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担心内部生乱 中南海将要高度集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2日,人民网官方账号人民资讯转载了题为“西汉贾谊的《治安策》”一文,该文几日前刊发在中共中央党校机关刊物《学习时报》。由于中共惯于选取古代或过去历史,曲笔隐喻当下不好明说的人物和事,因此《学习时报》出现这样的文章也不奇怪,其在过去几年中也曾刊登过。比如2016年7月刊发的《政治变色龙康生的三次投机》和2013年刊登的胡耀邦支持揭露康生的讲话的文章,就是借历史讽刺江派类似的人物曾庆红。因此,在中共高层分歧表面化、博弈白热化的当下,支持习近平的《学习时报》发文应是有深意的。

通读这篇断章取义的文章,笔者感觉其一大关键点是折射了中南海高层对当下局势的担忧,尤为担忧有人反叛引发天下大乱。不妨结合文章来分析。

文章首先点出贾谊因心念朝政,居安思危,多次上疏陈奏政事,并将这些疏奏以“如何长治久安”为主题集中起来,形成了西汉第一雄文《治安策》。随即指《治安策》开篇就直言当今天下情况紧急危险,已经到了“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笔者注:有人抱着火种放在堆积的木柴之下,自己睡在这堆木柴之上)的地步,“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笔者注:社会本末颠倒,首尾冲突,国制混乱,不合理的现象严重),如不加紧治理,马上就会天下大乱。

在贾谊看来,导致天下大乱的最大隐患在于诸侯。天子与诸侯的矛盾,自周以来就有。诸侯王不仅占有广土众民,握有强兵重器,尽收一地之财赋,且拥有完善的官僚体系,而且诸侯王积极在朝中安插亲信、贿赂大臣,窥伺中央,刺探情报,中央对诸侯国的控制极其有限,一旦诸侯王决定举兵反叛,很快就会出现内乱甚至大分裂。汉高祖至汉文帝时不乏这样的例子。

无疑,中南海高层面对的内忧外患的时局也与此类似。在国际上,由于中共在香港、新疆、台海等方面的恶行,以及任由病毒从中国扩散到全球,其恶行、无赖嘴脸和“战狼式”外交已引起了世界各国政府和民众的厌恶,欧美与其渐行渐远,甚至在某些方面逐渐走向脱钩,“反共”联盟也正在集结。中共在国际上的名声更加臭不可闻。

在国内,经济下行,失业率高涨,物价持续走高,各种灾祸数不胜数,社会戾气严重。虽然中共当下并没有堪比西汉时期的诸侯王,但党内、军队掌握各种权力的高官,也都拥有自己的团伙和圈子,对抗中央的行为屡屡发生,针对习近平的刺杀也并不鲜见。近一年多被拿下和移送司法的孙力军、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等团伙,就曾组织过暗杀习的行动,而这无疑等同于反叛。这也是为何最让中南海高层忧心忡忡的是中共党内分裂,而这样的分裂很可能导致社会动乱,天下大乱。

如何避免大乱呢?对此,贾谊认为这是“君弱臣强的颠倒关系”造成的,如何解决这一问题?那就是要削弱诸侯的势力,“确立起中央对地方的绝对优势才能保证绝对权威”,即令海内之势,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制从。简言之,一切权力归于中央。

结合当下的中国看,文章借贾谊之论其实在为中南海高层近几年不断要求的“四个意识”、“两个维护”作解释,为进一步集权做铺垫,那就是为了防止党内分裂造成的动乱,一切权力要收归最高层,而习近平十八大以来也在试图将诸多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过,目标显然还没有完全达到,而即将在11月初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或许会进一步加码。

文章还通过进一步为贾谊辩护,认为一切权力归于中央,或者说归于中南海最高层,是符合中国实际需要的。而且文章认为“尾大不掉必养虎成患,旁枝过盛则主枝不生,必须及早剪除”,这或许暗含着对于心怀异心的高官必须及早剪除之意。从目前习近平针对政法系和江曾政治经济文化马仔的整肃,以及政法系“大老虎”呼之欲出看,习近平若想真正掌控权力,一定要出重手。

文章在第三部分指出《治安策》在提出削弱诸侯的主张外,还仔细分析了当时的社会问题及解决办法。其认为黄老之学无为而治,“短期内能刺激经济的快速增长,但增长的后果则是牺牲了社会秩序与道德风气”,从而导致“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富者还逐渐“形成一股几乎不受政府控制的强大力量,企图与官府分庭抗礼”,并“以其强大的财力威胁经济稳定,构成挑战国家权威的隐患”。而“贫富悬殊,自然会激发强烈的社会矛盾与对抗,而这种愤懑不满,如不能得到有效的化解,则容易危及来之不易的社会稳定”。

不仅如此,世风日下成为“无为”政治带来的第二个弊病。“世风日下,甚至到了为了利益不惜杀害父兄的地步。”

如何解决呢?对此,文章称执政者必须以“有为”政治强力整顿,依靠法律保证道德下限,依靠教化提升道德境界,“以国家的核心理念凝聚民心,打造社会共识,以共同的价值观念塑造沟通的共同话语”。

不知作者是认为不会有人去读《治安策》的原文,还是以为作古的贾谊对其无可奈何,作者的第三部分基本是在断章取义,基本背离了原文之意,而是按照当下的政治需要夹带私货,炮制一番说辞。

贾谊原文并未指无为而治在刺激经济增长同时牺牲了社会秩序与道德风气,也没有“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富者威胁政权、导致社会不稳定之说,其核心观点是点出秦朝灭亡的根本原因是“仁义不施”,汉朝要汲取教训,推崇仁义,并指出了“礼”、“法”之别,礼法并行,但“礼”要重于“法”,即推崇“礼治”的儒家思想要比“法治”更为重要。

然而,到了夹带私货的文章中,却将罪责推到黄老之学上,还炮制了贫富差距导致社会不稳定、导致世风日下的谬论等。如此明显赤裸裸影射当下更说明本文出炉并不简单,更说明最高层的“共同富裕”言论和出台的一个个割韭菜措施,与富者威胁政权密切相关,同样也是在为最高层全面集权、获得绝对领导地位做铺垫。

可以说,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即将召开前,中共推出这样意有所指的文章,甚至通过歪曲原文的意思嵌入私货,最大可能是在为会议上通过新的历史决议造势,而这个决议外界传将提升习近平的历史地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