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专访马克:中共高超音速武器为何让美国关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09日讯】专访马克:中共高超音速武器使用了哪些技术?美中是否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军备竞赛?| 方菲访谈 11/08/2011

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特别节目。英国媒体近日披露,中共在夏天两次试射高超音速武器。随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在采访中证实了此事,并称之为非常接近斯普特尼克时刻。1957年前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领先美国,给当时的美国带来极大的震动。那颗卫星的名字就叫斯普特尼克。那么中共的试射到底使用了哪些技术,为什么让美国紧张?美中是否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军备竞赛

本期节目我们特邀军事自媒体马克时空的主持人马克先生,为我们做详细解读。马克先生您好。

马克: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为我们解读这个热点的事件。马克先生,我想先请您来讲一讲,中共测试的这个高超音速武器这个事情,是让美国高度关注,美国的反应比较,外界看到它是相当关注的。之前我们看到有不同的专家有不同的分析,有人说中共这个技术是当年苏联的翻版,但是也有人说,中共的这一次测试有突破性的技术。那我想先请您跟我们介绍一下,中共的这次测试,它主要使用了哪些技术呢?

马克:中共的这次测试主要是令人关注的地方有几个,一个是它能够环绕地球飞行。再有一个,就是它载入大气层的时候,可以突然改变路径,这就是所谓的高超音速滑翔体技术。在其他的媒体当中有提到了,说中国这次的这个发射,它采用了类似于苏联的部分轨道轰炸系统,就FOBS的这种技术。但是它实际上是可能是在原理上接近这种,就是参考了苏联的当时的弹道的这种技术、理论。

但是它在那个载入大气层的时候,它采用了一个新型的属于一种进化版吧,就是滑行体的技术。那滑行体的技术,它就是说它是相当于原来的这个弹道导弹的一个进化版。那它的速度虽然说比那个弹道导弹要慢一些,但是它在大气层当中,可以进行较长时间的滑行和机动。那这样就是导致了现在的导弹防御系统,就难以追踪和定位,还有拦截。不过华盛顿2:49?的这个问题,就是说它也不是一个就是特别新的话题了。

实际上,美国是从1940年代开始,它就研究过这种高超音速武器的这个,从理论就开始,1940年就开始了。但是技术它也一直在持续地开发的,只是没有转化成实际的武器。FOBS 的这个方式可能就是跟以前的弹道导弹的实际技术是有些关系。因为在美苏冷战期间,大家都拚命地研发弹道导弹,那实际上为了防御这个弹道导弹,美国就开发了导弹预警系统。

但是,因为当时的技术,就是弹道导弹的射程是有限的,大概也不会超过一万多公里。所以苏联的这个弹道导弹几乎只能会从美国的北方射过来,所以它不会从南方射过来,所以说美国就是向北方设置了很多的这种反导弹的预警雷达。那苏联为了避开这个雷达,它就发明了所谓的部分轨道轰炸系统FOBS。那它就是说把火箭送到一个竞技轨道上,然后它绕到美国的南方,或者从南极再绕一圈,然后从美国的南方发动进攻。

这样的话,对美国的威慑力就会变得更大了。我想这次中国采用的这种试射的滑行体的这种测试吧,那它基本上来说,它是借鉴了FOBS的理论和实际的一些技术。但是它最后的这个阶段进行了一些升级和改进。所以说还不能说完全是参照了苏联或者俄国的技术吧。大概我是这么认为的。

主持人:就是苏联的这个系统FOBS,这个是您刚才说的是苏联冷战时期发明的。但是这个我听您之前在节目中还提到了,就是中共这个技术中,也参照了之前钱学森的一个他的理论,叫钱学森轨道是吗?跟我们讲一下。

马克:对,这个是涉及到了就是所谓的弹道的理论了。因为弹道导弹就是说,以前的洲际弹道导弹,它一般来说是先是用火箭助推器,用抛物线的形式把导弹推向了太空。然后,它丢掉助推器以后,导弹的弹头就是靠着动能冲向目标。因为它中间是要出大气层,然后,它再返回大气层。所以在返回大气层的时候,它就涉及到一些所谓的弹道的理论。因为它是从空气密度小的太空,然后进入空气密度大的。

