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北京交易所开市 金融开放还是割韭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6日讯】北京交易所开市,金融开放还是割韭菜?双十一销售“静悄悄”,中国人消费力大幅下降?| 方菲访谈 11/15/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15号星期一。习近平9份宣布成立北京证交所,两个半月之后,就在今天北京证券交易所正式敲钟开市,成为继上海、深圳之后的中国第三个资本市场。首日有81家企业参与交易,其中10家新股大幅上涨。然而外界普遍担心的是,这意味着中共权力进一步干预资本市场。那么中共迅速推出北交所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另一方面,今年的双十一与往年相比,销售大为降温。

那么这背后反映出中国经济和社会什么样的现状?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来讨论这些热点话题,两位都线上,一位是时事评论员Jason 博士,Jason 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教授,谢田教授您好。

谢田:方菲你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好的,那我想先请两位花几分钟很快谈一下现在正在进行的拜习会,那我想先请Jason 博士来谈一下。我们看到拜习会现在我们知道双方的在席的人数,都是有什么样的人出席。拜登这边我很快说一下,有布林肯、耶伦,然后坎贝尔,然后另外就是苏立文。还有就是另外一两个其他的官员。那么在中共那边,除了习近平之外,有丁薛祥,然后王毅、杨洁篪、谢峰。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两边是这样的一个布局吧。那我想请Jason博士很快谈一下,一个就是您认为双方在一些棘手的问题上,比如说是台湾问题、人权问题会如何交锋?另外一个,您如何看白宫在事前力图降低大家对这次会议的期待。

Jason:用交锋是不准确的,用这个就是。

主持人:各说各话。

Jason:和好可能是一个比较合适的说法。因为美国一开始就把这个会议定调定得非常明确,它是准备用这个会来降低双方将来发生意外冲突的可能性。换句话说,美国这边它对于中共那边的理解是中共是没有恶意的,如果双方有冲突,一定是意外,一定是大家哪方面没小心。所以说基于这样的一个概念,好像是我们多交流。实际上这个在美国现任政府,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一个思路。

现任的这个美国国防部长一直求着中共那边,跟它建立一个热线电话来防止发生冲突。然后布林肯一直努力地去找中共那边,国务院找,他自己在美国被骂了一顿,又派他的副国务卿到天津又被骂一顿。整个来说的话,拜登政府是主动的,一直是主动找中共那边谈。谈的目的主要就是不希望跟中共发生任何所谓的意外的冲突。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我不认为这个谈话会有任何的冲突的层面。

因为他的目的是要双方重点谈友谊,重点谈对于比如说什么环境啊,或者说是气候了等等这样的话题,然后求同存异的那种状态来谈这个话。在我看来的话,这次会谈基本上是以强调合作那个角度来谈的,而不是强调大国竞争那个角度来谈。这个过程其实我想大家也不会有什么特别惊讶的地方,因为一开始这就是整个目前美国政府在很多对华政策上的一个趋势,虽然它一开始接到了川普政府的对华政策的那一系列,就是他承接了那样的一个态度。但是它从来都不认为那个是它会持续的状态,它一定会逐渐扭转到现在这个状态。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样一个会议之后,人们会看到什么样的一个趋势呢?因为虽然说你不管有没有期待,但是这个会议肯定之后有两个结果。要嘛美中越走越近,要嘛就是对抗越来越加剧。那您觉得会有什么样的?

Jason:会,美国会做出更多的这种亲中共那边的姿态。你比如说吧,现在当然就是在贸易关税这方面其实意义已经不大了。原来的关税主要是想让世界的制造业离开中国。用关税作为一个经济杠杆。但是现在整个全球贸易已经一塌糊涂了,中国对于美国的贸易顺差拼命地上涨,因为整个关税已经不起整个的调控作用。全球其他地方制造业都在减弱,中共那边相对来说制造业在增加,在那边生产,美国这边有需求,你不管多少关税它都要。

所以关税这个概念已经不存在了。那么很可能中方会要求美方允许,比如说中共党员的家属各方面能进入美国。以前当时美国官员去中国的时候,这也是中方给美国提出来的一些重要条例条款之一,还有就是一些敏感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的问题。这些东西美国这方面都很可能会逐渐逐渐向中共那边,按中共的要求给出一些妥协的新的措施。

主持人:好的,了解。那谢田教授您怎么看这次会议啊?另外我想先很快问您一下,因为美国出席人员中有财政部长耶伦,我觉得挺好奇的。您觉得为什么耶伦会在列啊?

