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三位打工者为何冒险逃离西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西安封城后,三名打工者冒着违法和丧命的风险,不顾封城禁令,逃出西安,或徒步越秦岭,或单车赴淳化,或寒冬渡渭河,但最终都因被发现而抓获。

消息传出后,有人把这三位出逃者戏谑的称之为“西安铁三项”,把他们的故事当笑话看。殊不知,在笑话的背后,却是一把辛酸泪!是外乡人背井离乡谋生的不容易!当你搞清楚他们背后的故事,就不觉得好笑了。

各位发现没,这三人出逃的方式虽然不同,路线也大相径庭,但他们做的其实是同一件事,那就是回家!

为什么要拚命逃回家?因为西安的隔离政策,更因为穷。

根据来自网络的信息,西安这次密接人群的隔离费用,住宿每天278元起,餐费80元/天,14天隔离费用至少5000元——网上有人吐槽4760元,大抵吻合。最重要的是,政府规定,这笔钱都的隔离者自己掏腰包。

对于有钱人来说,五千块当然不算什么,也就一顿比较像样的饭而已,但对于在城里打工的普通人来说,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这些底层人没有五险一金,吃10块钱的面,租个小单间,省吃俭用,就为了存些钱。五千块对于他们就是一笔巨款,可能是孩子的学费,是一家人生活来源,是老屋改造的费用,是来年地里的庄稼。如果被隔离,相当于半年存下的收入都灰飞烟灭了。所以,拼着命了,他们也要回家。回家了,钱就省下了。不幸的是,这出逃的三个人都是这样的穷人。

以徒步翻越秦岭的那名男子为例。据悉,小伙子租住在咸阳机场附近的城中村,以摆摊卖衣服为业。今年因为疫情生意特别差,没有积蓄。12月16日听说要封城,考虑到自己在西安无房无钱,隔离费据说要5000元,感觉还是回老家隔离好一点。于是从西安咸阳机场徒步经鄠邑区步行进入秦岭山区。在环境恶劣的秦岭山区,他足足行走了八天八夜。这段路程走高速是三百多里,但他走的都是一些羊肠小道,没有后勤补给,没有地图导航,翻过茫茫大山,趟过冰冷河水,不仅从黄河流域走到长江流域,还翻越了中国南北分界线——秦岭。

据说,这名男子在鄠邑区时找了小旅馆睡了一夜,之后核酸检测已过期,只能露天睡觉,找各种桥墩或遮蔽物,晚上太冷睡不着,白天在阳光下睡,其他时间一直在走。他夜间曾在公路涵洞桥墩处休息,奈何天气寒冷无法睡眠,秦岭山间的温度在零下10度啊!后改为在白天阳光充足的午间,拣无人的荒凉偏僻之处睡觉休息,其余时间皆不停行进,最后在宁陕广货街蒿沟村境内被村民发现。

有自媒体报导说,这位步行哥家在安康农村,从地图行程来判断,他至少还得6天才能回老家。秦岭山区的冬天,天气变化莫测,前几天还下过雪,徒步可想有多艰苦,然而他这么做,也是因为他想过,即便冒死穿越秦岭,也比留在西安要好。

对无数普通人来说,封城就意味着日常生活的突然中断,由此进入一种“极限生存模式”。试想,被封在这样的西安城里,包括所谓“铁人三项”在内的那些无房无钱,从农村来到城市打工,然而在疫情的影响下,工地停工,商店关门,没有活干,甚至吃不上一口热饭的农民工们应该怎么办?城市居民尚且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除了逃走他们还有什么办法?而那些没有逃离的农民工大,冬天甚至只能游荡在护城河边,靠回民街一些善良老板提供的馒头度日。

这会再想想三位出逃者的故事,你还笑得出来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