就是上面是几乎是真空的方式,然后逐渐是进入空气密度大的大气层。所以说在那个时候,如果说这个弹头的角度,如果说发生变化的话,那它可能有,就是一开始它有桑格尔理论。就是最开始纳粹德国的时候,它们提出来的一种桑格尔理论。就是它是在大气层外面进行弹跳一样的,就是像打水漂一样的。然后它延长它的射程,然后再选择一个角度,再进入大气层。

1940年代,钱学森在加州理工大学进行空气动力学研究的时候,他就改进了这个桑格尔弹道的理论。然后,它是导弹进入大气层的时候,它不像桑格尔那样再进行弹出去,然后再多次打水漂,它不是这样。它是直接就进入大气层,然后是转为平飞,然后就是在平飞的过程当中,它逐渐地进行机动,就是说调整它的弹道,然后它再选择一个时机冲向目标。所以说 他的这个理论,相当于一个是和正常的这种抛物线相比,变得更加复杂了一点。

但是他只是把原来这个弹道导弹的理论,稍微进行了改进,让最后是更加难以观测它的这个整个的路径是什么样了。所以说后来当然在1940年代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计算机,而且所以说他们提出的这个理论,只能是作为一种,就基本上来说是一种理论上的讨论了。但是后来也是因为有了一些超级计算机,有了这些计算能力以后,然后这个弹道就慢慢地就变为可行了。

主持人:所以其中也有超级电脑技术是吗?

马克:对的,因为整个的这个,虽然说这些武器,特别是在空气中飞行的这些武器,它都可以进行风洞实验。风洞实验但它只能提供一些数据,不能够实际地去模拟真实的在运动当中是个具体什么样。所以他们在风洞当中获得一些数据以后,他一定要用超级电脑建立一个模型,然后它靠超级电脑来模拟计算。所以说超级计算机实际上是在不论是核武器也好,弹道导弹的,洲际导弹的研发当中也好,它是起着一个非常关键的作用。

主持人:那是不是今天中共的超级计算机技术也是发展的比较快呢?

马克:对,超级计算机技术,中国实际上是受制于芯片。因为实际上来说,能够设计制造芯片的公司都不在中国。实际上《华盛顿邮报》在今年4月份曾经有个长篇报导,就是关于中国超级计算机的问题。那这里边实际上有一家公司,中国实际上原来它是有一个国家超级计算机,超级计算中心。那这个公司很早就被美国进行了制裁,然后它就不能够获得制作超级计算机的芯片了。

所以后来中国就成立了一个叫做天津飞腾。那这家公司它与国家超级计算中心,还有国防科技大学等合作,它进行制作更加有名的,就是天河三号超级计算机。然后这个天河三号超级计算机,它具有每秒一百万亿次的超大规模处理能力。然后实际上,作为研究弹道导弹的中国空气动力学研究与发展中心,它在2018年和2019年发表的论文当中就提到了,它们所使用的超级计算机,它是使用了飞腾的1500和2000系列芯片。那这个飞腾公司它怎么能拿到芯片呢?因为美国对中国军用的芯片是实施制裁的,是实施封锁的。

那飞腾就是说,它是以一个新的中国超级计算机公司来出现的。然后他向……通过美国硅谷的两家公司叫作Cadence和Synopsys来设计芯片,高端芯片,然后它委托台湾的台积电来制造,然后说是用于民用的超级计算机。但是实际上后来很多数据、很多公布的这些数据都能知道,说飞腾它主要的股东,实际都是中国的军方和国家政府机构的人物。而且它的那个据说,它相当于利用了美国法律的漏洞,然后与台湾的公司合作,然后它获得了这个芯片。然后就是……因为中国的体制呢,它相当于是个举国体制,就跟原来的苏联是一样的。就是所有的大学、公司和研究所,都可能会参与这个军工研究。即使说是一些综合性大学,它本来是不涉及军工的,但是他们的研究人员也是可以申请军工项目,然后从军委那拿到资金做军工研究的。所以说像飞腾公司这样的背景,它本来实际上它很多的这个股东,就是中国的军方,所以说那它更是会直接参与这个中国军事的用途。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在中共这边是所谓的“军民融合”,所以除非就是说西方你对于民用的也一概的……就是禁止,不然的话就是很难堵住这个漏洞。

