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能负担得起军备竞赛吗?

高科技和太空武器:现代军备竞赛成本高昂/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和美国正在进行一场技术军备竞赛,其花费之高令人难以置信,远远超出了舰船、飞机和导弹的成本。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将军估计,按照目前的军事集结速度,中共的火力能力将在几年内超过美国和俄罗斯。与俄罗斯相比,他担心中共从长远来看会构成更大的威胁,因为中国的经济比俄罗斯强,而北京方面也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实现军事现代化。

在2017年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公布了中共到2035年实现中国人民解放军现代化,到2049年成为世界级军队的计划。中共正致力于建设三大能力,使军队拥有世界最顶尖的核武器、太空战争以及网络和导弹技术,而所有这些都极其昂贵。

中共解放军海军(PLAN)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军,拥有355艘舰艇。虽然它们的成本差别很大,但美国海军估计,平均每艘舰艇成本为8.7亿美元。根据五角大楼的一份报告,中共正在发展反潜作战能力、远程打击能力以及可以从海军舰艇和船只发射的陆上攻击巡航导弹。一个综合的机载或天基巡航导弹防御雷达,也可以用来应对地对空导弹和战斗机,耗资约750亿至1800亿美元。

中共的新武器包括一种可空中加油的轰炸机。先进的轰炸机耗资约20亿美元。中共军队还建造了一艘导弹驱逐舰,耗资约127亿美元。除了改进常规武器外,中共还逐渐进入未来主义的、几乎是科幻的领域:电磁轨道炮(每门炮5亿美元)、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对陆攻击和反舰超音速巡航导弹。美国的巡航导弹计划耗资140亿至160亿美元。

中共解放军最近进行了高超音速导弹的试验,每次试验费用为1.06亿美元。美国方面,仅海军就计划在这些武器上花费70亿美元。

中共政权一直在研制杀手卫星和太空激光武器。一种用于攻击地面目标的天基激光武器将耗资1280亿至1960亿美元。用于防御地面目标免受弹道导弹攻击的天基激光其成本也大致相同。而用于炸毁敌方导弹的天基弹道动能导弹防御拦截系统可能耗资290亿至2900亿美元。

在国防预算方面,美国的支出超过了中国,大约是五比一。而国防支出可能是决定谁赢得下一场战争的最关键因素。网络战、太空战和现代战争的其它高科技方面将至关重要。

在一个完全依赖全球定位系统、电信和数字信息传输的世界中,摧毁卫星的能力可能是制胜之道。损失一颗卫星可能会使一支现代军队无法准确发射核导弹、导航舰艇、操作防御系统或通信和协调攻击。

中共1782亿美元的国防开支与美国7405亿美元的预算相比相形见绌。1989年,在美苏冷战的高峰期,克里姆林宫在国防上花费了1190亿美元,美国花费了3210亿美元。经通货膨胀调整后,按今天的美元计算,苏联的开支为2654.4亿美元,而美国为7160亿美元。因此,美国的支出基本上与通胀保持同步,略有增长,而中共的支出尚未达到当时令苏联破产的水平。此外,中共比当年的苏联有钱得多。

然而,这些数字只是故事的一部分。许多高科技武器的资金来自其它预算。例如,2020年美国太空预算为480亿美元,而中共仅为89亿美元左右。

2017年,北京在人工智能(AI)上花费了120亿美元,而且预计还会增加。中共的人工智能总支出超过了美国,但这个数字不仅包括军事人工智能,还包括用于社交媒体和购物应用程序的民用人工智能。实际上,美国在国防相关的人工智能方面的支出超过了中共。

网络攻击能力在下一场战争中将非常重要,因为有针对性的黑客攻击可能会瘫痪敌人的进攻和防御系统。美国2019年网络安全预算为150亿美元,而中共约为21.9亿美元。

半导体是太空战争和其它先进军事技术的最关键投入之一。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表示,中共已誓言在发展半导体方面的投入“以几乎50比1的比例超过美国”。拜登总统呼吁美国在微芯片技术上投入500亿美元,英特尔宣布计划再投资200亿美元。相比之下,中国半导体企业在2020年筹集了约210亿美元。

2020年,中国的GDP为14.7万亿美元,美国的GDP为20.7万亿美元,而美国的总人口约为中国的四分之一。这意味着美国有能力在军备竞赛上的花费比中国多得多。另一方面,如果中共试图超过美国,它必须把更大比例的GDP用于国防。

中共的公共债务已经占GDP的300%以上。由于疫情期间采取的防疫措施,中国经济出现下滑。由于习近平对各商业部门的限制,经济进一步放缓。占GDP的很大比例的中国房地产业目前出现大规模违约。美国的关税和制裁、全球供应链的中断、以及粮食短缺和能源危机都大大增加了中国经济的脆弱性。

现在不是中共试图超过美国发展军队的最佳时机。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居住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MBA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课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 Faces Food Security Issue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