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教授为女毒杀村民 八孩妈惨剧何时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徐州被拐并被惨无人道对待的“八孩妈”关注度远超北京冬奥会之际,徐州当局第四份通告再次被证实有疑点。根据前《云南资讯报》记者马萨、铁木近日到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和普洛村实地采访确定,当地除一名醉汉外,无一人确认视频中的杨某侠就是官方所说的小花梅,而且其口音明显不是傈僳语或怒族语,且与其亲人的DNA比对结果,并未让其亲人看到。

此外,传闻徐州当局要对杨某侠实施脑叶白质切除手术后,引起了更多人的愤怒。面对民间汹涌的怒火,徐州第五份通告该怎样编下去,继续自以为是地愚弄民众呢?

而随着“八孩妈”惨剧的曝光,越来越多被拐女子凄惨的命运在网络登出。13日笔者在网上看到的《真人真事 | 研究生女儿被拐,莫教授投毒复仇》一文,看得人心里哇凉哇凉的。文章记述了一位大学教授缘何走上了投毒复仇之路,作者劳夫系西安局原社保中心主任,曾任列车段段长,此事乃是其三十年前亲身经历。

三十年前,应该是在1992年前后。彼时劳夫在宝鸡到连云港列车车队工作。一天,他在徐州附近的一个车站倒交路(倒车),车站客运侯主任陪他在软席候车室说话。两人正说得高兴时,外面出事了。门外站台上站着黑压压一片农民,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家伙,原来他们来抢村中要被带走的毛蛋“媳妇”。

带走毛蛋“媳妇”、真名为莫华的是她的父母、上海化学研究所的莫教授和吴教授以及上海的两名警察。原来,研究生莫华五年前到当地考察,被人拐卖给毛蛋做了媳妇。此时的莫华是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目光呆滞。

然而,毛蛋他们村的人认为既然他们已经花钱买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人离开,于是一百多号人拿着家伙冲到了火车站。尽管上海警察指出买卖妇女是犯法,婚姻并非自愿,但面对如此多无知的村民,想离开确实很费劲。争辩中,村民们还透露莫华被迫生下的两个孩子,都被她自己捂死了。可以想像她心中是何等的恨和决绝。

僵持不下中,毛蛋村的村长最终做了和事佬,要求莫教授付一笔钱后可以将人带走,原因是毛蛋后面买媳妇还要花钱。在被敲诈了两千元后,莫教授一行才得以脱身。当时劳夫一个月的工资才一百多块钱,几千块钱是一个大数字。

大半年过去,劳夫在车上遇到了村长。两人聊起了天,村长告诉他,拐卖媳妇这事上上下下都知道,没有人管,也不敢管。因为娶媳妇帮不上忙,总不能让人家断子绝孙。他们乡上的计生专干说,全国乡下男的比女的多了几千万,只能打光棍。下面的问题不解决,拐卖妇女终是个事,这话犯忌,实话难说啊。

一年后,劳夫又见到了侯主任,得知村长被莫教授毒死了。原来莫华被父母接回后,得了严重的精神病,加上内疾己沉。治病又不配合,不到两个月就死了。死前断断续续哭诉了这些年几次逃跑都被村里人追回来,两条腿都打断的惨事等。她找过村长,但村长不仅不管还背地里对毛蛋说,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只要有了孩子,就乖了。

在莫华走后,吴教授也选择了服毒自杀,遗言是“替华华报仇”,还留了一大瓶装满剧毒的药瓶。莫教授撕了遗书,藏好剧毒药瓶,在妻子后事办完后,将自己的房子转卖给一个远房的亲戚。之后,他返回,在毛蛋他们村的镇上租了房子。通过多次的侦查确定了村里饮用水井位置和每日用水量,并计算出了向水井投毒的剂量。

莫教授先后三次投毒,包括村长在内的一些村民先后死亡,但警方并未查出原因,直到莫教授确认村长死了,主动向公安局投案自首,并留下了事情发生前后的全部相关资料,真相才大白。

莫教授为女儿的复仇让人泪奔和辛酸,一家三口就这样被毁掉了,而那些被毒死的村民虽然罪不至死,但莫华的悲剧他们却逃脱不了干系。

无疑,涉事的村长无意中透露的欲言又止的话,揭穿了莫华和杨某侠悲剧的直接根源,那就是中共的计生政策。村长的话糙理不糙:下面的问题不解决,拐卖妇女终是个事,而他也知道“这话犯忌,实话难说啊”。

众所周知,“计划生育”1982年9月被中共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即推行一胎化政策。中共宣称,其主要内容和目的是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从而有计划地控制人口。然而,此“国策”自制订以来,直接导致中国男女出生比例高达118:100;不仅扼杀了约4亿多胎儿,而且导致3,000万男子找不到配偶,同时也带来人口老龄化、养老难、空巢、留守儿童等诸多问题。

一胎化政策推出三十年后,上述问题已然出现,首当其冲的社会问题是很多男子、尤其是贫困乡下的男子很难找到对象,这也是导致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迄今为止的拐卖妇女猖獗不绝的原因,而各级基层官员为了避免引起麻烦,基本采取了漠视、放任的态度。

除了中共残酷的计生政策是造成莫华、杨某侠等女子悲剧的根源外,中共将曾经善良朴实的乡民变成了丧失同理心,变得如此冷漠和愚昧之人,也是另一根源。

七十多年来,中共通过一次次运动,通过对传统文化的彻底摧残,通过鼓吹无神论,推崇假恶暴,打断了众多知识分子的脊梁,尤其摧毁了农村教人向善的士绅,导致让无数中国人道德急剧下滑,无法分清真正的善与恶。尤其在中共“六四”血腥镇压后,陷入无望的中国人在中共的刻意诱导下,开始全面的向钱看,社会和人们越来越物质化、功利化,道德更是一日千里下滑着,很多人在迷茫中浑浑噩噩地度日。中国很多农村乱象更是难以描述。

毫无疑问,中共不仅是莫华一家、杨某侠一家悲剧的根源,也是中国人命运多舛的根源。如今老天也已经对此忍无可忍了。如果不想让类似的悲剧继续在中国大地上演,唯一的办法就是全民唾弃中共这个邪恶的党,将朗朗晴天交还到中国人手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