Mark:对的。因为中国可能很多公司都是会打扮,外边包装成一个私人企业,所以说你可能根本就……按照美国这个审查制度来说,它可能根本就不属于被管制的范围,所以说实际上是很难封堵它的来源的。

主持人:对。那您刚才提到了已经几个技术了:一个是苏联过去的部分轨道系统,然后钱学森的轨道理论,还有这个滑翔器,就是超高音速的这个滑翔器,那当然还有超级计算机。是不是这次中共的测试,它比较成功的把这些技术都融合在了一起,所以是这一点让美国非常高度关注呢?

Mark:这个实际上让美国感到惊讶的呢,就是滑翔体这个技术本身来说,并不是说让美国感到那么特别的惊讶。因为什么?就是中国以前曾经开发过东风17这种滑翔弹吧,可以叫作滑翔弹,但是它的那个射程一般是只有二千多公里。所以说,美国因为是从60年代的时候,它就已经做过这样的测试,就是关于滑翔体的测试,所以说美国它实际上很早就是把滑翔体的技术,它是作为一种战术武器来划分的。它并没有把它作为一个战略武器。那战略武器和战术武器的区别就是说,第一个,战略武器它能打得很远,就是射程非常非常远,然后另外一个就是说,战略武器它的杀伤力会非常大,就是它可以造成大规模的伤亡。

这个美国它在做这个滑翔体研究的时候,因为它是把它归类为具有一些战略意义的战术武器,特别是它不想把它扩展成为一个战略武器或者核武器的级别。中国这次它相当于……这次试射的结果就是说,它因为它那个射程非常远,而且它能从美国的南方发动进攻。另外一个就是说它相当于把战术级武器的这个扩大到了一个战略级的级别。这样的话,它就会引发中美俄的这个三方的激烈竞争。因为一旦升级到战略级别,变成一个战略的新武器的话,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包括俄国也是会这样,那它不会容忍其它的国家超越它。所以它们这三方的话,它会引起非常激烈的竞争的。因为就像冷战时期的洲际导弹的这种竞争,一样的。

因为这种武器一个很关键的,就像当时刚刚发生有洲际导弹的时候呢,就是说大家都没有一个有效的拦截手段,也不能够预测这种导弹。所以说呢,大家就只能够拚命的来增加自己导弹的这个射程和数量的优势,这样,然后同时让发射变得更加隐蔽,避免对方的察觉。所以那个时候就大家拚命的在生产核武器,拼命的在生产导弹,然后呢数量都能达到了几千上万枚。然后到一定程度以后,大家觉得这个事情实在是威胁太大了,双方都有点控制不住的时候,大家可能会坐下来谈判,然后呢就是说把双方的这个核威慑能力慢慢的降下来。那现在这个就是滑翔体技术、滑翔弹的技术,它也面临着类似原来洲际导弹当时刚刚出现的那种状况,就是说现在大家都没有有效的拦截手段。那虽然说美国有一些在太空中的监控手段,但是它现在也不能够很好的拦截它。所以说呢,美国在这种情况下,它肯定会只能是不断的增加这方面的研发,然后呢它也是生产各种各样的滑翔体的导弹,然后把它们的射程也拉到了足够长,这样的话它就觉得才能够双方平衡。所以说这个问题呢,现在美国呢它关键的问题就是说,当它发现中国具有这个能力的时候,虽然说它这一次的射程、就是它的精度可能还是有一点问题,就是说可能差……