谢田:对,首先这两个双方你看,谈判的对话的人士完全不对等,完全不对等。基本上可以说这个是一种鸡同鸭讲的方式。美国方面也除了国务卿,再来就是耶伦。耶伦的存在,她参加我认为美国是想跟中共谈一些关于顺差,贸易顺差的问题,汇率的问题。还有一个,美国现在不是这个左派政府推出了很多很多的一些,刺激经济的一些大规模的支出嘛。现在估计应该给美国国债会增加至少大概3千亿美元,所以他们需要让中国可能继续购买国债。

我想这可能是耶伦存在的目的,她参加的目的。其他那些,美国另外的4个人,全部都是NSC的,就是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4个人都是跟国家安全有关的。拜登也说过他要谈人权和亚太地区的问题,我想这个就是台湾问题。并且拜登的目的,他说要确保刚才Jason也谈到确保避免双方发生误判,并导致意外的冲突。那就是说拜登的目的应该是施压中共,然后让它们不要对台湾动武。

不要就是说搞解放台湾或统一,或者是攻打东沙群岛什么之类的东西,我想这是主要的。而中方派出的人员,你看它除了丁薛祥,这是很奇怪的一个教授,这是这个习近平的大爷,大概是贴身心腹了,其他那些全部都是外交人员。按照中共的目的显然它就是把这个当做一种引导,或者是就是说想指导美国怎么做,怎么处理外交事务的事情。其实你看它这个说辞就很怪。习近平说要美国和中国要各自办好国内的事情,又承担起应尽的国际责任。

你办好各自内勤,中共事实上不是在干涉美国的内政了吗?虽然是跟那个。

主持人:要指导全球了。

谢田:你要指导美国了,对,它还是对拜登,我觉得这是一个极尽羞辱之事。就是它要拜登,就是说它告诉拜登,你没有,国内的事情也没做好,你的国际责任也没承担起来。就是说,这就是中共说法。比如它要,它要就是说准备把美国,中美关系推向中共所说的正面的方向前进,这是为它出来的人诠释的这些外交系统的。这个事实上就是要美国基本上来说,你不要再管我们要做的事情。

中共你不管是在颠覆美国,或者是推一下,把这个全人类推向毁灭,或者迈向它所谓的那些国际人类共同体。这些我要当这个国际老大,我要挑战美国这些,你最好不要给我找麻烦,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定调。所以这个虽然是鸡同鸭讲,但是双方各自有各自的目的,也是肯定。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这个会议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谢田:会议的结果,我觉得拜登政府首先它视讯峰会的目的是要避免发生误判,并导致意外。我觉得这一点上是一个非常,战略上非常严重的错误。像是把美国这么大一个强国,世界头号强国置于一种就是说祈求中共不要让我,不要让我觉得不得不那个。

主持人:受制于人。

谢田:受制于人。基本上把美国的底线交给人家,或者就是一种屈膝的投降。

谢田:置于一种乞求中共不要让我不得不…

主持人:受制于人。

谢田:基本上把那个美国的底线交给人家,或者就是一种屈膝的投降。而这个呢,这时候我认为,当然我们现在今天九点四十,会谈还在进行,如果是按照这个调子结束的话,我认为这个拜登实际上是给中共吃了一个定心丸,让它更加有胆气,或者更加知道美国的弱点,知道美国的软弱无能。然后呢,他可能会加深中共习近平在台湾问题上冒险的这个可能性。

