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六中全会透露三个重大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11日,中共六中全会闭幕。海内外媒体对六中全会有各种解读。笔者认为,虽然六中全会公报充满假话、大话、空话,但还是透露出三个实实在在的重大信息。

一,最后的颂歌

今年是中共成立百年。100年来,中共通过了三个历史决议。

1945年4月20日,中共在延安召开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之前的一些中共领导人,包括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的问题进行“清算”,承认中共犯过“右倾机会主义”、“左倾盲动主义”、“教条主义左倾”等错误。

由于陈独秀与中共决裂后病逝,瞿秋白被枪杀,李立三长期靠边站,这次全会重点是批判以王明为代表的从苏联回国的“国际派”。在随后召开的中共七大上,王明、博古、张闻天等被逐出中共权力中心。

中共六届七中全会及随后的中共七大,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最高层的“核心”地位。

1981年6月27日,中共在北京召开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当政时的问题进行“清算”,重点总结“文化大革命”的教训,将其定性为“由领导者(毛泽东)错误发动的”,“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认为毛泽东应为“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负主要责任。

这次全会上,毛泽东生前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被迫辞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此前,华已被迫卸任国务院总理之职。至此,华担任的中共党政军三个最高职务全部被剥夺。

全会选举邓小平为中央军委主席。掌管“枪杆子”的邓,从此成为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

2021年11月8-11日在北京召开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长达7000多字的六中全会公报,没有一句话谈中共存在的问题,没有一句话谈中共应汲取的教训,通篇充斥着对中共“伟大、光荣、正确”的颂扬。

其中,谈到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时,谈的都是中共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既没有“右倾错误”,也没有“左倾错误”,更没有极左极右的“严重错误”。

公报谈到毛泽东是“好好好”,谈到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是“好好好”,谈到习近平也是“好好好”。

这些“假、大、空”的歌功颂德说明了什么?说明中共已彻底丧失自我反省、自我革新能力。这些“好好好”,是当前中共内外交困、陷入全面危机之际的自我安慰,自我陶醉,甚至是自我麻醉,是百年中共已经走到历史尽头的重要标志。

由于习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就已成了“习核心”,十九届六中全会对习“超常规地拨高”,与其说是为习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三连任”铺路,不如说是把习架在火上烤。

二,习无接班人

这次全会结束前,关于习近平接班人的传闻甚嚣尘上,有各种说法。但是,这次全会没有显示出习近平有接班人的任何迹象。

六中全会公报给习近平戴了很多高帽子,称习提出了一系列“原创性”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习思想”是“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党确立了习的“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对“新时代”党的事业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

11月12日,介绍中共六中全会的记者会上,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权表示,六中全会公报确立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是“时代呼唤、历史选择、民心所向”。

既然如此,习在中共二十大上“三连任”,就应该是无可争辩的了。

六中全会公报透露的这一信息,与此前某些外媒的看法完全一致,那就是,“习近平的接班人是习近平”。

中共“第一代领导核心”毛泽东当政时期,没有解决接班人问题。

毛选定的第一个接班人刘少奇,在文革中,被当成“叛徒、内奸、工贼”整死了。毛选定的第二个接班人林彪,在毛准备打倒他前夕,在蒙古温都尔汗坠机身亡。毛加在林彪身上的罪名有“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叛徒、卖国贼”等。毛选定的第三个接班人王洪文,最后被中共认定犯了“领导反革命集团罪、阴谋颠覆政府罪、策动武装叛乱罪、反革命伤人罪、诬告陷害罪”,判处无期徒刑。毛选定的第四个接班人华国锋,最后被中共认定犯了“推行和迟迟不改正‘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等“四宗罪”,被迫辞去中共党政军最高职务。

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当政时期,没有解决接班人问题。

邓曾选胡耀邦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但在1986年,邓以胡“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为借口,把胡赶下台。之后,邓选赵紫阳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但在1989年,邓以赵“支持动乱、分裂党”为借口,把赵赶下台。再之后,邓认可陈云等中共元老选择的江泽民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并亲自册封江为“江核心”。但江的表现令邓非常失望。邓一度想废掉江,曾经警告江不改革就下台。只因担心有人否定邓1989年作出的出兵镇压“六四”学生民主运动的决策,邓不得不放江一马,但邓还是不放心江,隔代指定胡锦涛为接班人。

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也没有解决接班人问题。

江曾经想以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取代胡锦涛。2002年中共十六大后,曾庆红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国家副主席。这些职务都是胡锦涛接班前担任过的。但是,由于曾庆红名声太臭,宋平等中共元老不买他的帐,2007年中共十七大后,曾被迫退休。江、曾退休后,成为中共“深层政府”的首脑,继续在幕后操控中共重大人事安排。江、曾一度想让十七届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当接班人。但是,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抓捕,后被习近平当局判处无期徒刑。江、曾也想让十八届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当接班人。但是,2017年7月14日,孙政才被抓捕,后被习近平当局判处无期徒刑。

