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2022中共八大恐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17日,习近平在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视频会议发表的演讲,被指“全面降调”,显示了中共当局对2022年国际形势演变的深忧。本文根据习演讲及中共一些重要智库的相关研究报告,梳理2022年令中共深感恐惧的八大风险情境。

一、病毒不断变异,中共疫苗、“清零政策”落败

疫情在2022年如何演变?这是影响中国和全球的最大变数。从德尔塔到奥密克戎,病毒不断变异。奥密克戎感染性强,病例加速增长,虽然目前死亡率、重症率低,但今后会不会变高一时还难以判断。奥密克戎意味着疫情走向结束的论调太过于乐观。

2021年末西安封城,揭示中国的疫情比当局所宣称的有云泥之别。2022年中共最为恐惧的一种情景是: 如果在广泛接种疫苗和“与病毒共存”政策等等因素的作用下,形成“群体免疫”,美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而中国因为中共的(1)信息封锁和编造数据、(2)极端的病例“清零”政策、(3)疫苗出现问题等等因素而使疫情严重恶化,则中共的所谓“制度优势”、“政策优势”、“科技自立”以及“疫情外交”等等必将全面破产。

二、供应链定向脱钩、推进“去中共化”

2021年2月,拜登上台伊始,即发布行政命令有关,要求联邦政府对供应链进行全面审查;6月9日,美国商务部、能源部、国防部、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发布《建立供给链弹性、振兴美国制造、促进广泛增长》联合评估报告,认定美国半导体制造及封装、电动汽车电池、稀土等关键矿产及其它战略原材料、药品和活性药物成分等4个关键供应链都存在漏洞和风险;同日,白宫发表声明,正式组建“美国供应链中断工作组”,作为政府提升经济竞争力和供应链弹性的第一步。

预计2022年:2月美国将出台《全面供应链审查和评估报告》,推出更多针对性政策进行科技封锁、加快关键供应链回流;被视为与中共打科技战的纲领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将大概率通过并实施(参议院已于2021年6月8日高票通过);德国和欧盟供应链尽职法案可能取得进展,在供应链中加强对人权、气候变化等问题的管控。

此外,西方国家可能通过美欧贸易和技术委员会、美日建新贸易伙伴关系、日印澳供应链韧性倡议、“四国机制”供应链安全合作,以及美欧的反经济胁迫立法等,增强供应链的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属性,推动供应链局部脱钩。

三、美欧货币政策转向,制约中共货币政策、冲击中国经济

疫情以来,美欧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促使经济快速恢复,但通胀持续高位徘徊。2022年,美联储抑制通胀决心上升,普遍预测将多次加息和缩表;欧央行、英国央行等也普遍强化了紧缩立场。此际,中共货币政策却趋向宽松(减息降准),这或将导致资本流向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经济形成冲击。

虽然,中共一些研究机构和媒体称“美联储转鹰对我国货币政策影响有限”,但中共当局却非常担心美国货币政策转向“引发金融市场动荡”。习近平世界经济论坛演讲称,“主要发达国家要采取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把控好政策外溢效应,避免给发展中国家造成严重冲击。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要发挥建设性作用,凝聚国际共识,增强政策协同,防范系统性风险。”

1月23日,中共喉舌新华社罕见发文骂“美国才是‘债务陷阱’制造者”,称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将从四个方面冲击发展中国家债务(中国首当其冲):(1)将引发美元升值,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存量债务偿债成本上升(中共外汇局数据,截至2021年9月末,含本外币的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74,877亿元人民币,等值26,965亿美元);(2)将带动全球融资成本上涨,导致借债成本上升;(3)将导致流向发展中国家资金减少,加剧其借债来源短缺;(4)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可能下跌,导致依靠资源出口的发展中国家收入减少,偿债基础遭到破坏。

