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政治局常委会议忽提“斗争”有蹊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5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再度开会研究疫情防控,新华社的报导称,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的言行作“斗争”。政治局常委会议忽提“斗争”,到底要“斗争”谁?

6天内两次高层会议聚焦“清零”防疫

6天前的4月29日,中共政治局刚刚开过会,新华社很快发出评论员文章,《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中央政治局会议为当前经济工作把舵定调》。新华社及时刊发了两篇报导、两篇评论,之后又发表了四篇述评,核心就是坚持“动态清零”。党媒的宣传攻势实属少见,但6天后,中共政治局常委再次开会讨论同样的话题,就更蹊跷了。

新华社报导的大多数内容,与6天前的政治局会议大同小异,但增添了一段不寻常的内容。报导称,“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坚决克服轻视、无所谓、自以为是等思想”;“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

这些话应该是专门针对一些有“轻视”、“歪曲、怀疑、否定”言行的人说的。假如中央发现一些省市的主要官员有类似的出格言行,应该立刻进行个别谈话,或召到北京训话,可以警告或直接处分,严重的甚至直接撤职。假如不只是个别官员的问题,中央应该立刻召集各地官员训话,还可以宣布处分个别官员,杀一儆百。然而,中共高层却在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公开此类“斗争”,是否反对的人可能就在政治局常委中?或许高层需要统一认识,“斗争”先从高层内部开始。

新华社报导称,习近平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但报导中却没有一句习近平的话,都是“会议指出”、“会议强调”。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却刻意回避,表明讲话有可能直接针对政治局常委内部,话可能更重,因此不能公开。“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的言行作“斗争”,这句话应该就是习近平说的。新华社不敢向外界透露政治局内部的“斗争”,却暗示了这样的“斗争”。

那么,在政治局常委当中,除了习近平本人,其它六人中,是否有人可能对“清零”防疫有“轻视”、“歪曲、怀疑、否定”的言行呢?

李克强最可能直言

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二的李克强已经多次捅破了“清零”防疫对经济的严重冲击。

4月6日,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称“国内外环境复杂性不确定性加剧”,“有的超出预期”,“新的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

4月8日,李克强主持经济形势座谈会,要求“保障交通主干线、港口等骨干网络有序运行”,“促进国际国内物流畅通,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李克强直接点明了“清零”防疫导致物流和供应链中断,并称“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困难多、压力大”,“要不误农时抓好春耕生产”。

4月11日,李克强到江西考察,再次主持座谈会,强调“高度重视当前物流不畅对经济循环的影响”,“做好农资保供稳价和末端配送,绝不能延误农时”。

同日,中共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印发《关于切实做好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要求“严禁擅自阻断或关闭高速公路、普通公路、航道船闸”;“不得擅自关停高速公路服务区、港口码头、铁路车站和航空机场”;“不得简单以货车司乘人员、船员通信行程卡绿色带*号为由限制车辆船舶的通行、停靠”;“做好因疫情滞留的货车司乘人员、船员的餐饮、如厕等基本生活服务”。

李克强主管的国务院公开诟病“清零”防疫导致的乱象。4月18日,习近平的亲信刘鹤接手物流难题。

4月25日,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廉政工作会议,赵乐际、韩正参加。李克强说,“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是各级政府的基本职责”;并强调“大力纠治‘四风’特别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肃整治作风漂浮、政策执行简单机械等突出问题。不能空喊口号、报喜不报忧,工作不能搞‘运动式’一刀切”。

4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继续坚持“清零”防疫,但也提出了防止“一刀切”,只是党媒的宣传主要用来向下推责。

据称,国务院曾发出通知,准备在8个城市试点防疫方案,但很快被删除。李克强很可能直接提出了不同意见,但没有被接受。李克强的总理任期还有不到一年,即便没法功成身退,也不会愿意丢下一个经济烂摊子,背上骂名;他把问题曝光,最起码不会因此而背锅。并非李克强特立独行,中共国务院总理时常费力不讨好。