主持人:好,我们看一看明天这个对会议的有任何的这样实质性的一个报导,或者是进展,我们再来更多的来解读。好,那我想还是回到Jason博士,我们来谈谈今天的这个主题之一,就是一个就是北京证券交易所这个,证交所这个呢,是深圳和上海之后的第三个。所以其实当时习近平提出来的时候,九月份提出来的时候呢,我记得在那之前其实官方并没有提到这个事情,所以他当时提出来多多少上有有些人有些惊讶,当然现在呢,有人说啊,这个是中国的这个什么中国版的纳斯达克啊,什么什么的,您首先就是您怎么看,他第一天的这样的一个似乎是还满有这个人气的,这样的一个第一天的交易情况。另外一个呢,您怎么看,为什么中共要推出北交所

Jason:中国其实它不是个人气的问题,中国的股市从来是政策,是政治式。而中国股民在研究股市的时候,它基本上不是特别多的研究这个企业的这个经济面,整个社会的大环境的经济面,它更多的是研究政策。就是说呢,这次呢上交所那就是最大的一个政策指向,那个习近平点名要开这个,然后开了。那一定都是涨,这是肯定的。那么怎么涨呢?81个股票,其中71个是老股票,老股票不好炒,因为呢,那些股票都有硬伤,大家都知道那些公司。那么有10个新上市那就炒疯了。平均涨了200%,就是其实它是一个,就是某种上讲的话呢,就是一个觉得摸准了政策的那种啊,想赌一把,赚一笔那种心态。这是中国人炒股的一个根本的一个思路,而中国股市从来是个政治式,是政策式。那么他只是抓住了一个政策,抓住了一个政治。

那10个公司真的值那么多钱吗?我有一个巨大的问号。因为呢,其实呢那些都是小公司,都是中小公司。而且呢,以前都没有资格去进入,就是其他的这个股市,就是算那个新三版里的那个一集精华版,那个都不够那个资格。现在最近刚刚评到进入这个资格了,一下就能涨2倍、5倍的涨,这个其实都是不理智的,它只是一个赌的一个过程。只是我觉得我押对了,这个赌这个政策是太明显不过,我往政治上押赌是没问题。他是这样的一个思路的一个展现。

那么就是说呢,你第二个问题是谈到就是说呢,为什么要开第三个北京的这个交易所?当然它有一个就是官方的一个原因,其实就是我们知道了,这个北交所它是基于这个新三版这个概念的一个升华版。新三版是中国的一个股市的一个概念,就是历史上就是一些中小微企业,可能没资格上市,就是给它在那个深圳和上海股市外头搞一个这个交易平台,它都不能公开交易,就像柜台交易一样的,流量很小。它只是给这些小企业一个简单的融资机会,同时训练一下这些企业合规的一些办法。那么这是整个他18年做了一些的改革,让这些公司上市容易一些,那么习近平前一段时间提到了说要深化那个改革,换句话说呢,他是18年的思路的延伸,这个延伸到什么程度呢?延伸到就是说让这些公司,可以更快更便捷的上市。而且呢,上一个特殊的市。所以说呢,他就搞一个上到这个北京交易所这个市。他就是实际上针对新三版先这种股票的这种精华升级的这种概念。

当然了,你说在北京开,很多人说可能有历史原因,因为这个新三版起家是起在那个就是北京的那些高科技公司。但事实上的话,我的感觉上,有政治的因素,特别是习近平他有意本人提出这样的概念。是因为我们知道历史上,北京是政治中心,上海是经济中心。那么我们这有一个基本概念,很多时候就是上海有交易所,北京有中央政府。但是习近平绝不满足只是北京只管政治,经济交给上海管。因为上海毕竟还隐藏着一个上海帮那个概念在里头,还有江泽民那个派系在里头。所以说呢,在他来看了,他希望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这个脚下,都有一份。那么他希望在北京这个地方呢,也成长出一些金融的因素起来。那么北交所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一个这样一个概念。所以说呢,而且他自己主动提出来,他直接背书这样的行为,你可以看到就是说呢,他希望在北京引入这个金融这个因素,是一个非常强的意志。

