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地方人大代表遭堵截 “全过程民主”被打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6日讯】2021年至2022年上半年,是中国全国各县(区)乡两级人大代表的换届选举之年。近期,中共党媒开始加大力度宣扬所谓“全过程人民民主”的论调。与此同时,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省市的独立参选人却遭到种种非法阻挠与打压,甚至人身自由被限制,生命安全被威胁。

五年前,北京市退休工人金先生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曾坦言,人民代表应该是代表民意的人,但是在中国,民众根本见不到人大代表,“你要想反映民情民意,代表是谁,基本你不知道” 。

五年后,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女士决定站出来行使公民的被选举权,她想要做一个普通民众都找得到的人大代表。然而,像其他所有自发站出来参选人大代表的独立候选人一样,她也遭受了来自官方的各种打压。

11月5日,北京市举行区县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投票。然而,在这次投票之前,被外界视为“全过程民主试金石”的北京市14名独立参选人却于11月1日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宣布“停止独立候选人的参选活动” 。声明说,他们遭受了来自地方维稳系统的恐吓和施压,“为了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不得不作出停止参选的决定。李文足也是这14名无党派独立参选人中的一员。

这份声明披露,自10月15日发表《独立候选人参选宣言》以来,有10名独立参选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有的参选人被限制活动范围,不能离开其居住的小区,有的参选人被警察请到派出所“喝茶”,有的则在深夜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强制性去“旅游”,还有人被乡政府威胁要强拆其住宅;有的被警察威胁不许出门,“遛狗也不行”。

事实上,独立参选人李海荣和郭启增在北京十八里店乡的住房,在11月12日已遭地政府派人强拆,手机被强拆人员抢走,最终两人被迫宣布退选。

与此同时,上海、湖北、四川、福建等地的独立参选人,也遭到地方当局不同程度的打压。

据美国之音报导,福建省顺昌县下岗工人张德锦今年获得18位选民推荐提名,成为该县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但是当地选委会根本就不没有依法公告他成为初步候选人,而是直接剥夺了他的参选资格。

张德锦说,这几天当地政府派人在他家周围监视他,污蔑他是“黑社会”、“流氓”,逼迫推荐他参选的人撤销提名。

正在独立参选的成都市青羊区访民王蓉文也告诉美国之音,她10月末曾经被成都警察用汽车从北京大兴机场拉回家中,然后被强制居家隔离14天,导致她虽然拿到了候选人推荐表却无法跟推荐参选的选民见面征求他们的签名,而抓她并与她一同返回成都的几名警察都有行动自由,无需隔离。

67岁的王蓉文曾被指控“寻衅滋事罪”坐牢两年多。她想参选,结果她复印的推荐表和手机都被维稳人员抢夺,选举投票的那一天还被人看守起来。“体现在我身上,确实没有全过程民主,我就参与不了”, 王蓉文说,“根本都没有(民主),都是骗人的鬼话。”

中国首位以无党派个人身份自荐当选市级人大代表的湖北省潜江市公民姚立法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的宪法和相关法律规定是自相矛盾的。宪法上讲什么“人民当家作主”、“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但实际上“组织选举的官方公然不择手段地把这些希望成为人大代表的人统统打压下去”,这说明中国选举方面的法律在实施的过程中“不管用”。

姚立法说:“国家的法律没有它的神圣性,可以被人来违背,而不受到追究。我认为这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

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则直言,在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受到严厉限制的中国,所谓“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个很虚假的概念。

他表示,真实的选举,是允许每一个公民自由的投票给他们认同的候选人;而每一个愿意担任公职的公民,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都应该可以自由的参与竞选,但在中国,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中共当局把“民主”这个意义清晰的名词加个定语,改成所谓“全过程人民民主”,实际上是想给中共的一党专制独裁换个包装,是在阉割真正的民主。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