主持人:就是差30公里……

Mask:对。但是对于战略武器来说,这30公里差距不是特别大,就是对于美国来讲,你只要能打到它本土,它就已经觉得非常的不爽了。而不像中国,中国的话它是说因为像中国和原来的苏联是……美国打它,它也没有办法防御,它只能怎么做:我想办法能够到你,那就已经是我的胜利了。就是所谓的一个叫作“不对称的优势”。所以说它现在也是这样,美国是感觉到这个天平有点偏了。不是说它这边没有……它这边已经被中共……虽然说中共在整体上来说跟美国还是有差距的,但是它在某一个项目上它只要能够有所突破,那美国就觉得不行,这个天平我一定要扳过来,所以这个时候对美国来说,它只能够加大力度去研发更多的超音速武器,然后去从数量上和射程上它来够压制中国。

主持人:所以我的理解是:您的意思是说并不说中共这个东西有多么先进,别人达不到。而是说美国没有想到它会这样的去做。那一旦发现说,它确实现在开始往这方面去发展了,那美国也就得赶快……得赶快在这方面奋起直追。所以就是说,您请讲。

Mask:对。因为美国实际上比较希望避免这个太空军事化的这个问题。它在2010年到2011年的时候,它曾经制造过这种超高音速导弹的样机,而且他还进行过试射。2017年的时候他曾经做过一次试射,那当时的射程三千多公里。但是奥巴马时代的美国五角大楼的官员,他是希望就是说,因为如果一旦美国把它真正的军事化了的话,做成实际的武器的话,那么俄国和中国肯定接连就会去追赶它。所以说就会造成一个这个太空军事化的竞争加速,所以说他们当时就搁置了这个超音速飞行器的研发。

然后,因为美国实际上它经历过超音速武器当中……,它实际上超音速武器当中它有两种,一种是在空气中飞行的这种超音速武器;另外一种像弹道导弹那样的,就是说它发到太空上以后,再回来,然后就是以这个滑翔体的任务方式再进行进攻。美国的这两方面它都比较有技术研究,特别是在空气当中的这种超高音速武器呢,它做过很多次样机,而且它也实际飞行过,5马赫或者6马赫。所以说它在这方面实际上是比较成熟的。但是它对于弹道导弹的这个滑翔体的技术方面,它没有做特别多的这个深入研究。所以说呢,它没有想到中国悄悄的在这几年利用了一些,它能够从外部获得的一些技术,包括从超级计算机,然后包括一些材料,因为滑翔体需要……因为它在进入空气的时候,因为速度很快,与空气的摩擦当中会产生大量的热,所以弹体本身的温度会非常高,大概上千度。所以说它还需要一种特殊的材料,那这份材料据说呢,中国也是通过一些日本公司获得了一些技术,然后开发出来的。所以说他在这种利用这个一些外部的一些资源,然后它获得一些技术以后,然后他在短时间内就能够而且投入了相当大的资金,它快速的就是悄悄地就把它做出来了。这个呢是让美国比较就是没有意识到的,然后他现在呢,就是说突然感觉到一种警觉吧。

主持人:对,其实这次美国的反应很有意思啊,他第一个反应呢,其实就是中共它的测试是在夏天,那现在中共是否认它自己测试这个高超音速武器,但是我想就是对于美国来讲,它应该是完全有能力监视到,或者监督到中共的这个试射,对不对,那么他在这方面的信息应该是比较准确的,这方面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他是不有这样的能力?

马克:对,实际上因为媒体报导的时候,没有讲这个消息来源,具体是哪里,但是呢,根据我的这个观察吧,就是说这个很有可能是美国军方,首先透露出来的,因为什么?因为中共在这个研发,包括一些其他武器的时候,它一开 始的时候都是完全悄悄的,它在搞。然后呢,它在比较成熟了以后,它才慢慢把它讲出来的,就是跟苏联实际上是一样的一种方式。

