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六中全会 注定失败的道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1日讯】《有冇搞错》。11月11日。

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特别有共鸣,和大家分享一下。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作者不明,但我认为他一定是个洞察世事的家伙。

文章不长,讲了几个故事。其中一个说,丹麦著名医学家、诺贝尔得主芬森晚年想培养一个接班人,在众多候选者中,芬森选中了一个叫哈里的年轻医生。

但芬森担心这个年轻人不能在十分枯燥的医学研究中坚守。

芬森的助理乔治提出建议:让芬森的一个朋友假意出高薪聘请哈里,看他会不会动心。

然而,芬森却拒绝了乔治的建议。他说:“不要站在道德的高制点上俯瞰别人,也永远别去考验人性。哈里出身于贫民窟,怎么会不对金钱有所渴望。如果我们一定要设置难题考验他,一方面要给他一个轻松的高薪工作,另一方面希望他选择拒绝,这就要求他必须是一个圣人。”

最终,哈里成了芬森的弟子。

若干年后,哈里成为丹麦著名的医学家。当他听说了芬森当年拒绝考验自己人性的事,老泪纵横地说:“假如当年恩师用巨大的利益做诱饵,来评估我的人格,我肯定会掉进那个陷阱。因为当时我母亲患病在床需要医治,而我的弟妹们也等着我供他们上学,如果那样,我就没有现在的成就了。”

还有好几个其他的小故事,比如妻子为了考验丈夫,让闺蜜去试探,最后的结果是离婚,丈夫和闺蜜跑了。还有,领导让业绩特别好的下属,在他们机构开发的房子中随便挑一套,下属挑了大房子,领导很不高兴,自作主张给他一套小房子,结果下属失去了大房子和领导的信任,而领导失去了一个优秀的业务人员。

文章说,人性本就是有善有恶,矛盾且复杂。如果抱着得到“善的结果”的期望,来考验人性,很多时候都会令我们失望,这是很正常的。

所以千万别刻意去考验人性,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因为,考验花瓶的坚硬,最后的结果是得到一地的碎片。

这个文章我认为好,是因为它让我们直视人性,不管人性之善或者人性之恶,也不管人性的高大上还是人性的庸俗琐碎,我们首先都要承认和面对。做人交朋友如此,当领导如此,国家制度更是如此。

今天突然谈这个话题,是因为我们要谈中共的六中全会,分析一下日后的走向。无论多么宏大高远的事情,最后其实都落在人性上。

先说结论,六中全会之后,中共将会有更激烈的内斗,中共内部将更加不统一,中国大陆将走向更大的混乱。原因就是,违背人性。过去这些年,党内官员灰色收入没了,向上升级的道路越来越窄了,各种利益团体派别都受到影响,说大家能够欢天喜地地接受了,团结在一个核心周围了,那是违背人性的。

这次六中全会要通过一个历史决议,全称很长,《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我们就称“百年历史决议”吧,做了很多宣传,搞了很多的铺垫,但其实目的就一个,而且所有人都知道,也就是路人皆知嘛,就是要把习近平放上共产党的神台上去,不是总书记了,不是核心了,而是“红太阳”级,起码是“北斗星”级的“伟大领袖”了。

这么厉害的人物,按照林彪的话说,一千年出不了一个,怎么可能受任期限制,当然要永远执政,带领中共,他们的说法是“从胜利走向胜利”,而且还要万寿无疆,这才符合中共的利益和人类的利益。

就这么一个目的,其他都不重要。

中共以前搞过两个“历史决议”,1945年的历史决议,决定了毛泽东的地位,1981年的历史决议,决定了邓小平的地位。现在这个历史决议,当然是要决定习近平的地位。但这次的百年历史决议,和以前有两点不同。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历史决议,都是内部权力斗争告一段落,内部已经有了基本共识,也就是说,它是一个结果。这次六中全会,权力斗争尚未结束,也没有什么人挑战你一个只做十年的总书记,但一旦要搞终身制,做伟大领袖,那就有挑战了。所以,这个百年历史决议,可能只是内部斗争的开始。这是其一。

其二,以前的两个历史决议,都是从失败向胜利的转折点上做出的。1945年,1981年,都是这种情况。但这次十九届六中全会的这个时机,感觉上并不是从失败向胜利的转向,更像是相反,从胜利转向失败。中国大陆经济成就,2012年前就已经差不多完成了,这两年反而是有问题的。