当然这个消息出来以后,对上海是一个非常负面的消息,整个就是确确实实出现交易中心,都有这种抢公司的这样的做法,因为有限的好公司就是那些,交易量大的公司就是那些,那么北京出现这样的,那可能就是以前新三版能上上海股市的,现在可能就上了北京股市。然后政治上也有这样的一个倾向。所以说呢,对于上海本身是一个负面消息。但是呢,这事实上是一个你可以看到是一个北京想进一步在金融方面更多的控制中国,有这样一个思路在里头。

只是顺着新三版这个所谓的改革深化这样的一个概念,走到了让他名正言顺地对于中国的金融施加更大的控制。只有这样的一个概念在。

主持人:对啊,因为所以是像您说的这个,如果说它只是新三版的话,也不是啊,因为你看你开始81家,71家都是老公司嘛,那这样的话呢,他一旦开的这个新的证交所,必然会对现有的这个上海和深圳造成一定的冲击。另外呢,就是现在外界呢…

Jason:当然这个其中那个71家老公司也是属于那个新三版升华版,就是呢,他其实也有那个新三版的那个出身,就是从这一点来说的话呢,他烘托这个新的股市,也不能说完全是错。但是可能是从别的地方平移过来的,但是这个确确实实是对别的是有拆台的作用在里。

主持人:那么问题是这71家,如果说他为什么不能在深圳或者上海市上市吗?他如果没有北京,也可以在深圳或者上海上市啊。

Jason:是,这也就是刚才我刚才谈的一个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呢,其实现在大家都是网上交易,地域概念已经几乎不存在了。我可以在其他任何地方,我可以交易世界任何地方股票。其实整个这个特别是在上海和深圳,它还不是像跟香港,它还有一个制度性的差异。你上海和深圳几乎已经是从各方面都是一个重复的概念,你现在又加一个北京,这个重复概念。所以说呢,从金融的角度来说,新加一个北京交易所,其实意义不大,他更多的是刚才我谈到的那个,就是说呢,他想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说呢,我北京不光是政治中心,我也会是金融中心。以后所有的中国的事儿,都在我的控制之内,它实际上是有这样的一个背后的一个因素在里头。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大家就觉得这是一个政治导向,那么我拚命地买这个股市的这个股票。也是顺着这个政治导向再走。

主持人:是,好的。那谢田教授也请您很快分析一下,就是对于这个北交所,我看外界最大的一个担心就是说,这是权力进一步干预资本的这样的一个可能性,那刚才Jason博士提到了,其实也跟这个就是大致的意思就是类似的了。那问题是这个您能不能给我们进一步讲一讲,就是您怎么看这个权力干预资本,这样的一个描述?那它的具体表现有可能是什么样呢?

谢田:首先中国所有的资本市场,还有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都是权力干预的。中共所谓的那个,我们说中共它想让别的国家承认它是市场经济,但事实上就是一个command economy指令经济,指令经济的意思就是政治、政权、权力干预经济,干预市场。所以这个不是这个进一步的问题,一直是这样的问题。回到这个北京交易所它成立的原因呢,新三版也好,或者是中小企业也好的话啊,中国确实,倒是确实需要一个纳斯达克,比如别北京成为一个纳斯达克。中国我觉得确实需要一个类似纳斯达克这样一个交易市场。电子交易平台,因为中国的深圳和上海当然,上海是传统历史意义上的中国的金融中心、经济中心,所以这个是很自然的。深圳当年实际上是有跟香港别苗头,吸引香港资金的考虑在里边。当然现在香港已经是中国的一部分了。所以深圳实际上没什么必要存在的,我觉得一个上海股票交易市场,完全可以满足中国所有一些大型的蓝筹股,相当于蓝筹股大公司的一些要求。那些中小公司,中国确实也需要一个纳斯达克。这个纳斯达克根本在什么地方?没有任何意义,完全可以仍然建在上海,就像美国的纳斯达克也在纽约一样。

