多因素聚集在一起,就产生现在一个表面我们每个人能够看到的,就是好像是通胀,物价都在涨。货物不足这个问题,至少在我当地看得不是那么明显。

但是我知道我当地的Costco,它对于比如卫生纸这样的东西,它也允许,又变成了一家。

主持人:限量。

Jason:允许你买一大包,限量。这个某种意义上讲,对于美国这种物资极大丰富的国家,这都是比较少见的现象。这从某个侧面也能展现出供应链不是那个充足,不是那么供得起大家可以买的这样一个概念。

主持人:我看不少人就是把美国这个通胀,他认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政府的政策的问题。所以我想请您谈一谈,一个就是说你觉得现在这个通胀,在多大程度上和政府的这个政策有关?比如说你刚才提的印钱,然后在多大程度上,和人控制不了的其他的因素有关?

Jason:在我看来的话,比如说刚才我们谈到了人力缺乏这个事情。人力缺乏这个事情早期很多人分析是有一个原因,就是联邦政府在失业补助这个方面,发得额外的多,反向的抑制了大家愿意进入劳动市场这样的一个状态。但是人待的时间长了,在家里待的时间长了,很多人就退休了。所以说这个阶段又出现了,大概整个疫情这一两年,额外大概有200万人,比预计的量要大多出200万人选择退休了,那么这个又使得劳动力人口又再缺失。

再有就是说,你印钱印得多的话,大家某种意义上讲,这种购买力好像莫名其妙就高起来。你比如说你发很多的这种失业补助,那么生产的人很少,但是大家都有钱去消费,这个过程本身也会造成物资匮乏。再加上我们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很多地方又冒出来一个你不打疫苗,我开除你这样的情况。本身人力就非常不足,再出现这种莫名其妙地要把人家赶回家。事实上这种事情还不是很普遍,但是这个现象已经开始冒出来了,有些地方已经出现这样的情况。

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人为的因素是非常多。但是当然你刚才谈到了,也有一些客观的,就比如说疫情造成的这个产业链的这种一张一弛这种冲击,对于产链的冲击。比如说去年全球从3月份开始,大家蹲在家里头,没人开车、没人出外,所以说整个你会发现能源、交通这方面,整个几乎好多企业都关闭,甚至有的油田都封了,就不再生产油了。那么这样一个断的,然后你再打开这个过程,打开就有个迟延度,包括汽车的芯片,当时也是觉得汽车没人买了,所以我把汽车芯片的产能转到其他方面。

结果很快一返回来,就发现这些东西能源现在不够了,汽车芯片也不够了。那直接就影响交通,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交通方面,整个物价通胀了200%,就是整个物价上涨了210%。就是你可以看到就是说呢,确确实实任何一次整个社会的全方位的大的关停,然后呢再启动,这个社会都会出现这种震荡,就是各种各样的产业链都会有震荡,这个确确实实要花一段时间,才能把这个东西停止下来。就像是你一个皮球掉了个球,往上它就来回蹬的过程中,上上下下会有一段时间震动。这可能某种意义上讲是一个客观因素。但是呢,我刚才谈到的目前我们遇见的一系列的这种极端延供的现象,他有很大的主观恶化的这个因素在里头,就是说人的政策、政府的政策在恶化整个情况。这个是一个让人非常痛心的情况。

主持人:那你刚才说印钱,美联储多印了多少钱呢?

Jason:我印象中好像就是说这个数字应该大概就是,因为美联储它实际上是不停地买债券,买很多,甚至有的人前段时间还买一些股票。整个这个数量可能有十万亿,上十万亿这样的一个概念。就是说整个这个具体数字,我可能还要查一查。但是呢不管怎么说的话呢,这是整个联储给这个社会灌的钱多到了,就是整个现在在投资领域,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暴涨到了你没办法的程度。不管是美国的房价,还是股票价格,还是其他稀奇古怪的像比特币这样的价格,都涨到了就是让你就是不可思议的状态。他其实都是钱多,热钱涌进来最后造成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那还有一个刚才说到这个加州,比如说南加州港口的这个货船拥堵啊,他以前可能就是什么十几艘,现在七十艘,甚至上百艘。这个为什么跟全球供应链的相关呢?是因为比如说供应链紊乱,所以它同一时间来的船太多,就是它不均匀,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Jason:刚才我谈到就是说呢,美国这个从三月份关闭以后的话呢,大概陆陆续续说从去年年底各方面就开始开放了,而且美国人当时挣了好多好多钱,就是整个疫情待在家里,美国人没有怎么机会花钱,就会出现的话呢,一开放的话呢,又有钱,美国人就要花。所以说从去年九月份就出现了就是说呢,就是大量的中国那边生产然后进口到美国这边,美国这边关税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美国这边就是买,美中的这个贸易逆差屡创历史新高的这种状态,因为美国拼命地买,那全球的话呢可能就是能制造的国家,就少数中国这个主要的国家。所以说单向的从中国往美国这边流的这个量是非常大的,大到这个什么情况呢?

