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八孩铁链女事件发酵 涉中共内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4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2月12日星期六,亚太时间是2月13日星期日。

今天我们的话题只有一个,就是江苏徐子捌事件。现在江苏当局已经成功的用这件事激起了民愤,社会上已经出现了一种全民挖真相、人人都是公民记者的局面。所以越来越多的消息被曝光,甚至有网友真的深入云南亚谷村进行了实地采访。

昨天我就说,这件事肯定没有完。随着事件的发酵,大家已经可以看到江苏八孩铁链女这件事的背后,很可能牵涉着中共的内斗。希望大家认真看完整个节目,然后您会有一个初步的结论。

2女生手机被抢 报警被拘失联

今天(12日)本来有事,和几位朋友约好了,但是看到今天的微博热搜,我还是决定在和朋友见面前,简单地说说徐州生八孩铁链女子“徐子捌”(徐子八)事件。因为现在不说,过几天这个人可能就要消失了。

今天的微博热搜看到这么一个标签,“母猪发情养殖户强拽野猪配种”。早晨6点15分的时候,阅读量有5912万多人。大家知道,中国有几亿网民,就算是6000万的阅读量,是不是也太少了?但是却可以登上微博热搜。甚至只有20.5万人阅读的“我猜马耳他选手说的是麻团吧”,也登上了微博热搜。

这是“神马”操作?“徐州生育八孩铁链女子”已经至少有30多亿人次的阅读了,却始终登不上微博热搜。当然,我们不能指望着邪恶的帮凶会大发善心,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12日),一直在曝光徐子捌事件的“骄傲女孩”连续发了几个帖子,其中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也很惊人的信息。

“骄傲女孩”表示,有网友爆料,“小梦姐姐小拳拳”和“我能抱起120斤”这两位“丰县前线网友”已经“失踪”了。失踪时间是昨天晚上,地点就在丰县孙楼派出所。这位网友还公布了孙楼派出所、欢口镇派出所和丰县公安局、徐州市公安局的电话。

另外一位网友微博爆料显示,开车去丰县的两个女孩子手机被抢,前去报警的时候,被拘留了。拘留她们的派出所是孙楼派出所。但是给这个派出所打电话,语音提示是未登录状态。打警方紧急电话,也没有人接听。

早前“我能抱起120斤”在微博发帖表示,“来申请立案已经从11点20等到现在了,一直没人管。中间就一个男民警拿着张A4白纸过来给我们写字,要求我们写上姓名、身份证号、电话和诉求”。

“我能抱起120斤”询问“没有专用表格吗?”对方说去拿,但是去了6个小时也没回来。微博下方附了一张图,背景上显示有“孙楼派出所”几个字,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是2月11日上午10点08分。

从这些信息可以看出,徐州当局已经在不计后果的疯狂打压真相了,对寻找真相、关心徐子捌的人开始抓捕了。所以可以推断,这两位网友的手机被抢,可能也不是偶发事件,很可能与当地打压真相有关。

“骄傲女孩”在今天(12日)的推文中表示,“两位小姐姐被徐州丰县欢口镇、孙楼镇联合执法抓捕,拘留通知书正在草拟!事态严重了!”但是“丰县公安局长周磊刚刚说不知情!”

“骄傲女孩”随后又发文表示,“如果属实,徐州的罪责就不再是涉拐卖人口、集体包庇那么简单了!”

大家是否从“骄傲女孩”的推文中,读懂了一些什么呢?如果“徐州的罪责不再是涉拐卖人口、集体包庇”,那么会是什么呢?

徐子捌是深水炸弹 涉中共内斗?

前天(10日),“骄傲女孩”突然发出一个帖子,表示要全部离开江苏。帖子中表示,2月11日凌晨4点40分,“骄傲女孩分多次全部离开徐州/江苏境”。“骄傲女孩”还表示,“稍作调整,我们的人会再次进入徐州,因为还有任务没完成”。

当时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就觉得奇怪,“骄傲女孩”为什么要全部离开江苏呢?不是要追查真相、救姐姐吗?既然还有任务没完成,为什么不趁热打铁、再接再厉呢?