而北京,你不管从任何角度看,它都不具备建立,或者说来耗时股票交易市场的利用。首先,金融界的人才,北京没有,然后北京已经非常拥挤。我们知道因为拥挤,因为房地房地产价格高涨。人们居然要从五环、六环以外开车进来上班。中共不是想搞雄安新区,就是为了要分解舒缓北京拥挤状况。在这种情况下,把一个巨大的股票交易市场搬进来,你这不是背道而驰吗?还有他的资金、人才资金也不在这里,北京向来是中国的政治中心,也可以说有点文化中心,从来就不是一个经济中心。中国经济从来就没有在北方,一直是在南方,所以你不管从金融、市场、人才各种各样方面来看,北京根本不是一个合适的地方,从经济商业角度来说。我觉得更合适的地方可以在上海,甚至是在杭州。因为你说那些新创的企业,中小企业的话,应该在江浙、广东这些产生最多的中小企业,新兴企业的地方,来就近为他们服务。

所以在北京办证交所完全是一个怪胎,跟雄安新区一样,就是一拍脑袋做决定的一种,中共很典型的这种决策方式。你说它宣布到开市,仅用了75天的时间,简直开玩笑一样的。刚才杰森也提到一点,它为什么做?我认为是它是做的原因呢?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习近平要掌控对中国金融的主导权,在一个不适合开股票交易所的地方建立交易市场。你看现在70%股票,应该是从深圳和上海移过来的,再加上十个新生将近20个的。下一步,它一定会利用这个权利,把更多的公司要要他们移过来,并且以后肯定会突破所谓的新三板。因为它只有这样,它可以在所谓天子脚下,在北京,它可以进一步插手金融市场。并且这一点也显示出来,习近平他对上海和深圳金融市场,他显然是插不进去,就是水插不进、刀枪不入,可能被中共其他派别的人,包括江泽民、曾庆红,还有其他广州原来那些人马,被他们给牢牢的控制了,他插不进去。

所以在中共财政非常吃紧的情况下,你看现在只有上海的财政还是有盈余的,在中国其他所有的省,所有的大省,全部都是亏空的情况下,这个资金流动都受到限制,对习近平来说,这一次19届六中全会,我们也看到,他并没有完全彻底掌控他的权力,下一届,你不管是政治局常委,几个人也好,我安插什么人进去,他可能现在还不能做到完全控制。如果他没有金钱上控制,财务上的控制的话,他没办法站稳脚跟,他要把枪杆子抓住,他现在要把钱抓住,钱抓住的话呢,他必须把金融市场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主持人:但是习近平,因为一直以来很多行动,让外界觉得他是在向左转。中共也经常说什么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等的。他为什么现在要用一个这么典型的一个资本市场的形式,来掌控金融?这个会不会有些矛盾呢?

谢田:不矛盾,中共实际上向来把股票市场也好,或者是债券市场也好,期货市场,从来是把它作为一种补充的工具。你记得当年中共开始建设了深圳证交所的时候,曾经有这么一句话。当时其他中共元老都非常反对,说这不是引进了资本主义的那些方式?万一我们控制不了怎么办呀?控制不了以后,当时邓小平就说了一句话,控制不了,我马上就把它掐掉。哎,他就敢这样讲,你说现在美国总统说,我让纽约证交所停止交易,这根本都不可想。哎,中共就是这样做的。它就是把股票市场和证券交易作为一个,为中共政权服务和输血的一个工具。它们需要输血的时候,需要资金的时候,它会利用这个方式。它一旦觉得这可能威胁到它权力的时候,它就会把他它截断了。现在实际上已经在做了,现在做的就是要把上海和深圳的财源接到北京来,这是它要做的。

主持人:我看媒体报导说,有什么超过两百万,事先预约好的投资人、投资方,不管是个人还是机构,说你们这些人是可以去投投资的。我就在想,这个投资这个新的北交所的这些资本是来自何方?他们是在投机还是投资,您怎么看呢?

