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外监禁酷刑折磨 亲历者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1日讯】总部设在西班牙马德里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本月初发布中文报告《囚禁:在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内》,引来广泛关注。目前已到法国定居的中国人权工作者陈堃,加入其最新证言,揭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受害者遭受的种种不人道折磨。他接受本台专访时,对七年前的这段经历仍心有余悸。

去年已移居法国的中国人权工作者陈堃,本月初看到“保护卫士”的报告后,决定把自己七年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at a designation location, RSDL)的痛苦经历,详细纪录发布。七年前的这个时候,他正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中,不见天日。

七年前的梦魇  至今犹有余悸

“就这么仔细地去想它,再把它写下来的时候,好像身体仍然会发抖。”回忆起这段经历,陈堃受访时犹有余悸。

陈堃说: “我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很激动,还是怎么样,就是身体上反应很明显。报告里提到的很多事情我也都经历过,包括戴着黑头套被抓,被关起来之后,前边几天时间不让睡觉,甚至不给饭吃,等等这些。当你去回想这些的时候,真的是非常痛苦的。”

长近4000字的证言,字字泣血,详述他和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如何在2014年相继被捕,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陈堃一共被关了81天,至今不知自己被关押的地点所在,只知道是一个住满武警的军事基地,24小时被两名武警看管,只有上厕所、洗澡或审讯时才可以离开房间。如果不配合,就会遭受酷刑和威胁。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柔性惩罚”?

他曾经被审讯人员用湿毛巾把手腕绑起,再用绳子绑在湿毛巾外面,然后吊在窗户栏杆上,只有脚尖着地;两只手腕承受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再被审讯人员以电棍在身上到处戳。

陈堃在证言中这样形容:“在许多普通人的认知里,仅从名字上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一种颇为柔性的惩罚方式,远比什么刑事拘留、关押在看守所轻松得多。可是大家怎么想得到,温情脉脉的名字背后,却是最恐怖的非法监禁和酷刑折磨。”

除了陈堃本人和他的妻子,他的弟弟陈玫去年同样因“端点星”案而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家人接连为两兄弟到处奔走,为全家带来阴影。

陈堃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跟在看守所不一样的就是,它都是单独关押,而且你随时都会面临被各种形式酷刑的一个威胁。单独关押的一个问题就是完全没有人跟你说话,那种恐慌就是非常可怕。就是被逼,在一个完全被监视的情况下,而且随时会被以各种形式折磨的情况下单独关押。直到现在心理上,仍然会有很多创伤。”

中国近八年来秘密囚禁近六万人

启发陈堃以文字纪录这段经历的,是总部设于西班牙马德里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于本月初发布的中文报告《囚禁:在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秘密监狱内》。报告图文并茂,详细曝光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的非法监禁和酷刑折磨问题,并收录了包括香港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等人的经历。报告披露,中国自2013年至今,以此方式秘密囚禁近六万人。

在法外之地 “人间蒸发”

“保护卫士”主任彼得‧达林(Peter Dahlin),2016年曾在中国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表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受害者的经历有不少共通点,包括被关押在满是软垫、严防自杀的房间,被密集式审讯、被24小时监视等。他形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场所,如同“法外之地”,被关押的人如同“人间蒸发”。

彼得‧达林说:“这是他们在正式拘捕你以前,特设的一个专门系统,可以关押你六个月。这必须在正常司法系统以外的地方进行,这些都是由警察和安全部门营运的秘密专门场地,可以把你关半年。你没有权利和家人沟通或接受法律咨询,基本上你就是人间蒸发了。”

他表示已向联合国相关部门提交报告,并与相关人士开会作详细讨论。据他了解,联合国已向中国提出相关事件,严辞谴责相关行为,并准备根据最新证据作进一步行动。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