这些疑问今天(12日)算是得到了解答了。在一份网络截图中,“骄傲女孩”对“阿莱芒大街的自由民”回应了一段话。说明一点,“阿莱芒大街的自由民”就是爆料“小梦姐姐小拳拳”和“我能抱起120斤”失踪的那一位网友。您如果现在去看“骄傲女孩”的推特,这段话已经看不到,因为她们可能对文字做了修改。

“薇羽看世间”主持人陈薇羽亲自从“骄傲女孩”的推特做了截图,上面的文字显示:“感谢网友提供这个情况,由于我们最近都很累,昨天修整了一天,对于网友提供的这个情况(下图),我们尽快落实。我们之所以离开徐州是因为把形成的汇总材料递给国家最高领导之后,得到的指示是暂时离开徐州,冬奥会为先!如果真的有热心网友被抓,那徐州是想公开对抗中央了!还是那句话,大家不要急。”

大家听明白了吗?“骄傲女孩”之所以离开徐州,是她们把之前掌握的材料已经递给了“国家最高领导”。这个“国家最高领导”是谁,其实是不言而喻的。后面还有一句,如果热心网友被抓,那就是徐州“公开对抗中央”。谁是中央呢?习近平被称为党中央的“核心”,所以这里指的当然是习近平当局。

“骄傲女孩”在把材料递交给习近平当局后,习当局“指示”她们“暂时离开徐州,冬奥会为先”。也就是说,“骄傲女孩”得到“国家最高领导”的指示,因为有冬奥会,所以“暂时离开徐州”。

“国家最高领导”指示“骄傲女孩”暂时撤离,可能是一种“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花了很多钱请来很多外国人在开PARTY,不能让徐子捌事件扫了大家的幸。等外国爷们都走了,再接着调查。因为“骄傲女孩”说还会“再入徐州”,要完成没有完成的“任务”。

至于“骄傲女孩”还会不会再入徐州调查徐子捌事件,习近平当局会不会正面处理徐子捌事件,我们不能肯定,权且观察。因为这件事已经牵涉到中共的内斗了。

从“骄傲女孩”这个推文可以明白无误地看出,习近平当局至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且还作出了相关“指示”。我不是对“骄傲女孩”有什么看法,只要她们在揭露真相,我们就应该对她们持正面态度,我这里只是说这件事的本身。

大家知道,徐州是江苏省的地级市,而江苏省是江泽民的老家。在江苏官场,江泽民的势力盘根错节,除了后来派去的一些官员,其它绝大多数或多或少都与江泽民派系有着某些关联。

在江泽民的老家发生这样的事,江泽民派系自然脱不了干系。而且徐子捌当初被拐卖时的时间是24年前,那个时间正是江泽民执政时期。

那么大家想一想,在江泽民执政时期、在他的家乡发生这种事,而且不是单一事件。还有一个钟某仙,几乎和徐子捌同一时间被拐到董集村。做为中共党魁,江泽民对家乡发生的这些事不可能不知情,只是他不管,甚至在支持。

那么现在的事实证明,“骄傲女孩”很可能是习当局派去的,带有“丹书铁卷”。她们表面是去救徐子捌,而实质上这只是一方面。更可能习近平当局把徐子捌事件当做了一颗深水炸弹,用徐子捌事件引爆江苏上下长期隐藏的问题,清理江家后院的同时,对习近平最大的死敌江泽民进行打击。

所以我之前就说过,包括为徐子捌事件洗白的那些自媒体等等,将来可能都得被打击。当然我们还要退一步说,就看习近平是不是狠得下心,藉这件事干掉江泽民。如果习近平再一次与江泽民达成妥协,说不定这件事就此压下去了,这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这样的后果,习近平已经吃过很多次亏了。每次与江泽民派系达成妥协之后,用不了多长时间,还会继续给习近平制造各种麻烦。甚至在二十大上,找个理由把习近平弄下去,这都是有可能的。农夫和蛇的教训,习近平会吸取吗?