2011年7月,温州发生高速动车组严重追尾事故,主管的时任副总理张德江赶到后,立刻下令埋车、提前中止搜救。时任温家宝故意拖了几天才去现场,称自己病了。江派控制铁道部在高铁项目上大肆贪腐、搞出了事,当时快卸任的温家宝应该不愿背锅。

2003年3月的中共人大会议上,朱镕基卸任总理前最后一次做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未提法轮功。当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诬蔑和活摘器官正值顶峰,朱镕基也不愿背黑锅。

李克强可能不是故意要和习近平对立,但无论他能续任常委还是全退,应该都不会愿意为“清零”背锅。他的言行有可能被当作“自以为是”、“怀疑、否定”防疫政策。

栗战书、汪洋、王沪宁不大可能提反对意见

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三的栗战书,中规中矩地维护习核心,但近期的公开报导中,他并未提过“清零”防疫。

栗战书是政治局常委中习近平的铁杆,应该不会公开提出不同意见,但他近期没有主动公开地赞同过“清零”防疫,不知算不算“轻视、无所谓”。因年龄问题,栗战书很可能无法续任常委,但应该还指望国家副主席之类的位置,此时不大可能给习近平添乱。

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四的汪洋,也中规中矩地维护习核心,但近期的公开报导中,他也并未提过“清零”防疫,不知算不算“轻视、无所谓”。

无论汪洋指望续任还是退休,此时应该没有动机向习近平发难。

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王沪宁,应该主导了中共党媒一系列宣传“清零”防疫的内容,他不大可能反对自己的做法,只等退位后享受高级待遇,也没有动机向习近平发难。

赵乐际明面上应该不会反对

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六的赵乐际,很可能希望凭借年龄优势继续留任,不过他自知并非习阵营的成员,此时应该不会公开与习近平顶牛。

赵乐际还在替江、曾派继续迫害法轮功,数年前针对法轮功的“清零”行动,赵乐际应该相当熟悉,他不大可能反对此类的“清零”政策。各地官员因防疫不力被处分、撤职的,大概都经过了中纪委,赵乐际应该在执行“清零”防疫政策,他难以反对自己的做法。

不过,赵乐际毕竟是江、曾派的人,针对习近平连任和其它的人事布局,不排除赵乐际背地里可能参与搅局;为了自己在二十大上续任,他也有背地里搅局的动机。赵乐际有可能暗自散布“怀疑、否定”现行防疫政策的言论,给习阵营添乱。

韩正明里暗里都可能反对

政治局常委排名最末的韩正,是上海帮的台面人物,利用上海防疫的乱象抹黑习近平的亲信李强,几乎可以板上钉钉。

韩正应该没指望继续留任,但针对习近平连任和相关的人事布局,韩正很可能会在背地里搅局;一方面防止李强上位,防止习阵营的人马更多占据高位,还要尽量保住上海帮,为自己的后路做某些安排。

韩正也是江、曾派人物,他也可能针对“清零”防疫公开提出不同意见。韩正是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对经济发展也负有相当责任,附和李克强诟病“清零”防疫应该顺理成章。

无论韩正是否公开提出反对意见,都有可能被当作“歪曲、怀疑、否定”现行防疫政策的人。

政治局七常委中,至少有两个可能公开或背地里“质疑”习近平的“清零”防疫;还有的可能被认为“轻视、无所谓”,没有高调紧跟“清零”防疫政策。25名政治局委员中或许还有类似的人,4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很可能并未取得一致,党媒才迫不及待地连番宣传“清零”防疫。习近平当时可能无法真正说服所有人,但意识到了不可低估的政治风险,6天后赶紧又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提出“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的言行作“斗争”。

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政治敏锐度够强。5月5日当晚,李强迅速主持召开上海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精神,称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对错误言行要敢于斗争”。

上海市委虽然迅速站队,也称“对错误言行要敢于斗争”,但没有重复“轻视、无所谓、自以为是等思想”和“歪曲、怀疑、否定”的言行。看来基层的问题还没那么严重,真正的“斗争”或许是在中共高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