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反习势力正在策动“骂习”攻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8日,旅居澳洲的法学家袁红冰对大纪元记者透露,据他从中共体制内得到的消息,反习势力正在策动“骂习”舆论攻势,要把习置于千夫所指的境地。

现在正值中共二十大前夕,习与反习势力围绕二十大的权力斗争,已趋白热化。双方都在出招,甚至时不时地“亮剑”。一些事实表明,袁红冰的说法有一定道理。

2月18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评论文章《任期制:共和国重要的制度基础》。此文被不少海外媒体、社交平台转发,引发关注。有评论者认为,这是一篇“挑战习近平”的反习文。

文章称,“在今天的世界范围内,一些共和国的领导人,虽然也经由选举产生,(暂不论选举程序如何),共和国的法律虽然也规定了任期年数的限制,却没有规定届数限制,于是,领导人干完一任接着第二任、第三任。国家名义上虽然还是共和国,实质却已变质为独裁社会。”

文章虽然没有点名批判习近平,但联系到习废除了宪法中关于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规定,文章批判习的意图明显。尤其是习正谋求在中共二十大上“三连任”。文章直言“领导人干完一任接着第二任、第三任”,是搞“独裁”,其反对习“三连任”的态度也很明显。

作者在《联合早报》上标明的身份是“上海市法律与公共政策学者”。资深媒体人姜维平经查询后认定,作者是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梁兴国。

目前,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官方已经打不开了。估计这篇文章已传到国内,引起有关方面关注。

1月29日,马云旗下的香港《南华早报》,发表王向伟的文章《资本过渡扩张与监管不力之过》。文章一开篇就提出质疑:“资本是邪恶的吗?”

文章说:2020年底,中共领导人首次提出要警惕“资本无序扩张”。在中央发出警告后,一波又一波的严厉监管行动如期而至,从科技公司到地产企业,从网络游戏到教培机构,都成了重点监管对象。

针对中纪委指控原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与资本勾连,支持资本无序扩张”,王向伟认为,这也许意味着,已持续一年多的监管行动将进一步强化,今年或将有更多高官和商人被牵涉进来。这次监管风暴原本是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后来扩大到了其他私营领域。同时,这意味着“当局已把资本、资本运营者及背后支持者视为对共产党执政的一种新威胁”。

王向伟称,习上台后,“加强了对全社会的意识形态控制。这引发了对民营经济作用的担忧”。“随着监管拳头不断挥向民营企业主导的领域,这种担忧也日渐加剧。除了严厉监管行动,领导人去年8月还首次提出的‘共同富裕’概念,但由于普遍认为是针对中国富裕阶层的指涉,因此更加剧了人们的不安情绪”。

王向伟认为,资本无序扩张的责任在习近平:“事实上,在过去10来年里,由于不透明、法规不健全及监管缺失,政府才应承担资本过度扩张的主要责任”。

文章最后称,“若把资本视为威胁,甚至谋求斩断所谓权力与资本勾连纽带,实非明智之举,效果亦或会适得其反”。

“如若大肆宣扬资本的威胁,只会加剧人们的担忧之心,担心中国是否会抛弃40年来支撑经济强劲增长的创业精神,和其他市场经济原则。”

这篇文章有意混淆了很多概念,将“资本”、“资本无序扩张”、“权力与资本勾连”、“民营企业”、“共同富裕”等“一锅炖”,在似是而非中,给读者传递着反习的信息。在正常市场经济国家,允许“权力与资本勾连”吗?

这篇文章实际上对习去年针对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滴滴出行、花样年等公司发起监管风暴的否定。

最近,骂习最火的一篇文章要数四万字长文《客观评价习近平》了。此文1月19日在海外“留园网”发表;2月4日,经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转载后,在海外广传。

这是一篇与薄熙来家族关系密切的人写的反习文。文章在全盘否定习之后写道:“就他(指习近平)的现状来说,已经很难在从政之路上持续走下去;2022 年将会是他最大的转折点,即便他能用某种魔术式的手段获得连任,他也会面临满途荆棘,并在 2027 年前迎来全面的破败。”

此文发表后,有评论认为,这是反习势力发出的“重磅炸弹”;也有人评论,文章“写得比较单薄”,没有新东西。

1月31日,金融巨头索罗斯在胡佛研究所发表的预先录制讲话中称:“中共内部有很强的反对习近平的力量,习近平精心编排的把自己提升到与毛泽东和邓小平同等地位的事,可能不会发生。”索希望有人取代习。

这是索罗斯去年8月13日、30日,9月8日在《华尔街日报》等媒体上接连发表三篇反习文以来,再次炮轰习。

袁红冰称,现在中共体制内有三股反习势力:第一是太子党,第二是支持邓小平的人,第三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一股势力。

习自2012年上台以来通过反腐打虎,查办了551个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多数都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因此,以江、曾为首的这一股势力,是最恨习的。在海外骂习最多最狠的,可能是这一拨人。

上述第一篇文章出自上海。上海是江、曾的大本营。最近,不断有上海学者在海外发表矛头对准习的文章,或许是江、曾的人马在暗中操作。上述第二篇文章的作者是原《南华早报》总编辑。据旅美学者程晓农讲,《南华早报》名义上是马云的,实际上是曾庆红在香港的势力控制的。因此,这篇文章很可能是代曾庆红发声。上述第三篇文章,明显亲薄熙来。薄当年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最重要的亲信之一,因此,这篇文章也可能与江、曾有关。

索罗斯则代表了习上台以前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与中共权贵家族一起“闷声发大财”的美国权贵。

上述反习文的共同特点是反习不反共。

而中共之恶,才是当代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不从根本解体中共,反习不反共,是没有出路的。

习为什么遭那么多人恨?除了习反腐打虎触动了太多人的切身利益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习上台时,中共就已经是全世界最腐败的党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统治中国63年(1949-2012)积累的问题,在习上台后来了一个总爆发。习成为毛、邓、江统治时期所有问题的总接盘者。

习上台十年来一直在反腐打虎,却越反越腐。一个腐败分子倒下了,千万个腐败分子马上被“复制”出来了。何故?百年中共已经走到了历史的尽头。百年中共欠下的血债、造下的罪孽,使中共完全丧失了自我更新的能力,中共气数已尽。

中共目前所处的时期与状态,就像中国历朝历代最后一个王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当政时一样,最后崩溃前的败象都显现出来了,任何人想它不亡都不可能了。

接下来,反习势力的“骂习”攻势可能更猛。但是,按照习的行事方式,习对反习势力的打击可能更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