从中国到美国的货柜没了,以至于货运从中国到美国货柜原来一个货柜大概是一千到两千美元,现在到高峰的时候,据说今年八月份甚至涨到一个货柜两万美元。这个之间涨了十倍。最近当然跌了一点。但是呢,这个就是一个冲击,冲击的过程的话呢,就会产生货它不能顺畅地来回走,它是等着然后聚一堆货进来,那么美国这边的话呢,港口刚才我谈了,因为人员的问题,因为其他的问题,吞吐量又不够。所以说呢又把这个货柜累积到美国的港口,又回不到中国。整体来说的话呢,就出现这种哪都不顺的这种感觉,整体这种就是原来就是很流畅的这种国际产业链,现在就变得这儿堵一块,那儿塞一块儿的感觉。

主持人:是,好的。那我请谢田教授来解读一下,就谢田教授您怎么看现在这个美国的通胀情况?就是它有多严重?然后它会不会继续恶化?然后它会是一个比较长期的吗?

谢田:现在应该说还不能用太恶化,只能说是通胀,就是通涨率比较高来说。因为我们看这个在川普总统最后几个月,那个时候美国的通胀率都是1.4%,今年一月的时候只有1.4%。从这个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开始这个通胀开始迅速地抬头,四月份是4.2%然后呢,你现在已经连续五个月都是超过5%了,是吧,五月份开始就是5.0%,5.3%,5.4%。这个通胀呢,就是说你如果算起来的话呢,应该已经超过一个季度都是超过5%,你如果按这个美联储原来目标的那个通胀率,给他们一直在3%的话,希望维持在3%以下的话呢,你可以说已经快两个季度都超过这个3%了,所以这个出现通胀,并且相当严重的通胀,是这个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问题就是说,它到底是不是这个是临时的呢?还处于长期的?那当然美联储大概上两个月呢,就一直在跟大家说,信誓旦旦的说呢,这个是临时性的,他们不认为这个会持续进行下去。但是现在看来呢,就是说我们看到这个美国的CPI的一个主要的几个部分,你比方说这个房租,住房相关的费用,这个占CPI的组成40~50%的一半,然后呢,这个也上涨非常厉害。还有这个我们也看到这个美国各地食品,食品的价格上涨了很厉害,Transportation(交通)包括那个新车、旧车,还有汽油价格,都在上涨。所以这三项加起来就是中国老百姓讲的衣食住行的那个食住行,这是构成了CPI的80%的都在这里。而这三部分呢,你看不出来,除了房租可能会一点稍放缓的话,其他那个几个都还因为没有消停的迹象,所以这个通胀呢,肯定不会是临时的。这点是肯定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到让这个美联储承认这个会是长期的持续下去。这个呢,我们还要看今年年底这几个月怎么情况。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个通胀和美联储这个超发货币多印钞票有多大的关系?

谢田:当然有关系,现在美联储大概每个月它要购买国债大概1,200亿美元。它已经购买了很久,所以它实际上持续在放水。但是我想这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它要维持这个比较低的利率,它不希望就是说来阻碍这个美国经济的发展,或是经济的恢复,这是其中这个很大的原因。这是一个应该说是政策的原因。

另外一个政策的原因呢,实际上是政府的支出,我们知道美国拜登政府的支出,从最开始的1.9万亿的救助计划,后来又到1.2万亿的一个计划,现在又再谈论3.5万亿的计划,就是你的这个几万亿美元这个三、四万亿美元就是要投入市场以后呢,马上这个就造成了这个购买力的上升。所以这美国这个即使是在这个瘟疫期间,关闭期间,它实际上的购买力仍然是非常的强劲。虽然人们没有出去逛街去买东西,但实际上他们在网上买东西。

并且很多那个在关闭期间催生了很多在网上工作学习呀,或其他相关的东西。所以美国市场这个需求非常强劲,这也造成了就是说中国的很多产品有非常大的那个吸引力。所以中国对美国的赤字,这半年来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就在这里。中国对美国的黑子,就是盈余了,美国赤字了。就是说,中国的顺差越来越高,所以这是一部分,还有一个呢,还有一点就是说,因为这个CPI的背后,就是消费者物价指数背后呢,事实上是这个PPI (Producer Price Index)。

