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房地产税成中共鸡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为期5年。这就将房地产税立法又推后五年了。其实,征收房地产税的呼声由来已久,早在2011年上海、重庆试点房产税,2013年酝酿房地产税立法,2017年房地产税被列入五年立法规划,但就是出不来。对中共而言,房地产税立法为什么就如此之难呢?

笔者以为,这个难,恰恰暴露了中共的丑陋政治生态和中国的经济困境,房地产税成了中共的鸡肋。

先谈中共丑陋政治生态对房地产税立法的阻碍。在中国,有一项与房地产税相关但比房地产税难度更大的立法,这就是有“阳光法案”之称的“财产收入申报法”。1994年,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将《财产申报法》正式列入立法规划;可是,至今已27年,毫无进展。习近平反腐败、“打虎”,一度声势浩大,却也没有乘势推出《财产申报法》,为什么?核心问题是中共腐烂透顶了,全党腐败,真“反腐败亡党”。因此,《财产申报法》怎么能够出台呢?而中共官员财产的一个主要载体是房产,媒体披露出来的“房叔”多得数不胜数,房地产税立法自然也就命运多舛了。例如,今年10月19日,《华尔街日报》独家报导,在中共党内出现负面反馈后,当局原计划在大约30个中国城市进行房地产税试点的初步建议已被大幅缩减。

各界有个越来越强烈的共识,就是:征收房产税是一项政治改革,是一个国家政治透明化的基石。现在,中共政局日益向左转、内斗激烈,已不是政治改革停滞的问题了,而是政治僵死的问题了。房地产税立法对丑陋政治生态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习当局左右为难。

再来说说中国经济困境对房地产税立法的掣肘。略谈三点。

第一,中共讲“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实质是把追求一定的经济增长率当作解决经济社会问题的主轴,例如“十三五”就要求GDP年均增速保持在6.5%以上。虽然“十四五”(2021-2025年)和2035远景目标纲要中没有提出明确GDP增长目标,但并不意味着不要GDP增速。中共目标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意味着人均GDP要达到2万美元,而2020年人均GDP是一万美元,也就是说15年间人均GDP要翻一番,按照这一目标,中国每年的GDP增速需要至少保持在4.7%。

而中国经济增长已对房地产形成了一定依赖(例如,有研究认为2016年房地产业对GDP增速的贡献度达到了35%),这是难以戒除的,尤其这些年经济增长率持续下滑,更不敢去主动捅破房地产泡沫(虽然房地产泡沫最后一定会破裂,那时更惨)。中共也不想戒除房地产依赖症,只是想减轻依赖的程度,它追求的是房地产的可控发展,建立调控“长效机制”。这就决定了,在中央层面(中央是主要推动者),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力度的有限性。

第二,地方土地财政已历多年,路径依赖严重,对房地产税有抵制情绪。例如,上海、重庆在2011年就试点房产税,却搞得不痛不痒,对房价上涨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对地方财政而言也是杯水车薪。研究表明,地方政府偏好土地出让金收入(根据官方数据,地方土地出让收入从1998年的507亿元,一路飙涨至2020年的8.4万亿元,增长165倍,占同级地方政府广义财政收入的三成以上),而开征房地产税会压缩土地出让金收入规模;同时,虽然远期看来房地产税给地方政府带来的收益是巨大并且可持续的,但对于任期只有 3-5 年的地方官员来说,等于是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来为后继的官员打通上升的渠道,他们是不愿意的,而更偏好短期内能够带来更大 GDP 增长的经济发展方式。这就决定了地方对房地产税的消极性。而房地产税恰恰又由地方制定细则、进行征收,可以想像,中央地方在房地产税问题的博弈会有多激烈。

第三,央行报告《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显示:其一,城镇居民的拥房率已经达到了96%,其中拥有两套房的占比31.0%,拥有三套房及以上的占比10.5%,户均拥房1.5套;其二,中国人近70%的财富是房子。但这些都是建立在债务之上的。且看两个数据。一是西南财经大学和蚂蚁集团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的家庭债务收入比(居民负债总额除以可支配收入)达到了121.6%;一是央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个人住房贷款余额约为34.4万亿元,占个人贷款的54.5%,也就是中国个人债务中超过一半是房贷。中国人的财富和负债如此高度集中在房产上,是非常危险的,这就决定了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的极端谨慎,弄不好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后果难以想像。

结语

从经济上讲,许多研究表明,房地产税不能抑制房价上涨,接续土地财政也不太现实。从政治上讲,征收房产税会要求一个国家的政治透明化,影响是巨大和深远的。从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角度讲,在西方房地产税也叫做财产税(Property Tax),是私有的;而中国的房地产税,从广义上来讲应该属于不动产税的一部分,但中国的商品房是建在国有土地出让的土地使用权基础之上的,在租用的土地上对房地合一征税,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个很好的先例。所有这些都表明,中共征收房地产税是给自己出了个巨大的难题。中共不一定会死在这个难题上,但这个难题可能会加速中共的死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