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爱凌与八孩母距离有多远? 网评:只差一记闷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1日讯】近日,北京冬奥会上的金牌选手谷爱凌的国籍问题,与徐州丰县被铁链锁颈的“八孩母”的身世之谜,成为了网络上华人圈最热的话题。许多人认为,谷爱凌精英人生与普通中国人毫无关系,但八孩母的悲剧人生,却随时有可能在中国任何一个懵懂少女的身上重演。

谷爱凌的菁英人生与八孩母的悲惨遭遇形成鲜明对照

有着一半华人血统的谷爱凌在美国出生,并在美国成长为一个滑雪健将,年方18的她已经申请获得了就读史丹佛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机会。然而,在她的人生走向巅峰的时刻,她却代表中国队出现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

2月8日,谷爱凌成功在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项目夺得金牌,立即成为了中国媒体铺天盖地竞相报导宣传的焦点人物,被中国媒体冠以“全能少女”、“天才少女”的美称。她在成长过程中录制的一些视频片段,也被中共官媒轮番高调播放,她的光鲜耀眼的成长经历得到了广泛的宣传。

与此同时,江苏省徐州市丰县那个生育了8个孩子却被“丈夫”用狗链栓锁囚禁的妇女,虽然获得了广大网友的高度关注与深切同情,但中国的主流媒体对她的迷一样的身世和悲惨的遭遇却视若无睹、集体噤声。

公众对这两个华裔女性天壤之别的命运感叹有加。一位中国网友在网络社交媒体上发文评论道:“你离谷爱凌还差10亿次投胎,但离丰县母亲只差一记闷棍。”

微博用户@TiAn咸鱼安根据风险八孩母亲事件创作一副漫画“她和她的距离”,在微博上被转发三十多万次后遭到删除。

微博用户@TiAn咸鱼安根据八孩母亲事件创作的漫画,在微博上被转发三十万次后,遭到删除。(微博)

曾任比尔暨梅琳达盖兹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北京首席代表的李一诺,2月9日在她的微信公众号“奴隶社会”上发文指出,谷爱凌的母亲谷燕每年夏天带孩子回北京上补习班,在中、美两个教育体系中各取所需,多数中国人都无法享有这样的生活方式。因此,李一诺质疑“谷爱凌的成功,和普通人有什么关系”?

她在文章中表示,徐州八孩母的悲剧还没有得出令人信服的调查结果,就被铺天盖地的谷爱凌淹没了,但中国女性面对的体系性困境和结构性桎梏并没有什么改变。她写道,“绝大多数女性没有机会成为谷爱凌,而小黑屋里丰县女性的悲剧,如果没有法制的进步、文化的觉醒,才是真真切切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的”。

一名不愿具名的上海学者接受台湾中央社的采访时也坦言:谷爱凌是“美国出产、在中国的奥运舞台发光”,对普通人来说像幻影;而徐州八孩母的遭遇对中国人来说更为真实,反映出中国社会从上到下存在的治理问题和女性境遇。

这位上海学者说,保障人权是文明的基石,徐州事件恰恰反映出当今的中国缺乏文明基石。他说:“整个国家的公权力习惯了不择手段,民众也会对自己的处境不择手段,但总有相对更弱势的受害者”。

这位学者表示,拐卖妇女的罪恶在中国大陆屡屡发生,与过去数十年间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男、女出生率失衡等问题有关,“大型公共政策的失败,会波及很多群体”。

长平:四个女性描绘一个完整的中国

德国之声日前在“长平观察”栏目刊发了时评人士长平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该文对近日在网络社交媒体上“大热”的谷爱凌、彭帅、朱易(Beverly Zhu)、丰县“八孩母” ,这几位华人女性之间的“微妙距离和交集”进行了分析与评述。

文章表示,这几位女性看似毫无交集的人生,其实都分别反映出当今中国的某一个侧面,她们各自的人生际遇和故事,“描绘了一个完整的中国”。

文章指出,成功为中国对拿到了金牌的谷爱凌受到了中国媒体的大力宣传,谷爱凌本人也以积极的自我审查配合审查,给公众呈现出自己“光鲜亮丽的形象”—— 一个在美国出生成长的“天才少女”,代表中国出征北京冬奥会赢得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冠军,还是考入美国名校的学霸和代言众多品牌的时尚界新秀。但是,其他几位女性的故事却都遭到了中共官方的严格审查、控制或屏蔽。

文章指出,曾经也是中国媒体宠儿的女子网球双打世界冠军彭帅,因为去年11月在微博账号发文指控前副总理张高丽性侵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数周。虽然此后她曾几次被官方安排和操纵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但情形如同人们熟知的“电视认罪”,如今几乎从中国舆论场消失了。有网民称,“在谷爱凌和彭帅之间,就差一个爱好体育运动的老领导”。

距离谷爱凌更近的人是朱易,两人年龄相仿,都在美国出生长大,又都在国籍问题上不明不白地代表中国队参赛。但朱易不幸在比赛过程中摔倒,结果遭到大量中国网民的嘲笑和辱骂。

谷爱凌和八孩母的距离看起来最为遥远。丰县八孩母至今没有确定的名字,她被当地人称为“杨某侠”,被官方称为“小花梅”,被网民称为“李莹”。她的遭遇让普通网民感到不寒而栗。

但长平认为,如果八孩母的故事没有这么“敏感”,谷爱凌可能会是和她距离最近的人,因为在谷某名利双收的人生中,恰恰缺少一个能够得到她的帮助以展现“正能量”的对象。现在估计她的公关团队正在寻找某个不那么敏感的“失学女孩” 来弥补这一缺陷。

文章最后指出,当人们在计算普通人和谷爱凌以及八孩母亲之间的距离的时候,可能在无意中将谷爱凌的行为正当化了。但在一个极权社会里,其实谷爱凌和彭帅、朱易以及八孩母亲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