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隔离酒店饭菜差问题多 多国运动员哭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6日讯】一些不幸在北京冬奥期间检测出COVID阳性的外国运动员不得不住进指定酒店隔离。很多人抱怨酒店食物不够,饭菜无法食用,没有训练器材,隔离房间卫生差等。他们认为他们的隔离条件正在使糟糕的情况变得更糟。

“我的胃很痛,我脸色苍白,眼睛周围有巨大的黑眼圈。我要结束这一切。我每天都哭。我非常累。”在北京一家隔离酒店隔离的俄罗斯冬季两项选手瓦莱丽娅‧瓦斯涅佐娃(Valeria Vasnetsova)在Instagram上发帖说。

她的问题不在于病毒引发的任何症状,而是食物。

瓦斯涅佐娃周四(2月3日)发布了一张照片说,这是她一连五天所吃的早餐、午餐和晚餐。照片显示,一个餐盒里面装了普通意大利面(pasta)、橙色酱汁、几块骨头上带些烧焦的肉、几块土豆,没有任何绿色蔬菜。

瓦斯涅佐娃说,她主要是靠那几块意大利pasta生存,因为其它东西都没法儿吃。她的体重已经减了很多,骨头已经凸显出来了。

在观察后,瓦斯涅佐娃得出的结论是,隔离酒店运动员们得到的食物普遍都很差。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以这样的态度对待我们这些运动员!”她写道。

美联社称,俄罗斯冬季两项队发言人谢尔盖‧阿维扬诺夫(Sergei Averyanov)说,在瓦斯涅佐娃揭露了隔离条件后,她的饮食有些改善。

德国奥运队团长:隔离房间条件不可接受

隔离酒店越来越成为运动员及其团队批评的目标,他们正在游说组织者进行改进。整个隔离也缺乏透明度,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一些运动员被迫进入其团队无法进入的隔离酒店,而其他处于类似情况的队友则被允许在奥运村内进行隔离。

运动员团队已经开始公开批评恶劣的隔离条件。

曾夺得三枚奥运金牌的德国选手埃里克‧弗伦泽尔(Eric Frenzel)检测呈阳性并被隔离后,德国代表团团长德克‧施梅尔普芬尼(Dirk Schimmelpfennig)抨击了“不合理”的隔离条件。

施梅尔普芬尼说,弗伦泽尔的隔离房间的条件“不可接受”。他告诉记者,隔离房间的条件不符合运动员和团队的标准,无论是清洁方面,还是食物质量和WiFi都是问题。

他说,德国队正在努力改善三名确诊运动员的隔离条件,包括与国际奥委会(IOC)和北京奥组委在运行和政治层面进行密切会谈,以得到改善。

“隔离酒店房间(条件)不可接受,必须得改变。”他说。

施梅尔普芬尼说,房间必须足够大,让运动员能够锻炼身体,而且必须卫生干净。食物需要定期送来。“PCR检测应该在我们需要时进行,每天两次”。

施梅尔普芬尼也在《法兰克福汇报》(FAZ)报导的评论中说,只有这些条件满足了,最终被解除隔离的运动员才能保持良好的状况,才能够参加比赛。

比利时选手哭诉:担心回不去奥运村了

比利时选手金‧梅勒曼斯(Kim Meylemans)也对隔离酒店的条件提出了批评。梅勒曼斯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流泪哭诉的视频引发了外界对隔离条件的关注。梅勒曼斯感觉在隔离酒店信息缺乏。她担心自己回不去奥运村了。

比利时奥运官员奥拉夫‧斯帕尔(Olav Spahl)周三(2月2日)表示,“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尽快让金‧梅勒曼斯回到延庆奥运村。因此,我们很高兴现在已经成功实现了这一目标。”

斯帕尔还表示,虽然理解COVID措施对于保障比赛参与者的安全和健康是必要的,但在实施这种方式时,运动员始终应该是要照顾的中心。

自1月23日以来,包括运动员、工作人员和媒体在内的350多名奥运会参与者在抵达北京时检测呈阳性。确诊的运动员必须在没有症状并且在间隔24小时进行两次PCR检测均呈阴性后,才能解除隔离。

“检测出阳性的数量和密切接触者的数量正处于高峰。这显然是北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的一个组织问题。”德国代表团团长施梅尔普芬尼说。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