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美打响反鸦片战争 中国“药王”遭通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7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12月16日(星期四),北京时间12月17日(星期五)。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秦鹏直播)

今天焦点:美国掀起“合成鸦片反击战争”?中国“武汉药王”遭全球通缉;作家方方和胡锡进同期“下课”,习近平要求文艺工作者“不要做市场的奴隶”。

秦鹏:今天(12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中国等国37家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共新一轮打击开始。同时,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令,打击国际贩毒机构和个人,被全球通缉的中国“武汉药王”再度进入人们视野。

Sydney:中共文联和作协联合大会召开,习近平以及彭丽媛出席引起外界关注。人们注意到作家方方和张抗抗被移出主席团名单。同期,中共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换将,胡锡进下课,也引发热议。中共媒体和文艺,接下去将有什么大动作?

习文艺会议 彭丽媛参会 方方和胡锡进同期“下课”

Sydney:最近几日,中国文艺界有几件大事颇受外界关注,其中之一,是被外界简称为“中国文联”的“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及“中国作家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14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夫人彭丽媛一同出席,让外界高度关注。

秦鹏:为什么外界这样关注呢?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中共夺取政权和维持统治,一向强调笔杆子和枪杆子,对于宣传的作用一直看得非常重要,而且毛泽东当年还有著名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强调文艺为政治服务,所以习近平高调参加,或者意味着中共的文艺发展方面将有更多大的动作。

第二则是,著名歌唱家、中共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彭丽媛参会,很让人联想起毛泽东的妻子江青,也曾经介入中共最高政治,不仅在文革时期推出了著名的“八亿人民八个戏”,通过篡改历史和红彤彤杀气冲天的情节,奠定了中共样板戏的基础,而且还参与了中共最高政治。所以,有人就在猜测,是不是习近平要模仿毛泽东,从“共同富裕”走向“共同执政”?

Sydney:特别是前几天,刚刚发生过一起地方官员发起学习彭丽媛精神的事,当时就引起了诸多议论。习近平夫人彭丽媛在10月底,向天津与纽约合开的“天津茱莉亚学院”发贺信后,天津官方跟进,在11月上旬,一连两天分别召开“学习彭丽媛教授贺信精神”研讨会和座谈会,称贺信为新形势下开展对美国的人文交流指明方向,显示中国正加大施展第一夫人外交力度。

但很多人也因此感觉天津官方以此制造话题,可能有“低级红、高级黑”的负面效果。有人反应“用两天时间学习彭丽媛精神,实在是有点不应该”。而天津官方在微信公众号发布的相关消息,目前已被禁止转发,也一定程度透露出中共最高当局可能感受到了中国网民的不满。

真实报导武汉疫情的女作家方方被除名

秦鹏:另外一件引发外界关注的大事,是12月14日,中国作家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名单正式公布,曾经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真实报导疫情的女作家方方的名字,未出现在名单中。曾力挺方方的女作家张抗抗,疑似也遭剔除,张抗抗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按理说本来应该出现在主席团中。

Sydney:作家方方是武汉人,曾经担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在上次中国作协全国代表大会上,曾经是主席台成员。在2020年1月25日至3月25日武汉封城期间,她写下了一篇篇封城日记,记录了被封禁在武汉的人们的绝望、痛苦和日常生活,引发中国网民关注。当时连官媒“中国新闻社”也专访方方,赞扬《方方日记》“以平实生动的语言、敢言直言的风格感染着每一位读者,被网民争睹为快”。

但是,随着中共开始对外鼓吹中国模式,外界准备把《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的时候,众多五毛、小粉红甚至部分官方媒体,都对方方开展了大范围的批斗。更有甚者,把方方打成了“国家敌人”,扣上“汉奸”、“反革命”与“卖国贼”的帽子。这让很多人惊叹,文革式批斗再次来临。

秦鹏:当时,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加入了这种文革式批斗,和方方在微博上进行了长时间的笔伐和反击战。胡锡进把风向完全定调成“方方自私图谋”、给西方递刀子,这样一来带动大量自称90、00后的网友加入挞伐方方,也导致方方在现实生活中面临死亡威胁。

我们都知道,胡锡进非常擅长站在维护党的立场上,揣摩上意,所以经常代表中共官方说一些中共官方或者正规媒体想说而不方便说的话,所以他加入对方方的批斗,以及对方方的打击定性,都显示中共在关于瘟疫的来源和悲惨状况,中共希望清除那些和官方、对党丧事喜办歌功颂德的版本不同的叙事,同时也在消除那些有独立见解的人物。

