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610办公室为何贪腐高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3日讯】“他们所遭遇的悲惨的经历。就比如说像建三江(事件)这种事情,真的是让人,怎么说呢?难以用语言去表达出这样的一种悲愤。”

维权律师吴绍平谈到“建三江事件”时说,“法轮功学员被抓到这个所谓的法制学习班,然后律师去营救就被(公安)殴打,有的律师肋骨被打断了几根。”

建三江事件”起因是黑龙江农垦总局下属的建三江农垦局在青龙山农场设立的所谓“法制教育基地”非法关押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2014年3月20日,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和部分被关押者的亲属,前往建三江要求放人。21日上午,所有人被农垦当局的派出所拘留并遭到酷刑。随后一批又一批的维权律师和捍卫人权的公民前往建三江声援,又有律师被非法绑架和遭殴打,15位公民被拘留并受到酷刑。

事件中,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四位律师,累计被打折24根肋骨或胸骨。

现居美国、曾经在中国大陆做过多年维权律师的吴绍平,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中共)他们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违反法律去设法制学习班,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这是非常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当然我还听说了,苏家屯等等地方存在活摘人体器官这样的一种事情。”

吴绍平还表示,中国所有涉及到宗教信仰自由的案件,实际上都跟610办公室有关系。

神秘的610办公室

610办公室,全称是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原是正部级中央直属机构。其成立之初全称为“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610从一开始是个神秘代号,它的来由以及与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关系,其领导层的构成和机构的运作等,一直以来是不公开的。

法国国防部下属的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2021年9月20日公布的报告“中国(中共)影响力行动”,阐述了610办公室的来龙去脉。

报告提到:“610办公室于1999年成立,当时江泽民决定于6月7日召开其党的政治局特别会议,针对法轮功人数在中国社会强大发展采取措施。这种精神修炼暨健身活动吸引了包括中共高层在内的数千万追随者。江泽民从中感到了对其党的某种危险,因为党不会容忍一个超出其控制的社会群体的存在。会议结束后,据指示成立了一个隶属于党中央委员会的领导小组,由政治局常委李岚清负责,解决法轮功问题。6月10日,610办公室成立,以执行领导小组的命令。”

“在党做出决定后的几个月里,610办公室在党国架构的各级开设了分支机构,以构成在(中国)境内严密的管控网。”报告说。

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林晓旭博士对大纪元表示,江泽民专门在中共中央成立的610办公室,是在法外成立的一个镇压机器,“它调用了中共政法系统的骨干,也就是中共核心的一些打手,填充到这个610办公室,同时赋予它法外之权。因为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能够支持中共镇压法轮功。”

林晓旭说:“这个办公室成立的起点,本身就是邪恶的,就是针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

维权律师吴绍平说:“中共最高层赋予这个办公室很多的权力,可以随意去抓捕和镇压宗教信仰团体。”

中共的“防范办”和“610办”两个名称时常混用。比如:2015年5月26日中共人民网一篇报导标题是:“刘金国不再担任610办公室主任”,内文则写着:“刘金国现任中央纪委副书记,不再担任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国务院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主任。”

610办公室的直接上级决策机构——中央610领导小组,除第一任李岚清外,组长皆为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2012年前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包括李岚清、罗干、周永康、孟建柱。2017年中共十九大孟建柱退位后,官方信息却再未显示谁来担任上述职位。

610办公室成立后共有六任主任,包括王茂林、刘京、李东生、刘金国、傅政华、黄明。但在2018年3月黄明离任之后,官方信息也未显示谁是接替者。

2018年3月中共搞机构改革,宣布610办公室职能并入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和公安部。不过,政府文件及网路公开讯息显示,中央以下的省市县级别的610办公室依然存续。

从李东生到傅政华 610高层接连倒台

2021年10月2日,曾于2015年至2018年间担任中央610办主任的傅政华被通报受查。

从2013年时任中央610办主任李东生落马开始,610系统高层接连被查,包括2014年7月落马的中央610领导小组前组长周永康,2020年4月落马的中央610办原副主任孙力军,2021年3月13日落马的中央610办原副主任彭波等。除了傅政华罪名未公开,上述官员均被通报涉贪。

近年来610系统被查官员众多。大纪元记者搜集到的部分名单如下:

中共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公安部26局“反X教局”原局长张越,河南省司法厅原厅长、原610办公室主任王文海,中共山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原610办公室副主任惠从冰,江苏省常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原无锡市610办公室主任杜荣良,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原淄博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刘新云,广东省阳江市610办公室副主任罗健,山东省莱芜市610办公室副主任韩克锋,江苏省连云港市610办公室原主任公方才,原河北省委610办主任马玉蝉,等等。

610办为何贪腐高发?

在中国时曾为法轮功学员做过无罪辩护的维权律师吴绍平,对大纪元分析610办的腐败内幕:

“因为它(610)存在目的就为了维护它的政权,就不断的去制造各种问题。比如说不存在宗教矛盾,他们就故意制造宗教矛盾;比如说法轮功信仰群体不存在的问题,他们刻意的去制造出来。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需要向上面邀功请赏,需要上面拨款给他们运转。他们就去制造这种事情,甚至会去制造各种冤假错案出来。那上面当然就会源源不断的给他们提供资金,这大量的资金哪里去了?”

