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结婚照曝光惊网络 杨庆侠是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6日讯】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2月15日,京港台时间2月16日,我是秦鹏,欢迎收看“秦鹏政经观察”时事天天聊。

今天焦点:石破天惊,徐州案结婚照曝光;北大清华等校友联署要求中南海调查,遭全网追删;网民齐问:“小花梅去哪儿了?”

2月15日,前调查记者、知名公益人邓飞在微博上晒出徐州铁链女当事人的结婚照,女方的照片震惊了网络。全民大竞猜:这个杨庆侠小花梅还是另有其人?为何与铁链女看似两人?真实小花梅现在到哪儿去了?

北大百名校友联署,要求中共中央调查徐州丰县铁链女案,遭中国网络追删。为何邓飞等帖子安然无恙?此案将走向何方?这是高潮已经到来,还是决战在后面?

结婚证曝光震撼网络 杨庆侠是谁?现在哪儿?

我们先来看看邓飞曝光的这个结婚证,这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对徐州案真相最有力的证据之一了。

邓飞在微博中说到:“收到网友发来杨某侠和董志民陈旧结婚证照片,显示1998年8月登记结婚,杨出生日期是1969年6月6日。”这显然和中共央视新闻之前发的视频中的住在精神病院的杨某侠52岁对应起来了。

但是,大家最关心的实际上还是这个杨某侠长得是不是像12岁的李莹照片呢?很明显,她的长相不像年少的李莹,也不像现在饱经风霜的铁链女,那么是谁呢?

网友用AI软件自动修复结婚证上的“杨某侠”,发现她根本不是现在被狗链拴住的李莹,极有可能是失踪的小花梅。

随后,邓飞确认女方就是小花梅,还说照片和来自亚谷村的视频相符。

我们今天也在推特上,看到了@幸福个鸟贴出的据称是小花梅的妈妈、姨妈和妹妹的照片,大家看一下。

是不是很明显的,拥有中国西南少数民族的脸庞和大鼻梁?大家看看,和结婚证里面的杨某侠是不是更像?

这个推特网友很明显到了当地考察,他发出了很多当地的照片和视频。他还说,“村庄里有很多老年人都记得小花梅。每个人都能确定,江苏徐州铁链女不是小花梅本人。有人记得江苏徐州两位警察上星期来过,和他们讲述了铁链女不是小花梅。但是江苏徐州警察做假了。”

更早一点,邓飞称已经向中共公安部报案,“我们将收到的身份证、结婚证等照片材料整理完毕,已寄江苏省公安厅,@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最高检察院@《人民日报》和全国人大全国政协。除了继续支持徐州警方查明真相,我们也期待中央层面关切和督促妥善处理丰县事件。”

预计这个事情,将在中共高层引发争议,也会爆发中共内部激烈的斗争,这个方面我们回头再说。我们还是先继续来详细讨论,观众朋友们和网友们非常关心的结婚证相关的几个话题。

第一个,结婚证真假讨论和辨识

这份曝光的结婚证,引发了很多争议,我们经过判断认为是真的,是俗称的假的真结婚证,就是说有信息不符之处,但是毫无疑问是由官方颁发的。而且,也得到了徐州官方、丰县官方的背书。怎么会这样呢?我们一一来剖析一下。

我们先看这个结婚证上的不符合常理之处:1. 无签写字号,这是一种编写序列的方式;2. 先盖章后签字,而不是正常的先签字后盖章;3. 发证日期为1998年8月2日,这日为周日,按理说是不上班的;4. 结婚照片不是合影,而看似两个单人照的拼接;5. 杨庆侠的身份证号部分空白,没有填写;6. 没有常见的江苏省民政厅婚姻登记专用章;7. 是由乡镇办发的……

很奇怪对不对?但是,综合各方面信息,我的判断是,这个是真的结婚证件。因为它有特定的中国历史背景,并且得到了徐州官方的背书:

1. 实际上2004年之前,全国很多地方都是乡镇办发结婚证,后来因为地方存在造假和滥发现象,才把权限收回县级民政部门,所以这个乡镇办不是问题。

2. 在中国,结婚证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必须有结婚证,才能办理孩子的准生证,随后才能给孩子办出生证明和户口,否则这个孩子就成了黑户。而目前,我们知道,董某民的孩子除了2014年的女儿至今没有办理准生证明之外,都是有准生证明和落了户的。董某民也因此,才能每年从欢口镇获得数万元人民币的补助。