我们知道在美国这个CPI现在是5.4左右。但事实上美国的那个PPI大概7.5%左右,那这个远远高于CPI两个百分点。这个事实上是一个领先的一个经济指数,就像中国一样,那么我们等会可以看中国的CPI、PPI的剪刀差问题。那这个PPI高达7%多,它一定会驱动CPI继续增长,因为它这个生产者也好,制造者也好做,早晚会把他们这个价格压力,或者他那个成本的压力呢,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所以我们认为那个下面一个季度的话,CPI可能还会继续涨。就是说,你看这个生产者物价指数的那个趋势来说,美国的通胀还是会进行的,这是第三个因素了。还有一个就是刚才Jason 也谈到,整个国际供应链和整体运输链的破灭。国际运输链的破灭,包括国际海运,还有一个供应链重组,还有供应链的迁移,这些也造成了PPI的上升,因为海运的短缺,尤其是从亚洲,像美国这些,比如成本越来越高、越来越贵,很多货柜都积攒在这儿。对这些运输商来说,他从中国、从亚洲,装了一船东西过来,他回去没什么东西可装,因为中国的进口仍然比较薄弱,亚洲的进口也比较薄弱。而美国的进口强劲,但是如果亚洲国家不购买大量美国的一些其他产品的话,他没有这些集装箱货柜需要运回去。

如果空船把这些集装箱带回去,这样的话,又把运输成本给推高了。所以你可以说有PPI的因素、有供应链的因素,这两个当然都是跟瘟疫有关,这个可以说是不可控的外力造成的。但同时政策层面,一个是拜登政府的过度花费、过度支出,还有一个美联储这边是按兵不动,这个也都对通货膨胀有影响。

主持人:说到拜登政府的过度支出,我想知道对于民众来讲,这样的一个通货膨胀,对民众的生活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呢?是不是像您刚才所说的,反正政府很多支出也到民众的口袋里了,工资可能会提升,福利可能也会提升,所以物价上涨就上涨,对人的生活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是这样吗?

谢田:会有影响,因为通货膨胀,一个是物价上涨,我们叫通货膨胀的原因,为什么它叫inflation通货膨胀呢?是因为最终跟政府过度的印钞有关系。政府这样印钞的话,现在有些民众可能中低层,底层的这些民众,低收入的民众,他可能暂时获益,他可能会获得比较多一点,甚至他拿到的钱,比如州政府的失业救济,加上联邦政府的补贴,他甚至超过了他原来上班能拿到的钱。即使拿不到那么多,只要很接近的话,每个人都会算自己的小帐,如果我上班以后,每笔现金能拿的多多少,我何必费那个劲呢,还要考虑到上班的一些费用,开车的费用。

所以哪怕即使低于他原来的收入,很多人也不会去工作。这样结果可能导致这一部分人不去工作,但是他有这个钱,他们也会花费,但是对大部分中产阶级来说,他们可能拿不到这些钱,或者是拿的很少。他们拿着这些钱,也不足以让他们停止工作。这些中产阶级,这是对美国来说,这是一个最典型的中产阶级的一个社会。他们就要承担这个通货膨胀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个负担,最终涨价这个负担,一定会由这些中产阶级,广大中产阶级来承担。

因为对富有的上产阶级来说,这一点点涨价,对他们也没什么影响,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最终实际上可能政府的一些福利计划,发的这些补贴,可以让部分的中下层阶级暂时的获益。但是他们因此可能会失去了一些工作的技能,离开了工作岗位,然后会发现以后,这些补贴没有了以后,他们再回去职场的时候,他们可能已经缺乏竞争力了,所以把他们其实也给害了。这对他们来说,它是饮鸩止渴一样的,伤害了他以后未来就业的能力,但是他现在至少还有钱可以花,但中产阶级,大部分是中产阶级,因为是上中产阶级,他们就要承担这个后果。

主持人:所以对于中产阶级来讲,他会有两个担心,一个是他的生活水准是不是实质上会越来越下降。另外一个,他如何保护他的资产,在这种inflation的情况下,你有什么建议吗?