警察去过亚谷村?辨识年龄三关键点

事实上,现在为徐州洗白的人正在陆续往外跳。昨天(11日),一个叫“偶尔治愈”的微信公号发出一篇长文,声称“我们去了丰县八孩母亲的老家,了解到了这些事。”声称“福贡县的多个信息源”表示,小花梅生于1977年,桑先生看到网上披露的小花梅的照片和视频,“一眼就认了出来”。

但是这篇文章却存在着两大疑点。第一点是如果你们真的去了亚谷村,为什么晒出如此诡异的照片?

似乎是为了证明去过亚谷村,文中晒出一张照片,是一只粗糙的手拿着手机在看徐子捌的照片。按正常思维,如果是在亚谷村拍的辨认照片,起码应该多拍几张,而且拍的照片既有全景也有特写。

晒照片的时候,应该多晒出几张,各个角度、各个方面,而不应该只晒出一张手部特写照片。说实在的,像这样的照片,随时都可以找人拍,需要多少都可以做得到。

如果你们真的去过亚谷村,就给人们提供这些信息吗?这能说明什么呢?是你们认为百姓的智商低,还是自己的智商低呢?

昨天节目中就谈到了,“陈酿大数据”得到的信息显示,过年期间根本没有人去过亚谷村。请问文章的两位作者李华良和苏惟楚,你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去的?是变成了老鼠钻进去的吗?

第二点是关于小花梅的年龄。按你们说的,小花梅是1977年出生,那么今天她的年龄应该是45岁。应该说45岁,与徐子捌的容貌还算是沾边。

但是你们可能忘了,央视画面显示,小花梅被医院收治,其病床床头牌上写“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入院日期是2022年1月29日。虽然央视故意把性别和年龄给遮挡住了,只是在后面显示一个数字“52”,但央视分明在暗示,这就是小花梅。

我咨询了一位曾在大陆某市知名三甲医院工作多年的医生,根据他的记忆,“52”的前面应该是“年龄”两个字。如果这个15床是小花梅,那么小花梅就是52岁。

想请问“偶尔治愈”,到底是你们说的准确,还是“大裤衩”故意露出的准确?或者说你们都在撒谎?

其实也用不着这么费劲,只要有诚意,做到三点就可以了,而且非常容易。

第一,请云南怒江州公布一下小花梅的户籍;第二,请徐州丰县公布一下徐子捌1998年登记结婚的结婚证照片;第三,带徐子捌去医院测一下骨龄。

知名博主“陈酿数据库”在今天的博文中指出,“测骨龄只需要有X光设备就能做,一个小时就能出结果”。早前,重庆龙都儿童医院的主任医师韩向东也指出,正常人的骨龄与生理年龄一致或很相近,而且测骨龄非常简单,“去医院拍摄一次左手腕X线正位片就可以了”。

这三点只要能公开透明,就可以消解人们关于徐子捌真实年龄和身份的谜团。而且可以显示出各方调查真相的诚意,还可以让四川南充李莹的家属释怀。请问徐州当局,可以做到吗?