习近平上台至今九年,一直没有选定接班人。

习现在最关心的事,不是谁接他的班,而是他本人能否在中共二十大上实现“三连任”。

百年中共没有解决依法、有序实现最高领导人权力更迭问题,这是中共“一党专制”固有的内在的不可克服的矛盾决定的。

近年来,常有人讲,习近平是最后一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从百年中共已丧失自我反省、自我更新能力,习上台九年没有确定接班人来看,这个说法或许成真。

三,“铁帽子王”是重大威胁

中共六中全会公报肯定了毛泽东,也肯定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充分肯定了习近平。从表面看,习与毛、邓、江、胡,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一派和谐景象。

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非也。

11月8日,中共六中全会召开的第一天,新华社播发长达12500多字的“重磅文章”《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习近平”出现77次,“毛泽东”出现6次,“邓小平”出现2次,“江泽民”出现0次。

11月8日,中共六中全会召开的第一天,《人民日报》头版发表一篇述评,一篇本报评论员文章。述评称:“党内从来没有‘丹书铁券’,谁也当不成‘铁帽子王’”。

本报评论员文章称:“任何人都不能心存侥幸,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

11月9日,《人民网》发表文章再次谈到,“反腐败斗争中,谁也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谁也不是‘铁帽子王’。正如习近平所说:‘哪有动不了的人?!’”

习近平2013年1月发动反腐打虎战役,至2021年的今天,共查处542名副省军级及以上高官,以及其他中管干部,包括160多名将军,还有一些高官或将领跳楼、上吊、服毒自杀,其中,大多数都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

习抓捕的数百名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武警司令、部长副部长、省长副省长、省委书记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副书记等充分证明:江泽民、曾庆红是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

在习发起反腐打虎之后,关于“铁帽子王”的说法,最早出现在2015年1月15日发表的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中,其中写道:“腐败没有‘铁帽子王’,反腐败绝不封顶设限”。

在中共党内,在腐败问题上,谁最有资格被称为“铁帽子王”呢?毫无疑问,江泽民、曾庆红是也。

习上台九年来,抓捕了江、曾及其亲信提拔重用的从中央到地方的一批党政军高官,直接触犯了“江、曾利益集团”的切身利益。这些“老虎”及其背后的“老虎儿子”、“老虎孙子”、“老老虎”、“老虎王”,个个对习恨之入骨,都想把习赶下台,有的甚至可能想置习一家老小于死地。

江、曾的重要亲信周永康、郭伯雄、薄熙来等“老虎”,现在仍被关在秦城监狱里。江、曾派系的“金融大鳄”——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已被执行死刑。

江、曾派系的“金融大鳄”——明天集团掌门人肖建华案,原华信集团董事长叶简明案等,仍在查办中。江、曾派系的政治打手“孙力军团伙”仍在清洗中。

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担心被习清算,已将其掌控的圈钱公司——博裕资本,从香港迁往新加坡。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的公司花样年,现在借不到钱,还不起债,陷入“至暗时刻”。

还有与江、曾有密切利害关系的蚂蚁集团、阿里巴巴、滴滴出行、赵薇夫妇的公司、董卿丈夫密春雷的公司、海航、恒大、上海电气、国家开发银行等,都在整肃中。

六中全会前夕,江、曾的重要亲信,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突然被曝出性侵网球名将彭帅的大丑闻。

诸如此类的大事,还可以列举很多。

这些“你死我活”、“真金白银”的较量,不是六中全会公报中“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假话、大话、空话能够掩盖得了的。

中共六中全会召开的第一天、第二天,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人民网》,三次敲打“铁帽子王”表明,六中全会后,中共二十大前,习与“铁帽子王”江、曾之间的内斗肯定会继续下去。

结语

11月5日,六中全会召开前三天,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逮捕。

从中纪委的通报和公安部长赵克志的讲话看,“孙力军政治团伙”的问题相当严重,可能涉“谋反”与“政变”阴谋。其最大的后台老板就是江泽民、曾庆红。

从2020年1月17-18日习近平访问缅甸,至2021年11月13日的今天,习已有将近22个月没有出国访问了。

期间,国外,从今年1月28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表旨在“换掉习近平”的《更长的电报》,到8月13日、30日,9月8日,国际金融巨头索罗斯三批习近平,反习浪潮一波接一波。国内,习当局反复提张国焘“分裂党、另立中央”,王明“不听党中央指挥”,以及周永康等“野心家”、“阴谋家”等。

这些情况表明,担心国内外反习势力联手通过“政变”搞掉习,可能是习22个月不敢迈出国门最重要的原因。

江、曾作为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是中共最黑恶势力的总代表。虽然其势力已遭到重挫,但是,江、曾给习制造的危机,使习如同坐在火山口。习近平一日不抓捕江、曾,江、曾及其亲信就一定会折腾下去,让习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中共六中全会后,解决“政变”威胁,可能是习的头等大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