3. 徐州第三次通报,相当于给了他们的结婚证明一个背书。这份公告说,警方在翻阅杨某侠和董志民两人婚姻登记的申请材料时,发现其中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所以他们就派人前往。既然如此,那么证明他们结婚是有登记的。而且,公告还留下了颇有意味的说明“在办理结婚登记时,镇民政办工作人员未对其身份信息进行严格核实”。意思是如果有错,也是因为董某民递交的资料有错,工作人员没配合作假……

4. 大家可以注意到,结婚证上是有钢印的,这是只有特定的机构才能制作的,普通人根本无法仿冒。我知道,很多警察鉴定证件真实性,最重要的依据就是看钢印。

5. 这个结婚证曝光之后,还得到了丰县官方的间接认可。2月15日,财新网巧妙获得丰县背书:结婚证为真。丰县宣传部相关人员回应财新记者的询问时说,已经关注到邓飞微博所发的杨某侠的结婚照片和由此引发的舆论,正在调查此事。我相信之前,官方这些人员是了解了真实信息的,这也是中共文宣部门和外交部的一个特点:他们了解真相,但是因为屁股决定脑袋,所以他们就是要撒谎。现在,他们不直接否认而是说要调查,显然已经慌了神,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了,所以想给自己按一个暂停键,和丰县的有关领导们一起讨论一下再做决定。

那么,有朋友可能会追问,你怎么解释结婚证的办理时间是周日、没有填写身份证号码信息等问题呢?

这些方面确实都不符合规定。包括我们平常看到的结婚证上的照片,是肩膀和肩膀挨在一起的,压着半个肩膀。

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另外一个非常中共特色的、也更加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中共官场的腐烂是非常严重的,从上到下的腐败,某些地方政府更是无法无天,否则也就不会有拐卖人口、买卖器官等严重违法甚至反人类的现象,在中国包括丰县长期存在了。据统计,仅仅是徐州一地1986—1989年之间就有48,100名拐卖来的妇女。而她们被买来当然就是要传宗接代的,生了孩子要给孩子办理户口,而这足以也证明,这些地方的政府包括民政局、派出所等等,长期在帮助这些买媳妇的人办理假身份证和假结婚证。

所以,我们能够得出来的结论是,有关部门是收了董家的钱,在周日这种处理违法的事方便的时候,特事特办,让董志民过去,给他做了这样一个有问题的真的结婚证。徐州官方在这次查询相关资料时,很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第三份通告预埋了一个将来推卸责任的伏笔:“镇民政办工作人员未对其身份信息进行严格核实”。

第二个大问题,杨庆侠去哪儿了?铁链女是谁?

既然结婚证上的杨庆侠长得明显不是现在的铁链女,更像小花梅。那么,杨庆侠后来去哪里了,铁链女又是谁呢?

先分析失踪的杨庆侠去了哪里。网友质疑,有没有可能被董某虐杀?背后是不是牵扯了谋杀案?也有人质问,被董集村人称为“吊死鬼”的钟某仙又来自何方?有没有可能,她才是真正的小花梅?

网友注意到,两名去云南亚谷村实地访问的调查记者拍摄的小花梅舅舅的照片中,有他们这个特定的少数民族傈僳族的高鼻梁等特征,而这一点似乎和常年躺在地上的钟某仙惊人的相似。

所以,我的看法是,董家父子三人把真实的小花梅卖给邻居,又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李莹发泄欲望,是完全可能的。我们会继续跟进,看看这种猜测对不对。也希望大家帮助关注,看看钟某仙的照片和视频有没有更清晰的。

这样一来,大家一直存疑的,董某民的8个孩子的问题似乎得到了解释,大儿子和二儿子之间,长达10年多没有生育。所以,很可能是董志民和杨某侠之间生育了第一个孩子,其后的孩子才是铁链女的。

这方面,知情网友也有信息披露,说董家长子董香港于1997年3月出生,并且董香港的身份证信息是得到了官方系统的验证。

而丰县官方通告说,1998年6月董家父亲捡到女方,1998年8月结婚。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很显然,这个大儿子不可能是铁链女的。

当然,我们昨天提到过,内部人员的信息作证说,铁链女在2011—2015年的医院生产记录被人找到了,父亲确实是董志民,但是女方登记的姓名并不是杨庆侠,而是杨庆英,好嘛,凭空又多出来一个杨庆英。身份证号码也不是当地的,而是隔壁的沛县。

这也意味着,铁链女可能还有另外的身份证。那么,杨庆英是不是之前也有他人在使用这个身份,还是铁链女专用的呢?我们还会继续关注。

北大等校友给中央联署被删 对抗高潮要到来?