这是姐姐小花梅?众多亲人无法确认

没关系,你们做不到,广大的网友可以做得到。大陆前调查记者郭敏和马萨亲自去了云南亚谷村进行了实地考察,然后写了一篇文章,并且配了几幅图片。因为文章太长,我只挑选其中最重要的部分跟大家分享。

大家应该没忘记,徐州当局在第四份通告称,警察找到了小花梅在河南的妹妹。声称小花梅的妹妹保存着她母亲的衣物,并且从衣物上提取了物品,然后做了DNA比对。然后又经过协调组织辨认,最终认定“小花梅即是杨某侠”。

先说小花梅同母异父的妹妹,网友找到了小花梅的妹妹河南周口的“花某英”本人,向她询问了很多问题。随后网友将双方对话都转换成了文字。

花某英表示,一个礼拜前的夜间11点,当地派出所3个警察将花某英带到镇上派出所,问她是不是有一个姐姐失踪了,叫什么名字。

网友问花某英“他们当时有给你看视频吗?”回答说“没有。就说那个可能是你姐,就这样说的”。

花某英曾听妈妈说过,“我姐我大9岁”。花某英是1988年出生的,也就是34岁。照此推算,小花梅的年龄应该是43岁。

花某英后来看到了那个视频,网友问她“你感觉是你的姐姐吗?”她说“我感觉不出来,让我用肉眼去看的话,我绝对没办法”,“她口音不是很清楚,也听不出来”。“如果确定是我姐的话,我肯定想去看一下”,但是徐州警方“没跟我联系”。

大家注意,花某英说得很清楚,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没给她看视频和照片,就说那个可能是她的姐姐。先把最后结果告诉你,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但是徐州警方声称确认杨某侠就是小花梅,却没有通知花某英,这不奇怪吗?

网友实地走访了很多地方,包括小花梅出生的村落和跟随母亲改嫁生活过的村落。也访问了很多人,包括她的邻居、儿时玩伴、老支书、她的舅舅、堂弟、表弟等等。

在小花梅的出生地匹河乡普洛村麻子一窝村民小组,这是位于海拔1900多米的高寒之地。两位调查记者先到村委会说明了来意,村委会派了一个年轻的武装干事陪同去了小花梅的姨妈家,也就是普桑玛的姐姐家。

路上那个小干事接了一个电话,是徐州调查组打来的,也请他陪同去一趟麻子一窝。小干事回答说正在陪另一拨人去探访,对方询问是什么身份,两位记者通过免提告诉对方,“是来救援的”,然后对方就沉默了。

小花梅的表弟正在帮邻居修葺房屋,他对自己大2、3岁的表姐小花梅,已经几乎没什么印象了。表弟是1980年出生的,由此推断,小花梅的出生应该在1977、1978年出生,这与小花梅妹妹的说法是吻合的。

小花梅的舅舅58岁的李永元至今独身,读书到初中,会写字。他说也确认不了视频中的铁链女子就是自己的外甥女。

桑碧生是李永元的之子,他也没有辨认出徐子捌是不是她们的亲人小花梅。直到看到了徐州发布的最新消息,桑碧生才知道“那就是他的姐姐”。

土生土长在亚谷村的木娜,平常就说栗僳族语言。木娜的家以前离小花梅家很近,是邻居。她看了两遍视频,又把手机凑近耳边仔细听,随后她说“这个说话的口音听不出是我们这边的,长相也认不出来”。

所有这些人,都已经遗忘了她的模样。现在她们仔细看着视频中被铁链栓着的八孩女子,耐心的辨认她说话的口音,比对她的五官、眼神,都“无法确认视频中的杨某侠就是小花梅”。

连小花梅的亲人、邻居等等都无法确认,我就想知道,徐州警方当初是怎么认定杨某侠就是小花梅呢?徐州警方是从哪里得到关于小花梅信息的?是不是从桑某妞的案底中,发现了小花梅的线索,然后来一个移花接木,把小花梅安在了杨某侠的身上呢?徐州警方能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吗?

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找到这篇原文来读一读,看看徐州警方是怎样被一次次打脸的。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再会。

**************************************
他是登上哈佛讲堂的第一位中国人。顶戴花翎,足蹬皂靴,他是那个时代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但,他的名字几乎不为今天的世人所知。戈鲲化,一个半世纪以前,他将汉语与中国儒家文化传入远隔万里的英语世界。

接下来的几期节目,我们将一点点剖析常见的党文化,今天先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