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减校外培训机构 评:中共恐慌心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6日讯】中共教育部日前发布“双减”工作典型案例情况,其中,北京和上海都大幅减少校外培训机构的比例。对此,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表示,中共打压校外培训机构是出于一种恐慌心态。

10月25号,中共教育部发布“双减”工作试点地区典型案例。其中,北京把校外各类培训机构减少了60%,上海把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机构减少了21.7%,郑州则排查了校外培训机构五千多个,下发停办通知书两千多份。

此外,上海和郑州建立校外培训机构所谓“黑白名单”制度,北京也建立预付费资金监管机制,强调要从严从快大力整顿校外培训营销现象。

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表示,中共对中国人口负增长有恐慌心态,它把这个原因推给校外培训机构,因而进行打压。

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中共这一个措施是恐慌式的措施,它是惊慌失措,前提是人口缩减超出想像,(人口)负增长这个数值太大,它就简单归因说大家不敢生孩子是因为教育,这课外辅导是不是给孩子压力太大,简单的把它归为这个是课外辅导机构这种商业利益的趋使,使得这些孩子受到摧残,或者家长跟风,我觉得它这个归因不对。”

李元华指出,在中共治下,家长送孩子到校外培训机构是一种被迫的选择。

李元华:“中共的教育发展极不平衡,在任何城市都有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在一般的学校里还有重点班和非重点班。一旦这个孩子没有特权,他想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他只能靠家长的继续投入,选择一些高质量的校外培训机构来提升这孩子的教育水平,这是他被迫的一种选择。”

李元华表示,中国越底层民众越想通过孩子的教育来提升社会阶层。

李元华:“越底层的百姓越想改变生活现状,去把注意力或者精力或者钱财花在自己子女的教育上,甚至他想通过孩子的教育让他有一个社会阶层的提升,以至于整个家庭生活状况的改变。这是大家愿意这么大量的精力、金钱去投入课外辅导的主因。”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近日也对大纪元表示,官方说“双减”的目地是去产业化,中共打击校外培训机构是为了确保中共红色意识形态占据绝对垄断地位。

新唐人记者李珊珊、陈洁、周天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