所以说它在没有成熟,或者是没有太成型之前,中共应该是不会去主动讲这个问题的。因为它如果还没有成熟他就讲的话,所有的这个公布这个事情的话,他就会引起这个美国,和俄国的这个警觉。那他们都会,因为这两个国家在这方面的那个积累是比较多的。如果说美国和俄国警觉了以后。他就会加大投入,然后呢迅速的在这方面就起来了。所以说呢,中国的优势就可能会没有,因为他过早曝光的话,这个事情呢。所以说,我觉得这个事情肯定是美国的军方情报主动地叫媒体曝光。然后呢,想通过这个媒体的这个效应,然后来达到让这个西方特别是美国,对这个事情的警觉。然后加大在这方面的投入。

那就是说,美国为什么能够知道这个中国发射这种导弹呢?实际上这也是根据那个原来这个在美国和苏联的这个洲际导弹的竞争的时候,美国就意识到了,说地面进行预警不太有效了,或者是地面的防御的能力呢,就是你首先来说你要知道它这个导弹什么时候发射,这样的话,你才有可能在地面进行拦截和防御。导弹在发射的时候,它这个火箭助推器呢,它会喷出数千度的这个火焰喷流,然后它的这个飞行轨迹上,它会留下几公里长,然后温度持续到几百度的高温尾气,所以说你看到那个在那个就是导弹发射的时候,后面都喷着浓烟。而且这种那个高尾气,它就很容易就用红外探测器能够发现。所以说美国也是受这个启发吧,所以说它就开始建立了,就是太空的这个红外导弹预警系统。

那冷战的时候,它已经开始一点点建立了,那叫做国防支援计划叫DSP。然后这些卫星是位于地球同步轨道上,就是大概离地面三万五千多公里的高度,它每分钟能够扫描地球,就是它大概三颗到五颗,三颗吧就可以把地球整个的覆盖掉。所以它每分钟在地球上扫描六次。那在海湾战争期间,美国的爱国者反导系统能够大战伊拉克的飞毛腿导弹。它实际上是DSP这个预警卫星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就是它能够及时发出早期预警,然后让地面的这个反导系统有足够的时间反应。然后DSP它的那个后继者是叫天基机红外线,那是美国觉得DSP系统还不够那么完善。所以它后来又发展了这个天基红外系统,天基红外系统也叫SBIRS。

天基红外系统它使用的是红外平面阵列,它视野更宽广,它能够发现这个中远程这个战术导弹目标。然后它有一种叫做大面积凝视阵,就相当于把这个发现了这个目标以后,然后把这个目标拉近,然后再近距离观察,就相当于就像照相这个望远镜头一样。它能够对这个战术目标进行细节的观察,然后它能够知道它的这个弹道跟踪能力,然后型号都可以看到。而这两个系统,就是SBIRS它的精度是要比DSP要高得多得多。它的探测距离能够达到一万公里以上,然后呢分辨率可以达到几十米,甚至只有几米。然后美国开发了这套这个太空的这种红外导弹监视系统呢,实际上是已经很成熟了。所以说它对于世界上所有地区的,因为这个导弹的或者这种发射上基本上是以北半球为主,他对所有的地区都能够时时的观测,每天都能观测很多次。只要你导弹一发射,他就能够马上就捕捉到目标。然后呢,它进行近距离放大,观察一些细节。那中国的这次的测试,就是按照那个美国那个26:12**杂志这个说法呢,就是它为了躲开美国的这个监测,它是以这个民用的方式来发射的,就是他用的是长征二号丙这个火箭,在八月二十四号左右,它进行发射。然后当时他选用了一个民用的一个保密的型号。本来他每个这个火箭发射他是有编号的,在这之前的那次的发射它叫Y76,然后在这次发射之后Y78,中间有个Y77他就跳过去了,然后他用了一个完全不清楚的一个编号,然后放在那里。这实际上是有点混淆视听,让美国不知道他当时要做什么样的实验。然后他把这个卫星器发射到地球轨道上之后,然后他接着那个地表,就是所谓的近地轨道来然后进行飞行,飞行了以后,飞行了一圈左右,然后又重新返回大气层,然后它击中了地面目标。

