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殴打、抓捕谢阳律师尽显中共流氓本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谢阳律师被中共以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 “寻衅滋事罪 ”刑事拘留。

谢阳律师早在“709大抓捕”中,就曾被共产暴政抓走关入黑监狱,遭受了严重的酷刑折磨。中共对他酷刑折磨的恶行在全球曝光后,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各方纷纷批评谴责中共暴政乱权妄为、灭绝人性、践踏法律。

2017年5月,中共政权在装模作样的所谓 “走完法律程序 ”后,显然是经过再三权衡,决定暂不把谢阳送进监狱,而是将其当庭释放。虽判监不成当庭释放,但中共一直通过不同方式方法,对他进行跟踪监控:在楼道里安装摄像头,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中共爪牙跟踪监视。

2021年11月,谢阳律师要赶往上海看望女侠张展的母亲。张展是被中共暴政非法抓捕判刑者,这位 “律师后”、公民记者在2021年初,亲自赶往武汉用手机记录、了解武汉封城后百姓们的生活状况,以及病毒发生发展的真相。

谢阳律师要去看望张展的母亲,中共爪牙上门威胁,阻止他去上海。遭谢阳拒绝后,中共就在防疫系统的后台,把他的健康码变成红色,使他无法购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然而谢阳还是设法去了上海,但终因中共当局百般阻隔,到底也未能与张展的母亲见面。

2021年12月24日,由于谢阳律师和朋友们赶往湖南湘西给因声援上海震旦学院的宋庚一老师(因在课堂上讲述“南京大屠杀无疑是反人类罪恶,但死亡人数究竟有多少却缺乏历史资料支撑,应秉持科学理性态度追索”,遭学生掐头去尾恶意举报后,遭中共开除)而被精神病的李田田老师提供法律帮助,了解她被迫害、关进位于湖南省湘西州永顺县灵溪镇精神病院的情况。谢阳律师遭到中共指使的村书记带领的暴徒围攻、殴打与抢劫。

中共暴政这样的做法对于觉醒者而言是司空见惯的,即使普通网民也不会感到陌生。因为这样的事情在中共沦陷区各地一直都在发生,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2013年,艾未未的助手们驾车到我的老家东师古拍摄时,就曾被中共党委指使我们村的书记带着打手围攻追打。打手们见他们跑进我家,这些共匪爪牙就用尖刀扎破了他们的车胎,砸坏车窗,刮伤车漆……。

八年前艾未未助手们的遭遇和谢阳与他的朋友们最近的遭遇何其相似!

稍有经验的人一看便知:在这种情况下报警,无异于帮助冲在前面咬人的狗、把躲在背后指挥的严阵以待的狼——中共公安叫来而已。此时的他们根本不是什么警察,而是中共的恶奴走狗党卫军。事实上,参与指挥的又何止是当地的公安,整个中共的维稳系统都在密切观察、伺机迫害。不难看出,中共才是破坏法律实施的罪魁祸首。

谢阳律师12月27日在湖南湘西遭到李田田老师老家的村书记带人殴打;28日回到家中后不到两周,在2022年1月11日,谢阳律师就遭到湖南长沙的国保、公安上门抓捕并抄家。几天后,他的哥哥发现谢阳的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两台电脑和一个保险柜等一众物品被拿走……;几天后,才收到谢阳律师被中共以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 “寻衅滋事罪 ”刑事拘留的通知。

显而易见,下令殴打谢阳律师和下令抓捕谢阳并查抄住所的都是中共流氓。而且这次中共用了两个“罪名”指控谢阳,这说明中共是想通过利用“数罪并罚”无法判缓的法律规定,达到将其判实刑的目的。看来这次中共是铁了心,一定要把谢阳送进监狱,将迫害进行到底不可了。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律师表示愿意为谢阳辩护,形势并不乐观。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专制之下是没有法治的,殴打、抓捕谢阳律师再次显明中共流氓本性。中共国的法律,只不过是共产党统治、奴役人民的工具而已。在专制系统没有被彻底打破,民主宪政、法治的制衡机制没有建立起来之前,对中共国纸面上的法律是否真能执行,要通过一个又一个个案去评估。况且,这些纸面上的法律本来就不是为了维护社会公正而设立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