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国会不应插手信用卡政策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1日讯】如果国会拿走你的信用卡,或阻止你参加信用卡奖励计划,你什么感觉?

不要笑。华盛顿的左翼团体宣称,你钱包里的塑料卡是需要被控制的财政恶棍。

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Boston)研究人员的一项新研究发现,信用卡奖励计划是不公平的,因为很多低收入人群用现金或借记卡买东西,而信用卡奖励计划用一种“隐性转账”的方式,把钱从低收入人群转给了富人。

该研究推断,使用信用卡买东西并获得奖励积分的消费者每年将获得756美元的“补贴”,而用现金支付的贫困人口则多支付23美元。让我说什么好呢,这不过就是一张电影票的价钱。

左翼煽动者要求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Board)和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对这些不平等现象采取行动。所以,如果憎恨信用卡公司的国会议员,比如伊利诺伊州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呼吁制定法规或取消奖励计划,请不要感到惊讶。

这些团体为这种所谓的不公正发明了一个巧妙的新名词:“反向罗宾汉”效应。(注:即劫贫济富。)

但奖励计划是最终双赢的营销策略。首先,它们很受消费者的欢迎,数百万人都在努力积累积分,以便他们可以赢得免费假期、家用电器、航空公司航班的头等舱升级和其它免费赠品。它们是旧的S&H绿色邮票计划的现代版本。绿色邮票计划在购物者中盛行了近100年,直到1980年代后期才消失。你购买的东西越多,获得的绿色邮票就越多,而这些邮票可以用来兑换其它物品。(注:S&H 绿色邮票是1896年至1980年代后期Sperry & Hutchinson公司的奖励计划的一部分。)

商家喜欢这些计划,因为它们鼓励人们在他们的商店购买更多的商品和服务,而信用卡公司可以收取更多的费用。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如今,信用卡无处不在。商家和零售商在美国市场上发放了大约3.55亿张奖励卡,因为接受它们的好处超过了成本。这3.55亿张卡并不全都在最富有的1%的人手中。

限制甚至取缔这些奖励计划只会令很多家庭无法使用信用卡,只有更富裕的人才能使用信用卡。这只会让穷人的境况变得更糟。信用卡很受欢迎,因为它很方便,因为我们每天都在接近无现金的数字社会。当一个家庭暂时缺钱并需要紧急购买时,就更是如此。

许多奖励卡不收年费,唯一的限制是一个人是否有良好的信用评分。数以百万计的高收入者信用评分较差,而数百万中产阶级人士得分很高。

国际法律与经济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Law & Economics)的一项研究驳斥了“反向罗宾汉”效应的说法。其报告说,“86%的信用卡持卡人拥有活跃的奖励卡,其中包括77%的家庭收入低于5万美元的持卡人。一个人必须有钱才能拥有奖励信用卡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国会中的自由派可能会抓住“反向罗宾汉”的说法,对信用卡费用进行价格控制。他们以前已经尝试过,而那些控制措施并没有为任何人降低商品价格。

作为《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的一部分,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德宾成功地附加了一项修正案,对借记卡交易实行了价格控制。当时,包括德宾和商家在内的许多人认为,价格上限将导致零售商降低价格。

不出所料,德宾错了。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Richmond)发现,77%的商家保持价格不变,22%的商家在价格控制生效后实际上增加了成本。

其它研究表明,这些规定导致消费者无法获得免费支票账户,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数增加了约100万。根据波士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失去免费支票账户每年给每位低收入客户造成的损失约为160美元。

国会的政策目标应该是让每个想参加的人,无论贫富,更容易获得信用卡和奖励卡。

这种对钱包中塑料卡的新攻击将达到相反的结果。这将产生一个真正的反向罗宾汉效应。

作者简介:

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一位经济记者、作家和专栏作家。他与人合著的许多书中的最新一本是《川普经济学:振兴经济的“美国第一”计划》(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尔还是经济自由与机会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经济学家。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Will Congress Take Away Your Credit Card?”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