所以,就不难理解方方和张抗抗这一次被从中共作协主席团名单中剔除了。

胡锡进退休 总编职位被80后替代

Sydney:嗯,说到胡锡进,他的退休,被一个80后的《人民日报》笔杆子替代,也是这几天引发外界最大关注的新闻之一了。就在今天(12月16日),胡锡进在微博和推特上,正式宣布了自己的退休,新浪微博的简介上,也从“环球时报总编”改成了“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

他说:“老胡转过年就62岁了,到了退休的时候。我已办理退休手续,不再担任《环球时报》总编辑职务。今后我将以《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身份,继续为《环球时报》事业发展贡献力量,继续为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竭尽所能。”

秦鹏,胡锡进自己这段话给人的感觉是,是到了年龄退休,可是也有很多人认为他是被下课,因为就在今年,胡锡进还被《环球时报》的一名下属实名举报说他有2个私生子,你认为他是正常到站下车吗?

秦鹏:整体来说,胡锡进应该是到年龄下岗,因为他是厅局级干部,一般到60岁退休。但是他的这种丑事,肯定也不会空穴来风,从内容看,真实性极高,所以,内部调查后,他也肯定会被批评。

但是,就像彭帅和中共常委张高丽的丑闻一样,中共肯定会保护这些党的官员,而牺牲那些举报者,所以公开信息不会提他的这些丑事。

Sydney:胡锡进给人的印象还是很深的,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擅长给中共洗地,发明出一堆复杂中国理论,把中共干的坏事说成是不得已、是党为了人民所做,等等,所以很多网友都用猎犬叼盘子作为他的形象指代胡锡进。

大陆网民曾将胡锡进与孔庆东、吴法天、司马南并列为中国“四大五毛”,胡排在第一。2012年,胡锡进入围“2012年中国十大恶心人物”,还入选“中国百名人渣”排行榜。

秦鹏:是。他还叫嚣打核战争,要中国制造1,000枚核导弹,也一次次在台湾问题上给美国和台湾划“红线”,然后一次次后退,所以,今天就有媒体调侃说,他是划红线累了,所以要退休了。

不过,Sydney,你注意到,美国国防部11月3日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共到2030年可以将其核武库中的核弹头数量增加到1,000枚,这比之前美国军方预估的多了很多。这显示,胡锡进的很多说法,看似狂言,其实往往都是有来源的。

Sydney:是,胡锡进就是中共真实想法的代言人。外界也透过胡锡进的微博和英文推特,看到了中共的邪恶,所以,很多人还半开玩笑地说,应该让胡锡进留任,这样能够加速中共在国际上被世界围堵的步伐。

今天,胡锡进在推特上,说他将作为特约评论员出现,还说别看西方不喜欢他,他可是中国的公众意见领袖之一呢。他还提醒说,外界应该同时聆听两方面的意见。这段话,看似颇有意味,你怎么看胡锡进未来的作用?

秦鹏:胡锡进在中国国内网络上,确实是一个超级大V,他的微博粉丝有2,400多万,抖音粉丝也有1,200多万,特别是有官方背书,所以有很大影响力。虽然有一批粉丝是去嘲笑他的,或者看热闹的,或者去看他时不时地透露一些外网和官方信息,但是也有一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受他毒害很深,变成了粉红或者深红、战狼。

而且,他的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等仇日仇美的主题和时不时说两句真话倒退一下让人感觉有一定可信性的叼盘风格,也深深影响了诸多党媒,《环球时报》中英文也在中国五星级酒店和机场每期发放5万~10万份、还进了中共驻全球各地大使馆,所以,胡锡进确实深刻影响了很多中共的官员、外交官、年轻人,甚至有人说,中共外交官的战狼风格就是活着的、走动的《环球时报》。

而且,他的类似叫嚣打核战争、把立陶宛和澳大利亚叫成蚊子肉、“鼻屎小国”等等,虽然有他一些个性,但是也是揣摩中共领导人的敢于斗争的指示,他的个人推特,也时不时代表中共官方对外传递战狼意向。都是中共的需要,都代表了中共的真实想法。

所以中共现在封他这个特约评论员的身份,其实表明了,中共还是会利用他传递信息,但是以个人身份出现,这样还是可以相对灵活地进退。

Sydney:嗯,今天美国之音,也刊文指出,即使胡锡进走人,《环球时报》的战狼风格恐怕也难以改变了。那你认为,中共文艺大会和胡锡进之后,中共媒体还有什么大的走向?