谢田:当然生活一定下降,生活水准一定下降。因为购买力,因为现在美国的薪资还没有上涨,现在几乎不太可能。首先不管公司也好、政府也好,现在好像美国政府对那些失业的人,对那些拿Social Security的人,社会安全基金退休的人,对他们这些人的收入,可能做了跟通胀相关的调整,可能上涨了5%左右。但是对大部分薪资阶层,现在薪资还没有上涨。现在去跟这些公司谈薪资上涨,也不太可能。政府支出,他也不太敢给这些政府雇员来涨工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食品上涨了20%,旧车价格上涨了40%,新车价格涨20、30%,对他们来说,就是直接的伤害,确实会造成生活水准的下降。

这个时候怎么办呢?但是现在一般人,可能还没有太感觉到,刚刚开始感觉到这个痛楚,因为中产阶级同时,也看到另外一点好处,他看到他们自己的房子涨价了,那些投在房子上资产涨价了,这个资产涨价。正好我们家外面院子想收拾一下,我发现我现在很难找到人,找到好几个,他根本不理我,以前从来不是这么一种情况,以前都是忙着过来给你估价,这回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

我一问他们行业,每一家都忙,每一家室外装修,室内装修公司都非常非常的忙,因为所有的人都看到房子在涨价,看到房子涨价,都想把房子趁机里里外外收拾一下,有的人可能要趁机卖房。有的人不趁机卖房,因为他觉得他那个房子iquity,净资产增加的话,他心里应该很踏实,他想把这房子弄好一点,准备出手。因为房子还是最大的一个资产,只要房子的资产没有降,价格没有降下来,然后401K现在还没有马上受到影响,股市还不错,所以他现在会对通胀造成这种恶劣的、坏的影响,人们现在还可以忍受,但是我相信这个可能不会忍受太久了。如果这个一直持续到明年的话,美国老百姓就会不高兴了。

主持人:是。Jason博士也请您很快谈一下,如果继续持续下去,有没有可能进入这种滞胀的危险?经济停滞不前,但是价格一直涨,而且对于人来讲,他的资产保护。我觉得房子当然是一方面了,但是也有很多其他的,每个人有不同的情况,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去保护他的资产?

Jason:滞胀,在美国好像已经开始了。美国的GDP最近好像预期的要低一些。通胀实现了,GDP增长没有实现。所以基本上是进入滞胀的状态了。在我看来,现在投资怎么办呢?很难。所有的资产都处在非常高的价位。所以现在进入股市、房市都是有很大的风险的。但是你不进入的话,又面临着非常,就是通胀的压力,你钱放在那儿,又是一个贬值的过程,所以现在美国人很恼火。

当然了,我们也看到了,随着通胀数字在增长,拜登政府,特别是拜登的认可率不断的下跌,这样涨下去,大家还会对美国政府现在呈现很大的问题的。但是这个问题,我刚才谈到了,因为现在通胀的问题是一个综合因素促成的,我想拜登政府其实也没有办法。某种上讲,美国人生活质量会下降,这是难以避免的一个现实。对于收入高的人应该感觉不到,但是特别是以前都没有什么存款,每个月基本上收入和支出,基本上是等同的,存不了什么钱的,面临着现在房价,特别是租赁房子的价格在不断增长这样的情况,很多人的生活压力会非常大,这一点我可以预测到。

主持人:对,我觉得这个对于整体的特别是中产阶级,像谢田教授刚才讲的,其实真的并不是一个很乐观的情况。

Jason:中产阶级还好了。对,中产阶级还好了。中产阶级衣食应该无愁,我更担心的是底层的那么2、30%的人。他们原来就基本上没有存款,那么现在通胀来了以后的话,你就不知道…因为工资没有上去,通胀上去、房租上去的话,你都不知道哪一个部分会让他们整个生活产生断链的情况。

主持人:对。好,那这样我们再来谈一下中国的情况。因为美国其实跟中国是相关的,美国的通胀也有人说你这是中国输出的一部分。所以不管怎么说,现在看中国最新的经济数据,它一个是这个GDP 4.9是下降了,比第二季度下降很多。然后另外很有意思是CPI是0.7,然后PPI是10.7。所以你怎么解读这是中国没有通胀吗?还是怎么样?您怎么解读这些数据。

Jason:首先确确实最近刚出来的中国第三季度的GDP的增长速度,比预期要低,整体来说你就可以看到中国经济现在是非常低迷。而且你说网上不管是跟人谁谈起来,很多人都说上半年和下半年就是冰火两重天。上半年大家还在抢房子,下半年房子就完全卖不出去了,就像一瞬间一样就这么逆转了。那么最近刚才你也谈到了,中国这个CPI换句话说就是某种意义上讲衡量消费者价格的增长数字,它官方报的数据只有0.9%。而它的PPI,也就是说生产厂商进货的成本增长了10.7%。整个这个过程的话,这可能是过去一、二十年中国在原材料方面增长最高的年份。当然大家就是讨论这个剪刀差的问题,就是中间差了生产材料的成本和他卖出去的消费者的价格差了10%,增长速度上减了10%。

