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研发“脑控武器” 被美制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12月18日讯】美国商务部日前宣布再对34 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进行制裁,其中,中共军方控制的企业及研究所被指控使用生物科技研发“脑控武器(brain-control weaponry)”,此举不仅侵犯人权还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危害。

美商务部于12月 16 日宣布将 34 个中国企业及机构列入贸易“实体清单”(Entity List),禁止这些企业购买及使用美国技术。中共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院(AMMS)及其 11 个附属研究所,也在这次被美国制裁的黑名单上。

美商务部在声明中表示,有证据显示,AMMS及其管辖的11家研究机构,利用生物科技支持中共出于军事用途的项目及侵犯人权,包括发展“脑控武器”。

声明指出,中共通过发展及应用生物科技进行军事现代化和侵犯人权的行为,已经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构成持续威胁。因此,美国企业若未取得政府的许可,不得从美国输出技术或产品给上述企业或机构。

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不能允许本国的医学产品和生物技术创新产品、技术和软件等,被用于危害美国安全。

他说:“生物科技和药学发展可以挽救生命,但不幸地是,中国(中共)选择用这些技术来监控并压迫其少数民族与宗教群体。”

大纪元新闻网17 日的报导说,从公开资料中可发现多项与中共脑控武器计划相关的资讯。

例如: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院曾经在 2019 年为一项“基于脑电信号采集的虚拟现实交互方法及装置”申请专利时声称,“该发明基于非侵入式脑电采集电极,采集操作人员(实验对象)的脑电信号,并将对方的行为意图编码后输出至主机,主机发出控制指令,控制虚拟现实设备与实验对象进行交互。”

中共军报《解放军报》2018年也曾发表一篇题为《未来战争或将从“脑皮层”打响——脑控武器:亦真亦幻有点“玄”》的文章,宣称未来战争或将从“脑皮层”打响。这篇文章中宣扬,“有些国家脑控武器的雏形已经出现,将来一旦技术发展成熟,或许会在未来战争中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

而美国国防大学期刊PRISM  在2020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共正通过研究认知科学和生物科技来增强军事实力,而“制脑权”(mental/cognitive dominance)和“制智权”(intelligence dominance)是中共军方的一大重要发展方向。

大纪元新闻网曾在2020年9月13日的一篇报导中指出,中共当局对“脑控”技术的研究起码长达二十多年,军方、科研部门和高校等单位均有参与,而近年来不断有中国民众实名披露自己是中共进行“脑控”实验的受害人,一位名叫姚多杰的男子就是其中一位。

据报导,时年53岁的姚多杰是中国安徽省淮南市人,现居广东深圳。他在采访中告诉大纪元,自己从2007年11月起察觉自己被“脑控”。当时他正在深圳一家五星级酒店任保安部经理,并因工作需要长期住在酒店客房。

“一开始我在房间上网,听到有人议论我,说:你看,他要泡茶喝了,要做什么做什么了。我就觉得是不是酒店在我房间安监控?我说不可能呀”,他说,“但是这种声音越来越频繁,甚至我想什么都能讲出来,我就有点恐惧了,到处找声音来源找不到。”

姚多杰接收到的“颅内传音”还带有方向感,让他误以为声音从隔壁房间或门外传来,但当他鼓起勇气把门打开,又听到脚步声跑开,外面却一个人没有,然后他查看监控,发现监控里也没有拍摄到人。

“我现在明白这是语音生物电波,向我大脑发射语音,但是我当时不知道,当时的错觉就以为是真人在我面前的”,他说,“然后他们晚上讲我坏话、骂我,我就开着窗户、开着门骂他,好像他们就躲在墙外骂我一样,我冲过去找他们却找不到,来回这样搞,简直就像神经病。”

与此同时,他还受到影像干扰,眼睛一闭上,就看到各种逼真的影像,“像真人真事一样”,但睁开眼睛就没有了。

除了语音、影像骚扰,他还被不断输入兴奋、悲伤、恐惧等情绪,导致他几乎24小时都睡不着觉。

有一次,姚多杰听到“颅内传音”说,“欸,他还不知道他被脑控了。” 他立即就上网搜索,才发现原来中国已经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受害者, “而且国家官方媒体也报导脑控武器的存在,我才明白,原来有人使用脑控武器” 。

他分析,这种脑控武器的试验肯定是中共高层批准的,现在官方已经公开承认有脑控武器这种东西存在,只是不承认在拿老百姓做脑控武器试验而已。

“这种试验不是简单的试验,它是一种虐杀性的迫害性试验,很残忍的,就是给你慢慢地折磨死,折磨到你崩溃”,姚多杰说,“(这种)科技一旦公开应用的话,那民众就是木偶,新型的奴隶就开始产生。”

【相关报导:中共研究脑控多年 民众或成实验对象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 / 责任编辑:徐耕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