秦鹏:嗯,从中共国内来说,中共媒体也会继续战狼风格,甚至愈演愈烈,有人甚至说,也许过两年,很多人会发现,胡锡进的话反而是相对温和的了,还说不怕别的,就怕同行对比,意思是接手《环球时报》和其它党媒的人将来可能更左。

我同意这种观点,现在接任环球时报社长的80后范正伟,毕业于北大,曾经也有很多探讨中国改革和批评社会不公的文章,但是随着在中共体制内浸泡越久、官职越大,就越来越走向战狼和民族主义了。所以,这是中共邪恶体制的问题,而不是类似胡锡进个人问题。

今天,我还看到,香港卫视综合台副台长秦枫说,“胡锡进退休与否也不能挽回民族主义之燎原之势了[笑cry] 烧的都差不多了。”这也是中共现行体制下的必然结果。

另外,我觉得中国媒体还有可能有几个发展,就是:一、越来越不允许讲真相,对历史真相将进行更加严格的封杀,那些敢讲真相的会被公开批斗;二、不允许进行中国法治探讨,15日晚上还有几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就中演协不正当惩治艺人问题从法律层面开展讨论,结果先后被B站和新浪微博切断,最后新浪还把微博号禁言;三、党媒姓党,进一步向党媒姓习发展;四、万物皆“思政”,就是什么都可能和政治联系起来,被上纲上线。西方进步的一切都面临着被批斗。

Sydney:就是说,从媒体、文艺和舆论控制角度看,中国环境,会越来越进入一种不是文革的新文革状态。具体如何发展,我们拭目以待,也会继续观察和为大家分析。

美国制裁中企 “武汉药王”被全球通缉500万美金

Sydney:我们再来看到美国对中共祭出的一系列制裁,这一次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的有37家公司,其中34家就位于中国境内。这是美国政府以行动证明,现在中共是最大威胁。

商务部在公告中表示,中共用生物技术支持军事目的和侵犯人权的行为,给美国的国安和外交造成威胁。

这些公司除了被指出:协助中共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士进行监控并侵犯人权,还包括,支持中共军队现代化、企图获取美国物资/科技来支持中共军方、以及提供或企图提供原产于美国的物品,来支持伊朗的先进常规武器。

秦鹏:美联社引用一位美国官员的话说,美国情报部门已经确定,北京在新疆各地建立了高科技面部识别监控系统,并收集了新疆部分地区所有12至65岁居民的DNA样本,这是中共镇压维吾尔人系统的一部分,和这些公司也脱不了关系。

Sydney: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商务部发布的新闻稿中指出,“生物科技的科学探索和医学发明可以拯救生命。但不幸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却使用这些技术去控制人民或压迫少数民族和宗教信仰族群。”

这一次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的,包括“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及其旗下的11家研究所。商务部提到,证据显示,这些研究所的项目还包括所谓的“大脑控制武器”,也就是脑控。这让中共政府鲜为人知的脑控研究再度浮上台面,也间接获得证实。

秦鹏:嗯,这也是这一次美国制裁的一个看点。近年来,确实有一些批露出来的案例,确实显示中共在进行相关方面的研究。也有越来越多中国民众实名披露自己是“脑控实验”的受害人,每天24小时被“颅内传音”等手段骚扰,身心遭受极大伤害。这方面,我们会在之后一期节目来专门谈谈。

Sydney:这一次美国一系列的制裁,揭露了很多中共政府的恶行。

我们今天想着重谈谈的,是美国加大打击包括来自中国在内的跨国犯罪组织和贩毒网络,牵扯到了一个被全球通缉的武汉药王。我们也想谈谈中共政府在其中的作用。

秦鹏:是。美国总统拜登周三(12月15日)签署了两项行政命令,根据最新的行政命令所授予的权威,美国财政部周三认定10名个人和15个实体,从事或企图从事涉与国际非法药物扩散或制造有关的活动或交易。被制裁的对象包括1位中国公民和4家中国公司

Sydney:被特别点名打击的4家中国企业,是供应全球毒枭“芬太尼合成原料”的上游化工药厂,分别是:武汉远成共创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迅精化学有限公司、河北环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及河北艾豚商贸有限公司。

武汉商人叶全发被点名

被点名的这一位中国公民,是来自武汉的商人,叫做叶全发(Chuen Fat Yip),很多人难以相信,武汉竟然有一个被美国下令全球通缉的“毒枭药商”,而且他还身带500万美金悬赏的“全球通缉令”。这一次美国的制裁,才让很多人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秦鹏:叶全发今年68岁,被美国司法部指控为“全球第一大的芬太尼类毒品制造商”,是目前全世界已知最大鸦片类毒品、即“芬太尼系毒品”的生产龙头。他领导的这个集团,以武汉为中心,也助长了墨西哥、巴西毒枭集团的“产品转型”,美国方面也称他做“东方药王”,认为他对疫情期间全美国飙升28%的药物成瘾致死负有责任。

Sydney:可见对美国人民带来的危害相当大。这个说的是2020年4月~2021年4月,美国一年间就有超过10万人因“药物滥用”而死。超过60%以上的死者,都与成瘾使用“芬太尼等类鸦片药物”有关。也是因为这么严重的死亡数字,美国政府才会出重手。

但是怎么能确定就和这位叶全发有关呢?

