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强制疫苗令违背社会核心价值观

强迫人们违背自己的良心 而服从国家规定是对社会核心价值观的背叛/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作为一个从小就被教育说话要严谨的人,我已经受够了(加拿大)总理把那些反对COVID疫苗的人称为“反疫苗者”。在最近的竞选活动中,他不断地使用这个词。当时他告诉公众,他不会让“反疫苗暴徒”影响他对COVID危机采取的措施。

贾斯汀‧特鲁多(加拿大总理)的动机纯粹是政治性的。在政坛上树立一个攻击的靶子总是有帮助的,替罪羊甚至更好。然而,他并非个例。其他政治人物,如驵勉诚(Jagmeet Singh,加拿大议员,新民主党领袖)也追随他的领导,并一再使用这个词来阻碍对这类问题进行任何严肃的调查。

这个词基本上是人格侮辱。特鲁多先生和驵勉诚先生现在用这个词来贬低和排斥那些反对强制接种疫苗的人。

我从开始就反对使用这个词,认为它并不正确。绝大多数反对强制接种疫苗的人赞成使用疫苗。他们只是认为,它们应该在适当的情况下使用,比如当感染的风险大于疫苗的风险时。这是一个明智的立场,并符合临床实践。

问题的关键是新疫苗的风险。大多数媒体忽视了这种风险。

然而,特鲁多的歪曲要糟糕得多,因为它描述的实际上是真正的狂热分子正在做的。这些狂热分子是那些支持制药业的人,他们要求每个人都必须接种疫苗。你可以称他们的立场为“全民疫苗”,“只认疫苗”,“疫苗包揽一切”,这是他们立场的绝对性质。这似乎是目前政治的反映,没有中间立场。

问题是,推崇疫苗者不尊重谨慎原则,而这是首要原则。所有的疫苗都有风险。当我们把外来物质注入我们的身体时应该小心,特别是当它们是致病的或破坏免疫系统功能的。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必须确定疫苗的好处是否大于风险。这种决定是基于一种平衡,而这种平衡至关重要,因案而异。世界各地的许多医生批评疫苗强制令,因为它忽视了这一方面,而创造了一种“一刀切”的方法,这不符合某些病人的特殊情况。

司法实践是相似的。以色列犹太教法庭最近裁定,不应向儿童接种新疫苗,因为他们感染COVID的风险最小。与此同时,律师们对疫苗强制令对个人自由所带来的威胁表示担忧。

对许多人来说,疫苗带来的风险大于其益处,这些新疫苗的长期影响是未知的,因此是不能接受的。

对于“只认疫苗”者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对于任何可能妨碍全民接种疫苗的平衡考虑都没有真正的兴趣。因此,他们抓住儿童可能感染我们其他人这一事实,并争辩说——当我们把其堂皇的说辞剥去后,就会发现他们真正的意思——群体的利益高于个人的风险。因此,没有真正的感染风险的5岁的孩子也应该接种疫苗,不是因为疫苗对他们有好处,而是因为它对我们有好处。

这里的逻辑令人心寒。任何学过伦理学课程的人肯定都研读过伊曼纽尔‧康德(Immanuel Kant,18世纪著名德意志哲学家)的著作,他教导我们,个人利益是我们行为的目标,而绝不能被当作达到目标的手段。这是教育的一部分内容。

伦理学还教导我们,为了某种更大利益而牺牲个人的健康和福祉,这种粗暴的功利性分析是站不住脚的。正是这种想法导致了优生学、强制绝育和历史上一系列可疑的医疗实践。(注:优生学的目的之一是淘汰“劣等”人种。它曾是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理论基础)

然而,疫苗强制令带来的的更深层次问题是自主权。我们的道德共识是,个人,而不是国家,在这些问题上是至高无上的。根据普通法,个人有保护身体完整性的权利,以及决定往身体中放入什么的权利。将这种决定交给一些匿名的官员,甚至在我们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不仅仅是冒犯,而且是专制的。

从宪法的角度来看,目前的局势最令人不安的方面是对不同意见的压制。我们不同意个人做出的决定,这并不重要。在一个人人都必须表示同意的社会里,自由是毫无意义的。

我不能在这里讨论宪法问题,但我向特鲁多先生传达的信息是,他利用一个虚构的反疫苗“稻草人”来攻击那些反对强制接种疫苗的人是不合情理的。正在受他攻击的那些人遵循道德规范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他们会诚实而真诚地决定自己是否应该接种疫苗。

说他们的想法轻率或毫无价值,这是侮辱性的。

我很清楚政治家们对这些问题的任何批评的轻率反应。因此,为了他们的利益,我应当补充一点。疫苗强制令引发了一系列道德问题,正如一位美国主教最近所说,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有义务拷问自己的良心并遵循它。我要告诉这些迟钝的政治家的是,人们不仅有权在这些问题上做出自己的决定,他们还有责任这样做。

更广泛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统治阶层企图强迫人们违背他们的良心,听从国家的命令,这是对人的神圣性的攻击,也背叛了我们社会的价值观基石。

作者简介:

保罗‧文森特‧格罗克(Paul Vincent Groarke)是一位退休律师和学者。他拥有哲学博士学位,并在普通法历史、伦理学和哲学等领域著作颇丰。他最近在《规则体系》(The System of Rules)一书中评论了COVID危机。他在书中用任何人都能理解的语言讨论了政治理论。

原文Most Who Object to Mandatory Vaccination Are Not ‘Anti-Vaxxer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