“本身并没有他们讲的所谓的宗教问题、×教问题。那这些钱当然是以各种各样的名义、维稳的名义,防范×教的名义给贪腐走了。”

吴绍平介绍610系统的利益驱动情况:“无非就两种,一种就是用金钱。你抓了多少人,多少案件,我就给你多少钱,给你多少奖励。另外一种就是权力,给你升官。有了这样的利益驱动以后,下面的人自然而然就会去迎合上意,去做出更多的这种事情。比如说公安部门会制定破案的指标,就会制造这样的案件出来。”

一位不便具名的前中国人权律师也对大纪元表示,610在操控中共公检法司各个系统和机构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人权律师在给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时候,法官在自知理亏,又不得不判的情况下,往往让律师去找政法委610。法庭只是通过判决给迫害披上一个合法的外衣。法庭只是一个道具,610办公室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专家:秘密经费涉及活摘器官产业链

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林晓旭博士披露,610办涉及军方系统活摘器官的罪恶。

国际上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是指中共政法委和军方等部门被独立调查者指控大规模系统性活体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供商业性移植给中国人或外国人谋利,被害者因此死亡。活摘主要对象是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以及部分其他宗教及少数民族团体成员,这些人士被关押在监狱等场地。

林晓旭说:“610是最重要的一个协调的机构。虽然一开始是军方系统在做对法轮功的活摘器官,但是没有经过610的协调,这些人员怎么能够凭空消失掉?它起到作用就是整个公检法系统配合起来,一起在秘密的军方医院做这个活摘器官。”

“610通过各地的办公室可以随时决定哪些人被关押,哪些人配型,跟他们的秘密数据系统是匹配的。然后怎么样把它输送到这个(移植)中心,或者是再去细化这一系列运作。没有610的这个法外之权的话,很多事情还不能够这么秘密的进行下去。所以610绝对是活摘器官的积极参与者,主要策划协调,军方是执行者。”

“等到后来大规模的扩展到各地的非军方的这个医院系统,那更是610必须在集中协调。因为大部分受害的很明确就是法轮功群体,到后来才扩大到了新疆这些少数民族,其他被关押的政治犯、良心犯等等,这种做法是从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起来的。这里面牵扯到从上到下每个层级,怎么样能够让活摘变成一个大规模的产业化的盈利体系,同时要把这个信息,特别是器官的信息保密。没有法外的610机构从中参与控制,各地是很难做到这么密切配合的。”

林晓旭认为,整个活摘器官的产业链上,每一个环节610办都会从中分到巨大的利益,而医院从中获利这是最表面的。

“这里面巨大的利益肯定是回归到610的。当然各地的财政、中央财政本身也会拨一大部分(资金)去支持610的运作,比如说各地抓捕法轮功学员,或者进行截访,本身就要调动相当大的资源。各级政府又为了配合610办公室的要求长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骚扰、关押或者是搞转化班等等,这一系列的费用,当然每一层级的610办公室都瓜分一部分。所以这本身是一个黑化的镇压机器。”

汪志远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负责人,长期搜集和研究中共活摘器官罪证。他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用这个大国的利益,对政治各方面的影响,迫使很多国家在利益面前,对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沉默。随着世界越来越认识中共的邪恶本质、对他们自身的危险看清楚的时候,中共活摘器官问题就必然会摆到议事日程之上。

汪志远说,“国际上这么多年来,对活摘器官的调查,已经可以说是掌握了如山一样多、如铁一样的证据。”

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变本加厉

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一直没有停歇。近来,法轮功学员遭到抓捕的频率增加,各种非法庭审正快速推进,甚至很多地区突破底线、拿老龄学员开刀。

据明慧网报导统计,2020年,至少有6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88人被迫害致死。绑架6659人,骚扰8576人,关洗脑班537人,流离所失122人,抄家3588人。1188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骚扰,90岁以上17人,年龄最长者94岁。

2021年仅1至9月,就有至少93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9月份,25名65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包括:80岁∼90岁10人、70岁∼80岁14人、65岁∼70岁1人。

在前中央610办主任傅政华落马后,10月4日,国际知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认为,这些人的落马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不意味着中共会在迫害法轮功方面改弦更张。

麦塔斯说,“(血债帮的)每个人,至少在党内的高层都在为仕途做准备,每个人都想步步高升。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以迫害法轮功作为提升党内地位的手段,包括薄熙来,包括周永康。(但)这并不意味反对他们的人,也反对迫害。”

旅美中国维权律师吴绍平则说,中共迫害信仰群体,已从法轮功扩大到很多宗教团体。

吴绍平说:“在过去,特别是从2001年到2013年、2014年这期间,主要是针对法轮功的案件。但是在2014年、2015年之后就开始转向了全方位(迫害),包括家庭教会,基督教,很多的宗教团体,只要中共认为是不受他们所控制和约束的,都会把它列为打击的对象。”

(大纪元记者骆亚、易如对本文亦有贡献)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