所以他那个之前,他是以这个民用的这个发射的这个方式来迷惑这个世界,但是呢,美国的话,因为他有整个的这个所以有监视系统,所以说了,他能够就知道实际上你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而且这个飞行速度,和那个凝视阵的方式,他可以进行放大观察,所以说它实际上整个的,就能够监视了他的实际的整个的测试的过程。包括对它的精度啊什么的,他都应该有所了解。

主持人:是,所以就是说美国,因为我看有人分析说他八月份其实就应该知道中共做了这样的一个测试。但是可能说,对于他们来讲,他们当时有一点震惊,所以他们还在考虑说如何应对,然后十月份的时候,可能想好了,就是要把这事儿捅给媒体,那大多数人分析就说,他让媒体去曝光了,其实就是说,反过来对美国的这个对国内的施压,就意思说我们要在这方面能够多去发展,是不是也是有一个就是问国会要钱,这样一个问题,是吧?

马克:实际上这个就是说这可能和美国的现在这个政治气候有关。因为什么呢?二战的时候,二战之后呢,共产主义阵营扩张的这个势头很盛,所以说民主国家呢,处于一种守势,所以这个社会上反对和抵抗共产主义这个意识还是很高涨了。所以说二战之后的这个冷战对抗,才能那么激烈和持续。而且当时的这个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是持坚定的这个反共立场。然后1960年上任的那个很年轻的肯尼迪总统,他也是坚定地要推进这个美国的国防高科技发展的。所以说,他们当时就是在所谓的这个史普尼克号那个事件吧,就是苏联抢先发射这个卫星,为什么美国如此的震惊,而且当时马上就把这个美苏的对抗的这个级别一下就提高了。因为当时的这种政治气氛,我觉得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政治气氛。

而现在呢,中共和苏联有很大的不同,它是什么呢?它利用这个经济手段,向这个西方国家进行了一些渗透和拉拢。所以说呢,而且美国的现在这个民主党,或者说有很大一部分民众,他更倾向于社会主义路线。那欧洲,他的社会主义化是更厉害。所以说整个社会来说,对于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它就没有那么排斥。所以说,中美对抗能不能达到冷战时候那个激烈程度呢?我还是比较质疑的。那我们实际上也可以回顾一下,就是斯普特尼克危机的时候,当时美国做出了哪些反应呢?就是1957年10月4日苏联抢在美国前面发出了人造卫星史普尼克1号,也就是卫星1号。然后美国当时实际上在1957年前一段时间,它已经做过两次卫星发射的实验,但是都失败了。然后它在苏联发射第一颗卫星之后,大概四个月左右吧,1958年2月1日的时候,它采用这个叫朱诺一号的火箭,成功发射他们的第一颗卫星叫探索者一号。那个时候史普尼克危机实际上在美国连发了一连串反应,实际上也为了美国以后取得主导权奠定了基础。

其中第一个反应就是1958年2月,美国政府就成立了一个研究设计能力的高阶防疫部门叫做高等研究计划局,叫DARPA。这个DARPA到现在还是主导美国美军前瞻性科研活动的。还有一个就是艾森豪总统在1958年7月批准成立了国家航空航天局,就是大名鼎鼎的NASA。然后NASA就开始推动了第一个载人航太计划,水星计划。然后当时美国因为受了这个震惊以后,就开始了一个培养新一代工程师的教育计划,然后让科学界获得了大量的研发资金。在那个之后,第三个就是美国开启了一个研发洲际导弹,北极星弹道导弹计划,然后肯尼迪总统当时就要求美国的洲际导弹数量一定要超过苏联的。所以说这样的话,双方就进入了一个非常激烈的太空领域的竞争。

所以说1961年4月12日苏联还是抢先于美国将加加林送入地球轨道,就是人类一次3215上入。它也是让世界震惊,但是这次美国没有落后太多,它只用了三个星期也就是1961年的5月5日,它就把艾伦•雪帕德就送入了太空。所以说上一次在那个卫星的时候,就是人造卫星的那个时候,美国落后苏联大概四个月的时间。那这次让人类上入地球轨道,美国落后了大概三个星期。不过在这个之后,美国追赶的速度就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然后它慢慢的就取得主导权,苏联在这个冷战当中它就失去了科技领先的优势。所以说这个过程像苏联或者是中共,它们都是采用了一个属于不对称优势的方式。就是它在个别的这个项目作为突破,然后宣传它的科技实力,但是反过来讲它对美国来说它会产生一个强大的反弹。这个反弹的过程当中可能会反过来会反噬对方。

主持人:所以这一次米利将军说中共试射高超音速武器,可能是非常接近于一个新的斯普特尼克时刻。他这样发出一个警告也是有好处的,是吧!就是您怎么解读呢?