这个的话在我看来就是两方面,一方面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疲软。刚才我谈到了中国经济整体疲软,更重要的是中国内需极端疲软。中共在整个疫情阶段,对于中国人的生计的冲击事实上是非常大的,但是中共政府迄今印了很多很多钱,它不可能再像美国这边印钱给老百姓发。所以说老百姓很多人,真的是已经进入了消费以外,不是降级的问题,就是消费在努力维持生计的这样的问题。

中国现在这个消费价格就比如肉价,最近这段时间暴跌到原来我们知道就是将近20块钱一斤,现在已经到5、6块钱,有的地方。养猪的人已经亏得一塌糊涂了,就是每卖一头猪只亏几百块钱那种感觉。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中国经济它这一次CPI增长速度很低,它不是个好消息。它不是一个正常的整体社会没有通胀的概念,是原材料的通胀已经不得了,但是企业因为整个消费疲软不敢涨一点点价,但是企业这是维持不了的。这样下去的话企业都得垮,你不可能说是进来的成本增加百分之十几,出来不涨。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么是未来报复性的通胀,就是在CPI这方面。要么就是企业大量的倒闭,那么企业大量倒闭,员工失业,那么进一步消费降低,那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中国低的CPI,低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样是一个非常让人恐怖的一个事情。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它这几个数据,特别是GDP这样的下跌,是不是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一种滞胀的一种感觉,滞胀的信号呢?它只不过把的压着没有让它爆出来,这个通货膨胀。

Jason:对,其实你也可以谈到中国的原材料、能源各方面价格都在涨,比如说煤价已经涨到了2600…

主持人:2800还是什么的。

Jason:1800,所以说煤价造成了供电都不足了。那么最近政府原来还跟煤电发电厂在那顶着不让它涨价,最近完全放开了,各地政府都说随着煤价,电价涨。那么煤价涨电价涨,电价一涨所有的生产企业一定都是巨大的打击,是个全方位深度的打击,而且最近中国的油价也在涨。就是你可以看到这都是最上游的东西,这些东西它就像从上游冲下来一股水一样,迟早老百姓会接着。而且这个过程中我谈到了内需不足,整个人也没有钱花,而且最可怕房地产,最近一下子低下来了。

中国一直房地产占中国GDP的29%,这是中国一个最大的一个推动的一个引擎。但是现在房地产也垮下去了,中国已经失去一切可增长的点了。当然了出口原来是它的一个引擎,因为现在全世界好像很多又都回到中国去生产,但是因为航运、因为电力又使得它这个出口又生产不出来、又运不出去。这些因素促到一块的话,你可以看到一个完美的一个风暴,就是一个滞胀的一个风暴。

主持人:好的,那谢田教授也请您谈一下。您怎么看中国最新的这些数据,所表现出来的这个经济的状况?

谢田:首先中共这个数字绝对不可信,这个全都是假的,当然我们知道它造假它也是一个系统性的造假。系统性的造假的话,它自己也要制造一个内部有一个consistent,就是有一个连续性下来。那就是说它实际上原来那个高增长百分之十几的高增长数字是假的,那时候可能没有那么高。现在降到4.9%的话,它也没有这么高,我认为很可能应该是负的,就是中国已经进入了经济停滞、经济下滑的问题。但是它这个系统性的造假能够偷偷把之前到现在的这个数据一直给吻合上,但是它既然要吻合因为它是系统性的造假,所以它这个系统性的下滑这个趋势它是一定掩盖不了。所以这个中国现在问题经济停滞、经济下滑是肯定的。

那中国的通胀为什么好像还看不出来?还没有太大的完全爆发呢?这就跟中国那个什么有关系,房地产的资金池有关系。它实际上是中共多印一些钞票,它发行的天量的钞票,很多被房地产给吸纳了。把这个巨大资金持给吸纳了,所以这些钱压在这个房地产里面。所以这个通胀的问题现在还不那么严重,这也是为什么中共现在特别害怕恒大或者这些中国房地产企业崩盘的问题。一旦这些崩盘的话,这个钱就会释放出来,那个时候中国的通胀就会失控。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但是…

主持人:那您怎么解读那个剪刀差的问题?

