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封锁会降低病毒致死率吗?

(大纪元专栏作家Emel Akan撰文/刘文鉴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世界上的公共卫生专家和政治家们已经强行实施了封锁政策,以抑制COVID-19(中共病毒)的传染和死亡率,但是,这些封锁措施在降低该疾病的死亡率上成功了吗?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发表的一项新研究,封锁对COVID-19死亡率影响甚微,甚至没有影响。

由于全世界都在争相遏制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许多社会科学家正在对海量数据进行研究,以解释封锁与死亡率之间的关系。

早期的流行病学研究曾预测这些封锁措施会产生巨大的积极作用,例如,伦敦帝国学院(ICL)的研究人员曾估计,这种强制性的干预可让死亡率最多降低98%。

但研究人员史蒂夫‧汉克(Steve Hanke)、乔纳斯‧赫比(Jonas Herby)和拉斯‧乔农(Lars Jonung)所做的新研究对这些早期的预测发起了挑战。

“总之,我们的结论是,疫情流行期间,封锁不是降低死亡率的有效方法,至少在第一波COVID-19(中共病毒)的流行期间不是。”这些研究人员在一篇介绍他们研究成果的论文中写道。

该论文的合著者汉克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应用经济学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应用经济学、全球卫生及商业企业研究学院(Johns Hopkins Institute for Applied Economics, Global Health, and the Study of Business Enterprise)的创始人和联席院长。赫比是丹麦哥本哈根政治研究中心的特别顾问。乔农是瑞典隆德大学经济学名誉教授。

这三位研究人员运用了荟萃分析(Meta-analysis)的方法,这是一种结合先前研究结果的定量研究。

汉克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大纪元:“基于对18,590项与封锁以及COVID-19死亡率有关的研究所做的审查,我们确定,这些研究中34项在论证封锁降低COVID-19死亡率的观点上是合格的,其中封锁被定义为强行实施至少一种强制性的非药物干预(NPI)。”

他解释说,NPI是任何旨在“限制内部流动、关闭学校和企业以及禁止国际旅行”的政府授权。

“对这些合格研究的分析支持这样的结论,即封锁对COVID-19死亡率影响甚微,甚至没有影响。封锁政策毫无根据,应被拒绝成为一种流行病政策手段。”汉克说。

自2020年第一波疫情以来,许多政府已经采取了大量不同的措施来应对疫情的爆发。牛津大学研究人员发明了一项“严格指数”(Stringency Index),用于跟踪和比较这些政府(对疫情)的应对情况。该指数对186个国家的应对情况进行了跟踪。

根据(汉克等的)论文,依据“严格指数”检查封锁严格性的研究发现,“欧洲和美国的封锁仅将COVID-19死亡率平均降低了0.2%。”

另外,该论文说就地避难令(Shelter-in-place orders)没什么作用,仅将COVID-19死亡率降低了2.9%。

三位研究人员还审查了有关特定NPI有效性的研究,并发现“没有证据证明封锁、关闭学校、关闭边界、限制聚会对COVID-19死亡率有明显的效果”。

但是,他们说,关闭非必需商铺似乎有了些效果,这种效果很可能是由关闭酒吧推动的。

经三级筛选之后,依据三位研究人员设立的几项合格标准,34项研究被选中。例如,他们只关注死亡率,将使用病例、住院治疗或其它措施的研究排除在外。在那34项合格的研究中,24项被纳入荟萃分析。

一些被纳入荟萃分析的研究发现,封锁与死亡率之间没有具统计学意义的关系,尽管有些研究发现了显着的负响应关系。有些甚至发现了显着的正响应关系,即更严格的封锁加大了死亡率。

论文的作者写道:“虽然这个荟萃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封锁对公共卫生几乎没有影响,但在采取封锁措施的地方却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

该论文还提到政府(对疫情)的应对“强烈地受到邻国提出的政策,而不是受本国疫情严重性的推动”。

“简而言之,不是疫情的严重性,而是效仿邻国提出的政策的习性驱使(政府)采取封锁措施。”论文说。

李美玲(Meiling Lee)对本文有贡献。

作者简介:

埃梅尔‧阿坎(Emel Akan)是一名华盛顿特区白宫经济政策记者。此前,她在金融行业就职,曾担任过摩根大通的投资银行家和普华永道的顾问。她毕业于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原文:Do Lockdowns Reduce COVID-19 Mortality?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