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乱世一清流 太监改一字救千人

文/洪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0月28日讯】唐朝末年,宦官干政祸国。他们骄横跋扈,擅权乱政,挟持天子犹如控制婴儿一样,致使王室衰败,社稷动荡。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太监都是大奸大恶之徒。在五代乱世中,张居翰堪称乱世清流。他因改一字救千人,在青史上留下贤德的美名。

张居翰,字德卿,河北清河县人,与《水浒传》中的武松、南北朝第一谋主崔浩、“海内名士”张祜等人是同乡。

说起张居翰的原生家庭,已经难以考证。根据《旧五代史》记载,他是唐朝掖廷令张从玫的养子。“掖庭”这一名称沿袭于汉朝,也就是宫女、因罪没入宫庭为奴的妇人所住的地方。掌掖庭事务的长官称为掖庭令,由太监担任,在唐朝时官阶为从七品。张居翰做了张从玫的养子,后来也成了宫廷里的太监。

乾符二年(875年),王仙芝、黄巢兴兵反唐。广明元年(880年)十二月,黄巢军攻克长安,唐僖宗只得出逃避难,巡幸西蜀。僖宗在位十五年,却有八年不在京师长安。尽管僖宗昏庸,张居翰却不失臣子本分,在避难途中他尽心竭力侍奉天子。中和三年(883年),张居翰迁任枢密承旨、内府令,被赐予绯色官服。唐朝时,四品官员穿深绯色,五品官员穿浅绯色。

唐朝末期,内有宦官党争,外有藩镇势力割据。晚唐几代皇帝都想根除这两股势力,但都没有成功。到了唐昭宗时,为了节制各地节度使,昭宗派出大批宦官进驻各藩镇做监军。张居翰被派到了幽州。担任监军时,他待人友善,和节度使刘仁恭相处得也很融洽,二人谈话也很投机。甚至监军期满后,刘仁恭上表天子,请求留下张居翰协助藩镇事务。刘的奏章获得了天子的准许。

光化三年(900年)十一月,以刘季述为首的宦官发起宫廷政变,软禁了唐昭宗。宰相崔胤救驾成功,诛杀刘季述党羽二十多人,拥立昭宗复位。然而次年,也就是天复元年(901年),昭宗被宦官韩全诲劫持到凤翔。凤翔是节度使李茂贞的割据地。为救昭宗,宰相崔胤请节度使朱温出兵。

朱温出兵凤翔,讨伐韩全诲、李茂贞。凤翔被朱温围困了一年多。李茂贞粮草用尽,连唐昭宗每天都不得不忍饥挨饿。实在没办法再撑下去了,李茂贞和昭宗商量后,就把韩全诲为首的二十多名太监全都杀了,并把昭宗交给了朱温。朱温才带着昭宗撤兵离开。但刚回到长安,朱温就命他的部下大肆屠杀几百名太监。在这波屠杀太监的劫难中,张居翰幸得节度使刘仁恭的保护,躲过了一劫。但昭宗刚出虎口,又入狼穴,此后昭宗受到朱温监控,只能任其摆布。

后来朱温进一步设计杀了唐昭宗,又逼着昭宗的儿子唐哀帝禅让帝位。开平元年(907年),朱温称帝,建立了后梁。天祐三年(906年),朱温进攻刘仁恭。刘仁恭向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求援。李克用派出援兵有一个条件,他要刘仁恭派兵到河东,同时攻打被朱温控制的昭义。于是,刘仁恭派张居翰和马郁带领三万兵士前往河东,攻打昭义。

昭义一镇,大概是唐代的邢州(今河北邢台)、洺州(今河北永年东南)、磁州(今河北磁县)、泽州(今山西晋城)、潞州(今山西长治)五州,首府为潞州。

昭义一战结束后,李克用见张居翰虽是宦官但很有才能,于是从刘的手下挪走了张居翰为己所用。李克用占领昭义后,派养侄李嗣昭镇守,由张居翰做监军。并且让他可以亲自统领三千军士做自己的部属,张居翰处理军务也有声有色。

后来朱温再发兵围攻潞州。张居翰协助李嗣昭守城,一直守到李存勖(李克用之子)的援兵抵达,解除了后梁军队的围攻为止。从此,李嗣昭每次离开昭义陪李存勖出征时,都由张居翰负责留守诸事。他的个性平和沉静,每年春天,张居翰教百姓种植树木,栽种蔬菜,注重农事,时人都赞美他有仁者之心。

后来李存勗称帝,成为五代时期后唐的开国皇帝,史称后唐庄宗。他重任张居翰、郭崇韬为枢密使。张居翰历事三朝天子,在后唐他位高权重,见多识广,但他为人谨慎,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喜欢卷入朝廷党争。

同光三年(925年)九月,庄宗命太子李继岌等人率兵出征,攻打后蜀。蜀主王衍自知难以抵挡,于是上表乞降。李继岌接管成都城,王衍作为亡国之君,身穿白衣,衔璧牵羊,以草绳系颈,迎降道左表示臣服后唐。庄宗也赐诏,召请王衍等人去洛阳一见。

同光四年(926年)四月,以王衍为首的上千后蜀遗老遗臣行至秦川驿时(陕西、甘肃渭水平原一带),不料魏州发生了叛乱,李嗣源在属下的挟裹下,相应叛乱。太子李继岌率领的伐蜀大军,正在返回的路上。救援一时难以抵达,庄宗李存勗只得御驾东征。大军将要出发时,伶人景进献计说:“如今太子继岌远在成都没有回来,陛下跨河东征,国内必然空虚。王衍势力不小,一旦伺机作乱,局势将不可控制,不如将王衍一行人杀掉,以免除后患。”

为解除后顾之忧,庄宗当下派出宦官下敕准备诛杀王衍,诏文曰:“王衍一行,并宜杀戮。”张居翰在复审诏书时,一看“王衍一行”,一行二字范围太广,规模太大。而且王衍既然已经乞降,现在又出尔反尔全部屠杀,实在不合天理人情。于是张居翰就着朝堂的殿柱子,将“行”字改为“家”字。因此,只有王衍一家被杀,而随行的近千人全都得以活命。

说起王衍之死,也是他的劫数。据《尧山堂外纪》卷四十记载,王建建立后蜀之初,有一个僧人常常拿着一把大扫帚,不论看到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亦或僧人和道士,只要遇到,就会挥手乱扫一通。所以蜀人称他为“扫地和尚”。王建末年,这名扫地和尚在很多地方都写了六个字:“水行仙,怕秦川。”但是人们都不理解那是什么意思。直到王衍率国归降,反而在秦川驿被杀,人们方才领悟“水行仙”就是“衍”字,而王衍终究难逃死劫。

此后不久,庄宗在御驾东征期间,兵败被杀。李嗣源继承帝位,是为后唐明宗。

此时,张居翰年近七十了,他已经看尽了乱世风云,中原板荡。在保下千人性命后,他请求告老还乡,于二年后病逝。

同时代的史学家薛居正评价他:“居翰改一字于诏书,救千人之滥死,可不谓之仁人矣乎!”

宋朝欧阳修评价他:“居翰更一字以活千人,君子之于人也,苟有替焉,无所不取。”

身处乱世,五代十国兵征不断,黎民涂炭,命如草芥。张居翰仍能在乱世下,保有仁心。尤其在太监擅权干政,藩镇割据的年代,张居翰作为一个太监,在乱世留一世清名,树立百代丰碑。

参考资料:
《资治通鉴》卷263
《旧五代史》卷72/卷135
《新五代史》卷38@*#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