谢田:你说那个剪刀差的问题,就说这个通胀现在你可以说它暂时把这个老虎关在了房地产这个笼子里面,但是现在这个老虎也要往外冲了,因为这个笼子已经装不下它了。回到刚才很重要的你刚才提到这个剪刀差的问题,就是它这个PPI实际上比CPI高出了将近10%,那美国的话将近是高出2%。那我们已经看到这个通货膨胀的压力了。

中国的高出10%为什么这个产品价格还没有上去?这个实际也跟中共的价格控制有关。这些制造商家他们被中共严格的命令,它不可以随便涨价,中共的物价管理这些机构在压制他们。就像那个电价的不给涨,其他很多产品也不敢轻易涨价。那不涨价,但是因为它PPI很高,因为它要进口一些不管从矿石、也好、铁矿石也好,各种原材料、铁、金属包括能源、石油,所有的价格都在上涨。那这个价格上涨,那这个企业现在就面临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它这面中共不让它对这个产品进行涨价,但它自己的那个成本一直在上涨,所以PPI这么高。那如果PPI不能转嫁到这个CPI上面的话,那这些企业就只能停产。那现在实际上很多企业确实也就只好停产,有的是中共限电一样逼着停产,有的也不得不停产或者是破产。

所以这个事实上会对中国的问题的影响,就是会导致更多的企业,他自己知道是没办法赚钱。没办法赚钱,价格上涨的这么厉害,以前中共还是用一些补贴的方式来补贴这些产品让他们出口。但是你如果上涨太厉害,中共的补贴也跟不上的话,那这些工厂就只好倒闭,那就会出现真正的经济的下滑的问题。所以中国现在第四季度下面的经济走向,我认为中共会对这个房地产泡沫引发的金融危机会非常非常担心。因为它会释放出大量的流动性,会让这个通胀失控,也会让它那个金融机构破产。

主持人:是,所以中国经济我相信对于这些企业来讲,是非常非常不乐观的。但是另外方面它也影响了全球,之前我们在谈限电的时候,就是当然有一种阴谋论说中共限电是在下一盘大旗,是为了输出通胀给美国等等。当然听着好像阴谋论,中共官方也出来否认了。但是客观上中共在不管是对于企业这个限电也好,还是其他的这个原因,导致企业关闭,甚至是停产也好。这个客观上是不是确实就是导致了美国和全球其他地方的这种物价上涨呢?缺货嘛!东西是不是就涨价啊,而且中国是世界工厂,它如果不制造东西了,你去哪里制造低廉的东西呢?

谢田:像我们刚才谈到美国的通胀的话,没有中国产品的因素问题,所以它都不可能把它的那个通胀输出给美国。美国的那个通胀,刚才我们提到了主要就这么三点,对吧,跟中国那些事实上没什么关系。中共现在它限电也好,中共不可能把通胀输出美国。因为中共输出美国的就是它的这种廉价的产品,美国指望中共进口的都是这些廉价的产品、中低档产品。而这中低档产品中共也不敢涨价,它是不可能把这个通胀输出给美国。因为它一涨价的话,美国这些采购商他们就会转向其他国家,转向越南、泰国、像印尼这些国家。

这些采购商是完全就是看这个国际价格、市场的价格波动来做,所以中共限电当然是属于另外一个原因了。所以我当然另外写了一篇文章谈到这个限电的原因,我不认为这个完全是煤炭价格上涨的问题。因为现在看来中共已经加快了煤碳进口,煤碳价格也有所下滑。但是电力供应的紧张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所以我不认为煤碳价格是主要的问题。

但是我这个文章里也提到,有另外我认为其他的可能跟中共备战、穷兵黩武和其他那个相关有关。因为限电的企业产业主要是集中在第三线内的企业,而不是在那个沿海那些个省份。那美国,中共怎么样去影响到全球的话?中共如果它现在因为这个经济停滞的话,它进口的一些很多原材料减少,确实会导致加剧全球供应链的破裂。

主持人:是,而且供应链这个是在全球现在都有一个通胀的问题。好的,那非常感谢二位,今天没有时间更多的去谈这方面的话题了,以后机会再接着谈。好的,那节目最后也提醒大家订阅《方菲访谈》频道。频道连结在视频的下方,在明天晚上也就是美东时间周二晚,我们会在《方菲访谈》频道发布对于程晓农博士的最新采访。欢迎大家订阅、观看和转发。好的,感谢您收看本期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时事评论员:杰森
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