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两党议员呼吁各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1月19日讯】距离2022年北京主办冬季奥运会剩下不到3个月的时间,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呼吁各国加入外交抵制这场运动赛事的行列,以具体表态的方式吸引各界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与此同时,议员们也对北京利用新科技实现和强化其威权主义和打压人权的做法感到不安。

“人们一度乐观地认为,互联网和新技术将创造一个更加开放、民主化的全球环境。现在,出现了一片黑暗的乌云”,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共同主席麦戈文(Rep. Jim McGovern, D-MA)11月17日在一场讨论中国科技威权主义的听证会上说,“反民主和独裁的政府已经学会利用这种技术作为维护社会控制的一种手段。”

CECC主席、民主党联邦参议员默克利(Sen. Jeff Merkley, D-OR)在听证会上说,“如果没有适当的护栏保护隐私和基本人权,技术可能会被用来控制人口、践踏言论自由、破坏民主治理机构。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来说,这一切从他们自己国家开始。”

麦戈文指出,维吾尔和其他突厥语穆斯林对中国的科技威权主义感受最为深刻。“中国在新疆建立的监控系统是世界最先进、最全面的。”麦戈文说。

来自俄勒冈州的民主党人默克利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认为此刻各国公开宣布会进行外交抵制,这非常重要,将释放一个强大有力的讯号。默克利强调,新疆维吾尔和其他少数民族穆斯林所面临的人权危机必须受到重视。

“我认为很重要的是各国应该宣布他们会参与外交抵制,来吸引人们关注中国目前严重的侵犯人权以及正在进行的种族灭绝。中国已经表示由于新冠病毒疫情他们不会邀请许多外交人士,所以他们可能试图借此来冲淡抵制行动的意义”,默克利说,“因此各国做出宣布就更加重要,不论有没有受到邀请都要表示我们在进行外交抵制,说明为什么,把原因做公开说明。”

默克利指出,中国部署愈来愈多技术,包括摄像机、DNA监控、社交媒体监控等。他说,中国政府的管控方式还结合传统的邻居街坊“举报”,结果就是形成一个非常强大的监控国家。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科技威权主义。”默克利说。

来自缅因州的无党派参议员金(Sen. Angus King, I-ME)告诉美国之音,北京应该在尊重和践踏人权之间做出选择。

“中国不能两者皆要,他们不能指望以世界公民的身份参与国际舞台,同时一方面对维吾尔人做出那些不文明的举措,并威胁世界其它地区的民主。”作为CECC成员的金参议员说。

默克利参议员透露,他将向参与明年北京冬奥会的美国有关企业联系,确保不会让冬奥会成为北京“洗白”其人权侵犯问题的工具。

“我准备与NBC电视台联系,鼓励他们多报导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不让奥运会的报导被用来掩盖中国政府的种族灭绝。”默克利说。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在17日的听证会上,批评了美国企业在对抗中国人权侵犯和协助中国科技威权主义发展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史密斯说,“令人震惊的是,今天美国公司竟然是帮助中国建立科技威权主义国家的帮凶。”

“如果我们无法坚定支持我们的基本美国原则,包括我们对言论自由的承诺,我担心中国的数字威权主义将会日益成为我们所有人的新现实。”史密斯说道。

金参议员也表示,他认为美国企业有肩负社会责任的义务,而这样的责任并没有国界和地域之别。他对美国之音说,“你不能把产品卖给一个专制的政权,之后对它如何使用该产品视而不见。我认为这是企业的责任。我门也有责任与企业合作,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麦戈文还担忧,中国的审查制度随着其科技威权主义的扩张正悄悄无声地渗透世界各地,甚至包括美国人民的生活。

“中国科技威权主义已不再只是在中国人民受到人权侵犯的问题,这也攸关我们现在口袋里手机所面临的风险。”麦戈文说。

他接着以深受美国年轻人欢迎的抖音海外版TikTok为例,“我们听到报导说,有关(中国)政府敏感话题的视频被屏蔽或消失。美国人有权知道中国的审查制度是否侵入了他们的日常生活。”麦戈文说。

出席17日听证会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人们对中国科技公司在美国的所作所为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什么是被审查的、被推广和被压制的,这些数据是如何被获取、接触、使用和分享的。”

“这些公司可能或者正在被中国政府用来损害美国用户的权利。”王亚秋提出警告说。

默克利参议员称,中国政府进行的科技威权主义策略动用多项技术,因此加强向美国企业说明和提醒有关风险至关重要。

“美国公司很容易不知不觉中成为(中国科技威权主义)合作伙伴,例如透过云计算、摄像机和人工智能监控技术等。”默克利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他接着表示,“谷歌离开了中国,脸书离开了中国,我相信领英最近宣布要离开或已经离开。这些公司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不愿意做这种可以说是现代奴役的同谋。”

(转自美国之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