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香港“洪门宴”背后的政治风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世界各国正在疫情笼罩之下,中国大陆疫情也愈演愈烈,香港同样不例外,逐步禁止了大部分国际航班。然而,1月3日,一场被称为“洪门宴”的生日宴会,却在香港湾仔湾景中心一家餐厅举办,随后曝出有人染疫,目前证实至少有222人参加。众多港府官员和立法会议员曾参加此次宴会,令事件不断发酵,也牵出了背后的更大政治风波

哪些港府官员和立法会议员参加

此次宴会,除大规模聚会违背防疫常识外,更惊人的是参加宴会的宾客身份。其中,港府的主要官员有:

徐英伟,民政事务局局长。徐英伟是负责香港抗疫政策的主要官员之一。

许正宇,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

白韫六,廉政专员。

2012年6月28日,白韫六被中共国务院任命为香港廉政专员。之前,白韫六曾任入境事务处处长,任内多次发生拒绝有关人士入境事件,包括拒绝国殇之柱创作人高志活、民运领袖项小吉入境;2010年1月,拒绝6名神韵艺术团成员入境;同年6月,拒绝新民主女神像创作人陈维明入境;2011年1月,拒绝前学运领袖王丹、吾尔开希和王超华等人申请参加香港支联会已故主席司徒华葬礼。

萧泽颐,警务处处长。萧泽颐虽然当时“休班”,但被认为仍有责任检举宴会发生的防疫违规行为,在现场却没有主动执法。

区嘉宏,入境事务处处长。

这是区嘉宏第二次违规参加宴会。媒体曾揭露,2021年3月,入境处处长区嘉宏、海关关长邓以海、保安局副局长区志光接受恒大集团管理层豪华款待,在湾仔湾景中心三楼的私人会所“吉祥荟”内的高级中餐馆“随缘汇”参加9人饭局,违反了当时不准超过4人同桌进餐的防疫限聚令。此三名港府官员接受奢华款待,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的“公职人员行为不当罪”,当晚饭局还有人涉嫌强奸被拘捕。区嘉宏随后表示,已支付限聚令罚款,但否认涉及当晚发生的刑事案件;其本人和港府没有回应接受豪华款待问题。网传该私人会所餐厅的火锅,每位最少收费3380港元。

参加“洪门宴”的其他港府官员还包括:

陈积志,民政事务局副局长。

陈浩濂,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副局长。

钟伟强,创新及科技局副局长。

胡健民,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副局长。

萧嘉怡,政务司司长政治助理。

冯英伦,发展局局长政治助理。

施俊辉,教育局局长政治助理。

张曼莉,创新及科技局局长政治助理。

冯浩贤,政策创新与统筹办事处副总监。

黄颖君,民政事务局合约媒体主任。

参加“洪门宴”的还有20名立法会议员,包括:

陈仲尼、邱达根、陆瀚民、洪雯、谭岳衡、黎栋国、何君尧、霍启刚、林琳、陈家珮、郭玲丽、陈沛良、葛珮帆、容海恩、周文港、郭伟强、林顺潮、梁毓伟、吴杰庄、林智远。

中共乱港后,这些港府官员和立法会议员基本属于亲共的建制派,他们不约而同地参加洪为民的“洪门宴”,这个洪为民到底是什么人物呢?

洪为民何许人也?

在外界看来,众多官员和立法会议员捧场的洪为民,怎么都应该算香港的头面人物。然而,洪为民的公开头衔似乎并不太出奇。

2018年,洪为民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中共人大代表,这应该是他头上最大的红色光环。他还担任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这个不大不小的头衔,或许更有些份量。

深圳市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管理局,或深圳市前海综合保税区管理局,简称前海管理局,成立于2010年2月,是深圳市政府直属派出机构。2015年,前海管理局加挂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管理委员会牌子;2018年,中共深圳市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工作委员会成立,简称前海合作区党工委,是中共深圳市委的派出机构,与前海管理局一体化运作。前海管理局内设15个机构,下辖3家全资控股公司。