谢田:它是用投资的方式,也在投机了。我看中国现在不光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都是一个巨大投机性的市场,风险非常之大。我们知道有些房市,我们知道这么大。你说两百万个,这个我想可能这些人可能就是中共的权贵。现在其实中国老百姓,小的投资股民来说,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钱可以投,很多已经丢在股市里边,已经丢去了很多很多了,剩下的钱可能也套在房市里面。而现在还有些钱可以交易的话,可能就是这些中共权贵的,最高的五百个家族或者几百万个投资者,包括他们自己,他们动用的一些白手套,恐怕就是这些人才有希望,才去经营投资的。

主持人:好像也有海外的投资者。

谢田:海外的钱,中国的海外投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我们知道很多,其实中共权贵,是假借,它转手以后,在海外把钱转一圈,洗干净了以后,再作为外资再投入,很多都是假的外资。

主持人:杰森博士也很快问您一下,您怎么看习近平?当时有人认为习近平做出这样一个姿态是表示,我还是走在改革开放的路上,我还是金融开放的。但实际上他很多行为显示说,他其实对于资本他是非常不放心的,甚至是进一步向左转的一种方式。他有什么必要,要办一个北交所,用来在显示好像我还在金融开放呢?

Jason:第一,他是把这个东西搬到他的脚下,他容易控制。另外,中小微企业,它主要是针对中小微企业,中小微企业融资非常非常难,风险非常大。大的企业就是九条命,一个领域黄了,还有另外领域可以撑着,你看华为就是这样。小的企业,就一个主要的产品,一个产品不行就完了,好了能暴涨,差了就立刻完。所以一般银行是不愿意给中小微企业贷款的。而中共又说要发展中小微企业,那么资金怎么解决?股市就是一个让大家把钱投进去的一个好办法,这是一般谁都愿意,就是股民嘛,你就是愿赌服输。你投进去了,赔了,就是你的问题。这一次他好像是对于个人投资者有一个入门的门槛是五十万人民币,这个意味着啥呢?意味着一般特别穷的,就是属于那种家里特没钱的人,他不让你投,因为啥呢?风险太大。他怕你将来上吊,怕你跳楼,因为很多公司一赔,就可能赔光了,所以它就是说,让有钱一点的人来投,这样你就是亏了几十万,你也不至于不要命了。因为富人这个命贵,所以整个来说各方面你可以感觉到就是说它是一举多得的。一方面他能展现出自己的这个深化改革的这种姿态,他特意在这里头提到了,这一次北交所是深化新三版的改革。所以说他还又提到了这样的一个概念,另外他又在他脚下办这个事儿。再有的话,解决了一个给这种很危险的中小微企业融资这样的问题。所以说在我看来他这么做确确实实是对他是有各方面都有好处的,就是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主持人:所以怪不得网民说这个好像可能最终又变成了另一种割韭菜的方式?

Jason:一定是割韭菜。

主持人:怎么听来听去最终都是。

Jason:对,因为本身来说当然一旦跨入到投资领域、跨到股市,那就是愿赌服输了。你在很多其他的方向上你可以上访,我看还没有多少中国股民在股市上亏了一大堆的人去上访的。因为股市你用什么说的?是你自己去拿钱买的。这个过程就使得中共可以有机会让很多中小微企业融到很多钱。

主持人:对,我觉得大家要谨慎,对中共推出了任何的现政都要谨慎。那再来谈一谈今年的双11,我觉得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个。因为双11今年就是一下子就是给人感觉好像就是冷清了不少。据说阿里巴巴旗下那个天猫往年的增幅是20%几,去年是80%几,今年一下子只是8%。它的增幅大幅减少。当然我看到网上也有人列出了很多的不同的品牌,它今年的11月11日跟去年相比,它是60%、70%这样的下降,交易额和访客人数。对这样一个现象,您有什么样的想法?您觉得背后什么样的因素?

