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红楼性奴案诡异降温 背后藏更大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9日讯】上海“小红楼”案近日再度引发舆论热议,但突遭微博诡异降温,6亿点阅量被消失,而且上海媒体对该案也集体噤声。有分析认为,“小红楼”案背后藏有更大内幕,更高级别的幕后人物尚未曝光。

上海“小红楼”案6亿点阅量诡异消失

自12月2日开始,骇人听闻的上海“小红楼”案突然冲上微博热搜榜,短短几天阅读量就增至6亿,但随后遭审查迅速“降温”。

引发网友强烈不满:“想当初李云迪嫖娼微博热搜连挂三天,到了小红楼问题就开始秒删。”

上海“小红楼”案是因为当年主审该案的审判长张铮落马,再度引起舆论关注。

随着当局对中共政法系统的大清洗,张铮于11月初被调查。被查前他刚刚履新上海市松江区法院院长、党组书记才两个多月。

张铮是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小红楼”案的审判长,2020年12月30日,该案主犯赵富强等38人被判刑,赵被判处死缓。

该案也引发上海杨浦区政法系统大地震,13名“保护伞”落马。包括杨浦区原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杨浦区法院原院长任涌飞,杨浦公安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胡程浩,以及杨浦分局江浦工商所副所长冯伯平等人。

不过,上述落马官员级别最高的是正处级,其他全部为科级。时事评论人士陈思敏在大纪元撰文指出,“20年来,应该不只13名官员去过红楼享受过服务,不只这13名官员充当保护伞。上海官场心照不宣,还有更大的官没有爆出来。”

赵富强经营“小红楼”20年 背后有靠山

“小红楼”案发生在2000年至2019年间,农村裁缝赵富强在上海靠经营从事卖淫业务的理发店起家,2014年在上海市中心、杨浦区政府旁购买一栋楼,圈养了数十名女性,为当地官员提供24小时的性服务。

赵富强不仅从事卖淫业务,还经营房屋租赁业务,遍布上海市9个区,地址涉及1300余处。2017年,在上海市政法系统有靠山的赵富强,接手了上海法治天地频道《平安上海》栏目。

根据官媒报导,该栏目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一项“政绩”。2016年7月,《平安上海》电视栏目正式播出。2017年2月,韩正出席当年度“平安上海”建设推进大会,细数相关“成绩”。

也就是在这一年,赵富强接手了《平安上海》栏目。他利用该栏目招聘节目女助理,一位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女留学生应聘后进入“小红楼”,被赵富强殴打、强奸、囚禁,逼迫她沦为性奴

据大陆媒体此前报导,2017年,这名受害女留学生第一次逃跑报警,但警方直接把她送回小红楼。后来她再度逃跑报警,赵富强直接到派出所把她带走。

赵富强依靠政法系统的关系,在上海为非作歹20多年,残害众多女性,有受害女子称他是魔鬼。直到2019年5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坐镇”上海,一名受害女子实名举报赵富强及涉足“小红楼”的多名上海官员,该案才曝光。

不过,多名受害女性因被迫成为赵富强的帮凶,也被打入大牢。有的被判14年6个月,超过了几个官员的总刑期。舆论质疑判案的公正性。

大陆前公安董广平对新唐人说,“小红楼”案能够揭露出来的冰山一角都不到,只能说冰山的一根毫毛。

“赵福强只是一个傀儡,只是一个台面人物,他指挥不了警察,他后台的那个人,才能指挥警察。姓赵的搞了那么长时间,赚的钱哪去了,他要收买警察,收买当官的,为他的后台去谋取好处。”董广平说。

他表示,在中国大陆,每个城市都有给官员们提供色情服务的私人会所。这些官用色情场所背后都有公检法人员撑腰。“没有这个公检法撑腰,它很多事情就会出问题。必须有公检法撑腰”。

上海市是江泽民派系的老巢,近期,当局对政法系统大清洗,上海多名政法高官落马,包括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不排除未来还会有更多高官被查。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