洪为民能在中共深圳市党政机构任职,不少香港建制派官员大概认为此人颇有大陆的门路,因此才不顾防疫限制,冒险参加洪为民的生日宴,甚至还有人不戴口罩。洪为民本人应该也试图积累和扩大人脉,为自己的头衔增加砝码。眼看香港迅速变红,这些建制派人士争先恐后地主动要得更红,以期获得中共的更多赏识,为中共所谓“大湾区”规划继续卖命,谋得个人的更多好处。

不过众人争食,也很快演变成建制派内部的一场乱战。

香港红色势力的内斗

“洪门宴”事件曝光后,港府官员多人被送往竹篙湾检疫中心隔离,引起舆论关注,特首林郑月娥不得不出面谴责相关的官员违法防疫规定,却引发反弹,以致相互攻击、众说纷纭。

前民政事务局常任秘书长杨立门投书《南华早报》,称政府1月5日才公布收紧社交距离措施,洪为民1月3日举行宴会,似乎并不违反规定。林郑月娥则回应,出现Omicron本地感染病例后,12月31日食卫局长陈肇始已呼吁市民尽量不要出席人多聚会,及不要脱口罩拍照。

涉事餐厅的容量是否得当,以及是否遵守“安心出行”二维码的要求,也成为辩论的话题。香港卫生防护中心还曾解释,餐厅门口和场内都没有闭路电视,无法追踪参加的人士;结果有媒体再次爆料,该处最少有14个闭路电视镜头覆盖,包括餐厅内至少6个,过往通道至少8个。随后的解释又变为闭路电视没有运作,引发新的质疑。

谁希望事件更多曝光、谁又试图掩盖,建制派的内斗浮出了水面。

参加“洪门宴”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反送中”运动时曾恶名昭彰,涉嫌勾结黑社会在元朗站袭击、殴打抗议者。何君尧辩解,参加“洪门宴”的“都是受害者”,“社会不应用有色眼镜看待”;他被迫进入竹篙湾检疫中心后,竟称“现在问责是问什么责啊?特首要辞职啦!”他还认为林郑对不起为她止暴制乱的人。

香港仅有的数家独立感言媒体被消失后,港媒仍然曝光“洪门宴”事件,不顾涉事官员的敏感,实际是建制派内部互掐的表现。这不仅仅是建制派人人都想在中共面前争风吃醋这般简单,背后恐怕更是中共派系斗争的延续。

建制派官员或立法会议员中,有多少人早就是中共地下党员,目前无法核实,但他们到底都听命于谁,则是问题的关键。

中共派系斗争下的香港乱局

中共彻底撕毁了“一国两制”后,民主派人士被中共一再迫害,亲共的建制派或许自认已经完全掌握了政治权力,不再有外部威胁,内部争权夺利自然会登场。何况,习阵营正在全力剿灭江、曾在香港的势力,特别是资金链和人脉,防止香港继续成为反习的大本营。

习江斗、习曾斗从未停止过,孙力军是不是最后一个公安部内的“毒瘤”,谁也不敢确定;香港有多少红色人物还不受习阵营控制,同样是未知数。栗战书不露面10天,都被放风成曾庆红安插在习近平身边的人,中共围绕二十大的内斗只会更激烈。

即便在中共内部,有的官员都难以辨别到底是哪一派的,所以才一再批判“阳奉阴违”、“团团伙伙”,何况香港如此复杂的人脉关系呢?香港的建制派人士,表面上自然都会表态支持现任中共高层,但私下里却未必。包括“洪门宴”的主角洪为民,只是为了自己扩充人脉、增加砝码,还是另有所图,谁也无法定论。

十九届六中全会上的第三份《历史决议》,算为习近平连任铺路,但没能否定江曾势力,香港庞大的江曾势力,是否会抱有幻想,认为仍然可能在中共派系的妥协中找到空间,甚至还能互相斗一斗呢?就算那些准备押宝、投靠习阵营的人,谁能最终问鼎特首的位置,也势必会争一争。

“洪门宴”事件的发酵,或许就是此类争斗的表现,也可能直接就是中共派系斗争在香港的延续。随着二十大争斗的白热化,被祸乱后的香港不大可能安静,不同派系控制的组织、人士、媒体可能会利用各种机会放风、放料、挑起事端。只要中共政权还在,香港只会被中共搞得更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