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中共的“历史自信”心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8日讯】习近平近期多次提及“历史自信”,有大外宣网站发文称,中共或在“四个自信”之后,增加一个“历史自信”,变为“五个自信”。专家认为这是中共试图续命的谎言,本质上是其意识形态心魔的一种。

据中共官方公开信息,习近平近来多次提及“历史自信”的说法,包括去年11月在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去年12月27至28日在中共政治局召开的党史专题民主生活会,以及本月11日在省部级干部六中全会专题研讨班上。

大外宣多维14日发文称,若无意外,中共之前的“四个自信”,很可能吸纳“历史自信”,扩展为“五个自信”。

2016年,习近平在中共建党95周年时开始抛出所谓“四个自信”,也就是在中共十八大上提出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基础上,增加“文化自信”。

2017年中共十九大更将“四个自信”写入党章。

为何加一个“历史自信”?

中国历史学者、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17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在前四个自信基础上再抛出“历史自信”,实际上是因为政权不稳,内心没有自信,于是给自己打一剂强心针,再去迷惑死心塌地跟它一块往死路走的人。

李元华说,中共这个历史自信绝不是对中华几千年文明史的传承,实际上针对中共百年的所谓“历史自信”,是说中共统治要自信。这是因为没有人真正地去信共产主义了,只是混在党里面捞好处,他认为习的话是没有自信的表现。

李元华还说,中共一百年历史,从建党开始,就是拿着外国人的钱分裂祖国的共党远东支部,然后中共在东北喊出保卫苏联,在瑞金的时候复制苏俄建立苏维埃政权,抗战的时候窃取国军成果,全是在做坑害民族、坑害百姓的事情。

李元华说,中共百年的历史就是欺骗,中共领导人本身从小接受的教育也是中共那种谎言教育,所以他所传承的也是这些。

“说中共‘历史自信’,那你讲来一个文革重演吗?你再去陕西去扛锄头吗?然后你去被关牛棚?所以这是一个很混乱的概念。”李元华说。

政治学者、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现在讲“历史自信”,但近年还讲不要历史虚无主义,“就是凡是不承认其史学观的,都叫历史虚无主义”。

在2021年11月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中共所谓第三份历史决议,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并入一个时期,习近平则成为“新时代”的第一代领导人。第三份历史决议肯定了邓小平的路线,肯定了邓小平时期的中共的第二份历史决议。邓小平搞第二份历史决议,主要是说历史上毛泽东犯了错误。

王军涛说,修史主要是总结前朝的教训,本朝如何避免前朝的错误。“习近平为什么要强调历史,其实最主要还是叫大家对他有信心,也不是要对共产党历史上有什么真正的自信。你看在十九届六中全会又重申了邓小平对一些历史问题的看法,还是说毛泽东犯了一些错误,而这些错误恰恰就是中共对自己的历史并不自信的表现。所以习近平这个‘历史自信’跟共产党本身也是矛盾的。”

在两个维护(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基础上,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的决议,进一步抛出所谓“两个确立”,就是确立习近平核心领导地位,确立习近平思想的指导地位。

王军涛说,“原来四个意识叫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后来又有两个维护,现在又提出两个确立,所谓‘历史自信’最主要是要大家建立对习近平的自信。”

多维文章称,中共过去几年反复强调“四个自信”,实际是为了“建构”其执政合法性、正当性,习近平近来所提的“历史自信”,正好符合这一需要。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现在提历史自信,根源是政权的合法性危机。随着改革开放和进入网际网路信息时代,中共历史上的种种谎言与罪恶被大量传播,民众开始觉醒。当年苏联也是因为大量历史档案被解密,引起了社会人群的反思与觉醒,最终促成苏联解体。中共从江泽民时代就开始反对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到习近平时期,中共面临的国际环境的空前恶化与经济大滑坡,不仅重创了邓小平改开以来其获得的合法性基础,其困境更是被提升到了吸取苏联教训防止亡党的高度。

唐靖远认为习近平现在强调“历史自信”,其实质是通过对党史的重新编造来达到美化中共历史、重塑中共伟光正形象,搞的是借此巩固执政合法性的一个系统工程。

东升西降”真相如何?

多维前述文章称,习近平密集强调“历史自信”,是因为中华文明是地球上古老的文明,而今天西方文明面临一系列挑战。

类似地,近年中共也开始宣传一个习近平的所谓的“东升西降”的说法。

王军涛对大纪元说,西方在不断地解决困难,实现历史的进步。西方能正视自己的问题,允许人们公开地讨论,表达自己的不满,去讨论这些问题,就是相互冲突的话,不满的人能够用法律等方式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但中共在强力维稳之下,表面看似稳定,问题却都集中在习近平那里了,“实际上把所有的问题都压在那,将来可能是一个崩溃性的倒退”。

对于所谓的东升西降,李元华说,西方国家本来想让中共通过经济变革实现政治民主化,对它的人权有点不顾及;这些年中共经济有所提升,又被其说成是中共统治的结果。其实它是靠外国的大量投入,以及它对先进技术的窃取,还有中国人民的勤劳,造就一时的经济繁荣。在这两年疫情发生之后,世界各国对于中共的本质的认识加深,对中共围剿已经形成态势了。许多大公司从中国撤资撤厂,中共疫情清零政策更造成对经济的伤害,甚至地方政府都发不出钱来了。中国有大量的贫困人口,所谓脱贫也没有达到世界的基本脱贫线。