Jason:这一次双11冷清是真实的,当然了它最后总数还给你算了个8%的增长。其实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很多人都知道中国人玩啥玩不出5年就能把这个东西玩死。就是整个双11的这个热闹劲儿,基本上中国人已经快玩死了,多少猫腻在里头。你到了网上去看自己在那儿买自己的货,然后各方面的…就是说那个数字已经不真实了。而事实上有实际的,就是网上我看到有一些视频就比如说发货的,那就是说以前的双11货就是堆满了传送带上往这发过来。现在就是一群人站在那儿,一会儿过来一个箱子一会儿过来一个箱子,那就完全没有一个任何双11的概念。大家都会知道今年的双11是极其惨淡的双11,没有任何的像以前就是各个机构大报数字等等这样的因素都没有了。其实有多种因素,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中国人没钱。中国其实从这个疫情以来,失业人数是一个国家机密,但是最近网上确确实实有人分析出来中国的失业情况是非常可怕的。在全球找不到人上班的情况下,美国这边空缺的职位比申请工作的人多出几百万。就连越南那个地方都已经是工作人都找不着的情况下,中国那边就业却确确实实是出现了大的问题。上海有官方的失业领取就是发放这个失业金的,就是失业保险金的人数,上半年就已经达到了57万人。按这样的一个比例,全年是超过100万的。而2年前2019年,同样官方数据只有11万。所以说整个2年上海的领失业保险的人涨了十倍,这是什么概念呢?领失业保险的人还是工作不错的,你烂工作是没有失业保险这个概念在里头的。上海是全国经济最好的,刚才谢田也谈到了,就是说整个全国政府还能有正的收入的就是上海。这是上海的数字,其他地方根本不报这样的数字。整个中国其实现在疫情都是此起彼伏,多少人没有工作。前两天网上报出来,很多小业主就自杀了。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没钱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当然了还有一些其他的一些次要的问题。你比如说中国现在刚才我谈到了,整个因为以前平台给卖方资助一些,就是平台降价是好的,就是卖方降价也可以赚。现在的话的平台根本不资助了,平台现在其实也要赚钱给中共交它的罚款,不管是阿里巴巴还是啥的。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很多他就转用别的不是靠双11来加流量,他可能平时靠直播带货等等这样的方式。你可以看到整个中国其他的这种交易,就是新的这种卖的这种方式也在分流这个概念。当然还有其他的,就是很多其他的因素。综合来说最关键是中国人没钱,第二就是消费整个营销多元化使得双11的概念在下降。当然了刚才我也谈到,就说双11这个概念也被中国人自己快玩死了。

主持人:那您觉得就是中共对互联网高科技企业近期来的这种打压什么的,会不会影响?就是至少会影响这些企业他们就很低调,我觉得,然后可能也不会去过分的去推销自己的东西或者是怎么样。有没有这个因素呢?

Jason:刚才我谈到了可能有这个因素,因为刚才那些互联网公司它就叫平台,你比如说天猫或者啥了的,这都是平台。它上面有多少的那个商家,它历史上为了双11这个数字好看,它实际上是给商家一些优惠的。但是现在的话,据说今年很多平台是没有给商家优惠,那么商家因此在这一天特殊降价的这个理由也失落了很多。双11为什么大家买呢?是因为双11有大量的降价历史上。那么大家是图便宜来双11买,如果你没有大量的降价或者说平时你用其他的方式比如直播带货,你已经有很低的价格了,那么这个时候大家在双11买货的这种愿望也会降低很多。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对于平台他们低调是有一个因素在里头的。

主持人:对,没错,本来这个概念也是被炒起来的,现在它如果不炒作了可能也会整体上有影响。谢田教授,您怎么看今年双11的这样的一个比较可以说惨淡的一个情况?