马克:对,因为斯普特尼克是指红色大国对美国构成了一个重大冲击的这么一个冷战升级的事件。所以他讲的意思就是说对抗就要升级才行,就相当于是什么?美国是后发制人,就说美国我可以研究科技但是3405不遇到技少。但如果说中国你先运用到武器上的话,对于美国来说那真正是有威胁,就像当时苏联先发射卫星一样。对美国来说,它整个社会就会感到威胁。

所以说它一旦感到威胁的话,美国肯定会要采取措施,就像我刚才讲的就是斯普特尼克危机之后,美国采取哪些措施。这些措施当中现在来说还是积极有效的,有些方面。这一次我不知道,因为这事实上跟拜登总统他们的政府对于中共的一些策略有关系。那从军方的角度来说,他是认为这个一定要加以遏制,或者说美国这方面必须做出努力。那这个事情肯定会刺激美国军方,它向美国国会要求更多的经费来加速这个高超音速的研发,还有这个防御系统还有这个太空监视系统。所以说这个事情肯定只是一个开端,我是觉得它会提升中美对抗的激烈程度和它的高度。而且可能会影响到美国以后对中国的科技的出口的管制程度或者范围。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请您很快分析一下。就是您觉得美国下一步应该怎么回应?但因为拜登政府牵扯到,我们不知道政府它运作和它的意图。但是就您的分析,您觉得美国应该怎么做?另外这是不是实质上已经在引起美、中,甚至美、中、俄三国之间的这种军备竞争?

马克:从美国军方的角度来说,它肯定会必须作出回应的。因为这个是对他们来讲,美国一定要保持战略上的优势,这是美国的一贯的立场。所以说美国军方的话,包括我看了这一次中共做的这次试射以后,除了米利将军他出来讲话以外,然后美国很多这种军事科技的这种专业人士他也接受采访。就讲说美国一定要在这方面加大投入,然后去发展这方面的技术。所以说从这个技术角度来说,包括我看了有一个采访,它就是讲它实际上是相当于是联合美国所有的这些相关的企业,它共同要进行这方面的全方面的高超音技术的研发。那当然就像我刚才讲的,它在空气这种就是冲压发动机这方面,它已经有的优势。所以说美国这方面它肯定还会继续地保持优势,甚至说加大优势。

另一方面美国肯定会在这个弹道导弹或者FBS竞技轨道的这种武器,就是所谓的天基武器方面进行发展。这方面美国并不是说没有基础,而是说它怎么把它的科研技术转化成实际的武器,这个是需要一些过程的,也是需要大量的投入的。所以说美国军方,我相信肯定会在这方面是要求国会给予支持,然后包括NASA是会做很多相关的技术研究。在这方面NASA会联合很多院校或者研究所,在这方面去投入更多的这个经历吧,然后进行这方面滑翔体弹道的一些相关的一些基础研究。包括拦截系统,对于美国来说美国以前曾经提出过太空的导弹的拦截系统,但是后来也是因为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了,所以说这个整个的计划也就束之高阁。但是美国本身来说它有很多这种设想,而且它也做过这种激光武器的研究。

