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北京一确诊者住鸟巢附近 活动轨迹未披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18日,北京当局公布了新增2例本土武汉肺炎确诊病例和1例核酸检测阳性者。两名确诊者分别是15日通报的确诊病例的母亲和其同楼层同事,其同事居住的海淀区海淀区马连洼街道百旺茉莉园一期也被封,全员被要求进行核酸检测。而通过核酸检测呈阳性的据报住在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2021年11月来京务工,19日被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且检测出的是德尔塔变异株。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海淀区的两名确诊者,北京当局亦如详细公布15日确诊女子的行程一样,将她们1月12日之后的活动轨迹详细列出,供相关人员参考,而当局对于朝阳区这名确诊务工人员的活动轨迹却只字不提,甚为蹊跷。

更为蹊跷的是,这名1月14日左右出现感冒症状,17日前往朝阳区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检测,18日早晨反馈核酸检测结果异常的务工者,却是在开往威海的G1085次列车上被找到的。一个推测是,这名务工者正打算回老家,一种可能是他认为只是普通感冒,所以打算回家休息;一种可能是他猜测自己可能染疫,为避免在北京被隔离,支付昂贵的隔离费用,所以选择逃离。不管是哪个原因,他不但没有顺利成行,反而导致火车上的众人面临着隔离的风险。

无疑,被带回隔离的山东务工者的活动轨迹,无论通过其自述,还是通过北京的大数据,都不难找到。比如他每天去哪里务工,乘坐了哪些交通工具,去哪里吃饭买东西,接触了哪些工友;比如在去火车站的途中,他乘坐了哪趟地铁和公交车;比如在居住地,他和哪些邻居、朋友有过密切接触,等等。或许通过这些信息,可以找到感染源。

然而,就是如此并不费神费力就可以搞清楚的活动轨迹,北京当局两天都不曾提及,只是很官方地说“目前已对上述确诊病例和核酸检测阳性者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密切接触者追踪,对涉及风险点位进行排查,对各类风险人员进行分类管控”。这背后究竟有什么原因呢?

或许这名务工者的暂住地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丝线索。官方报导指其住在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而平房乡附近有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朝阳公园、中国科学技术馆、奥林匹克公园网球场等旅游景点。北京奥林匹克公园里边有“鸟巢”。即将召开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以及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部分冰上项目就在这里举行。

如果务工者务工的场所就在奥林匹克公园,或者与此相关的项目,北京当局不便公布其活动轨迹的原因就不难明白了,那就是一旦公布,涉及的人员和场所,甚至涉及的某些中共官员,都难保没有感染者,都要被隔离和进行核酸检测,而这有可能对即将召开的冬奥会开幕式和赛事产生消极影响,这样的后果不是北京官员们所能承受的,因此他们选择了低调处理。

不过,面对来无踪去无影、一点都不听话的病毒,对于迄今都无法找到新疫情感染源的北京当局而言,最为头疼的是根本无法保证冬奥会前可以清零,更无法保证开幕式那天不会出现状况。届时,究竟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