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白宫不愿承认的新冷战还是来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个多月前,美国总统拜登在联合国大会上公开表示,不寻求与中共的新冷战;一个多月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却忽称“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希望为美中关系“降温”,但美国政府不愿承认的新冷战还是来了,习近平在G20峰会上的视频讲话也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美国不情愿面对新冷战

9月22日,拜登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称“不是在寻求新的冷战”,指的当然是中共,并继续他的“激烈竞争”概念,同时要避免冲突。他还说,“我的新政府将致力于帮助引领世界走向更和平、更繁荣的未来”。

当时,习近平的讲话则公开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称“世界只有一个体系”,“只有一个秩序”,“只有一套规则”,都是以联合为基础;同时要“提升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

拜登不承认新冷战,习近平却公开挑战。拜登作为一个有经验的政治老手,并非没有意识到中美对抗的激烈程度和广度,估计他还没有准备好应对一场新冷战,因此试图降低对抗的强度,以尽量推迟处理这一最棘手的问题。

10月28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说,美中关系“感觉像一堆干柴”,一个误解“很可能引发一场熊熊大火,对我们所有人都产生巨大影响”;她的目标是“降低温度”。

戴琪只是一个贸易代表,她需要做的应该是尽力维护美国人的经济利益,如何全面处理美中关系是国务院的职责,并不需要贸易代表全面关注。她的话语实际透露了白宫主导的路线,即尽量不要再升高对抗中共的强度;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甚至可以在某些对华关税上有所松动,力图“降温”,而不是继续“升温”。

美国财政部也在遵循这一路线。10月26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和中共副总理刘鹤视讯会谈会议,双方提及了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以及“取消加征关税和制裁”等内容。

按照彭博社的说法,美中正开始从前总统川普(特朗普)的外交漩涡中爬出来。

9月25日,美国司法部延迟对孟晚舟的起诉,孟晚舟回到了中国。白宫一系列的让步或松动,应该在试图缓和美中关系,或者说,尽量推迟新冷战的全面展开。不过,美国政府无法在所有问题上都后退。

“斯普特尼克时刻”被推迟了2个月

10月1日至4日,中共军机骚扰台海的架次创历史新高,令美国政府没法再退让。随后,美国情报机构关于中共高超音速武器试验的信息被媒体公开。美国显然早就掌握了中共在8月份的这次试验,但2个月后才透露,应该在告诉美国民众和世界各国,中共不仅直接威胁台湾,还直接威胁了美国。

10月27日,针对中共的高超音速武器试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称其为“非常重大的事件”,并说“我不知道这是否已经算一个‘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但我认为已经非常接近。它引起我们的全面关注。”

米利以1957年前苏联发射的第一颗卫星“斯普特尼克”做比喻,表明他深刻意识到美国正在遭遇极大的威胁或挑战,才以美苏冷战相提并论。米利2个月前就应该知道中共的这次试验,但“斯普特尼克时刻”的表态迟了2个月。

米利还表示,中共的国防预算实际开支比它表面的数字要多得多,中共一些国营企业参与军工生产和研发的费用都没有计入军费,如果把中美士兵的劳动力成本归零比较,中共的国防开支跟美国相比,会比外界想像的更接近。

这等于在暗示,中共正在挑起与美国的军备竞赛,美国将不得不回应。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也说,“我们已经清楚阐明我们对中国(中共)持续谋求军事发展感到担忧,这只会加剧本地区及其它地区紧张情势,这也是我们将中国(中共)视为首要挑战对象的原因之一。”

10月21日,拜登参加CNN组织的“市民大会”(town hall),称“我们有承诺”(We have a commitment)保卫台湾,打破了以往的战略模糊。随后,美军驻台或帮助台湾军队训练的信息不断发酵。

10月2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声明,美国鼓励所有联合国成员与美国一起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事务。

美国政府虽然回避新冷战的说法,甚至不愿意及时捅破“斯普特尼克时刻”的说法,但新冷战还是来了,美国只能应战,台湾成了中美新冷战的前线之一。

美国似乎还没有准备好应对新冷战?

