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朝鲜无疫情?中共驻朝大使回国揭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韩国韩联社1月7日援引当日朝中社的报导称,朝鲜奥委会和体育省于5日已向中国奥委会、北京冬奥组委、国家体育总局致信,表明其将缺席即将举行的北京冬奥会和残奥会,理由是“敌对势力阴谋煽动和全球性传染病大流行”。不过,事实上,因朝鲜拒绝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已经禁止其以国家资格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

虽然朝鲜运动员可以个人身份参加北京冬奥,但朝鲜2020年1月以来以防疫为由闭关锁国至今,朝鲜运动员也不可能出境参赛。显然,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大陆境内此起彼伏的疫情让朝鲜望而却步,朝鲜领导人非常害怕参赛的运动员将病毒带回朝鲜。因为物资贫乏、医疗用品短缺的朝鲜,无法应对疫情的大爆发。

那么,朝鲜究竟有没有中共病毒呢?目前在大陆流传的一段视频称,当前世界上只有四个国家无武汉肺炎(中共病毒,COVID-19),排在首位的就是朝鲜。视频称之所以在朝鲜没有发现确诊病例,是因为该国的防疫措施做的很好,不仅采取封国措施,国内也加大管理力度,彻底防止病毒境外输入。

资料显示,自2020年1月,北京正式确认武汉肺炎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就下令封锁了与中国的边境,国内的公共交通和运输也受到严格限制。对于唯一来自中国的国际航班也实现严格的管控。此外,针对防疫不力的官员,则处以死刑或进行军事审判。严苛的封锁措施,直接导致正在受到联合国制裁的朝鲜,食品与日用品因供不应求而价格飙涨,加剧了粮食短缺危机。如果以近日发生在西安的惨剧做参照,朝鲜情况更为恶劣,不知这一年多来有多少朝鲜人死于饥饿。

然而,正如我们无法相信中共的谎言一样,作为独裁政权的朝鲜,所言所为同样无法令外界相信,其所谓的“零确诊”恐怕也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因为病毒从来不是靠人为就能阻挡得了的。

日前,有海外媒体报导,根据消息人士披露,12月18日有人目击了位于平安北道新义州市郊外的白土里3号监狱传出浓烈白烟,真相竟然是监狱内同时正在焚烧70具受刑人的遗体所致。通常,通常若有受刑人死亡,其遗体将会交还给家属,只有在有感染传染病之情形下,才会直接焚烧尸体,因而外界怀疑,该监狱爆发了大规模的中共病毒感染。

消息人士还称,在3号监狱附近的一个劳动锻炼队(仅收监轻罪者之监狱),在前些日子就开始接连有受刑人出现了发烧、咳嗽和呕吐等症状,且不断有人因罹病而死亡。在某一个只有20人的教化班内,更是在短短的1个月之内,就有7个人死亡。

“发烧、咳嗽和呕吐”与感染中共病毒的症状很相似。此外,朝鲜内部将疑似染疫者焚烧,与古代处理瘟疫的手法也类似,而这间接证明朝鲜监狱出现了某种传染病,且与中共病毒有近似症状。

另据2020年11月《南华早报》的报导,首尔“韩国援助之手”(Helping Hands Korea)组织的负责人彼得斯(Tim Peters)透露,朝鲜将武汉肺炎确诊患者关入位于中国边境附近的难民营内,但仅提供少量的食物和药物,而那些患者是否能够活下去,就必须要看他们的家人有没有送食药至难民营。彼得斯称,他收到的消息显示,有很多人并非因感染病毒而死,而是被饿死的。

在这个独裁体制下,朝鲜染疫者的悲惨下场并不难想像。有意思的是,金正恩一方面大概更相信朝鲜残酷的防疫措施,一方面也对疫苗有效性保持高度怀疑,因此先后拒绝了300万剂中国科兴疫苗和2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据悉,朝鲜国家媒体经常报导美国和欧洲发生的个体接种疫苗后产生的不良反应事件。朝鲜是目前全球几个尚未进行大规模疫苗接种的国家之一。

值得关注的是,如果朝鲜确实无人感染中共病毒,那么下边要说的这件事就有些匪夷所思了。据韩联社1月2日引述消息人士指,中共驻朝鲜大使李进军已卸任,他和部分使馆人员循陆路离开朝鲜,将在丹东展开为期3周的隔离,之后会前往北京。李进军2015年3月上任,驻朝时间长达6年9个月,是在中国历届驻朝大使中任期最长的。

照理说,来自“零确诊”朝鲜的李进军一行人根本无需进行隔离,就可以前往北京交接,但他们却选择在丹东进行隔离,这只能说明朝鲜一定存在疫情,至于规模外界无法判断,或许李进军知晓个中内幕。李进军等人就这样不经意间揭开了朝鲜的谎言,因此,那些吹捧朝鲜的国人还是想想驻朝大使回国为何要主动隔离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