四、战略性矿产资源全球竞争加剧,中国受冲击

战略性矿产资源对一国经济、国防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至关重要。一方面,由于多数矿产资源具有不可再生性和地理分布的极度不均衡性,全球主要国家已经开始重新审查和评估其关键矿产供应状况,并制定相应的全球资源战略,以解决其经济和军事面临的战略脆弱性问题。例如,欧盟的“关键矿物材料”清单每三年更新一次,已从2011年的14种增加到2020年的30种;2018年美国公布了35种《关键矿物清单》;2016年11月,中共出台《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列出24种战略性矿产。

另一方面,世界各国民众不断增强的环保意识对矿产品供给形成了重要约束;而许多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业已意识到,从原材料出口转向利用国内资源生产半成品或制成品对国家长远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从而调整政策。而疫情以来,重要资源出口国通过资源国有化、增加资源税收、禁止出口,以及规定必须在国内完成高附加值工序等方式加强了干预。这些都加剧了已经很激烈的全球关键资源竞争。未来几年,矿产领域可能成为资源民族主义的重灾区。这将对中国产生深远影响。

从印尼的举动可见端倪。世界第一大煤炭出口国印尼,宣布自今年1月1日至1月31日,禁止煤炭出口,包括正在装运以及尚未装运完毕的运煤船,所有煤炭都将优先供给国内电厂。而印尼是中国煤炭/动力煤第一大进口来源国,2021年1~11月,中国进口印尼动力煤1.77亿吨,同比增长54.4%,占进口动力煤总量的74.4%。印尼禁煤出口,中国自然最受影响。

五、部分中等强国和支点国家可能政局大变,亲中共势力受挫

1月,中亚大国哈萨克斯坦爆发了自苏联解体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抗议的内容先是能源价格,后转为民主诉求,哈政府全体辞职,俄罗斯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派兵进入该国进行“维和”,数百人死亡。经此事变,中共遭重击:其一,失去了哈国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这个“老朋友”;其二,普京出兵,显示哈萨克斯坦和中亚都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暗敲中共;其三,哈国在中俄之间,更加偏向俄方。

3月,韩国大选。如果保守派尹锡悦获胜,韩国可能缓和对日关系、强化美韩同盟,中韩关系将面临考验。5月,菲律宾大选。如果亲美派上台,改变外交路线,调整南海政策,南海形势和中国-东盟关系或将变化。以上两场选举结果将对未来五年的东北亚、东南亚、印太地区战略格局产生影响。

4月和6月,法国将进行总统和议会选举,选举结果对欧盟未来具有重要意义。如果民粹势力获得更大话语权,可能对欧盟一体化造成严重冲击,欧盟战略自主将受到重大考验,对欧中关系有一定影响。

此外,匈牙利、巴西领导人选举也存在不确定性,与中共关系复杂化。

六、部分发展中国家债务违约,中共巨额投资打水漂

1月9日,斯里兰卡总统办公室发表声明,要求中共帮助重组债务偿还,以助这个南亚国家度过日益恶化的金融危机。过去十年中,中共向斯里兰卡提供了超过 50 亿美元的贷款,以建造公路、港口、机场和燃煤发电厂(批评人士指责这些是白象项目——回报率低)。

不过,中共对斯要求没有松口。为什么呢?因为害怕一松口以后就无法收拾,巨额对外投资打水漂。事实上,中国早已成为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对外净债权国。截至2018年年末,中国对外金融资产7.32万亿美元,负债5.19万亿美元,对外净债权2.13万亿美元,相当于当期GDP的15.7%。由于中共“算政治帐”、腐败、不遵守国际规范等等原因,对外投资收益常年为负。但是现在,中国经济今不如昔,中共不得不过“紧日子”,也要算“经济账”,无法再像过去“大撒币”了。