李元华说,中共想得到好处的时候,就说自己是第三世界,是发展中国家;想炫耀的时候,或者想撒币的时候,就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觉得超过美国指日可待;这些做法完全只是为维护专制统治。

学者:中共反历史、反传统、反文化

多维前述文章又说习提出“历史自信”正是因为对于中国文明历史的认可,其“历史自信”还来自于对中共百年历史成绩的高度认可。

文章声称,习近平的“历史自信”有历史支撑,又搬出了数千年中国历史来看和中华文明,称习近平是“一个对于中国历史传统有着强烈认同的中共领导人”。

李元华说,中共想用中国五千年历史的时候,就拿出来给它自己贴金。比如说在海外搞孔子学院,它为什么不叫马列学院,也不叫毛泽东学院?它知道中华五千年文明在世界上是有声誉的,这个时候它是想用中国的文明历史往自己脸上贴金,倒不是真想继承这些东西。

“其实按外界所希望的,如果(当权者)真正抛弃西来的马列,然后充实中华的这种文明,确实是中华民族的复兴指日可待。关键是现在他并不是想这样。”李元华说,中共在国内也没有去大量地传承传统文化,只不过拿到海外去以所谓历史文化的幌子去欺骗海外的学生。

李元华说,中共在海外搞孔子学院的真正意图,就是想把党文化扩张到世界。接受它的教育、认同其价值观的人如果成为外国政要,中共就可以去利用,这可以叫做文化侵略。

李元华说,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都是重道德的,听从圣贤去做一个好人。中共来了以后,把圣人圣贤教导踩到脚下,扣上所谓封建的反动的帽子。它就是怕你真正去继承这些好的道德,好的传统。

至于所谓改革开放之后,中共表面引进西方的经济制度,但它不是真正遵循普世价值、商业上的道德,只讲利益,偷技术,不管用什么方法,连蒙带骗,这个路线正好是反传统、反历史、反文明、反世界的。“所以不管它怎么去修正一些词语,去讲什么自信,讲什么文化、历史、制度、道路,都是站在历史文明的对立面。”

李元华说,中共现在在各大宗教寺庙都要挂中共领袖的肖像,就是很明显的不自信,因为是强迫人家。“当然现在的寺庙它也不是真正修炼的一个场所,有些人也把它作为一个挣钱的营生了。所以他们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一点都不奇怪。”

巨大的危机正在向中共走来

中共巨大的危机正从中南海释放出来,今年首日党刊刊发的习近平讲话,严词警告全党,中共会遇上“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

习近平的亲信、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近日也在中共政法工作会议上称,中共面临“七个方面”的复杂形势,包括:国际社会对中共的遏制、世纪疫情的冲击、全球通胀环境、政治安全风险、经济金融风险、社会治安和公共安全风险,以及所谓新型安全风险。

2021年中共刚挨过百年,当局在教育界加大意识形态灌输,在各个行业加大整肃,在官场则严惩搞团团伙伙,在中共二十大前,今年一开始就接连打虎,宣示肃杀气氛。

李元华说,现在中共政权没有崩塌之前,有些既得利益者还想在里边继续地去捞钱,官员想贪腐、商人想捞钱。但为什么中国这么多官员,他的二奶三奶,包括孩子、亲属都要移居海外,都要拿着别的国家的绿卡或者护照?就是对中共的统治没有信心,知道随时会崩塌的。所以中共根本不会自信。

抛出第五个自信 中共心魔浮现?

去年中共搞百年大庆之前,3月,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副院长吴德刚告诉媒体,百年中共创造了“井冈山精神”等91种精神,曾经担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的旅美学者高文谦讥讽说:这精神、那精神,最后是一场精神病。

对于中共在“四个自信”基础上,再加第五个自信,唐靖远认为这是中共心魔的一种。

唐靖远认为,中共自从在世间产生,其最大的心魔就是因为其邪恶的理论与反人类反社会的统治手段而遭到几乎所有不同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及民族文化的国家的排斥与孤立。尽管在邓小平路线中一度成功欺骗了国际社会,孤立的处境有所改善,但一旦中共认为条件成熟,很快就会图穷匕见露出自己的本质。

他说,中共不断创造出各种各样的新名词,各种理论各种思想,其实都是一个个的谎言。其根本原因是过去的谎言破产了没人信了,中共就不得不再弄出一个新说法来自圆其说,其实它们终极目的都只有一个,极力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并尽量欺骗国际社会相信中共是无害的。

习近平近年公开讲话显示全面左转,其讲稿一直被认为是以王沪宁为首的一帮御用文人在操刀。

李元华说,这些人就是完全迎合主子编造一些好听的词让他去说。因为中共的党文化有一个语言体系,它不断发明一些新词,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所谓的理论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地往上加,中共就是想赖着不走。而且不同时期编出不同的话语,比如说什么先富起来,什么共同富裕,现在又悄悄不怎么提共同富裕了。因为那么多贫困人口,包括毕业即失业的大量社会问题全解决不了。

唐靖远说,从习近平十八大上位到现在,他所有重要的政治理论性的东西都是王沪宁一手操办的。中共是一个极其重视意识形态的组织,而王沪宁在十九大之后直接分管负责整个意识形态和党宣部门,所以这几个自信的出台,基本上都少不了王沪宁的影响。尤其王沪宁当初在苏联解体后,曾经作为党内最主要的专家,对苏联解体的教训进行过系统总结,这与当前习近平如此强调“历史自信”有着直接的关系。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