现在来说激光武器技术慢慢变得越来越成熟了,那美国现在已经装备的最高的300千瓦级别的激光武器。它如果想要在太空拦截这个…因为你在地面拦截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的时候,我觉得美国肯定会走向太空拦截的发展。太空拦截的话大概需要一兆瓦,也就是一千千瓦级别的激光武器。这个对美国来说也并不是说不可能做到的,关键是在太空当中怎么获得能源,因为激光发射需要电力的。这部分来说美国它曾经提出过很多包括太空的这个核能技术,而且现在它也发了很多合同给一些美国的一些新创公司,来开发这种小型的核动力的核反应堆,就是可以太空适应的。那美国实际上至少来说它的前期的一些研究工作它已经开启了,比如说最后把这些东西怎么整合成一个武器,然后在这个实际当中能够发挥作用。这个可能大概需要时间,我觉得可能在10年左右吧,美国可能会真正的出现太空当中可以拦截导弹和激光武器。

主持人:好的,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可能先只能分析到这里。因为我感觉就您所说其实已经进入一种军备竞赛了,但是这个东西如果一旦开始,对中共来讲长远不一定是一个好事,因为它要消耗大量的这种国力资源、经济投入。

马克:对。因为中共实际上从美国的很多近期中共的军力分析报告当中,已经知道了。中共实际上从2010年开始起,它的这个整个的武器装备现代化和军事投入是在极剧的增长。它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种真正的军备竞赛的阶段了。当然从中国来说,因为那个导弹这部分它是比较隐蔽的,因为大家不太容易看到。所以说大家看到的往往是海军、空军的增长。中国海军的增长从2010年特别是习近平上台以后,它的增长速度是属于爆发性的,它制造了大量的军舰。军舰的整个的数量是超过了美国的海军的军舰数量,但是它的吨位还没有大型化,所以美国军舰比较大型化。所以它的总吨位还是跟美国有很大差距。

当然空军这方面它的发展进程也是很迅速的,一方面是从俄罗斯买进一些新的军机,然后它进行仿制。同时,它也从美国我估计是从美国获得了一些技术,然后它就做出了新一代歼-20和FC-31。歼FC31和美国的F35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那它这方面的实际上已经看到了它的威胁,但是这种威胁因为美国和中国没有接壤,所以它还没有让美国切切实实感到这个切肤之痛,因为它还在比较遥远的大洋对面。但是如果说导弹,特别是能够打到美国的这种导弹技术,如果说中国有了一个真的突破或者是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从美国社会的角度来说,它就会感觉到这种危险,那这个就会比中国海军和空军的发展对美国社会来说更具有震撼。我相信这个事情的经过不断地发酵,那肯定美国社会也会意识到这个事情,因为先从军方开始。

至于说美国政府的态度或者拜登政府的态度,可能会把这个事情也许淡化或者压制下了,或者是置后一下。但是我觉得美国社会它是一个信息自由的社会,当美国社会发现了中国在发展能够攻击美国的这种技术,而且它具有一些领先性的话,美国社会还会引起更大的反响和民意上的这种反弹。这样的话我想即使拜登不想直接跟中共发生冲突,那他在这种民意的作用下,他也会向这方面的发展。就相当于是人家逼到你家门口了,你也不得不做出回应的这种态度。所以说包括美国的议员,他也是在这个民意的基础上他也是做出判断。所以说如果这个社会的反响达到足够高的时候,包括议会与美国的国会也会在这方面拨得更款,投入更多的研究。所以说这种竞赛它已经开启了,就是说它已经不是现在才开启的,至少是十年前可能就已经开启了。只不过十年前那个时候的竞赛离美国感觉还比较遥远,美国还没有特别的意识到。

主持人:现在逼到家门口了。

马克:对、对。它现在如果能打到你的国土的时候,那美国的普通的民众就不会那么淡然了。我相信这种竞争只能会变得更加更加升级。

主持人:好的,是,那我们看一看接下来在美中军事对抗方面有什么样的发展。如果有其他的事件发生,我们会再请马克先生回来解读。那好,非常感谢马克先生今天给我们做这样一个详细的分析。我想观众朋友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反馈,都可以欢迎在视频下方留言。好,谢谢。

马克:谢谢主持人,谢谢观众。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特别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0YwmjPbErBQx

订阅 Youtube 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支持方菲:https://donorbox.org/rdhd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