谢田:对,这个双11中国的双11就是炒起来的,你可以说是一个市场营销上的一个噱头。它事实上是从美国的Black Friday黑色星期五这个概念抄过来的。我们知道美国大概在十几年前2005年左右,当时就是说…

主持人:你说黑色星期五立刻就做出回应。

谢田:对,因为美国传统有个销售季节就是从感恩节第二天开始。当然随着感恩节第二天开始星期天、星期五、礼拜六很多店就开始提前开门,越来越早、越来越早、越来越早,后来最后闹到星期四感恩节的晚上过了零点以后就开始销售。这个商家为了抢客户纷纷在零点的时候推出一些特别降价的东西,也很多人吃完了感恩节大餐以后到Outlets mall旁边等着了。这是美国当时10几年16年前Black Friday黑色星期五的开始。

到现在慢慢已经没有太大价值了。因为首先现在很多东西都在网上买,并且当年美国这样做的时候,美国商家可以压低价格,很多东西、产品都是从中国来的。它可以压低中国那个进口商的价格,中国制造商的价格。那现在这个价格已经压下来了,然后变成人们可以全年常年都可以买。所以现在美国黑色星期五已经开始淡化了。而现在出现更多的是下面的一个星期一还是星期二叫做Cyber Monday。

主持人:对、对、对,Cyber Monday。但是中国情况不太一样,我觉得。

谢田:对,中国实际上它是从这个概念过来的,事实上是一个很成功的它用了11月11日,比美国这个还早一点。但是这个从开始这里面就有造假的因素在里面,它当时做的这些、搞这些平台、搞这些双11的时候,也贴补这些商家也做什么流量倾斜,求这些品牌上去给它降价。现在这些平台这些补贴都补不出来了,没有钱去补贴了,许多人也不愿意去加了。对这些品牌的商品来说,这个价值也没有了,所以它实际上已经…我们知道之前推出不久,它已经有大量的造假,就是说刷单,所谓的刷单就是造假的订单问题存在。当然中国这些商家,马云他们确实把这个弄的非常轰动,大屏幕显示那个剧烈跳动的数字来做。但是实际上这个做法在中国去年就已经不行了,本来应该是双11一天的促销,从去年已经改为至22天的持久战。那这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意义。

主持人:那今年因为比较突然,就是跟去年相比跟前两年相比都大幅下降。所以刚才Jason博士提到了一个我觉得比较关键,就是说它是不是确实反映了中国人消费能力的下降?如果真的是没钱了、买不起了、消费力下降,这个是个严重的一个经济问题。您怎么看呢?

谢田:不光是消费力的下降,一个是消费价钱,还有一个实际上是中国人的债务增加。在这些中共渲染的中国经济还是一直在增长的时候,大家都不太在乎。你只要经济在增长,工资在增加,大家有钱赚,他就可以继续消费。我们知道现在这个很多这些双11的主要参与者,这些年轻人、白领、金领这些人,现在实际上都高度的负债。他们借着通过这些网上一些借贷平台也好,他们现在都债务累累、债务沉重。这些实际上都跟这些过去的10几年这种网上不负责任地推销来回抢购有关,这件事情可以说就是一场疯狂的一种狂欢。那狂欢之后,现在开始大家突然一下开始冷静下来了,发现经济不景气了、失业开始增加了,还有一些疫情的问题。再加上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共对这些互联网电商,尤其是网上电商和金服、金融企业的打压有关。因为双11跟马云是离不开的,它是搞他们开始的。现在马云本身自己都灰溜溜的,蚂蚁金服也被打压、公司也被打压。其他那些公司从马云到马化腾哥哥大家不得不大量的捐款,连工资资金流出现问题。所以这个都会造成他们整体的经济环境的不景气,再加上疫情,会导致现在的问题。

主持人:是,所以也是从这个流行的话语都可以看出来,什么内卷、躺平,那现在又什么反对消费主义。其实它反映了很多深层的比较严重的中国经济的问题,那当然今天节目的时间也只能先到这儿,没时间继续讨论。我们感谢谢谢田教授和Jason博士给我们做的精彩点评,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时事评论员:杰森

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

=========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0YwmjPbErBQx

订阅 Youtube 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支持方菲:https://donorbox.org/rdhd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