拜登对台湾问题的表态,一度成为外界讨论的焦点,白宫还试图为此降调。这表明,美国似乎尚未准备好应对一场全面的新冷战。

曾经的美苏冷战可谓惊心动魄,双方各自组建军事同盟,在全世界展开激烈对抗,伴随着核武器竞赛、太空竞赛、间谍战和宣传战,以致于为了减缓核战争的风险,双方都曾试图缓和。最终,前苏联1991年解体,冷战结束。

今天的美国人、西方人和大多数国家应该都不愿意再次经历类似的冷战,这属于正常社会的正常人思维;但面对不正常的中共政权,和中共领导人不正常的思维,一场新冷战又无法避免,美国没有准备好恐怕也不意外。更何况今天的新冷战范围更广,对美国的威胁更大,目前中美供应链短缺造成的影响可能仅是开始,美国和盟友有多少资金在支持中共,有多少技术在帮助中共发展武器项目,美国有一些人宁愿不知道;当然,还有人不想提及疫情追责的烫手话题。

近日,美国空军和太空部队前首席软件官查兰(Nicolas Chaillan)接受新唐人电视台专访,他认为官僚主义、孤岛状态、自负心理正在拖美国的后腿。他还表示,在人工智能(AI)和网络安全方面,中共正在取代美国,留给美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查兰认为,中共毫无疑问是美国的敌手,而不是竞争对手。中共的价值观与美国相悖,并大规模投资作战能力,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威胁。他认为美国面临的下一个大问题是台湾,台湾是主要的芯片生产地,涉及到人工智能之战,芯片尤为关键,中共也会因此针对台湾。

应该说,要不要正视新冷战,美国各界还在挣扎之中。

10月28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一致通过《安全设备法案》(The Secure Equipment Act),以阻止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五家中国公司的设备进入美国电信网络。

该法案由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民主党参议员马基(Edward Markey)共同提出。卢比奥说,“像华为和中兴这样的中国(中共)国有企业是众所周知的国家安全威胁,在我们的电信网络中没有立足之地”,“拜登总统必须迅速将其签署为法律,以便中国共产党不能再利用这个危险的漏洞。”

美国政界已经认识到了中共的巨大危害,不少人试图有所作为;新近组成的美、英、奥军事联盟AUKUS也是一个例子。但美国政府还没有全面应对新冷战的一整套策略,美国政府表现出的犹豫不定和被动,一再造成了中共领导人的错觉,导致中共变本加厉,明知实力不济,却屡屡高调挑衅,美国已经无路可退。

中共挑起新冷战的又一轮动作

围绕习近平的连任,中共内部正在陷入一场激烈内斗,表面上也在某种程度上要缓和中美关系,9月份就暗自提出了新的气候承诺,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共放弃了针对美国以攻为守的策略。

10月8日,习近平与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通话,试图缓和中日关系,以分化美日关系,但岸田文雄却“坦率地提出了两国之间的问题”。随后,10月18日,5艘中共军舰随5艘俄罗斯军舰罕见穿过日本本岛和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中共军舰绕行日本本岛一圈。

中共对日本软硬兼施,对欧洲也开启了新一轮拉拢。

10月13日,习近平与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话。10月15日,习近平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通话。10月26日,习近平与法国总统马克龙通话。中共一再称“全面战略伙伴”,只是没能得到对方的正面回应。

10月29日,习近平与英国首相约翰逊通话,放弃了“战略伙伴”的说法,但提出“妥善处理分歧是关键”。

中共并未放弃拉拢美国的盟友,针对的目标还是美国。10月30日,习近平在G20峰会上发表视频讲话,再次炫耀“向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超过16亿剂疫苗”,仍然试图通过疫苗外交,千方百计要压过美国。

习近平还说,“应该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维护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还称“中方倡议举办产业链供应链韧性与稳定国际论坛,欢迎二十国集团成员和相关国际组织积极参与”。

习近平没有亲自出席G20峰会,但中共仍然企图和以往一样,继续不遵守贸易规则,并试图在G20之外另起炉灶,还是准备与美国继续分庭抗礼。习近平也再次推销“一带一路”、“数字经济、互联互通”,并反对“人为搞小圈子,甚至以意识形态划线”,同样明显针对美国。

10月29日,中共外长王毅会见了意大利外长迪马约,把中意关系升格为“优先合作伙伴”;只是意大利外长没有正面应和,而是“强调了恢复两国之间直航的重要性”,在阿富汗问题上“强调国际协调在捍卫人权、人道主义援助和反恐方面的重要性”;希望“中国重返人权对话”,并“特别强调了意大利对新疆和香港局势的担忧”;在台湾问题上,“希望对话、缓和能够占上风”。

G7国家中,中共这一轮连续接触了5个,只差美国和加拿大。虽然中共并未达到目的,但还在企图打破西方联盟,继续与美国全面对抗。

无论美国政府是否愿意承认新冷战,中共不断挑起的新冷战都越来越真实,白宫想不接战也不行。美国不能再零敲碎打、被动应战,制定和实施一整套主动的制胜策略迫在眉睫。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