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圈养性奴 政法书记让罪犯快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7日讯】近日,上海“红楼”圈养性奴案更多内幕浮出水面。该案主犯赵富强被抓捕前一天,时任杨浦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在办公室约见他,要他快跑。

上海政法官员成红楼“保护伞”

上海“红楼”是位于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632号的一栋七层小楼,因外墙是红色瓷砖,坊间称其为“红楼”。赵富强2014年买下红楼,在楼里圈养了数十名女性,暴力强迫她们卖淫,与本地官员进行权色交易。

2019年初,一名女受害人实名举报赵富强及一些涉案官员。2020年9月,赵富强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强奸、组织卖淫、行贿等10宗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赵富强背后有当地政法系官员做“保护伞”,该案牵扯出至少13名政府和国企官员,原杨浦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卢焱,原杨浦区法院院长任涌飞等人均被判刑。

该案公开的判决书显示,2019年5月16日,在赵富强被抓捕前一天,时任杨浦区委政法委书记的卢焱听到风声,在办公室约见赵富强,要他快逃跑。

当晚,赵富强等人逃离上海。次日下午,警方在江苏泰兴市将赵富强等人拘捕归案。

2020年9月,卢焱因受贿罪,贪污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囚17年;任涌飞则因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获刑7年半。

上海市纪委监委通报称,卢焱“利令智昏,私底下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沆瀣一气,为其打听案情、通风报信,甘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任涌飞则被指违规干预插手有关案件,沦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除了上述两人,杨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胡程浩、长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孙震东,也成为赵富强的“保护伞”。两人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分别被判囚4年及一年半。

赵富强从一个乡间小裁缝,到在上海拥有一个以商业租赁为主要业务,获利达9.7亿余元的大型公司。判决书称,资本和人脉的积累,使得赵富强日渐膨胀,号称“杨浦没有搞不定的”。

上海“红楼”是冰山一角

该案一位受害女子的母亲张蕾曾告诉财新网,红楼外表看似破旧,里面的装饰却华丽奢靡,瓷砖缝隙都填满了金粉。

赵富强邀请当地官员、名流在红楼消费,楼内暗藏了许多监控摄像头,许多官员被拍片。赵富强以此控制要挟这些女子。

据外媒此前报导,2019年上半年,中央“除恶打黑”巡视督查组,在上海查获了红楼内部监控录像视频。习近平的亲信、中共政治局委员李强,在调阅审看监控录像之后惊得目瞪口呆。

美国加州的亚历克斯(Alex,受访者英文名)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共政法系统牵涉权钱交易并不鲜见,10年前他在广州当公安的时候,就有这种现象。但在上海发生这样的事件,仍令他感到震惊,没想到政法系统已经烂到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

“由此可见10年以来,中国(共)政法系统堕落的速度。”亚历克斯说。

一位匿名的前上海公安局警员透露,赵富强是通过钱色交易等方式,打通政府机关内部的通道。“就是花钱,这个很容易的,这么长时间的积累,这么长时间的感情笼络,人都是感情动物,一来一去十几年的培养,很容易就搞定了,然后越来越稳固,各种关系扯在一起”。

他认为,赵富强出事可能是因为受害人死磕,告对了地方,赵富强属于运气不好。这个体制就是这样,没有办法。

上海本地居民张汝儁也表示,上海红楼事件只不过是揭发出来的冰山一角,这种事情在上海长期存在。

上海红楼案牵涉的官员不仅包括派出所,法院,政法委,还有工商局等政府机关的人。

上海前警员表示,“仅搞定公安局肯定是不够的,政法口的其它单位也要搞定,法院、检察院等等。你把公安局搞定了,公安局肯定也会告诉你,其它部门也要搞定。”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