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撰文:不能让彭帅“被埋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5日讯】《耶鲁日报》日前发表一篇中国留学生撰写的文章《彭帅在哪里》,文章呼吁国际社会不能让彭帅“被埋葬”,不能继续容忍中共使用“权力的语言”对付异己。

中国留学生撰文追问:彭帅在哪里?

1月2日,全美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校报《耶鲁日报》刊载了这篇匿名评论文章。撰写这篇文章的中国留学生对彭帅的处境“忧心忡忡”。

他写道:“在中国网球明星彭帅公开指控一名前共产党官员性侵一个月后,我仍然不知道她是否安全和自由。但我知道这个专制政权会如何埋葬她:彭帅不会被追认为烈士,也不会受到起诉。她会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几个月和几年之后,她将被遗忘。或者说中国共产党是这样计划的。”

他表示,写出这篇文章是“为了让彭帅不被忘记”,并且提醒大家,不能让“彭帅在哪里”仅仅成为社交媒体上的一个标签。

彭帅指控张高丽 轰动国际

彭帅去年11月2日在微博上自曝被中共前副总理张高丽“强迫发生性关系”,而且张始乱终弃,这迫使彭帅宁愿“以卵击石、飞蛾扑火”也要说出与张高丽的不伦关系。

彭帅的这篇微博发出20分钟后就被删除,她本人也随即与外界失联。彭帅指控张高丽事件引发国际舆论关注,世界知名网球运动员、多国政府、人权组织及世界女子职业网球协会(WTA)纷纷声援彭帅,向中共当局追问彭帅下落。

WTA因担心彭帅的安危,暂停在中国的赛事,并表示彭帅公开露面未能解决或减轻有关她安全的疑虑。

彭帅事件还推动国际抵制北京冬奥的浪潮,在舆论压力下,中共当局被迫让彭帅露面,但仍无法消除外界质疑。

12月19日,彭帅接受新加坡一亲中媒体采访时否认“性侵”,并表示她上个月初发出的博文造成了“误解”。这则报导同样受到外界质疑,也让人们更加担忧彭帅的自由和安全。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彭帅引发的关注热度正在逐渐降温。媒体不再密集追寻彭帅下落,迄今为止,没有人确切知道彭帅是否安全。

法国网球女将柯尔妮:有点担心彭帅

法国网球女将柯尔妮1月4日在WTA墨尔本夏季赛1站(Melbourne Summer Set 1)首轮败给日本选手大坂直美(Naomi Osaka),赛后柯尔妮说:“我还是有点担心她(彭帅)。”

柯尔妮是率先以推特主题标签“#彭帅在哪里”(#WhereIsPengShuai)力挺彭帅的选手之一,大坂直美、小威廉丝(Serena Williams)等网球名将都纷纷跟进。

柯尔妮说,“我不确定(对彭帅来说)有没有改变什么,很难知道她的处境受到什么影响,情况不是非常清楚······我只是尽力往好处想,希望她人很好。我觉得我无力再做些什么了。”

中国留学生:中共政权是流氓

“彭帅在哪里”,也许正在被时间的黑洞所吞噬。这名中国留学生作者担心,这意味着世界又一次与红色警讯擦肩而过。

他认为,彭帅被中共惩罚的主要原因,是她“直接反对中共政权”。

他还抨击中共政权“是一个用恐怖来应对批评的党国集团,已经变成了流氓······不再费神来撑住维护人权的门面”。

这名中国留学生是匿名在《耶鲁日报》发表文章,该报总编罗斯.霍洛维奇(Rose Horowitch)在电邮中告诉美国之音,虽然并不清楚,这次允许匿名刊文是不是该报创立近144年来的第一次,“但这是我去年10月开始担任本职务以来的第一次。”

霍洛维奇表示,“我们之所以授予作者匿名,因为我们认为该作品很重要,并且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如果以作者的名字发表,其家人安全可能受到威胁。”

《耶鲁日报》的这篇匿名文章,敦促耶鲁大学停止从中国获利,提出其捐赠基金“需要从中国撤资”,因为“中共过去的行为已经清楚地表明,在中共愿意积极回应彭帅等人的指控并采取行动之前,在中国的每一美元投资都是不道德的”。

“中共不同于中国人民的说法,就像许多跨国公司为自己的黑幕行为辩解那样,并不是有效的辩护,因为,在中国,每家拥有三名或三名以上党员的私企都必须有一个党支部或者党委。它们最终对中共负责。”

文章提出质疑:“难道我们不应该合理地担心,耶鲁的中国投资组合,可能会在安抚中共利益方,与利用耶鲁名望倡导中国人民人权之间,产生利益冲突吗?或者说,是什么阻止了耶鲁在从中国获利的同时,至少发一份声明来承认对中国侵犯人权的指控是存在的?”

文章称,耶鲁投资办公室“没有专门针对中国的公开道德政策”,需要“进行反省”。

2021年11月,彭帅指控中共前副总理张高丽强制与她发生性关系。文章在微博发布仅20多分钟即遭删除。(彭帅微博截图)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