秦鹏:刚刚说叶全发的毒品作业,助长了墨西哥、巴西毒枭集团“产品转型”,也流入到美国。这个什么意思呢?

《转角国际》报导,例如像是被捕的墨西哥毒王“矮子古兹曼”的儿子,“老鼠”奥维迪奥(Ovidio Guzmán López),就是从像这位叶全发的集团等“中国药王”手中取得大量的制药原料与顾问技术,接着再配合上游供货的销售,以假药、网络售药、或混入一般通路地下贩售等方式,以极低的成本提供着大量成瘾者的药物需求。

等到一般人因芬太尼成瘾后,美国在地毒枭集团则会有意无意地混入古柯碱、或其它更高成瘾性的毒品,用“以药养药”的方式,让意外成瘾者一步一步地坠入成本更高、伤害更致命的毒品深渊。

Sydney:《转角国际》报导,这个叶全发,在被联邦缉毒局(DEA)盯上之前,据说是曾经频繁进出美国“推广产品”。大量输入高剂量的芬太尼类鸦片止痛药。2019年中国政府应美国压力开始管制芬太泥,叶全发又转向生产中国政府故意不管制的芬太尼前体原料,配合网络犯罪直销,以及指导跨国毒枭进行下游加工合成最终的芬太尼药物。

叶全发2018年被美国司法部控罪起诉后,低调了点,但以武汉与香港为主的输出经营网却越做越大。为了避免犯罪金流被美方追踪,更把大量交易转入虚拟货币。美国财政部与国务院说,叶全发集团的“制毒网络”已是同领域犯罪者的全球第一人。

这边我注意到,中共政府虽然2019年应美国压力开始管制芬太泥,但故意不管制芬太尼前体原料。还有外界认为的,美国实际上表达了对“中国政府包庇类鸦片药物滥用毒贩”的不满。所以中共政府在这其中的作用是什么呢?

秦鹏:我们之前聊过,在2018年川普(特朗普)总统任内,美国政府就已针对另一组“中国芬太尼毒王”,以山东为大本营的郑光华和郑福景父子领导贩毒集团,下达通缉令。但中共一方面以“中美两国没有引渡协议”不予理会,另一方面则对这些以中国为基地的新世代制毒外销厂商持续消极默许。

大家可能猜不到中共方面的反应。今年8月,美国发出500万美元悬赏“张氏贩毒组织的头目”张建的信息之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居然批评美国宣布针对这名中国公民展开悬赏缉捕行动。他说,相关药品当时在中国属未被列管的普通化学品,而美方迄今仍未提供相关人员违反中国法律的证据。

汪文斌还说,美方悬赏缉捕行为将严重破坏中美禁毒合作的基础,为下一步双方合作制造障碍,中方要求美方停止这一行动。

Sydney:等于是中共不但默许,还包庇伤害了这么多人生命的大毒枭,为什么中共要这么做?

中共希望给美国制造麻烦

秦鹏:最重要原因,是中共希望这样给美国制造麻烦。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8月2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中国在遏止向美国贩运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方面的合作“软弱无力”,阻碍美国打击越来越复杂的芬太尼贩运的努力。中共外交部在回应这份报告时,并不否认与美国的相关合作“软弱无力”的说法,称:美国不能在损害中国利益的同时,又期待中国无条件地合作。

表面上是因为中美对抗,中共就不管美国民众的死活,坐看美国每年10万人因此死亡。可是,实际上,更早的时候,2017年,习近平访美的时候,美国就提出了要中共帮助打击芬太尼,中共当时答应得很好,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行动。

所以,从根子上,这样的行动,只能解释为中共希望向世界推行毒品,达到祸害全球、给美国添乱的目标。

Sydney:嗯,就像今年引起外界广泛关注的金灿荣2016年演讲自曝那样,他说中共对付美国有几大邪招,其中最重要的是要同时给美国制造5个敌人,显然,这种遭到全人类谴责的毒品也被中共视为给美国制造的麻烦之一。

秦鹏:今天,我还看到,英文大纪元的特约专栏作家、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者Ryan Clarke分析,说阿富汗将成中共下个毒品基地。考虑到中共当年在陕北的时候,不仅仅不抗战,还通过种植鸦片卖到国民党统治区,获取金钱享受和买武器打国民政府军队,我相信这个分析。

Sydney:嗯。他指出,中共的公开意图是让中国成为“世界药房”,从药品制造到个人防护装备出口,在各个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这一广泛的中央规划工作的一个副产品是开发合成麻醉品。这些麻醉品在具有相关规模经济的医药级工厂生产,以保证其供应稳定,并且价格低廉。

秦鹏:这显示,中共实际上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人类犯罪集团。过去是,现在也没有变过。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