斯里兰卡是疫情以来发展中国家经济遭受重击、债务负担飙升的一个例子。2022年,部分发展中国家可能债务违约,更加严峻。当前,已有近一半低收入国家陷入债务困境或面临高风险(根据IMF的数据,中国已是低收入国家最大的债权国,对华债务已占到低收入国家对外公共债务总额的11.3%);此外,新兴经济体中的土耳其、阿根廷、尼日利亚、巴西、南非等国的债务风险也很突出。如果这些国际集体债务违约,中国在这些国家的巨额投资就处于高风险中了。

七、中共打台湾牌,美国强硬反制,反共军事联盟加速演进

2022年,中共继续打台湾牌,一大目的是与美进行极端心理战(超限战的手段之一),威逼拜登政府退让。中共有种侥幸心理,认为拜登政府这届任期可能是难得的窗口期。虽然不寻求与中共打“冷战”(2021年9月21日拜登联大演讲语),对华政策目标不是要遏制或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体制(2021年11月7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语),要为美中竞争设置“护栏”,但面对中共的咄咄逼人、美国政界反制中共的广泛而强烈的共识、大选压力等等因素,拜登政府对中共不能不有力反击。

拜登政府执政一年来,进一步明确对台安全承诺。拜登2021年12月27日签署的“2022年国防授权法案”,包括了多项提升台湾“自我防卫能力”的具体措施,建议美台进行实地训练与军事演习,甚至提议酌情邀请台湾参加“2022年环太平洋军演”。2022年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将更为强硬,甚至可能实质性推进美台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此外,在美国主导下,美、日、澳等国加强与美军事协调,反制中共攻台的军事联盟隐约浮现。2022年,日本、澳大利亚等提高军费;日本可能加快与美探讨部署中导系统;澳大利亚可能借助澳英美安全合作机制获取更多关键军事技术,增强针对中共的军事能力。这些都让中共对拜登政府和美国的误判使它自己掉进了陷阱。

八、中国周边与印太地区局势不稳

阿富汗和缅甸乱局。2021年美自阿富汗撤军,塔利班再次上台,地区恐怖主义威胁显着上升,地缘政治博弈更加错综复杂;中共极为担心阿乱局外溢,在中国周边形成一条“动荡带”。2021年2月缅甸军政府取得政权以来,武装冲突不断,叠加经济民生困局,使中缅经济走廊建设和中共的“两洋战略”遭受重创。

朝核问题。进入2022年不到一个月,朝鲜已五次发射导弹,并威胁重启核试验,使朝鲜半岛形势引人关注。中共长期和朝鲜演双簧,本意是为牵制美国,但如果拜登政府因此把中朝捆绑在一起而施压中共,并加强美、日、韩三边协调,放手日、韩发展军力,中共就得不偿失了。

俄乌问题。目前俄乌边境阴云密布,战争看似一促即发。不过,从战略角度看,俄美都不想真打一仗,而是借此进行一场大博弈,如果美俄经过一番强烈碰撞后能达成历史性的战略谅解,则全球战略格局将有根本性的调整,中共的战略空间将被大大压缩。

此外,中印边界问题、印巴冲突问题、伊核问题、伊拉克及利比亚局势等等,2022年都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这些问题将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持续甚至升级。

纵观全球,地区热点问题逐渐向印太地区集中。印太地区发生冲突的概率、频率和烈度,以及发生安全冲突的溢出效应和国际关注度都显着高于其它地区。中国周边局势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正在增强。

结语

2022年蕴藏着许多变数。中共,就其内部政局而言,最大变数是习近平能否顺利三连任;就其国际战略而言,最大着眼点是稳定中美关系。而11月的中期选举使美国政治存在重大变数,不仅民主、共和两党政治力量的此消彼长,更重要的是川普是否角逐2024大选将明朗化,这些都对美中关系有显着影响,中共的心都提到嗓子间了。

去年初,笔者曾撰“围剿中共仍是2021国际格局演变主线”一文;前瞻2022,笔者坚持这一观点。2022年中共的国际处境,相比2021,将会更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