但最关键的,是北京现在的各种转向,都是建立在不承认和违反人性的基础上的。按照刚刚那个文章的说法,就是要测试人性。

最近这些年北京的政策,是剥夺体制内的灰色利益,切断了所谓“非制度利益链条”,受影响的是几乎所有的体制内人,从高官到低级官员,甚至是普通的公务人员。中共那套制度,体制内人员的利益,是建立在各级政府寻租权力之上的。公司要做个生意,老百姓要开个商店,甚至是平时生活中的琐碎小事,买车、上学或者医疗、找工作什么的,都会遇到这个权力的介入,只不过权力小一点而已。

所以这个利益链条是从上到下一连串的。因为中国不是法治社会,法律条文政策规定都是虚的东西,不一定要执行的,大家做出真正的决定,依靠的另外一套默契,这就是潜规则。比如党章中说,共产党是民主集中制,也就是开会的时候尽可以提意见,说什么都行,但一旦中央决定了就要执行。但现实中,党委开会或者是党支部开会,试问谁敢提意见?那叫做妄议中央,对不对。所以法律和党规都是这样的。依靠的是另外一套不能说的规则。就是潜规则。

习近平上台之后,抓了很多人。按照新华社的说法,开除了九十万党员的党籍,撤销了四十多个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咱们说一下,九十万就是中共党员总数的百分之一,四十多个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就是百分之十。以前可以做的事情,现在不能做了,以前的潜规则废除了,因为是潜规则,所以不能公开发文告废除,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因为不是依法治国,所以旧的废除了,还是要建立新的潜规则,但这个因为是潜规则,还是要在过程中慢慢建立,所以在中共党内官员都搞不清楚,很混乱,结果是什么?就是少做事,少说话,多观察。

所以两年前,北京要治理“懒政堕政”,就是因为这个,大家都不干活,不做决定,一慢二看三通过,先观察别人做了没有,如果没有,就矛盾上交,报告给北京,等待指示。武汉爆发疫情,河南大水,大停电,煤炭价格暴涨,房地产失控等等,我们在几乎所有的领域都看到同样事情。说穿了,这就是官场上的集体“躺平”,套一句民间的说法,“躺平即正义”,因为躺平可以躲过风头,可以少犯错,可以更安全。

这是专制体制的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其实,改革是否能成功,最关键的一个点,就是改革或变革,是否能得到更多的人支持。制度变化,不管是明着的变化,比如法律法规,还是暗中的变化,比如潜规则,都是如此,是否有更多的人支持,决定了是否能够延续下去,是否能成功。

除了官场反对的人很多,民间同样反对的人很多,因为民间很多人的利益也受到了损失。比如最近的割韭菜大行动,不仅是割大企业的韭菜,像房地产税这样的措施,就是割普通人的韭菜。北京高调说“共同富裕”,说是共同富裕,谁真正得益呢?咱们可以百分之百保证不会是低层的穷人得益。我们看到的失业更严重,物价更高,个人资产数值在下降。这都是最近几年发生而且加剧的。

我们回到开始的那个人性文章的观点。想要变革成功,别去测试人性,别去对抗人性,更不能寄望大家会损害自己的利益,不能以反人性的东西作为基础。但共产专制体制正好是这样一种体制,它要求大家丧失人性。

这种制度也有成功的,但代价极其高昂。比如毛泽东,毛泽东承诺农民土地获得成功,获得政权之后,依靠杀人维持体制,不算饿死的,毛时代杀了最少2000万人。现在中共高层也想走这条路?你们准备杀多少人?

还有北韩和古巴。

违反人性的制度,一定受到反抗,那么杀人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最后,就是权力交接这个难题。习近平也说这是制度成功的关键,古代是自然遗传,老子传儿子,现代社会体制是投票选举。共产党的专制制度正好卡在中间,这也是他们的一大难题。中共二十大据说要推出新的权力交接机制,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新机制一定是换汤不换药,搞不好可能连汤都不换。因为共产党无法解决合法授权这个问题,没有投票,当然就没有授权,既然不是你老子命生得好是个皇帝,那为什么就一定是你上去呢?

但放着一个皇帝的位置,对每个人都开放(理论上是这样的),却没有一个公开透明合法合理的制度,当然就会引发巨大的阴谋和斗争。

最近我们看到很多落马高官,有一条“野心家”的罪名。野心家,在英文中很难找到对应的用语,因为野心本身不是罪行,在现代制度中只要通过合法的途径,谁都可以追求个人野心的实现。但在中共体制中,这是个大罪,甚至是十恶不赦的大罪。这个罪就是“觊觎大位”。但共产党的理论和意识形态中,却无法解释为什么“我想当总书记”或者“我想当国家主席”,是一条十恶不赦的罪行。

这是该制度中典型的一个“测试人性”的机制。

而这种机制,注定会失败。就像前面那篇文章说的:在人性面前,每个人都是渺小的存在。

石山简介。(香港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