我们说了,虽然公安部等之前其实已经知情,但是邓飞现在把材料向中共公安部等举报,除非公安部铁心要跟着挨骂,否则就不得不进行调查和追责。

而这个案子再往下追查下去,就不仅仅是乡镇办事人员,给董某民一个假结婚证,需要承担责任这么简单了。因为事实证明,丰县和徐州官方从开始到现在,说的几乎每一句话,都是假的。那么,对徐州和丰县的书记、市长和县长的追责,也会随之而来。

而且,接下去还要追问,如果小花梅不是隔壁的钟某仙,那么她是否活在人间?铁链女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儿?……深究下去,很可能会查出惊天杀人案和更多的拐卖强奸幼女案。

巧合的是,我们在互联网上随便搜索,也确实能够看到丰县经常性地发现奇怪的女尸。这些人,是不是因为对拐卖妇女的虐待、虐杀造成的呢?

另外,追查下去,还可能把江苏的更多官员,包括江苏省的医科大学的领导给揪出来。官方之前说“经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DNA鉴定,八个孩子和董志民、杨某侠均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这样的报告,从官方目前的通告,1998年6月捡到小花梅,8月办理结婚证明,不可能生出一个1997年的孩子,所以这也只能是假的,对吗?

网友曝光了丰县的渠氏家族的部分可能涉足其中的名单。包括,1. 央视新闻35s时杨某侠的主管医生——渠立泉,2. 丰县财政局副局长——渠立桂,3. 丰县民政局副局长——渠立新,4. 丰县欢口镇党委书记——渠慎鹏,5. 丰县欢口镇副镇长——渠立国, 6. 南京医科大学和丰县是定点扶贫单位。此外,精神病院的副院长和主管医生渠立泉,和南京医科大学医学硕士毕业的渠立泉重名,恐怕这也不会是巧合,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至此,之前参与扶助办理假身份证件的民政局、给董家补助和宣传的欢口镇政府,就看起来和渠氏家族的官员、医生等联系在了一起。他们造假的动机也就有了,因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这一次大事件中,要么一起保命,要么一起爆炸。

而当丰县爆炸之后,之前帮助他们发布虚假信息的丰县县委县政府还能保住吗?徐州呢?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会像丰县出身的作家、学者王圣强在微博上曝光,为何政府不敢承认她是李莹:“她可以是王莹,可以是张莹,就是不能是李莹。李莹的父亲是jun(军)人,保家卫国,自己的女儿都不能保护的了,好说不好听。被拐卖到丰县,名字谁给改的?户口谁给办的?结婚证谁给办的?ZF(政府)官员不参与能办这事?一扯能扯出一窝来,所以坚决不能是李莹!”

即使简单为了避免被一窝端,这些人也会负隅顽抗、死扛到底。

但是,这恐怕也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罢了。结婚证曝光,是整个徐州铁链女案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很可能炸翻整个徐州和丰县官场。

另外,我们也看到了就在最近两天,外界关注和压力越来越大。包括,有北大的100名学子,联署给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公开信,要求彻查丰县。

随后,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李莹所在省份的四川大学等的校友,也发起了类似的联署信。这样的压力,恐怕当局不能不感到恐惧。

此外,也有作家、河南风雅颂置业有限公司总裁曹天在社交媒体呼吁,即刻解散在整个事件中,装聋作哑、毫不作为的中共全国妇联及文联。

当然,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邓飞的这个信息披露没有问题,而北大清华等名校校友的联署会遭到中共网络监管部门的连续、严格的追删呢?这是因为追查丰县,毕竟还是地方问题,没有到中共核心部分。但是,中共害怕学生联合起来,可能颠覆它的统治,所以才会区别对待。

不过,问题可能在于,目前越来越旺的民众的怒火,真的会简单地烧到徐州丰县就足矣了吗?徐州四省的周边县市会不会也因为大量的拐卖妇女案曝光,会被烧个人仰马翻?而江苏省,会不会在第五份通告的时候,不得不露面,在继续撒谎的时候,把自己也牵扯进去呢?……

我个人的认识,2022年,徐州8孩子妈妈、铁链女这只黑天鹅的影响,恐怕会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今天,美国的华裔学者李江琳女士跟我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她说:“死死盯着丰县就行,火从底下烧,烟会往上冒。”这个烟会到哪儿呢?会不会烧到过去三十多年应该为此负责的那些中央大员和大老虎、老老虎呢?

我们将会为大家继续关注和及时分析。也希望大家关注我们的频道,并且积极评论和转发,让更多人了解这个真相。

谢谢大家。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